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72章 看你往哪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七十九章看你往哪跑

    电光火石之间,赵淳身边的这四员大将,奥登格日勒,贾拉里和巴克坦以及古尼音布就全都死在了王越手下。彼此间分出生死的速度之快,甚至前后加在一起也没有超过一分钟。

    任凭这四个人,个个都是赤红龙旗麾下勇冠三军的人物,但在王越这一番的全力出手之下,竟也没有人可以捱过一个回合的。

    一个照面过后,便纷纷死于马下!

    而眼见于此,不说后面的赵淳和裴满心里是如何的惊骇与无法置信,就是在场之中的那两百多个铁甲重骑,此时此刻,也早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下,心神震撼的近乎麻木了。

    奥登格日勒这四个人毫无疑问都是军中真正的猛将,如果放到过去完颜氏在位的时候,甚至都可以统兵上万,最少也要做个万夫长的。但就是这样的四个人,以他们的武艺,竟然连王越一招都接不下。一个接着一个,死的那叫一个干脆……。

    简直恍如摧枯拉朽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是以,也就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里,前前后后不过几十秒的功夫,这些早已经列队成形,鼓动杀气,连成一气的几百号铁甲重骑们,集体的迷失和失声了。冲天的煞气就仿佛是在数九寒冬里被人一口气连泼四盆凉水,沸腾的士气瞬间就开始低落了下来。

    一时间,整个战场内外,鸦雀无声!

    气氛冰冷的就像是被谁按了暂停键一样!!

    “糟糕了!士气一衰,岂不是自取死路?”

    作为在场之中唯一和王越交过手,且成功逃得了一命的裴满,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王越的可怕之处,所以他对眼前这一幕的结果,虽然依旧是感到万分震惊,但却远比旁人可以接受,清醒的也更快。

    因此,一瞬间刚刚从骇然中回过神的他,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从自己身后传来的那一阵阵的异样情绪,然后,下一刻他的心里当时就是咯噔一下,整个人马上就意识到了大事不妙。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衰而竭”,又有说“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固然是受到多方面的因素综合影响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众多的影响力中,军队本身的士气毫无疑问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裴满身后的这两百多人,全都是赵祯手下,经过多年培养出来的精锐!不但个人的武力十分的强悍,而且长于配合,彼此间能够相互信任,一旦组成军阵,人马披甲如墙而进,再占据了事先准备好的场地和有利地形,那种恍如排山倒海一般杀伤力,当真是势不可挡,所向披靡。

    在这种情形下,就算是王越的武功再高,真有万夫不当之勇,也绝对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对抗。只可惜事先准备的火牛阵已经毁了,不然只要这前后夹击的局面一成,那王越只怕最后连个全尸都得不到了。

    而这样布置的杀局,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说,几乎也是不可能失败的。

    但是事实恰恰就走在了这种常理的对立面上,先是火牛阵失效,辛辛苦苦的安排全都给别人的嫁衣,不但反过来被王越利用当成了对付自家的工具,还在这一番厮杀过后,以奥登格日勒几个人的命,把自己人的士气狠狠的打压了下去。

    结果这么一来,情况立刻急转直下。人虽然还是那些人,仍旧是一队队的铁甲连环马整装待发,可骨子里面的那些铁甲重骑却已经开始自我怀疑了。之前的那种必胜信心开始迅速滑坡,以至于就连他们身上的气势都正在以肉眼可见办的速度在退却。

    漫天杀机,一时间竟是如雪开化!

    眼看着就这么下去,时间不用太长,众人士气一退再退,这仗就不用再打了。任你再多的人,只要心里没了胆气,遇到王越这种级别的高手,那最后的结果也必然是惨败无疑。

    是以,此时回过神来的裴满,心里简直已经是急的要发疯了,当下连忙一声长啸:“四位统领为王爷尽忠,乃是死得其所!但鲜血就要用血来还,他们的仇人现在就站在我们的面前,休要放走了他!四位统领且慢走啊,我裴满立誓,定要拿了他的脑袋,在列位灵前血祭……。杀!杀!杀!!!”

