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86章 千古艰难唯一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九十三章千古艰难唯一死

    赵淳有多壮?

    顶盔冠甲后的他身高超过两米,体重将近三百。不但骑在马上浑然一体,好似一座小山一样,落在地上,也是高人几头头,强壮的宛如一头犀牛。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条大汉,此时此刻居然就被一个生的眉清目秀,比他还矮了许多的年轻人,一把抓着后脖子,给拎了起来。那情景简直就像是普通人在地上抓起来了一只乖巧可爱的小白兔,巨大的反差之下,不论是谁看到了这一幕,第一个感觉肯定都是难以置信。

    然后,整个人的心情瞬间就会被一片无法抑制的惊骇所包裹,再也说不出或是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任何一个字了!

    “你…………!”

    而作为当事人的赵淳这时候刚被王越一把抓住脖颈后面,他这个执掌赤红龙旗所有武装力量的最高军事主官就已经感到了浑身无力。王越的手掌宽大,五指修长,一扣在他的脖子后面从他指尖上透出的那股子力量,就已经直接深入到了赵淳脊背与后脑之中。

    力道明明还是含而不发,可给赵淳的感觉却像是自己的整条脊椎都被几根长针给牢牢的钉死了,一时间除了脑袋还能稍稍动弹一下之外,脖子以下的地方便全都一片麻痹。就像是体内正有无数细小的电流涌动,整个身体的机能瞬间就失灵了。

    脊椎是人身体最重要的一条骨骼,尤其是颈部后面这一块更是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这地方一旦被制住,受了伤害,稍微厉害一点儿,那后果就是半身不遂,整个人都会成为一个残废。

    赵淳的功夫虽然已经算得上是十分高明了,一身筋骨更是练得极其强悍,身强体健,加上此时浑身着甲,脖子外面还有护颈环绕,足以能挡得住一般情形下的刀砍斧剁,但王越的指甲一用劲却坚锐的可以洞金穿铁,轻易抓碎岩石,一爪子扣下去,指尖便先破开了护颈的牛皮软甲,然后力道一发,含而不爆,立刻就直至骨骼深处。好似从他指尖前面探出了五根无形的钢针。

    虽然暂时之间还不至于致命,但毫无疑问对方的生死就已经掌握在了他的手里面。

    是以,赵淳此时看向王越的时候,眼神之中,早已是一片骇然欲绝之色!任他之前如何去想,也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是王越的对手,却也从来没想到他会以这么一种形式来收场。

    因为他深知道,在战场上高手争斗,杀一个人容易,可要像这样抓住一个人是何等的不容易。除非是彼此间的实力,实在是差距太大了。

    “难道我的功夫和他真的就差这么多么?”冷不丁的就在心里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来,赵淳整个人顿时陷入到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他自忖乃是军中真正的猛将,数十年的苦练之下,一身的本事就算是放到过去的冷兵器时代也足以称得上是勇冠三军。不但精通马战,一口大刀有万夫不当之勇,而且步下的战法也足够犀利,寻常的所谓高手根本在他手下支撑不了几个回合。尤其是他的军中杀法,最讲究效率,每一招都是在实战中经过千锤百炼的总结出来的。

    但是王越这个人,显然不是个正常人物。年纪轻轻,功夫了得,这也就罢了,可偏偏筋骨强横,体力惊人的可怕。在他的面前,赵淳任何引以为傲的手段,不论是势大力沉的徒手搏杀,还是突如其来的凌厉刀术,到头来全都没有了用处!甚至,对方站着不动,任他来攻击要害,他都拿人家没有办法。

    而这,还都只是对方一直没有对他起杀心的缘故。否则,只要王越最后一出手,赵淳都感觉自己能够活下来的机会渺茫。

    这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所以,这时候的赵淳在被王越以这种近乎于侮辱的手段,一把抓住脖子拎起来的同时,他整个人的精神其实就已经是萎靡到了极点。因为他想不到在这样的对手面前,他还能做出什么样行之有效的反抗。也直到这一刻,他才平生第一次生出了一种“终于要解脱了”的感觉。

    “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跟着大哥,复国什么的,实在是太遥远了……。”

    赵淳这一家人,出身赤红龙旗,放在前朝还在的时候,就是真正的天潢贵胄,一生下来就注定高人一等,可那些所谓的辉煌,如今早就成了故事中的事,已被风吹雨打去。他们这么多年颠沛流离,躲避追杀,好不容易在大洋彼岸的异国他乡安定了下来,虽然一直不死心,想要复兴大业,并也付诸了各种努力,但事实上时至今日他们所取得的成果,还是很小很小。

    至少和曾经的故国,现在的那个已经开始称霸整个东方的庞大帝国相比起来,始终还是微不足道的……。

    之前种种,说什么王图霸业,反攻回去,重定江山……,那不过就是他们这些人心有不甘,自己在骗自己罢了!

