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85章 第八百九十 二章 一滩 烂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九十二章一滩烂泥

    赵淳这一下,简直已是用出了自己浑身的力气,遍体内外潜力尽出,一抓住王越的两个脚踝,顿时口中呼喝如雷,吐气开声。但结果却是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这向上一掀,足以晃树拔根,直接搬倒一头大牯牛的庞然大力,竟是连让王越动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王越的身子站立原地,两只脚立地生根,整个人就仿佛是一座巍巍高山,任凭他是如何发力用劲儿,也都好似蚍蜉撼树一般,难动分毫。

    “嘿……啊……!”

    赵淳的眼睛瞪的好似铜铃,口中一声闷哼,面皮顿时充血变得通红,一次不成,又来一次,结果还是不动。

    而与此同时,就听咔嚓!一声脆响,接连几次发力之后,他脚下的这一方青石地面终于也是不堪其重,在赵淳的脚下直接碎了一片。以至于他脚下一软,整个人便跪在了地上。

    这就是一个人在力道骤然勃发,潜力尽出后,身体本能生出的一种虚弱感。虽然还不算受伤,但此时赵淳前力已尽,后力未生,甚至连肺子里的最后一口气都被压榨的一干二净了,体力之虚弱,实在是他毕生之低谷。

    这时候的他,跪在王越面前,事实上其实就等于是他把自己当成一块肥肉亲手送到了对方嘴边儿上,只要王越愿意,随便一个起脚,那他的下场基本上就也算是注定了。是生是死,全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不过,奇怪的是,王越似乎真的是没想杀他。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居然依旧视若无睹,反倒是目光游移,似乎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赵淳的身上。

    关键时刻,他居然就这么分神了!

    “该死的!竟然敢这么无视我的存在……。”

    就在这一瞬间,王越目光游移的同时,赵淳立刻就发觉了不对!顿时之间,不由火冒三丈。生死搏杀之际,不论是谁被对方如此无视,无疑都是一种最大的侮辱,更何况还是赵淳这种出身前朝显贵,向来心比天高之辈。

    是以,便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里,赵淳陡然间血往上涌!恼羞成怒,人还跪在地上,气没喘匀,整个身子就已经半起半落着,耸动脊背,将半边肩膀朝前一顶一压!把浑身的重量全部集中在了肩甲前端的撞角上,一下撞向了王越的小腹。

    他虽然暴怒无比,却始终不曾蒙蔽了心智。对战局时机的精准把握也完全符合一位领军大将的身份和地位,一动之间,正是王越不知为何分心他顾的一刹那。

    明明已是必死之局,却被他抓住时机,生生找到了一丝翻盘的可能。

    而且,他这一动起来,即便是因为之前发力过猛,导致体内气血沸腾未复,还无法剧烈运劲,所能发挥出来的体力,十不存一,但他肩头上的这根撞角,造型仿佛是一根扭曲的牛角,一尺多长,尖锐无比。再被他压上浑身的体重,力道凝于一点,对准了王越身上最柔软的小腹。所以,这一下的短距离杀伤力,实际上是非常可观的!力道虽然不够强,可却是真正的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更何况他肩上的这根撞角也不是一般的东西。通体浑圆,实心铸造。

    单是依靠本身的重量,从齐眉高处落下,就能贯穿击碎巴掌厚的石板。看着似乎不甚起眼,只是一身甲胄上的一个小小的配件,造型奇特,装饰功能多于实用,其实却是一等一的大杀器。如在平时,他这么合身一撞,近身突击,便能轻易破开三层铁甲。

    一般人别说挡,就是碰一下也要非死即残!

    啪!

    双方近在咫尺,赵淳往前这一扑又是当机立断,趁着王越分心的当口,是以一击之下,果然正中目标!但彼此撞击的声音清脆,却不似血肉之躯,反倒是如同两块金铁碰撞。

    不过,一击得手之后,赵淳心中立刻又惊又喜,心情大起大落之余竟是没有察觉有异。他只道是自家肩头的这根撞角,沉重锋锐无比,一撞个正着就算是个铁人也能当场扎个窟窿出来!王越的身体虽然强悍,可到底也是血肉之躯,何况还是小,腹这种人身上最柔软的要害所在。

    但之前和王越的交手,也让他彻底明白了对方的可怕,一击过后,当下竟然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却是立刻耸背挑肩,又是一个连压带挑。将扎在王越身上的撞角向上挪移,继而横开。

    这就像是一刀捅在人家肚子里后,又发力上挑来了个大开膛。最后再横切结束一样。出手狠辣,完全是不死不休,生怕王越不死!

    哧!

