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84章 不动如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九十一章不动如山

    也只有到了这种时候,孤立无援且根本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时,一向自诩为铁血军人的赵淳才会生出几许如此软弱的心思。甚至在此时此刻,他在看向王越的时候,也和当初的裴满一样,连一点儿继续对战的心思都没有了,一心一意只想着要怎么逃走了。

    同时,在他的脑海里也莫名的浮现出了之前赵祯在这次回来后,说起王越时的那一种愤恨中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神情。也更加真切的体会到了王越的可怖之处。

    换句话说,在没有真正交手之前,他虽然就已经知道了王越的厉害,并且由于亲眼目睹了自己几个手下的死亡,因此早在心里对这个人的警惕提升到了最高。但直到现在,他才彻底明白了自己之前对王越的估计不管有多高,其实仍旧是低估了。

    因为这个人,你不和他真正的厮杀在一起,就永远不可能知道他的功夫有多高。任何只停留在纸面上的资料,似乎都不过只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冰山一角罢了!

    不过,好在刚才那一下,赵淳虽然满地一通乱滚,躲闪的十分狼狈,但总算是没有中招,因为军中秘传的滚地龙身法看起来极不好看,却实在是这世上一等一的逃命手段。若是换了旁人,被王越这么追杀,自然除了硬拼之外,便别无他法,可赵淳这种人坐拥前朝无数资源,保命的本事少说也比一般人要强上十倍,所以每每到了关键时候,总能有手段逃过一劫。

    但是!这其实也只是王越眼下还没有对他下杀心,痛下杀手的缘故。任他如何奇招迭出,也仅仅只能勉强做到这一步罢了,再想要在王越眼皮底下逃跑,那就纯粹属于白日做梦了。

    是以,尽管借着一路翻滚,躲开了王越那一招几乎不可能避让的一击之后,赵淳竟也没有立刻不顾一切的逃命,反倒是身形如轮,滴溜溜一转,就在原地滚了一圈,居然又从地面上再次和王越近了身。

    然后,他贴地前扑,浑身上下的骨骼似乎变得柔韧无比,整个人就像是一条大蛇,扑棱棱朝前一窜,两只手便从地面上一把抓住了王越的两只脚踝。继而,双手发力,身子一下就从翻滚中变做了蹲立,在迅速拉近彼此间距离的同时,已是施展出了跤法中贴地抢踝抱腿摔。

    前朝的完颜氏崛起于草原,最善摔跤,建国后更有善扑营拱卫中枢。而跤法这东西,一开始就是从实战出发,练得好了,乃是武术中贴身近战,擒拿搏斗,最为实用的功夫技巧。赵淳身为赤红龙旗的统兵大将,自然也是精于此道的。

    不过,跤法固然是实战利器,可却也正因为必须贴身近战,故而也是打法中最为凶险的一种。如果不能一招成擒,那贴身之下反倒就成了羊入虎口,很容易会露出破绽,为人所乘。但是赵淳现在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不得不如此。

    一来,他是明白在眼下这种情形,他就算心生退意,一万个不想打了,王越也根本不会放他走,而就算他真的开始跑了,把后背留给对手,也就等于把自己的这条命亲手送到了人家手心里。到时候,是生是死,便都要取决于王越的心思了。

    所以,跑是不可取的,那是下下策。

    二来,他也知道王越到现在没杀他,目的到底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要从自己身上顺藤摸瓜,好找到赵祯。从这一点上讲,他现在就有点儿奇货可居的意思了……。

    虽然,也不能就这么百分之百的确定,王越便一定不会杀他,可事到如今,赵淳这么做赌的就是这一点。只要对方还没有对他彻底下杀心,那就肯定会有所留手!

    如此一来,赵淳自然就能凭此反击,抢到一线生机,甚至还可能是一丝翻盘的机会。

    要知道,高手相争,生死之间形势千变万化,最忌讳的就是心慈手软。哪怕是彼此间实力相差巨大,只要一方心有顾忌,留了手,不能心无所碍全力以赴,那就等于是把大好机会拱手让人了。而历代以来,江湖上流传下来的许多往事,那种以弱胜强,临死翻盘的例子也是绝不在少数的。

    就像现在,赵淳就觉得王越在没从自己身上得到想要的东西时,大概率的不会对他痛下杀手,所以这一返身回击起来,立刻就是无所顾忌,用上了自己最凶险的跤法进行贴身抢攻。只要王越稍一倏忽退让,这一招便足以让他把之前丢掉的上风夺回来。

    甚至,这一招万一被他得了手,整个结局或许就可以从此改变。任凭王越的武功再高,一旦被摔倒在了地上,那赵淳就有无数手段,自信凭借丰富的实战经验,把胜局彻底锁定在地面之上。

