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章进行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章进行时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还没等他们彻底反应过来,王越便一把掀开了纱帘。

    两把转轮手枪几乎在同一时间照顾到了整个房间的每一处角落,砰砰砰砰的枪声,瞬间连成一片。

    这些人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及时的反应,王越的精神就瞬间锁定了方圆三十平方米内的所有目标,就像是战斗机上的光学锁定,一旦锁定,逃进了准星光圈之内,然后剩下的就只有杀戮。

    每一个人的动作和变化都清晰的反映在他的脑海,随后精神驾驭意识,再延展到手臂肌肉,随着他手指头机械般的不断扣动,枪口火光窜起的一刹那,一条人命就永远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砰,房间左侧反应最快的一个打手刚把受力的霰弹枪抬起来,10。16毫米的手枪弹就直接把他的头盖骨整个掀了起来。

    紧跟着,他的同伴也被打穿了胸膛。然后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凡是在一瞬间把手放在了枪上的打手,没有一个例外,都在第一时间被弹在身上开了一个或者几个窟窿。鲜血流了一地,空气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该死的,没有弹了。”咔嚓,咔嚓,紧跟着两声撞针轻响,手枪转轮空转,王越的手高高抬起,猛地回身一甩,超过两斤重量的金属枪械正砸在他背后一个刚从沙发上翻滚起来的打手脸上,把他砸的鼻梁断裂,满脸是血。

    毕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世界的枪械,虽然用精神力辅助可以锁定对手的一举一动,但在开枪的时候,一波接着一波的后坐,却依旧让王越这具脆弱的身体叫苦不迭,以至于很多时候,他不得不进行补射,所以两把枪十发弹也只射杀了五个人而已。(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一枪砸得一人,头破血流,重新摔倒在沙发上,剩下两个人反应最慢,早就吓得心胆俱裂,没头苍蝇一样满屋乱跑。王越一把拽出身上的匕首,追上去从后面一刀一个,从肋下捅进腰肾,又转回身割断了沙发上最后一个人的喉咙。

    再站起身来时,地上已经多出了八具尸体。

    有前面酒吧的音乐声做掩护,枪声在这里也显得并不突兀,至少没有那么引人注意,加上王越出手又快又急,八个职业的黑帮打手在他手底下竟然连一分钟都没能坚持住。

    站在房的央,胸膛像是风箱一样剧烈的起伏着,从口鼻间窜出来的热气,把他脸上的皮肤憋得通红。这种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对他的这具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的身体而言,已经是属于超常发挥了,任他技巧再好,精神再敏锐,到头来也抵消不了身体上的这种巨大消耗。

    不过,好在很快的,房间里的尸体上就冒出了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透明光芒,在争先恐后没入到王越身体里后,他的体力也迅速恢复了正常。

    杀了这八个人,王越的眼神越发深邃起来,感受着体内越来越清晰的变化,他也没有丝毫收手的打算。

    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每个人手底下都有不少人命官司。如果不是沙龙-贾斯勃在约克郡的势力太大,他们都应该是在几年前上绞刑架的。现在死了,就算是废物利用了。

    关键的是那个沙龙-贾斯勃。今天如果不能杀了他,被他逃回老巢去,那下次想要动手就更不容易了。这家伙连到野火来都随身带着十几二十个保镖,可见也是个惜命的角色,一有风吹草动,到时候想找都找不到。(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更何况沙龙-贾斯勃为人最是残忍,对付敌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就要一直走到底,否则不管是对王越还是他的家庭,都将是一种巨大的威胁。

    从旁边的沙发上撕下一块布条,也不管上面是不是浸透了鲜血,王越只把这布条一圈一圈的紧紧缠在手心和手腕上,然后屈伸五指,虚空抓了两下,顿时感到受力不少。这种缠法原本就是军队绷带救护的一种,缠绕在手上可以挤压静脉的血液,促进血液回流。用在格斗既能防止用力过大伤到手腕和指关节,又可以强化对对手的打击力度。

    方法虽然简单,但应用却极有效。

    往前走了两步,侧着耳朵听了听左右两个方向的动静,王越忽然又折回身来,把左面门口两个人的霰弹枪捡了起来。这两个人反应最快,死的也最快,腰上绑了一圈的猎枪弹,却连一枪都打出去。

