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66章 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七十三章战

    赵淳手下的这些铁甲重骑,毫无疑问都是精兵中的精兵,甚至即便是放在过去的冷兵器时代,也足以称得上是一等一的骄兵悍将。是以就算此时,眼见着对面忽然冲出来一群发疯的犍牛,蹄声如雷鸣翻滚般,一路冲撞而来,在未得将令之前,竟然也齐刷刷纹丝不动。

    不过,他们到底什么反应,这和王越都没有关系。眼下的他,脚踩牛背,任凭身形起伏,整个人却始终都稳如泰山。

    只一双眼睛,一转入甬道,立刻就死死的盯上了对面的那些人。并且双方此时相距最远不过一两百米,在他眼神一掠的同时,他的精神力也是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般罩了过去。

    瞬时间,无数的气息交织映入脑海,一切风吹草动俱都一一涌上了王越的心头。而和他一双眼睛所看到的不同,王越这时候感受到的完全就是对面那两百多人的气势汇聚在一起。

    无形中,这些人身上的煞气和杀气显然早已连成了一片,在常人肉眼无法直视的环境下,赫然凝为了一体。虽为数百人,却在气息勾连之下,相互纠缠着,形成了一道恍如巨大的龙卷般的黑气冲天而起。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古代战场上燃起的烽火狼烟!

    一道烟柱冲天而起,风吹不散,雨打不灭,虽数百里外,也能让人清晰可见。

    而这也正是冷兵器时代的军队与现代军队之间最大的不同之处,两者虽然都是百战精兵,可白刃战和枪械火器之间的厮杀,就凭空多了几分惨烈出来。

    尤其是,王越面前的这些的铁甲重骑,完全都是赵祯苦心积虑,花费了无数心血,为了实现他心中大计,从小培养出来的。

    虽然只是两百人左右,可个个都是悍卒中悍卒,一旦结成军阵,立刻气息相连,形同一体。哪怕此时此刻,这些人什么都没做,只是静悄悄的列队,但冥冥中的气势却早已经凝成一片,煞气冲天,对人心理上产生的压力,只一眼望过去,就如同置身噩梦之中。

    如若换了个普通人在这里,不管功夫有多高,双方气息一碰之下,十有八九不是当场腿软,就是马上抽身而走,不得不退避三舍。

    换句话说,这些人的精气神在这一刻,事实上已经完全融为了一体,虽然是两百人,可在军阵的统合之下,却仿佛化作了一个整体。同进同退中,不论战斗力,还是气势,全部凭空暴涨起来。

    以至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和煞气,似乎都已经浓稠的如同实质了一样!

    面对于此,甚至就连王越,在精神力一触的同时,脸上的神情都是微微一变,一下子就把眼睛给眯了起来。

    自从出道以来,王越虽然对敌无数,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场面,小到搏命单挑,大到千军之中取人首级,时间虽然才仅仅几个月,却是真正的树敌武林。但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对对手的杀气感受的这么深刻的。

    即便是他杀古德里安那一次,面对血鲨特种部队上千人的围剿时,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赵祯手下的这些铁甲重骑,人数虽然不算多,但却是真正的冷兵器战场精锐,几百人的气息统合之下,甚至就连他这时候都有了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明明是他事先窥破了对方的计划,将计就计之下,拿了对方准备好的火牛阵反过来对付这些人,但此时此刻,双方一个照面过后,对方竟然还能保持住冷静。不但阵形不乱,人心不慌,甚至还如同火上浇油般使得他们的精神气势一下子更加的炽烈了。

    相隔一两百米之外,几百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汇聚在他的身上,无形中便生出了巨大的压力。

    而这样的一种压力,即便就是强如王越,也不禁感到暗暗心惊不已。因为面对这样的阵仗,他也是第一次经历,毕竟这可是完全冷兵器时代的冲杀,在如今这个年月,几乎已经是很难见到了。

    “怪不得古代那么多的高手,碰到军队都得跪。不说功夫高低,就只是这股由军阵凝练起来的精神气势,便足以震慑任何高手的心灵意志。而人的精神一被震慑,心意失衡之下,再碰到这种精锐的骑兵,那结果自然就是显而易见了……。”

    不过有所触动是有所触动,王越固然为此提高了心里的警惕,但直面之下,却也丝毫不惧。对方的军阵虽然气象森严,杀气冲天,好似一道狼烟映入他的精神深处,但却也无法撼动他的心神意志。如今的他就算精神强度尚不及前世鼎盛之时的万一,可论及心意上的凝练和纯粹却是一时无两。

