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77章 顺藤摸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八十四章顺藤摸瓜

    “咦,他这跑法有点意思啊!看身形的起落和步法之间的挪移变化应该和我一样,走的都是马形的路子,只不过他的这种身法更重视下盘的三路发劲儿,中枢落在了腰和胯上,所以跑起来不管多快,对于自身的惯性就掌控的极强.从这一点上倒是又和虎形拳中疾走奔雷步十分相像了.但是虎走穿林,以节发力,打的是堆身之劲,发于臀尾,而这个赵淳却是踏步疾走,明显练得是腿后面的几根大筋,跑动时脚掌整个往下一落,先是脚趾足弓触地反弹,紧跟着大筋一崩,身形一起一落,起止间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匹发了疯的战马.比起一般脱胎于马形的身法来,速度不但快,而且耐力十足.应该是很适用于长途奔袭的.只是这么个跑法,对于人的体力势必要求很高就是了.”

    看到赵淳突然转身发力的那种跑法,王越一打眼不由的在心里”咦”了一声.却是发现这人的身法和自己有些相似,应该都是脱胎于拳法中的马形变化.只不过王越现在的身形,贯通全身,虽是步法,却不但长于四肢,而且通于龙虎,早就练通了腰胯和脊椎,使得周身上下浑然一体,所以奔行之中,底子虽然还是脱胎于苏家六合拳的马形疾进步,可实际上却有双臂助力,纵越间便生似给一匹马安上了翅膀一样,隐隐间倒是和严四海的鹤形飞腾有了几分神似之处.

    相比之下,这个赵淳在奔跑中持续发力狂奔,练得却是纯粹的下盘功夫,尤其是身上与奔跑相关的肌肉,筋腱和骨骼,全都练得强健之极,一跑起来,下盘的筋骨联动,大筋抖弹,真的就好像是一匹活生生狂奔的烈马.而且他的这种跑法明显也是军中秘传,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呼吸间,气脉悠长,喷吐强烈,人往前的去势虽然又急又快,可胸腹起伏却始终不见气喘急促.

    而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讲,就显得十分高明了.虽然他练得只是下三路,并不牵扯到太多的气血运行,算是纯粹的外家,但单凭自身筋骨肌肉的力量,就能达到这种速度,而且还能控制自如,这在王越看来其实已经是相当令他感到意外了.

    毕竟赵淳这个人精通的是马战,也很少会有人想到他在步下的功夫居然也会这么好.至少,别的先不说,只是他的这种身法,就十分的实用.虽然不能贯通周身上下,但在长途奔袭上却别有一功.不但速度足够的快,而且因为特殊的呼吸方式,牵动心肺,使得耐力更强.而这在战场上,显然也是件十分占便宜的事情.

    周所周知,在大规模的战场厮杀上,一个人武功的高低其实是并不能保证自己肯定会活到最后的,因为乱军之中,形势变化比起高手之间的搏杀更加的瞬息万变,任凭你功夫再高,一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所以,在那种情形下,除了运气之外,更重要的其实就是耐力.

    也唯有耐力十足之辈,才能熬过这种漫长的厮杀.

    毕竟战场厮杀不是快意恩仇的江湖争斗.一场搏杀,来得快去的也快,纵使体力全出,胜者也能全身而退.

    真正的战场,是修罗场,是无数人抛弃一切人性的杀戮场.每一个人的对手,都不可能是确定的,危险和杀机无处不在.任何一瞬间,都可能是你倒下的时候.

    对手是一个接一个,连绵不断的.既是无休止的车轮战,也是随时随地的单挑与群殴.试想,支撑这样的一场大战下来,那是需要多少的体力消耗?

    而且体力并不等同于爆发力和单纯的力量.任凭你力气多大,爆发力多强,一出手就如同石破天惊,摧敌如朽,可一旦置身于乱军之中,在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杀机侵蚀下,体力的消耗也会数倍于平日.

    大规模的厮杀中,敌我难辨,人一旦杀气入脑,血往上涌,就会渐渐失了理智,对自身体力的控制自然便没了节制.

    如此这般,这么消耗下去,时间一长,就算是个神仙都扛不住啊!

    而赵淳的发力用劲,显然就是军中秘传的某种法门,是专门应对这种状况的,所以哪怕是他现在身披铁甲,可依旧跑的又急又快.短短几个起步,人刚一从后方的铁甲连环马队伍中冲出来,转眼间速度就已经快逾奔马.人过处,烟尘四起.

    不过,不管赵淳见机的有多快,跑的有多急,却始终无法拉开和王越之间的距离.时间到了现在,距离赵祯引他到这里已是不短,现在对方的铁甲连环马又彻底劳而无功,在这种情形下,再要拖下去,指不定赵祯就还在不在这里了.

