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71章 最痛苦的死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七十八章最痛苦的死法

    在彼此快速的接触中,你用刀来劈我,我斜架外崩,用劲内翻的同时,紧跟着掣肘上扫。这一来一去之间的变化虽然并不复杂,但所造成的结果却是惨烈之极。

    根本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花里胡哨,生死就分在你我一错马的功夫里。这就是马战中最常见的打法。

    相比于赵祯手下的这些骄兵悍将们,王越虽然对马战的打法并不算精通,甚至连足够的了解都说不上,但他学自苏明秋的六合拳却是真正脱胎于古代沙场上的一门“枪拳”,练拳如练枪,讲究的就是个“枪拳合一”。更不要说王越之前为了更好的领悟拳法,还是专门练过一段时间的六合大枪的,彼此印证之下,单是这一手枪术,便是放在过去的冷兵器时代,也是一等一的猛将。而这指的还仅仅只是他的枪法,并没有把他那一身可怕到极点的体质计算在内。

    就如同眼前这一幕发生的情形也似,王越虽然只是斜架铜棍往外轻轻一崩,棍身挪移滚动的距离连三寸都没有,可力道之大却已经是令人咋舌,不比奥登格日勒那等的猛将全力出手差上分毫,甚至力量的突然爆发还要更加猛烈的多。以至于贾拉里的那一口七尺斩马刀,一刀刚刚斩上去,立刻就弹起来两尺多高。

    刀身震荡,嗡嗡直响!刹那间不但把他的虎口震的都裂开了,而且连带着也让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在马背上向后一晃。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王越的厉害,心中顿时咯噔一响!

    刚要顺势后仰,夹住马腹,错开王越,在第一时间拉开彼此间的距离,但可惜的是,王越出手从来不会只是招架,一架之后必然是以牙还牙。

    结果,这一棍自下而上的扫打过去,立刻乘虚而入,一棍便把贾拉里这个赤红龙旗麾下的猛将,打的半边身子骨肉成泥。人虽没有因此当场坠落马下,却也只落得个马上背尸的下场,当场便死了个干净。

    不过,马战杀伐虽然直接果断,双方刚是一个接触,王越就已经连杀两人,但他到底还是并不精通此道,尤其是与坐下马匹之间的配合更是生疏。是以,即便此时有心乘胜而上,主动出击,可辗转之间,他的动作便慢了不少。

    而与此同时,深知王越究竟是何等可怕的裴满眼见着自己一连三箭非但没有对王越造成任何的伤害,反倒是连贾拉里都已经被对方一棍打死在马上,脸上神情登时流露出几分惧色来。但随即他眼神掠过前面横刀马背的赵淳,不知为何整个人就也转眼便恢复了平静,一个深呼吸过后,竟是再次弯弓搭箭,对着王越展开了又一轮的狙杀。

    窥准了王越与战马之间的配合生疏,崩崩崩!箭如连珠!!

    裴满这个人虽然阴险狡诈,有些贪生怕死,关键时刻为了自己逃命,不惜背叛自己的伙伴,为人所不齿,但他的箭术与眼光却实在是一等一的高明。每一次出手,几乎都找到了点子上,目光之敏锐,箭术之凌厉,就算王越都不能等闲视之。

    其威胁的程度,比起刚刚死在他手下的奥登格日勒和贾拉里两个人,还要大的多。

    尤其是他这一次再出手,也一样不是孤立而动,而是为了配合赵淳身旁的另外两个人,为的就是阻止他下一步的动作,好给这两个人创造机会。

    而这两个人,年纪更轻,身上虽然披甲,却着的是皮甲,正是赵淳手下负责侦查的那两个斥候游骑,左右一分,马快人快,几十米的距离几乎一瞬而至。

    其中一个名叫巴克坦的,显然是吸收了贾拉里的教训,不敢和王越近身放对厮杀,干脆就直接放弃了平时惯用的一口马刀,转而换了一根骑枪,一丈七八四米多长,把一端夹在腋下,一端长长的探出马身。也不用力,只借着战马冲锋的速度,隔着老远照着王越的胸口就扎了下来。

    冷兵器时代军队中的斥候,都是轻骑兵,走机动路线,一般情形下根本也不会和人正面交手硬刚,即便是遭遇了敌人,逃不了也是弓骑游斗,很少有人会装备骑枪进行冲锋。但这个巴克坦,猿臂蜂腰,身高体健,用起这种超长的骑枪来却显得格外得心应手。一冲之下,不但拉开了和王越之间的距离,率先保证了自己的安全,而且还充分发挥了骑枪的长处。

    他手中的这杆枪,木杆铁头,不但坚硬够长,而且质地轻脆,一旦撞击到对手身上,就算是一棵树也能穿出个窟窿出来,同时枪身反震断裂,只要一松手就能卸去冲力。虽然只是一次性的武器,但杀伤力确实巨大无比。以这种武器来对付明显不善马战的王越,也是有的放矢……。