    王越的年纪毕竟摆在那呢,以他的见识,赵淳也不觉得他会精通所有形式的打法。而跤法又是出了名的易学难精,除非是深谙此道的高手,否则功夫再厉害的人被拖倒在地后,一身的本事也会十去七八,有力难施。

    但是,王越这个人向来算无遗策,尤其是和人交手时,精神力笼罩四方,除非功夫真的在他之上,可以一路压着他打,否则想瞒过他的感知,就算是几百米外狙击手射出来的子弹都做不到,更不要说是在眼下这种局面了。

    赵淳自以为已经拿准了王越的心思,如意算盘打的呱呱叫,却不知不但他的一举一动,而且就连心里怎么想的,在王越的眼里也都是宛如掌上观纹一般。

    而面对赵淳的这近身一扑,贴地抢踝,他之所以没有去闪开,究其根本,唯一的原因也只是不必闪而已!因为就在对方突然贴地近身,把手抓在他的两只脚踝的同时,王越已经是突然丹田一沉,腰胯微坐着,将自己的两条腿猛地弹动了一下!

    嗡!

    顿时间,他腿后面的两根大筋好像弓弦一样忽然抖了起来,嗡嗡的响声传到耳朵里,竟似真的像是绷紧了的钢丝铁线一样,然后他脚踝处的筋腱和皮肉转眼间便鼓了起来。

    筋动如弓,肌肉坟起,就连皮肤上的毛孔都鼓起了一个个豆粒大小的鸡皮疙瘩,一层层彷如铁砂般叠加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生出了一层鳞片。

    黑沉沉中透出金属般的色泽。

    这种外显的状态,放在武术中就是外家横练的法门已经练到了最上乘的境界后所表现出来的异象,如果练的是铁布衫一类那就叫“铁衣罩体”或者是“铁蓑衣”,如果练得是金钟罩一类的那就叫“金钟入体”或者“金刚不坏”,总之大体的意思都差不多少。说的就是一个人将身体千锤百炼后,浑身上下坚若精钢。

    横练功夫能练到这种地步,无疑已是外家练体的巅峰。但王越练拳,却没有练过任何横练的法门,一身筋骨能达到这种程度,则完全是因为自身的身体强横,在一次次剑器青莲的潜移默化之下,自然而然生成的。加上他如今的拳法武功,只需一个念头,瞬息间浑身的气血便能远及四方末梢,使得浑身上下所有的筋膜,骨骼,韧带,经络和肌肉统统膨胀。

    而这也即是他之前,体力全开时,整个人都会化作一个巨人般的大汉的缘故所在。不过,那时候也是他的功夫火候不到家,还不能尽数掌握周身力量的原因,一旦毫无保留的全力爆发,整个人立刻就会充气似的变大,想要抑制都不可能。

    好在后来,随着他功夫的进步,对力量和身体的掌控越发入微细化,慢慢的发挥出来的力量就越稳定,浑身巨大化也可以逐渐控制,不必每次都变身,弄得浑身衣衫褴褛。而是根据实际需要,只胀大四肢手脚的一部分。

    就如同现在一样,他站在原地不动,下肢脚踝却已经肌肉坟起,变得粗壮无比了。任凭赵淳双手已经扣在了上面,却也好似蚍蜉撼柱,明明五指如钩感觉里已然抓的结结实实了,可片刻后却又被掌心中间暴涨的筋肉生生撑开。

    赵淳这一下贴地抢踝本来就是前朝大内善扑营中一招极其狠辣的跤法,最是能在实战中反败为胜,只要对手被他一招拿住了脚踝,下一步就是起身掀翻抱摔技,腰胯,脊背同时发力,爆发力之猛烈简直无法形容。如同赵淳这样的高手,他当年在练这一招的时候,先摔人,后摔马,最后干脆就直接和大树较力,双手抱住碗口粗的树干底部,一掀之下,连树根都能翻起来崩断。更不用说只是个只有一百多斤的人身了!

    可是王越双脚立地生根,一个发力竟似乎是比大树的根系还要扎的更深一些。刚一察觉自己手中异状的赵淳,根本来不及去做任何的多想,骇然之余,当即人往前拱,脊背贲张如弓,就要双手发力一举掀翻了面前的王越。

    却不想,他这一发力,居然没有掀动。王越的身子就仿佛是大山一样仍旧屹立在面前!

    “嘿……啊……!”

    赵淳的眼睛瞪的好似铜铃,口中一声闷哼,面皮顿时充血变得通红,一次不成,又来一次,结果还是不动。王越整个人就那么站在原地,渊渟岳峙一般,而他就像是个小丑,妄图螳螂挡车,蚍蜉撼树,哪怕这一下已经用出了全身的气力,激发出了所有潜力,甚至连内伤都不顾了,但就是掀不动。不动就是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