    精神对接之下,任凭对方数百人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倾轧下来,可他的精神就好像岸边的礁石,虽千磨万击,依旧岿然不动。

    “三爷,这个王越果然动了我们的火牛阵来对付我们……。”

    眼见内外城相连的通道处,突然涌出这么一大群犍牛,赵淳身边的几个人相互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由裴满第一个开口说话了。

    他虽然是军中的箭术教官,但到底还是和赵淳的这些手下不一样,平日里也多是跟在赵祯身边听命行事,所以碰到这种场面,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

    尤其是火牛阵这种东西,在唐国古代的军事战争中的记载可是不止一次两次的。如果应对不及时,面对这些疯狂的奔牛,就算是千军万马,也会被一冲而散的。

    更何况,他目光敏锐,也是比旁人更早一步的感到了牛背上王越的注视。

    一时间,不由得头皮就是猛地一麻!

    而从这一点上讲,也不得不说裴满这个人的精神的确是非常敏感的,当王越的精神力如网般隔空笼罩下来的一瞬间,他就马上感觉到了,似乎整个人就变成了一只猎物,正被无数嗜血的目光盯着,顿时就从心里生出了一种孤立无援,弱小无助的心思。

    再加上他之前已经和王越照过面,交过了手,心里无形中就有了阴影,一见到王越,整个人立刻便从里往外惊惧不已,虽然还不至于未战先溃,可他那种身为箭手曾经无数次救过他的心灵却已经在开始疯狂的提醒他了。

    王越的可怕已经深入他的骨髓,危险的感觉潮水般涌上心头。裴满立刻就明白这是真正要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但好在这时候,他身边还有赵淳和他统领的铁甲重骑。面对着前方的无数犍牛狂奔,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准备。赵淳之前虽然没有完全听了他的建议,可毕竟也是针对这种情形做出了一定的防备。所以此时,倒也不算太过被动。

    “倒也不算个匹夫,还知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不过,火牛阵用的好了固然是一招奇兵,可以出奇制胜,但若是用的差了,那可就是自曝其短了。这个王越自恃功夫了得,就妄想借势而为,乱我大军,却不知我早有防备。”

    到了这时候,身为主将的赵淳突然把手高高举起,凭空做了一个手势。

    然后,就只见两侧高墙之上,刷刷刷一口气站起来上百名的弓弩手,个个箭上弦,居高临下,立时间无数锋矢寒光闪烁,全都对准了下面的王越。

    为了杀掉王越,赵祯可谓处心积虑,布下重重陷阱,尤其是这一段内外城之间的通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更是遍布杀机。即便是火牛阵没了,可剩下的布置却依旧是致命的。

    更不用说,此时赵淳也已经改换了原来的阵形,命令部下,全体后撤三十丈,给自己留下了充足的反应空间。

    所以,骤见王越挟势而来,赵淳虽然也是大皱眉头,暗叫麻烦,但却也没有失了为将者的分寸。依旧不慌不忙,从容应对。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王越此番前来,看似气势汹汹,实则不过就是自投罗网。

    然而,与此同时,就在两边墙上变故突生的一瞬间,王越其实就已经有所察觉了。眼神只是朝两旁一扫,便不理会,生似这些人都是木雕泥塑一般。

    以他现在的体质和功夫,别说是这些弓弩,就算是寻常子弹都奈何不了他。只要不是被如同先前的那种九牛弩正面连续击中,就凭墙上些人,还真就未必能把他怎么样了。

    更何况,他如今是踏牛而行,一路狂奔之下,就算头顶箭如雨下,真正能射到他身上的肯定也是少数。是以,相比于对面的那些铁甲重骑,王越对这些人根本没怎么在乎。只是心里稍稍提防了一下,整个人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了前面赵淳几个人的身上。

    到了这时候,不论是哪一方,都已经知道短兵相接的时候到了,生死就在一刹那。

    因此,随着赵淳手上的那一个动作,在他身旁左右的几个人,连带着裴满一起,全都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大气,然后目光闪动,齐齐盯在了王越的身上。

    这一刻,双方目光相撞,无形中就使得整个通道上下一片肃杀。冰冷的杀机弥漫着,让所有人的心都崩成了一条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