    裴满两眼暴睁,目眦欲裂,这一声大吼之下,呼喝声就好似雷鸣滚滚一般,一瞬间便震得八方轰鸣。顿时就把周围的那些铁甲重骑惊得浑身一震,仿佛如梦方醒。

    然后,整个空间的寂静登时被打破,哗啦啦,甲胄叶片碰撞声此起彼伏。在时间足足沉寂了几秒钟后,在场的这些铁甲重骑们就如同在一个漫长而可怕的噩梦中同时清醒过来了。

    而下一刻,随着裴满倾尽全力大喝三声的“杀”字中,这些人的眼睛转瞬间就变得通红一片,全部充血,鼻翼翕张,纷纷大喝出声。

    一时间,却是恍如反弹一样,从王越带给他们的可怕压力下,整个就变得疯魔了!

    整个场地内外,变化的是如此剧烈,两百多号的铁甲重骑群情激奋,在刚刚惊醒的一瞬间,便整个的陷入到了一种疯狂的情绪中。裴满的这一番话虽然不多,可却恰恰在这种时候起到了振奋军心的作用,同时又像是一只领头羊,及时的引领了情绪,把这些人心中的恐惧和不安给发泄了出来。

    而赵淳的这些手下,毕竟也都是久经训练的军中悍卒,个个都不是寻常人物,心性铁血酷烈,一惊过后,立刻就也明白了自己刚才的情绪不对,是以转回头来整个人登时血往上涌,几百号人全都愤怒到了极点。

    “幸好发现的早,不然士气一泻千里,时间再长一些,就是想挽回都挽回不了了。如此一来,虽然未必就能奈何得了王越,但他想要杀我,估计也不太可能了。待会儿,只要他一动,我立刻就躲进铁甲连环马里……。”

    一番话说完,耳中听到身后宛如海啸般的怒吼声,裴满不由使劲的握了一下拳头。就在刚刚的那一刹那里,他的心神起伏,就好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前后之间的变化竟是让他的后背整个都湿透了。

    他实在是怕极了王越这个人,尤其是在再一次目睹王越此番大开杀戒之后。此时他的心里,不但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要借着赵淳这些人杀掉对方的心思,而且,同时又不由自主的开始考虑起了自家的安危。

    就好像上一次,他出卖了同伴,自己逃命一样!

    甚至,他还在心里拿自己的主子赵祯和王越作了一个对比。赵祯对他的威慑虽然是深入到骨髓里面去的,一声令下,就算让他去死,他都不敢违抗,因为那种奴性是通过无数时间不断积累并固化的。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也并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错。

    但现在他对王越的怕,却是在这两次相遇中,越来越重。

    那是一种近乎于生命本质上的惧怕,就好像兔子怕狼一样,是与生俱来,铭刻在生命中的。

    所以,赵祯让他戴罪立功,来帮助赵淳杀王越,他来了。可一见到王越,这种惧怕就又涌上心头,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眼看着奥登格日勒四个人接连死在王越手下,他心里的这份怕,就变得越来越厉害。以至于慢慢的还压过了他对赵祯的那种敬畏。

    说到底,人其实都是自私和怕死的。像裴满这种人不过就是把自己看的比别人更重了一些,所以在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利。哪怕是鼓舞士气的目的,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

    不管前世今生,王越都不通马战,这一次碰上之后,他出手时就已经是全力爆发了。是以,不管奥登格日勒这几个人本身的功夫是如何高明,但在碰到王越之后,却依旧没有一个人能在他手下走过一个回合。

    在纵身一棍下劈,连人带马,把巴克坦击飞之后,王越也不看这人到底死没死,只是人往下一落,双脚落地,吐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

    这几个人虽然死的干脆利索,看似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但全力出手之下,短短几十秒的功夫里,王越却已经很罕有的感到了自己身体的一丝疲累。

    毕竟马战不比步下,有了战马的配合,人马合一之下的冲杀,就已经不是等闲意义上的实力叠加了。虽然之前王越也抢了一匹马,可彼此间的配合基本为零,不但不能合力,还要花费额外的心神维持,一来一去,再要厮杀起来,当然就要劳心费神的多。

    更何况,赵淳的这几个手下,也的确不是什么庸手,死的再快,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四骑连番送死之下,一样相当于是一场车轮大战……。