    所以,赵淳已是王越眼下找到赵祯最好的一条线了.

    因为,毕竟两个人是亲兄弟,赵淳和赵祯之间的关系紧密,一方有难,另一方势必也难以坐视不理.如此一来,王越自然就不会放过送到眼前的这个给他”顺藤摸瓜”的机会.

    另外,王越心里也很明白,赵淳这一跑,其实未必就是真的怕了自己.十有八九也是打的和当初赵祯一样的主意,就是为了故意引他上钩!自己这一追下去,中途肯定会有埋伏,而且对方也根本不怕自己不来追他……。

    而这明显同样也是个阳谋。王越要追,前方就会有陷阱等着他,要是不追,赵淳不但可以顺利逃脱不说,就连赵祯的下落他也别想找到了。

    是以,此时此刻尽管人已经追了上来,但王越却没有立刻就从高墙上下来。而是一上一下的,始终和对方保持着固定的距离,平行前进。

    也许对方早就给自己留下了一条后路,也在这条路上安排下了足够的后手,但这对王越来说,都算不得什么。只要他能给对方不断的施加压力,手段尽出后的赵淳,早晚都会无路可走,不得不去找赵祯求救。

    至于,这其间究竟还会有什么陷阱在等着他,王越心里却也没有太多的想法。说到底,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罢了!

    炽热的阳光,阴沉的古堡,绵延的高墙下一层层的建筑物拔地而起,高低错落,曲折回环,投射下一片片巨大的阴影。

    赵淳人虽在高墙下,并没有抬头,可对于王越的位置却似乎十分清楚。几次加速之后,眼见着无法拉开和对方之间的距离,便也立刻将身子彻底缩进了墙下的阴影中。随后,身形扭转竟是干脆舍了脚下的大路不走,直接窜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子。

    赵祯的这座古堡,虽然在复建的时候根据自己的喜好,掺入了不少东方的建筑元素,但是总体上却还是遵循着原本巴斯低狱的风格。尤其是越靠近中心一带的地区,更是堆土成山,把一座座建筑物盖得就像是小孩子搭建的积木一样,层层环绕抬高,处处都是台阶,高墙。

    如果能从高空俯瞰,整个堡垒的中央,道路纵横交叉,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是由一座座房子构成的巨大迷宫。如果不是常年生活在这里的人,熟悉道路,一般人进去了,估计也会迷路。

    而也正因为如此,赵淳此时这么一来,身形走动,健步如飞,竟然也一下就把王越甩开了二三十米。好在王越追人,靠的也不都是自己的两只眼睛,人虽在高墙之上,可一副精神却早已经把下面的赵淳给锁定了。任凭他机灵百变,左穿右插,也不过是能暂时借着地利堪堪拉开一段距离而已。

    但随后,王越就已经反应过来,双臂只是一振,整个人便斜着一个盘旋,调转方向,越过了一道屋脊。再往前一扑,双脚连踏,却是离开高墙直接跑在了旁边房顶上。就好像超车赶近路一样,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再次追近了下面的赵淳。

    “哼!”

    赵淳浑身绷紧,只觉得头顶上方仿佛正有一片乌云盖顶,无形的压力如影随形,无处不在。如他这种人物,功夫早就练到了骨子里,对危险的察觉,简直灵敏之极,是以这时候根本也不用抬头去看,就也知道王越肯定又是已经追上来了。

    并且离得越近,给他的感觉就越急迫。明明彼此之间一上一下,实际的距离少说也有十几米,但偏偏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就越来越厉害。不管自己跑的有多快,对方的眼睛始终都盯在自己的身上,脑袋,脖子,后背……,只要有一处地方被他的目光触及,立刻就好像是被钢针给扎了一下似的。

    感同身受,无比真切!

    从一开始到现在,前后只有十几二十秒的功夫,他们两个人就已经从内外城相交的通道处一口气跑上了城堡的中心外围!而且这还是算的直线距离,实际上两个人连窜带跳,左转右拐的,就在这么一会儿已经跑出去了几百米。

    但是眼看着又已经被王越追了个首尾相接的赵淳,这时候的脸上神情却丝毫没有半点慌乱的意思,整个人依旧是按着自己原来的计划向前狂奔着。

    而就也在这时候,前面的巷子一转,眼前的视野立刻开阔,现出了一大片草地和稀疏点缀的树林。这里就是城堡中心于外围的分界线,在阔达百米左右的缓坡上是一片围住古堡的巨型花园。草地,灌木,花坛,雕塑,喷泉,流水,可谓应有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