    仍旧是宛如金铁相交般的声音传入耳中。不似人声。

    “咦?这是怎么回事……?”一击撞个正着,紧跟着又是一挑一切,横竖两开之后,心头的惊喜还在继续,赵淳却突然感到了有些不对劲儿。正面挨了自己这两下之后,王越不但依旧站在面前一动不动,而且甚至连声音都有些诡异。

    生似自己这一撞,撞得根本不是个人,而且双方力道撞击摩擦的触感也不对……,完全就不是利器扎进人体后该有的感觉。

    另外,怎么没有血呢?血腥味呢……。

    心情瞬间如同过山车般一上一下走了一个来回,赵淳猛一回过神来,顿时就知道事情不好。当下眼光一扫,果然就看到面前的王越,依旧站在原地纹丝未动,而在他的小腹之上被他肩头撞角顶住之处,除了向里凹陷了差不多两寸之外,却是连皮都没有破上一点儿。

    ……足以一下轻易捅穿三重铁甲的尖锐角尖,居然仅仅只是划开了王越的衣服。同时,所过之处在对方的小腹上留下了一道近似于T字形的白色划痕而已。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这怎么可能?”瞳孔骤然缩小成一点针尖儿,赵淳整个人瞬间都毛了。虽然现实已经摆在了眼前,事实如此,但深知道自己刚才那一下破坏力的赵淳却显然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骇然之余,竟是连想都不想,半跪着的身子,突然又猛地朝前一压。呼吸的功夫,他此时体内的气血已经平复了不少,骤然爆发,他这一下的力量却是比起刚才的攻击还要猛烈一倍。

    兹啦!

    尖如枪头一样的撞角,在王越右侧紧贴着最下面一根肋骨的位置,向内剧烈的外旋捅刺,但就在赵淳的眼皮子底下,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王越的肌肉在下陷的一瞬间的变化。

    可怕的摩擦声,就像是刀尖划过精钢铁锭的表面,王越的皮肤只是往里微微的缩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赵淳只觉得身子的去势一止,整个人便仿佛是一头撞倒了铜墙铁壁上,巨大的力道反震回来,让他的肩甲发出了如同骨骼错位般的响声。

    “我这一下,旋身发力,什么硬功也都该破了!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

    赵淳知道自己肩上的这根撞角,内蕴螺纹,一旦配合特殊的发力动作,触体如钻,最是能破坚不过,别管练的什么横练功夫,肯定都是挡不住的。但是眼前这一幕,却是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几乎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别无选择,只得身子向后一挺,发力于拳,狠狠的轰向了王越的下,身。他和王越现在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几乎就是贴身而战,只要一错手,就能攻击到男人身上最大的要害,简直不要太便利了。

    而以他的功夫,一拳就足以打死一头牛。

    “我就不信,你的功夫还能练到这里来了。看你这回怎么挡?”面对着王越这样的对手,在短短几招的交手过程中,一而再再而三的刷新自己的认知,赵淳这个赤红龙旗麾下的最高军事主官,似乎已经被王越逼到了极限。

    逃不能逃,走不能走,打还打不过。好不容易发现对方不知为何突然分了心,找到一丝反败为胜的机会,结果却还是空欢喜了一场。这种心情在一瞬间的大起大落,简直是让人悲喜交加,最是折磨人不过,任凭是赵淳这等的人物都有些禁受不了。

    只能拼了命的给自己找机会,管他能不能成功,只管先,干,了再说。至于什么胜负和生死,反倒在这时候都成了无法顾及的次要事情了。

    “哎,真麻烦!”王越的眼睛朝着远处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不知为什么就莫名的透出了几分有些兴奋的神色。再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赵淳,然后就不由叹了口气。

    随后,也不等对方这一拳直捣黄龙,力道用尽,他突然就那么一伸手,探臂膀朝下一抓!五指如钩,一把抓向了赵淳的后脖子。

    不过,赵淳却是连躲都不躲,只吐气发声,拳出如电,摆明了就是要和王越比一比谁的速度快。他自忖和王越之间的距离足够近,一拳打出来,肯定会先击中对方的要害,这么一来不管王越怎么出手,到头来也奈何不了他分毫。

    但王越这一把抓下来,看似随意,没什么变化,可后发先至,速度简直快的让人想象不到。赵淳的这一拳一打出来,起落间劲风四溢,眼见着下一刻就要结结实实打个正着,却不想就在这时候,王越的手便已经轻轻巧巧落在了他的脖颈后面。

    然后,赵淳就只觉得脖子一紧,浑身一软!整个人竟是就这么样被王越一把拎着脖子给提了起来,随手再一晃,他浑身骨骼咔嚓咔嚓一阵乱响,顷刻间脑后的这条脊椎就被全都抖开了。

    就像是一条被抓住了七寸的毒蛇,浑身的关节在这么一抖过后,就全都错了开来,通体上下软成一团。任他天大的英雄好汉,经此一来也顿时成了一滩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