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65章 铁甲重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七十二章铁甲重骑

    许是早已见惯了这人世间的种种离别,也看透了是是非非。丹增上师口里的话音刚刚一落,这位老喇嘛竟然就这么直接朝前与赵祯轻轻的擦肩而过,一路悠悠然的走出了这一座小院儿。

    言犹在耳,却终是再没有回头!!

    的确,密教的修行虽然神秘莫测,充满了种种不可思议之处,不但可以让人练出一身高明的武功,而且甚至还能够使人在顿悟中觉醒精神真正的力量,而这其实亦即是赵祯之前口中所谓的那种“神通”。

    不过,神通虽然广大,但丹增老喇嘛的年纪也实在是太大了,就算以往以秘术保养的再好,能够保持住自己一定的体力,可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会令他的身体从里到外产生巨大的压力。

    这也就是“人老不以筋骨为能的道理”。毕竟任何的修行者在不能超脱自身的前提下,身体都是一切的根本和前提。

    不要看,刚才他和赵真说的那些话又是神通,又是精神心意的,但说是说做是做,那些到底只是理论上的东西,如果未能真正实现,那就全是虚的。其实是很难完全应用在实战中的。

    尤其是在面对王越这样的对手时,双方一旦交手,生死胜负往往便在转眼之间,在那一瞬间以他年逾百岁的身体想要承担那么剧烈的爆发,只要想一想就也知道会对他的损害到底有多大了。

    甚至,即便是真如他所说的一般,大雪山密教传承中并不仅仅只有武道的修行,还有其他神秘的手段可以左右两个人间的胜负与生死,但真到了动手的时候,形势扭转瞬息万变,不到最后那一刻,谁又能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一定会笑到最后呢?

    毕竟,他和王越还没有真的见过面,而他对王越的所有了解,也仅仅只是通过刚才赵祯对他的那一番演示罢了。

    可就算是只了解了这么点儿皮毛,在丹增上师这位老喇嘛的心里却已经把王越这个素未谋面的人,当成了自己的生平劲敌。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唐国的内家拳武术一旦被人练到了上乘境界后,必然已是炼精化气圆满,开始了炼气化神,明了心意精神的。而对付这样的一个武道大高手,心意纯粹,在一般情形下“外魔”已是很难撼动的了其心志的了。

    丹增上师虽然修行日久,早已觉悟神通,有种种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能力,但他的身体老迈,腐朽,筋骨再强,也抗不过脏腑衰弱。如今的情形就好像是漂在海上的一艘破船,船上的人虽然还健壮有力,可以操舟弄桨,勉强维持,但这时候你非要和对面的一艘坚固的大船撞一下……。

    那结果无非有两种,不是自己船毁人亡,就是在自己的船彻底碎裂之前,跳上对方的船,杀死里面的人。

    总之,一切皆有可能,得到什么结果都正常。

    也正是因为这个,丹增老喇嘛才会在转身离开的时候,和赵祯道别,说自己这一去,不论生死胜负,只怕便也再没有和他见面的机会了。

    因为他自己比谁都明白,和王越这一战,不管什么样的结果,以他现在的身体,到最后肯定都是扛不住的了。除非是修行到了超凡脱俗足以返老还童的地步,不然身体永远都是修行的基础。

    眼见着丹增老喇嘛一去不回头,走的洒脱,身后的赵祯这时候站在原地也是一咬牙,迈步匆匆离开。

    而就在这时候,同在这一片所在的最前方,城门方向,王越也尽起惊牛,堪堪冲破了挡路的围栏,从内外城墙交叉的路口,转到了那一条唯一入城的通道上。

    刹那间,蹄声如雷鸣滚滚,无数犍牛红着眼睛潮水般的涌了出来。

    王越双脚前后分开,简简单单一个三七步,就那么站在为首的那头犍牛背上,任凭脚下的这头牛如何狂奔嘶吼,高低起伏,也站的稳如泰山一般。而随着他这一转入通道,只一抬眼,就也看见了在通道的另一头,此时正有一二百个浑身罩甲,顶盔束带宛如古代骑士一般的人物,正整整齐齐的列成了前后几个方队,只在中间留出了一条小路……。

    并且这些人,人人眼光锐利,面色冷冽,甚至就连胯下的马都披着重甲,玄衣雪刀,人马合一形同一体,只一打眼往上去,便只觉得这些人身上杀气重重,连成一片。就好像是冷兵器时代,那些真正百战沙场的战士一样。

    如此多的人马,聚在一起,不但队形整齐划一,而且令行禁止之下,居然连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一两百号的铁甲重骑,遥遥摆开阵形之后,静寂无声的同时看向一个人,无形中就也让这一方天地的气氛,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压力。

    “看来赵祯这些人,果然是贼心不死啊!这样的一群人,个个都是百战精锐,别说是现在,就算是放在过去,只怕也是一等一的强兵了……,只可惜他们到底是跟错了人。”

    只是一抬眼的功夫,王越的目光便掠过前方所有,虽然还不曾细看,但却已经在这一刹那里感受到了对方军阵中,那一阵阵冲天而起的气势和杀机。因为这就是冷兵器时代,最可怕的力量体现!

    他们手中的刀剑,或许还比不上现代化火器枪械的杀伤力,可单凭身上的这股子气势,却是远在现代的军队之上。甚至就连血鲨的那帮最精锐的特种精英,估计也很难比得上这些人。

    王越心中念头一闪而过的同时,紧随着他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甬道上,顷刻间地面震颤,顿时轰隆隆的响声如云层深处的闷雷接连响起。

    隔着两百多米外,眼见着无数犍牛忽然出现,密集的蹄声瞬间连成一片,不论是人群簇拥之下的赵淳,还是最前方的那几个人,眼神都是猛地向里一缩。但随后这些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却没有一个人轻举妄动,只是看着中间的赵淳,显然都是在等他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