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69章 首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七十六章首杀

    没人会知道一条鱼在面对一张正在扑向它的渔网的时候,心里是到底怎么想的,可现在王越的感觉就仿佛是他自己已经变成了那条鱼一样。

    在一片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崩……崩……断裂声中,整个通道的上空,从头到尾长达几百米的空间,瞬间就被几十张硕大的铁网所覆盖笼罩了!

    并且只是两三个呼吸的功夫过后,通道中间就已经一片狼藉,成百上千头重达将近一吨的犍牛,就那么样的在疯狂奔跑的途中,突然就被无数的大网兜头盖住。于是,一瞬间整个通道内外都响起了一阵阵恍如巨大的轰鸣声,惨烈的牛吼与地面飞溅的尘土掺杂在一起,其间又有那鲜血迸射四溅……。

    在古代冷兵器的战场上,曾经无数次奇兵突出,屡获大胜,甚至不止一次记录在正史上的火牛阵,居然就这么被人轻描淡写的破了。任它力大无穷,还在疯狂的惊吓中失了神智,不知道畏惧为何物,但此时此刻它们在面对着头顶上那几十张巨大的铁网,却依旧毫无办法。

    就好像是轻薄的渔网,总能捕获一些令人咋舌的大鱼一样,赵祯给王越准备的这些铁网,其中经纬纵横,就算是最纤细的地方也有儿臂粗细,且环环相扣处还特地用钢丝临时捆扎上了无以计数的铁蒺藜。这东西原本就是撒在地上专门用来对付骑兵过境的,通体尖刺,别说是用手去碰,就是马蹄子踩上去几脚都能扎出个窟窿来。

    而如此这般一来,铁网加上铁蒺藜,只往下这么一落,那上千头的犍牛,自然便如同落在了网中的大鱼,越是急行狂奔,接下来就摔得越狠。立时间也不知道有多少因此而折断了腿,扭断了脖颈,就算有那脾性火爆的还要挣扎不休,却也因此被那铁蒺藜沾身,扎的浑身是血,越是挣扎暴怒,便越是血流不止。

    顷刻间,就有大半犍牛,倒地后便再也爬不起来了,整个空间顿时弥漫在一片浓烈的血腥中……。

    “好手段啊,好手段!原本还只以为你这铁网只是用来防备我从高处脱身的,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用法!果然是军中杀法,别有一功,不过好在是碰到了我,若是还了旁人来,只怕还真就逃不过去了呢。”

    虽然没有回头去看,但显然在自己身前身后的一切变化,都没能瞒得过他的感知。而面对着这样一种从天而降,恍如天罗罩体,封锁四面八方的阵势,王越此时此刻竟然也没有丝毫害怕和慌乱的意思,并且在目睹于此的同时,他居然也还有时间自己和自己在心里说了句话。

    然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轰然落下的铁网,脚下的那头犍牛突然便猛地浑身一颤。

    这头牛本来就是头牛,身高体壮,比起旁的牛来少说还要大上一半,体重超过一吨多,一跑起来整头牛就仿佛是一辆失控的汽车,原本就已经快的不像话了,结果这一颤之后,这头牛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速度竟然又是骤快三分。

    轰隆隆,四蹄踩踏,便如同平地生雷!却就在这头顶铁网朝下一落,堪堪碰到王越头顶的一瞬间,整头牛豁的朝前一窜,一下子就从十几米外奔了出来。偌大的牛身,这一刻简直如同被一团飓风给裹着,一个呼啸便脱离了铁网的笼罩范围。

    速度之快,让人一眼看过去,登时个个目瞪口呆……。

    但也就在这一刻,随着它身后的铁网一张张次第落下,这头牛也是仰天一声闷吼,巨大的身体根本等不到身下的四蹄停住,便就已然在这一声牛吼中,以头抢地,一个跟头摔飞了出去。

    “来吧,你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了……,希望你们的马战比步战更出色一些吧……。”

    与此同时,王越也在牛背上一个借力,纵身而起,朝前猛扑。

    他脚下的这头牛,本身就吃了不少亢奋气血,刺激潜力的虎狼之药,一出得围栏,浑身气血沸腾,跑的越快,潜力的激发就越彻底,按照它之前的那种跑法,就算最后没有冲阵成功,死在两军对撞之下,也会在药力的作用下,耗光气血而亡。

    所以最后这一下,王越便以自身的精神力为引,一下激发出了这犍牛周身上下的所有潜能,来了一次极限的爆发,让他在脱身之后,顺势跃起,整个人便仿佛是一头巨鹰般直上三丈虚空。

    恍如飞仙也似!