    也只有到了这种时候,当一切都在生死面前被彻底剥离,扒开的时候,赵淳才敢于真正的直视自己的内心深处,浮现出潜意思中的真正想法。同时,他的心里面也生出了一丝悔意,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拦住赵祯?为什么要赞成他来找面前这个人的麻烦?

    为什么就非要偏偏自己来找死呢?

    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活在一个自己骗自己的梦里面,不好么?

    不过,这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落在了王越的手里之后,他的这条命摆明了就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是生是死,全在我的一念之间。好在,王越现在也不会一上来就对他下死手,一来赵祯的下落还要落在他的身上,二来对方是否还有别的安排来对付他,这个也要先问清楚了。

    不然,他以一人之力对付整个赤红龙旗,或者还要加上巴利-伯恩的血鲨特种部队,甚至还有别的势力,这都是巨大的隐患。能有个机会问清楚,当然是件好事。

    “好了,不说废话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哥哥赵祯在哪里了吧?”

    手里抓着赵淳的后颈,一直拎到眼前,王越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赵淳黯淡的双眼,淡淡的开口问了一句。

    之前,他拦住赵淳的时候,也这么问过一次,只是这次不比上次,被拦住时赵淳心里虽然有些惊慌,但到底还没有失了信心,尚有足够的战意与王越一战,但眼下却成了人家的阶下囚,再听王越这么一问起来,心里的滋味可就是甘苦自知了。

    “你找不到他的。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他肯定都已经知道了……我一被抓,他立刻就会离开。”

    眼见王越真的没有立刻就对自己下杀手,赵淳心中的悔意无形中迅速扩散开来,与此同时,求生的欲望也让他整个人颓废的精神,瞬间清明了许多。

    “这个我也明白,但你只管回答我的问题就是,其他的就是我的事情了。”

    整个巴斯底狱的城堡里里外外遍布人手,他和赵淳这一路追杀打斗,又是狙击枪,又是手榴弹的,闹出来的动静简直是不要太大,自然早就有人把消息传了出去。但是王越相信,赵祯要杀他的心思,肯定和自己一样迫切,所以将心比心一下,他也不觉得在最后的结果出来之前,赵祯真的会离开这里。

    更何况,对方显然是还有强援在手的。只凭这一点,他就足以看出赵祯的底气十足。

    “王越,咱们推开天窗说亮话。我现在已经落在了你的手里,我肯定是想活的……所以,你要是真的想从我嘴里知道我家兄长的去向,那就放我走。”这个赵淳果然不愧是身居高位的为将者,骨子里颇有几分临危不乱的本色,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居然就已经把心态调整好了,再说话时便已然没有了之前被人抓住生死不由己的颓然。

    “这座庄园当初在重建时,我们花了许多的功夫把地下的诸多暗道相互连通,可谓四通八达。我家兄长真要离开这里,没有我的指点,你是一定找不到他的。”

    “嗯?想不到你倒想得明白,这么干脆就把你哥哥给出卖了,真是佩服你这种人。”本来还以为要多费一些口舌,威逼利诱,才能撬开赵淳的嘴呢,结果赵淳这么一说,就连王越都愣了一下。

    “这么什么奇怪的。千古艰难唯一死,我既然不想死,就把你想知道的消息告诉你,这不是很正常么。”赵淳长出了一口气,费力的扭动了一下脑袋:“更何况,以我家兄长的本事,就算你找到他,你也未必就能奈何得了他。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是这样,你现在就说吧。不过,你最好不要在这上面故意耍些什么小心思,找不到赵祯,你就替他死。”

    王越说话的时候,突然眼神一眯,抬头朝着赵淳身后看了一眼:“赵淳,赵祯身边是不是有个老和尚。很老很老,又丑又矮。”

    说话间,王越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奇怪,似笑非笑的拎着赵淳向前一步迈了出去。

    “咦?老和尚?你说的是……丹增上师……。”

    赵淳闻言脸色不由一变,然后在他看不见的背后巷道中就无声无息的走出来一个,赤着半边胳膊身穿暗红僧袍的老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