    “好在以前在演练阿道夫先生的骑士锤战法时,曾经特意熟悉了一下马战,虽然并不精通,却也不至于事到临头时,就乱了手脚。”

    王越心里念头正自转动之间,忽然就听到裴满的声音,呼喝如雷。随后整个空间就被一连串的吼叫声所充斥。

    一声声,初时还是零零碎碎,但不及片刻就已是连成一片,声震长空。

    待他一眼看过去,却正是前面那两百多号的铁甲重骑猛然爆发,才刚刚衰落下去的气势也在这一瞬间里骤然拔高!更胜往昔!!

    王越的眉头皱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在之前那短短的一刹那里,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但他不用想,就也知道这肯定是和裴满方才说的那些话有直接的关系。

    而后,心里再一思忖,立刻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琢磨的七七八八。赤红龙旗麾下的这些人自诩是精锐中的精锐,久在海外,潜伏隐忍,为的就是日后能够有朝一日重回大唐旧地,可以再造乾坤,所图可谓极大。但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却在今天面对王越的时候,齐齐栽了一个跟头。以这些人的心性和骄傲,能接受的了才怪呢?

    所以,此时一醒悟过来,立刻恼羞成怒,来了一波反弹。铺天盖地的呼吼声汇聚在一起,简直杀声震天。王越这时候只一眼扫过去,就满眼的赤红眼眸,两百多号人虽然还没有抑制不住发起攻击,可从他们那汇成一片且越来越粗大的呼吸声中,王越也知道这些人肯定都是要疯了。

    裴满这家伙,选择的时机实在巧妙关键,寥寥几句话便挑动人心,把所有人心中的胆怯和恐惧全都化作了对王越的愤怒和仇视。

    一道道的目光死死盯在王越的身上,几百人汇聚在一起,其中凝聚的杀意之炽烈,就连王越现在都觉得有些心惊肉跳起来。

    如果这时候眼光能变成一支支利箭,那王越完全相信,自己现在肯定已经被万箭穿心了!

    “杀!杀!杀!”

    嘈杂的声音,迅速的变得一致,最后就只剩下一个“杀”字!

    但却越发震撼人心,令人不敢轻视。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王越收回目光,远远的看了一眼裴满:“上一次被你跑了,这一次看你往哪跑?”

    裴满这个赵祯的心腹手下,虽然武功箭术并不能被王越放在眼里,但为人狡诈,心思灵敏,在第一时间发现己方士气低沉后,立刻就慷慨直言,惊醒众人,把握人心的本事简直比他最拿手的箭术还要高明的多。

    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就激的几百人羞愤的直欲发狂。于不知不觉间,便扭转了劣势,令众人士气得以重振。

    “这人虽然怕死贪生,行事卑鄙没有底线,可箭术实在不错。我虽然不怕,但总被骚扰,却也麻烦讨厌的很。加上如今看来,他挑动人心的本事居然也很有一手,如此倒是要先杀了了事。不然真要因为他,这些铁甲重骑按捺不住,忽然一起冲上来,可就要耽误我的事了。”

    在杀掉了接连冲上来的那四个人后,王越原本的计划就是直接朝为首的赵淳下手。以他的本事,在如今这个距离上,彼此间相距的几十米,全力之下也不过就是一扑一纵的事儿,真要下了杀手,根本也容不得赵淳调动身后的铁甲连环马对他进行围攻。

    但此时此刻,被裴满这一声呼喝,却让王越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把目标放在了他的身上。

    苍蝇蚊子不致命,但总围着人耳边乱转,嗡嗡嗡的,时间一长,那也是要烦死人的!对王越来说,裴满这个人就像是这个苍蝇蚊子一样,即便对他没什么大的威胁,但总是这样时不时的冒出来,露一下头,给他找点麻烦,感觉里也实在是腻歪的很。

    更不要说,这家伙眼下可正在鼓动人心,要让他直接对上赵祯手下最厉害的铁甲连环马。这种心思,可就是当真恶毒了。

    是以,念头刚是一动,王越的内心深处就已然对裴满生出了一股浓烈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