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67章 连环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七十四章连环马

    金风飒飒,天地间一片肃杀,虽然王越只有一个人,但此时此刻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看是,不管是赵淳还是他身旁的裴满几个人,却已经都明白双方短兵相接的时候马上就要到了。

    尤其是裴满,在赵淳一挥手臂,两侧城墙后面上百弓弩手齐齐站起的一瞬间,他也忍不住的长吸一口气,不知不觉间便在马背上把身子下意识的朝着后面挪了挪。

    因为这时候的王越,在他的眼睛里,给他的感觉明显已经又和之前交手时大不一样了。当初王越纵身飞腾,举手间连杀了拔都和阿当罕时,固然是身手惊人,可怕无比,但到底也只是一个人,双方厮杀,也容不得他有时间再去感受其他的什么。最终能逃得一命,已经算是侥天之幸了。

    但如今,两人再一次见面,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在远远看到王越的那一刻开始,裴满就似乎感觉的了,王越就只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一站,脚踏奔牛一路而来,整个人便仿佛已经和身后的那无数犍牛融成了一体。

    就好像是在他现身出来的一瞬间里,浑身上下不论是外在在形体还是内在的精神,都已经和身边的环境完美的统一在了一起。是以,尽管王越现在仍旧只是一个人,可在裴满的眼睛里,他实际上已然和整个“牛-群”没什么两样了。

    面对这样的王越,火牛阵似乎都成了他的背景。

    明明势单力孤,偏偏就跑出来了个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气势!

    而面对于此,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裴满的心里就越发的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事实上,先前他和拔都,阿当罕为赵祯断后,虽然最终活了下来,但经此一役过后,眼见着自己两个同伴死在自己面前,裴满的心里便已经充满了对于王越的恐惧。如今,再一见面,虽然还不至于望风而逃,但实际上他的胆气却已然每况愈下。还不等真个交手,整个人便开始萎了!

    而同一时间,王越的眼睛也掠过了对面那一列列黑压压的铁甲重骑,把目光投向了最前面的几个人。

    前朝在最鼎盛的时候,八旗部队真正的精锐加在一起据说也不过万人,甚至还有“八旗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说法。如今看来,这句话虽然未必就能当真,可看着由赵祯手下的这些甲士,却也真的称得上是十足的精锐。

    只可惜,眼前的人数还是少了点,再精锐的冷兵器部队,到了如今这个枪炮火药大行其道的年月,估计也不会比普通人强多少。真想要靠着这些人来实现他的理想,有朝一日重回故国,估计他也是想瞎了心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一次是对付王越,相比于血鲨的那种现代特种兵,这些人也算是对症下药了。毕竟几百号的铁骑在占据天时地利的情形下,对上任何一位纯粹的武道高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按照一般的常理来推断,其结果都将会是一面倒的。

    更何况,在这些人前面还有那几个领兵的大将,随便哪一个挑出来都也是那种真正的高手,不论马上马下,均是一等一的强悍。

    而按照王越之前得到的消息,如今一一对号入座,一眼便也看到了被这些人簇拥在最中央的那个大汉,根本也不必多想,只看他手中的那口门板也似的大刀,就也知道这人应该是赵祯的那个专门负责统领整个赤红龙旗麾下兵马,名叫赵淳的三弟了。

    据说此人,天生勇武,弓马娴熟,乃是赵祯麾下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不但是赤红龙旗的主将,而且就连赵家内院的诸多家将,就好比之前跟在赵浔身边,最后都死在了王越手下的那几个人,也都是由他一手训练出来的。

    再想想赵祯的那一身功夫,由彼及此,就也不难猜出这个赵淳绝对是个高手中的高手!要不然以赵祯的个性也不会让他亲自来负责对王越的围杀了。

    然后,稍微再往后一点儿,大概三分之一马位左右,赵祯的右边是两个身材异常高大的壮汉,不过这两个人,高是高,壮是壮,通身上下却绝对没有半点赘肉,就连颈背间的那高高隆起的肌肉,给人的感觉也绝不僵硬,反倒是有了那么一种柔和松软,弹性十足的味道。就好像是山林间两头刚吃饱的老虎,看着肥肥壮壮,慵懒悠然,实际上这却只是一种假象。