    刚才那一轮快枪速射,已经把王越的双手手腕震得发麻肿胀,再要拿转轮手枪,射击也不会太精准,远不如这种霰弹枪威力大,近距离无需瞄准,只要枪口一掉,直接轰出去了事那么简单。

    进入左边的通道,仍旧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只不过里面没有屋,尽头处就是一扇通往地下室的铁门,门外面还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打手聚在一起。许是已经听到了什么不寻常的声音,有几个打手正满面狐疑的朝这边看着,外面的音乐虽然嘈杂,但枪声的穿透力还是不一样,有经验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其的不同。

    只是这时候他们就算觉察到不对,也没有任何挽救的机会了。这种老式剧院的走廊宽只容得下两个人并肩而行,一条道到头,一目了然,根本没有丝毫可以隐蔽藏身的地方。

    王越手里端着枪,肩膀上挎着弹药带,就那么大咧咧的从转角处一步跨出来,然后就扣动了扳机。

    顿时雷鸣一样的枪声,轰轰不绝于耳,密集的钢珠满天飞射在这个狭小逼仄的甬道内,把五十米内一切可见的物体全部撕裂贯穿。

    一步一枪,硕大的霰弹枪口冒出淡淡的青烟,七八颗猎枪弹一口气打完,现场就已经没有一个人还能站着了。同样的巨大的枪声轰鸣终于也惊动了野火里的人,可以听到前面酒吧的音乐突然一停,有人群惊慌的喊叫声,和步入走廊大片大片的脚步声和跑东声。

    不过,这一次跟着沙龙-贾斯勃来的亲信几乎都已经死在了王越的手里,剩下外面那些人大多只是野火的打手,身上的枪械并不多,对王越的威胁也不大。

    何况野火酒吧这地方内部的地形复杂,也不是所有的打手都有资格进入后半部分的,能在最短的时间冲过来的人只有最近方向的几个人,等他们到了,看了外面一地的尸体,再叫人过来,搜寻王越的踪迹,那这段时间就足够王越把剩下的事情都办完了。

    随手扔掉枪管通红的霰弹枪,王越忽然站在尽头处的铁门处,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里面有脚步踩踏楼梯的声音传出来。顿时知道这是把里面的人也惊动了,当下垫步一越,用手抓住铁门的门框,手脚撑在一侧墙角,如同一个大字,蹭蹭几下,攀起一人多高,像只壁虎一样后背紧紧贴在墙上。

    下一刻,轰的一声,沉重的铁门在里面被打开,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一前一后,拿着枪冲了出来。

    见到一地的尸体和鲜血,这两个人大吃一惊,一个人转身朝着门里大叫了一声,往回就退,另一个反应慢点,正游目四望,却不妨头顶上王越把手一松,整个人瞬间掉落下来,一下就扑到了他的身上。

    这大汉身材高大,膀大腰圆,十七岁的王越挂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一只猴骑在马背上,一手固定身体,把身猛地一旋,同时王越的另一只手已经把匕首逢人横在了这人的脖上,借势一动,喉管顿时被切开一个大口,鲜血激射而出。

    与此同时,他身甩动,一个跟头翻转下来,一甩手,匕首飞出去,扎进了已经跑进门里的那人后背,登时朝前抢了几步,一个跟头从楼梯上栽了下去。

    而这时候王越的双脚才落地站稳,急促的喘息了几下,等着漫天白光钻入身体,耳朵里就已然可以清楚的听到了甬道对面的脚步和喊叫声,甚至有几个速度特别快的,人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野,远远的举枪就射。

    走廊窄小,王越也不慌张,只往前一步迈出,进了门里,反手一拉,大铁门立刻就在里面插上了。这扇铁门比野火后门的那扇还要厚一些,而且门上没有小窗口,整体镶嵌在墙壁里,只要在里面插上,就算外面的人有钥匙或者暴力破拆,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一连串的弹打在门上,溅出一溜刺眼的火花。

    眼见着自己的同伙死了一地,王越又闯进了地下室,这些野火酒吧的打手们一个个也都红了眼,奈何铁将军拦路,大门一关,他们一时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门里面的空间很空旷,灯光也驱散不了所有的黑暗,王越把眼睛眯成一条细缝,以求尽快的适应这里的光线,同时后背紧贴着墙壁,高抬脚,轻落足,一只手反手握着匕首,冰凉的刀刃紧紧贴在小臂上,向下迅速的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