    而后,他一声长啸出口,声音开始还是很小,如清风入耳,虽然能够听到,却总是不太清晰,但是,紧跟着几个字说完之后,他这一句话的声响就已经越来越大,轰隆隆,真个好像是天边的炸雷连成了一片。

    人只在高空稍稍一顿,下一瞬间,便裹挟着漫天雷音,居高而下,一头冲向了赵淳几个人所在的位置。

    一时间,无数的目光盯向空中,他的身影在所有人的瞳孔中迅速扩大。生似整个眼睛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存在,再也容不下任何外物。

    在亲眼目睹了这一瞬间的变故之后,饶是他们这些人个个都是能征善战之辈,但此时此刻眼见着王越一飞冲天,恍如飞仙般的扑落下来,飒飒烈风吹面如刀,不知为何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忽然间便生出了几分好似大祸临头,天降横祸的可怕感觉来。

    “呀呀呀!真是不知死活……你要想死,爷爷就成全了你……。”

    虽然心里莫名的有些发起虚来,但好在赵淳身边的这几个人全都是经多见广,一觉不妙,立刻就稳定心神,然后就在王越纵身扑下,距离几个人还有七八米的时候,赵淳身边的那个奥登格日勒,终于一声大吼悍然出手了。

    王越这一跃,人借牛势!自高处俯冲,双臂一展,就好像是鹰击长空一般,双方之间最后还有五六十米的距离,他只往前这么一冲一落,人就几乎已经到了跟前。但他的对手到底也不是一般人物,不但深谙军伍之间的排兵布阵之道,而且对于两军阵前生死厮杀的时机把握也是老到之极。

    一见王越腾空落下,奥登格日勒立刻便拍马而上,根本也不容对手双脚沾地,立刻就是人马合一,举火烧天,一棍溯上。

    奥登格日勒手中这根大棍粗如鹅卵,通体混黄,乃是一根彻头彻尾的熟铜棍,而且棍头呈六棱状,恰似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这么一棍立起来,顿时搅动风云,发出如同轮胎爆裂般的炸裂声。

    尤其是他现在,人在马上,人力加上马力,二力相合,也找准了王越的落点,这一棍捅上天去,一下就把王越的胸口小腹全都笼罩在内。棍往斜上窜,力发腰胯脊椎合,招式虽然简单,却是无疑已经占据了地利,打的就是个王越此时人在空中下落时,恍如浮萍不定,无法尽数发力。

    甚至,即便王越功夫实在了得,还能在这时候拼力扭转身子,躲过他这一棍,但下一刻变化一生,周身力尽,却终归还是要往下落的。待到那一刻,奥登格日勒只需把马一带,回手就能敲个王越万朵桃花开。

    王越的拳法武功虽然厉害无比,可马战和“步战”却完全是两回事,尤其是军中的大将厮杀,斗的不但是人,更重要的还是马。有一匹上好的战马在,人马合一之下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可远不是壹加壹等于二那么简单的。

    所以,尽管已经知道了王越的厉害,也知道自己的主上赵祯都在对方手里吃了大亏,可真正直面之下,奥登格日勒却依旧有足够的胆气率先出战,单挑此时的王越。

    但可惜的是,他还是犯了和王越以前对手都犯过的错误一样,总是习惯以常理来推测对手的实力,结果到头来明显还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王越的本事。

