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88章 同一种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九十五章同一种人

    本来是想通过赵淳找到他哥哥赵祯,废了不少时间,按捺住自己的性子好不容易抓住了对手,却不想就在即将达到目的的时候,一下子碰到了这么一个来自藏地密教的老喇嘛。

    而且这位名叫丹增的密教上师,明显也不是一般的人物。人虽年纪大了,可不论精神还是体力,却都给人以一种云深雾绕,深不可测的感觉。就算是王越在面对他的时候,也不得不开始收敛精气神,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

    所以,即便他如今心里其实已经是有些不耐烦了,但却依旧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而是任凭这个老喇嘛在自己面前不断劝说,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唐国密教的传承,向来隐秘,传说中甚至屡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迹和传闻,王越能忍到现在就是想要看看,这个所谓的丹增上师到底能有几分成色。

    至于赵淳,既然已经落在了他的手里,那这个人的生死便由不得任何人多嘴了!

    况且,这家伙一身是伤,就算王越现在松开手,放了他,只要他敢有半点儿不友好的动作,王越也能瞬间察觉后,立刻以雷霆万钧之势致他于死地。

    除非,对面的老喇嘛能在他出手前的一刹那,就牵制住他的全部攻势。否则,王越真要杀赵淳,在这种情形下,他的下场几乎就已经是注定了的。

    “哦?事情到了现在,你觉得我和你说什么,会有什么用么?不过,我也没想到,赵祯到了这时候,居然身边还供奉着你这么一位密教的喇嘛上师!我还以为,自从前朝灭亡之后,你们这些人都已经回转藏地了呢?另外,你刚才在那边的墙角一直窥视我,却直到这时候才现身,如此看来,这个赵淳的命在你眼中也未必是有多么重要啊……。”

    王越说话向来不加掩饰,一句话出口,既点明了老喇嘛之前其实早就已经到了现场的事实,又在若有若无间挑拨了一下他和赵淳之间的关系。虽然未必真的有用,却也相当于一步闲棋,总能让对方心里多出几分别的想法。

    尤其是针对丹增上师而言,王越既然能在与赵淳激烈的交手中,分心他顾,察觉他的到来,那这也就足以说明了王越的功夫,比他所知道的那些更加的厉害。短短一句话,便叫他心生警惕,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实力,惊讶不已。

    而事实上,自从现身出来开始,丹增上师与王越之间的争斗就已经在不断的试探中逐步深入了。别看老喇嘛貌似苦口婆心的,是在劝双方各退一步,不要大动干戈,实际上双方之间的气息早已相互纠缠在了一起。无形中的精神气势,节节拔高,各不相让。

    虽然,此时此刻,在外人看起来大家还能保持表面上的平静,还没有出手,看似一团和气,实则似是他们这般人物的精神相交,气息之争,也远比常人想象的还要激烈和重要。一旦一方的气势稍弱,立刻便会在彼此的气机牵引下,迅速彼消此长,进而影响到双方身体与心意的诸多层面……。

    结果,就像是山间雪崩,长堤溃坝,稍稍的一丁点颓势,马上就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轻者失去先机,慢人一手,在接下来的争斗中难以翻盘,重则心境崩溃,胆气狂泻,未曾真个交手,败局其实就已经是定了。

    是以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一直没说话的王越,这句话突然一出口,顿时就仿佛是开门见山忽的斩出了一口刀。言语之锋利尖锐,不但让听的人各有所思,而且还直接反映在了彼此间的精神交锋中,让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的言语攻势,陡然一弱。

    一时间,竟是再也无法和前言接续,气息登时为之一滞!

    而与此同时,被王越掐着脖子拎起来的赵淳,听到王越这么一说,也是忍不住眼神一震。脸上皮肤轰的一下涨的通红!然后,他就开始拼命挣扎,似乎是要在王越的掌握中强行转过身去看一眼丹增上师……。

    丹增上师在赤红龙旗的身份地位,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虽然从不轻易出头露面,但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颗定心丸,让所有人感到心安。赵淳本身就不想死,所以落在王越手中后,也没存什么要给哥哥兄长尽忠的心思,王越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好不容易盼来了这个老喇嘛,本以为这下逃生有望,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却不想被王越这么一说,立刻就像三九天被人兜头浇了一桶凉水。

    整个人从外到里,全都凉透了。

    “阿尔泰,不要乱动。”

    丹增上师的眼神微微一紧,眼见着赵淳浑身上下只有脖子上面的脑袋还能动,却依旧要拼命转过头来的样子,不由轻轻的叹了口气:“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小孩子气。王越先生不过就是一句话,就已经乱了你的心?你平常自诩为大将军的那份豪勇与自信哪去了?难道你不应该越是到这种时候,就越应该保持心灵的平静,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么?”