    更不用说,就在巴克坦冲锋的这一刻,他的另外一个同伴古尼音布也已然从另外一个方向同时朝着王越发起了攻击。不过他用的不是骑枪,而是斥候游骑专用的骑射短弓,人还在马上策马飞奔,手中短弓便已经嗖嗖嗖,一根接着一根,来了一轮连射。速度之快,竟是比后面的裴满还要快了一倍多。

    裴满的连珠箭一口气能射满七箭,亦即是箭术中十分有名的“七星连珠”,但这个古尼音布却在眨眼间连射了十五箭,人马如飞所过之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射出了一片,满眼都是箭雨纷飞。

    不过,弓箭这种武器,长弓与短弓最大的区别就是射程和威力。裴满的弓射速虽然慢,但射程远,威力大,最擅长的就是远距离狙杀,有如枪械中的狙击步枪。相比之下短弓则如同可以连发的半自动武器,可怕的不是射程而是射速,在古尼音布这样的高手手中,一瞬间连发数箭,边骑边射,厉害就厉害在游击战上了。

    此时,他和巴克坦一左一右相互配合,一个弧线游走,骑射如雨,一个马快如风,骑枪冲刺,加上后方的裴满定点狙击,三个人同时锁定王越,有远有近,有骚扰,有拦截,至少在配合上是完全没有破绽的。换了旁人在王越这个位置上,就算功夫再高,也很难全身而退,更不要提能不能破局和反杀了。

    但王越这种存在生在这个世上,却仿佛就为了打破种种常规,眼见着巴克坦纵马持枪朝着自己一路杀来,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刚刚一棍打死了贾拉里,手中铜棍还没来得及撤回来,他另外的一只手就直接把右手衣袖缠住的三根铁箭抓在了手心之中。

    然后,一抖手,整条手臂如鞭甩动,啪的一声脆响,这三支箭就被他以六合拳中甩手箭的手法扔了出去,目标不是裴满,而是古尼音布。

    王越的手劲和腕力到底有多大,这个没人计算过,但经他手甩出去的这三支箭甫一出手,便撕裂了空气,发出来的破空声,完全不在裴满的那几根连珠箭之下。速度之快,甚至犹有过之!

    所以,本打着注意就在外围游斗,以短弓速射骚扰王越的古尼音布,根本也没想过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用手甩出不啻于强弓硬弩的箭来。刚是一轮箭雨射罢,整个人就好像中了箭的野鸭子,下面的马还在飞奔中,他却已经连中三箭,胸腹间血如喷泉,整个人都被射穿了。

    随后,一声未吭,尸体掉落马下!

    试想一下,一个人在骑马飞奔中,突然中箭如被雷击一般,整个人都被射的脱离马背,跌落尘埃,身体上凭空多出了三个大洞的情形,究竟会有多么的惨烈和可怕?

    几乎,就是这么一转眼的功夫,赵淳身边的几个人,又死了一个!

    但王越这番出手过后,却根本连看都不看自己的战果的一眼,就在古尼音布中箭的一瞬间,他整个身体突然在马背上一跃而起,不但避过了裴满的七星连珠和古尼音布的箭雨连射,而且身形接连一闪,却是再也不执着于身下的马匹,反倒是凌空一转,一脚正踏在巴克坦刺来的骑枪上。

    人如飞鸟,啪啪几个碎步,转瞬便拉近了与对方之间的距离,一棍盖顶,隔着七八尺外照着巴克坦的脑袋就砸!

    王越手中这条大棍,重有百十斤,乃是不折不扣的重兵器,一棍砸下来,简直好似崩天裂地一般,巴克坦眼见如此,连忙把手一松,弃掉骑枪,同时一只脚脱开马镫,身子朝外一载,就来个镫里藏身。显示出极其高明的马术技巧。

    但是王越根本也不管他如何躲闪,这一棍下来,连人带棍,砰!的一声便直接砸在了马背上,刹那间便仿佛流星坠地,这一头奔腾如飞的高头大马整个身子顿时从中折断。

    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声瞬息连成一片,竟是被王越一棍便打成了两截,血光爆射中,还夹杂着巴克坦的惨叫声!

    本以为避过了王越这一棍就算躲过了这一招,却不想王越的暴力简直超出任何人类的想象之外。一棍之下,根本无物可当,居然是连人带马来了个一勺烩。

    足足半吨多重的战马,纸片般的飞起来,血肉横飞。藏在马腹下的巴克坦胸腹凹陷进去足足有半尺多,整个身体活脱脱就像是破烂的布娃娃,在坠落地面的那一刻,五官七窍都在齐齐向外喷出红黑色的血来,其中间或还有大大小小的肉块从嘴里不断喷出来。虽然还没有马上就死,但他的这种死法无疑却是最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