    而事实上,王越这一扑,固然是自曝其短,使自身处在了一个貌似极其不利的状态,但实际上他这一下却是兵贵神速,打定了主意是要擒贼先擒王的。

    是以,这一扑落下来,眼神所在,便已经将赵淳和他身边那几个人全都罩住了。哪怕是人还没有真个出招,但庞大的精神意志却早就把这些人给盯死了。就算这时候奥登格日勒不出手,片刻后他也会只身闯营,直接对这几个人下手的。

    毕竟对手的人手太多了,后面至少有两百多号人结成军阵,赫赫有名的铁甲连环马,就算他不怕,却也没有心思一出手就以一人之力硬撼。

    与其是那样,还不如缩小目标,直接来个打蛇打七寸,射人先射马,先把赵淳这几个领头带兵的拿下来再说。

    是以,就在奥登格日勒悍然出手的一瞬间,身形正在下落的王越也是同时把眼睛给眯了起来。万千杀机,夺目而出!

    “哼!”

    王越的肚子猛地一鼓,似乎有蛙鸣牛吼,然后他的胸腹隆起,一记闷哼,鼻孔中恍惚间便有两道白气喷出来。

    下一刹那,他的手臂猝然胀大,撑开衣袖,一条条的青筋仿佛蟒蛇钢缆般上下缠绕在高高坟起的肌肉上。而后,王越把手一翻,五指箕张,往下一把就按在了奥登格日勒那根熟铜棍的棍头上。

    噗!

    双方交击,如中朽木,王越的大手包住对方棍头的瞬间里,他整个身体顿时向上一起,轻飘飘好似风吹鹅毛。

    这不是硬拼,看似王越身形下落,一掌按下来,是在和对手硬碰硬,实际上这却是在卸力。双方刚一碰撞在一起,王越便已经触力而动,借到了力,看着像是双方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实则只是一方瞬间的爆发,一方在顺势而为罢了。所以这时候的声音入耳,才会是如击败木一样,究其根本其实就在于王越已经借着奥登格日勒的这股力,把身子向上升腾了一尺多高。

    奥登格日勒的力量爆发的再猛烈,对于他而言,也不过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转眼就做了个无用功,更不要说如他设想的一样,妄想伤到对手分毫了。

    “嗯?”

    感到手中大棍朝前一溯,就如同是捅到了一片云彩里,空荡荡毫不受力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奥登格日勒顿时就是眼神往里一缩,当下根本也不敢犹豫,脚下一磕马腹,刚要催马快速前行,然后接着回头来战。可就也在这时候,他手中高举的熟铜棍还不及撤回,轻飘飘向上飞起的王越就已经凌空一顿,止住了去势。

    然后,他的身子猛地向下一落,暴涨的手臂,巨大的手掌,只在那棍头上使劲一按!咔嚓嚓,一连串仿佛是鞭炮般的骨骼碎裂声猝然传入了耳中。

    力道刚刚爆发干净的奥登格日勒,只觉得手上一沉,似乎正有一座山被他顶在棍头上,轰然压落下来!王越这一出手,就是体力勃发,毫不留情,一只手骤然膨胀起来,几乎就相当于平常时候的全力以赴了。一家伙暴压下来,哪怕奥登格日勒也算得上是一位军中猛将,天生力大无穷却也根本承受不住。

    立时间,就被这股如同山岳压顶一般的可怕大力,压得熟铜棍倒撞胸口,摧枯拉朽般的将胸前骨骼尽数撞得粉碎,然后再倒插进内脏,鲜血顿时好似喷泉般的窜了出来。连带着眼耳口鼻,七窍流血,竟是一招之下,连抵挡的余地都没有,眨眼就被自己手中的大棍贯穿胸背,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后,王越随手一抖,抓住熟铜棍的另一头,奥登格日勒重达两百多斤的身体,就被他一下挑了起来,好像一个破了的大水袋,浑身飙血,直直飞出了七八米外。扑通一声,滚落尘埃……。

    而这时候,王越却已经拿着他的熟铜棍,落在了他的马背上。只把腰胯一沉往下微微坐了一下,正在惊慌中的战马便立刻静止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