    言罢,他又抬眼看向王越,双手合什苦笑着道了一声:“王越先生,真是好手段!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了。但以你的身手,要杀阿尔泰,也是容易的很。既然如此,又何不先把这孩子给放了。然后,你我之间也能好好说话。”

    “原来你的真名是叫阿尔泰。”

    王越看了一眼手中的赵淳,点了点头。这家伙到底出身不凡,不是一般人,在这种时候,听了老喇嘛一番话后,居然也能很快的调整心境,马上就放弃了挣扎。而阿尔泰这个名字,本来指的是关外的一座高山,是前朝完颜氏起兵发家的源头之一,赵淳以此为名,却也符合前朝显贵的一贯风格。反倒是他如今一直用的名字赵淳,不过是个掩饰的化名罢了。

    “放了他也不是不行。反正我要找的正主儿是赵祯,只要你告诉我他在那里,这个人杀与不杀都无所谓。”王越呵呵一笑,顺势把手放松了两分,赵淳立刻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正如老喇嘛说的一样,王越心里的确也很清楚,丹增上师这一来,赵淳的重要性立刻便相应的小了许多,因为不管他能不能在赵淳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到头来,他想要离开这里,都得过了面前这个老喇嘛这一关。

    别看这家伙,一现身就不断劝和,实际上骨子里的态度也是强硬的很。要不然,他又何必非要等到赵淳正要和王越谈交易,马上就要说出赵祯下落的时候现身出来呢?

    究其根本,还不是不愿意看到王越达到目的么!!!

    “王越先生能这么想,那是最好不过了。”丹增上师瘦小的身躯忽然挺了一下,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开始随之变化:“只是,受人所托,终也不好不做表示。不如你先放了阿尔泰,再来和我做过一场,只要你能赢了我,我便如你所愿,告诉你王爷在哪?”

    身上的气势一变,这老喇嘛再说起话来就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言语之间顿时多了几份强硬。

    而事实上,他心里也明白的很,像是王越这种人,心如铁石,一旦下定了某种决心,势必便不会轻易更改。自己就算是修习佛法,有传说中口绽莲花的本事,也很难动摇不了对方的心意。再这么劝说下去,双方气息交感之下,时间一长,弄不好还要白费力气,平白落了下乘。

    此外,这次赵祯请他出来,本身就是要对付王越的。最好可以击杀,再次也要拖住一段时间,然后他和赵祯这一家人间的因果便也算是了了。自此之后,再无牵扯之处。

    前朝完颜氏崇佛,数百年来一直供奉密教,两者之间的羁绊自然是深到了骨子里,以至于就算是时至今日,国内早已换了日月新天,丹增上师却依旧没有离开赤红龙旗,还在受赵祯一家的供养。

    但当今的天下,形势已经明了,过去的永远都是过去。任凭好些人,再怎么心有不甘,力图卷土重来,到最后在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面前,也不过就是如同螳臂挡车一样。

    老喇嘛看的明白,想的也明白,可他真要想脱开这几十上百年的羁绊,就得舍出一头儿来,好还了赵祯一家的人情。所以,丹增上师这才会在这时候出来,挡住王越,想要以此来了却一切。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王越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不但功夫了得,一如赵祯所说,而且就连精神气势都与众不同。而这也恰恰让他生出了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仿佛对面的这个年轻人,和他其实是同样一种人……。

    于是,如此一来,丹增上师心中对于王越的重视程度便越发提升,充满警惕。只是他这种人修行了一辈子,固然有看破一切的智慧,却也因此而不会轻易解脱。不管王越有多么厉害,他既然答应了赵祯,就也不会再去改变什么了。

    是以,此时此刻,老喇嘛语气一变,就也不再多说废话,立刻就和王越直截了当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好啊,你早就该这么做了。说那么多废话,到头来还不是要打一场!”

    相比之下,王越就心思单纯的很,也没有丹增上师想的这么多。刚一听到老喇嘛这么一讲,顿时哈哈一声大笑,先就松手,放开了赵淳。

    而后,看着对面的老喇嘛一龇牙:“早就听说你们密教的修行,拳法武功,别具一格,我可早就想要见识了!来吧,看我能不能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