    常人健身锻炼,能把一身又松又软的大肥肉逐渐练得健硕成型,那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非要长年累月的运动和控制饮食不可,但这若是放在这种人身上,却明显已经是又是把浑身的肌肉练到了大松大软的地步了。明明一眼看过去,全是肌肉,可给你的感觉却很软,简直矛盾的要死。

    “好家伙,这两个人的筋骨肌肉,已经是练得有点儿绕指柔的意思了。一身体魄保养的真是相当了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就应该是赵淳手下的那两个百夫长,一个叫奥登格日勒,一个叫贾拉里了。据说这两个人都是赤红龙旗世袭的巴图鲁,尤其精于马战。但现在看他们的样子,可也不仅仅是那么简单的呢!只看这一身肉,就知道他们的体力不但远超常人,耐力持久,而且必然也是个精通步战的好手。至少要比赵浔身边的那几个家将要强的多。”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些人,可王越这一路行来知道的东西却不少。是以如今只是一个照面,立刻就在心里把这些人认了个七七八八。就算了解的不多,却也足以让他做到心里有数了。

    在过去,所谓的步战其实就是相对于马战来说的,简单点说也可以理解成武术中的搏杀,既可以是徒手,也可以是持械,但步战时的对手往往却不仅仅只是一个人。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种在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中,开发出来的战场搏杀术,远不是江湖争斗那一类的拼杀所能比拟和形容的。

    换句话说,真正的步战其实就是为将者在意外落马后,深陷乱军之中用以防身保命的功夫。着重甲而持刀剑,应对的是四面八方的敌人,是没有任何规则和路数的杀法。

    所以,一个真正通晓步战的马战高手,毫无疑问肯定是个精通实战的。

    不过,这两个人虽然不是什么普通人,但也并不算出人意外,赵祯隐居海外这么多年,处心积虑的弄出这么一批人来,里面又怎么可能没有几个厉害的角色。是以,王越的目光在掠过这两个人的时候,也只是稍稍停留了那么一刹那,下一刻,他的眼睛便已经落在了赵淳右边的另外三个人身上。

    而这三个人中间,有两个的年纪明显要比旁人小了一些,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并且身上穿的也不是铁甲,而是一套显得更加轻便的皮甲……。

    这两个人一个叫巴克坦,一个叫古尼音布,打扮的虽然和同伴格格不入,但实际上却是赵淳这支队伍中的斥候领队。年纪虽然不大,可不论是身份地位,还是马上步下的功夫,都不在奥登格日勒与贾拉里之下。乃是整个赤红龙旗,这一代军旅中最杰出的两个新生代高手。

    至于剩下的那个人,生了一个大大的鹰钩鼻子,目光敏锐如箭,却还是个熟人。正是之前刚在王越手底下逃了一命的那个裴满。赵祯手下的第一神箭手!

    只可惜,这家伙心里早就被王越吓出来阴影,一见王越抬眼看过来,立刻就把头一低,又向后悄悄挪了一步。根本不敢和王越对视。

    如此一来,摆在王越面前的阵势就显得清晰了许多。

    为首的赵淳,居中而立,左边是奥登格日勒和贾拉里两个老将,右边是巴克坦,古尼音布两个新秀。剩下的裴满则落后赵淳大半个马位,把身子尽量隐藏进了阴影里……。

    然后,就是后面整整齐齐的两百铁骑,黑压压,如乌云盖顶!

    虽然早就知道了对方的这些布置,心里也有了足够的准备,可就在此时此地,王越的目光紧跟着再往后一扫,却忽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赵淳等人身后的这些铁甲重骑,尽管早就被他的精神所笼罩,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可直到了这一刻,他才看清楚了对方的马腿上居然是用铁链并连在一起的。

    马带甲,只露得四蹄悬地;人披铠,只露著一对眼睛。

    以铁锁连其马,为方陈而前!

    铁甲连环马!!

    这就是铁甲连环马,在唐国古代战争史上曾经与火牛阵一起并列,号称奇兵的可怕阵列。为了对付王越一个人,赵祯可真是下了大心思了,不但亲自涉险诱敌深入,动用了自己麾下最精锐的力量,还摆出了这么个大阵势。

    如果不是王越提前知道了一些情况,多了一个心眼,戒心重重,否则只要人一进到这个通道,立刻就是前有铁甲连环马,后有火牛阵。顷刻间,就会陷身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