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59章 同仇敌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六十六章同仇敌忾

    “上师,薛禅已死!如今强敌当前,不知上师现在何以教我?”

    眼见着面前的这位老喇嘛,突然就这么席地而坐的念起了经,赵祯心中虽然焦急,却也没有多说,反倒是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对方停了口,这才问出了一句话。

    “能打死薛禅,又被王爷你称为强敌的人,想来你们已经是动过手了吧?”已经在赵祯的家族中足足被供奉了差不多两代人的时间,这位年轻时便从大雪山中走出来的老人,在面对赵祯的时候,就仿佛是看着自己的子弟和晚辈一样。说话时不紧不慢,眼神平静而慈祥。

    许是因为年纪已经太大了的缘故,他原本就不算高大的身躯,已经变得有些微微驼背,加上此时盘膝坐在地上,所以在面对赵祯的时候,这种反差给人的感觉就显得他愈发的瘦小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穿着一身肥大的僧袍,只要被风稍稍一吹,立刻便衣袂拂动,飘然欲飞。

    不过,这也只是落在旁人眼中的印象罢了,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赵祯,此时此刻站在这位丹增上师的面前,却只觉得自身无比的渺小与卑微。两人的眼光只是轻轻一个接触,在他的感觉里他整个人的心绪就已经在一瞬间平复了下去。

    就如同是置身于恢弘浩大的佛堂中,去仰望那高高在上的佛陀,丹增上师原本瘦小老迈的身躯,也一下子变得伟岸雄壮,便好像一座巍峨的高山,一下子便把他的心境给镇住了。事情释然还是那个事情,可整个人的心态在这时却已经和来时,完全不同。

    “上师,法眼无差!我的确是已经和这人交过手了,虽当时还未分出生死,可我实际上已是败了……。”赵祯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他虽然执掌当代的赤红龙旗,位高权重,自步入中年后便自恃身份轻易不和人动手,但年轻时却也曾经叱咤八方,凭借一身武艺横行海外,赢得了偌大的名头。哪怕后来是因为时事剧变,不得不远走异国他乡,隐姓埋名,可这一身的功夫却也不曾一日放下过,是以时至今日他的拳法武功也是日益老辣,比起当年都不知已是精进了多少。

    但即便是这样,多年以来,好不容易一次亲自和人动手,他却碰上了王越这种“怪胎”。明明年纪轻轻,可功夫却高的吓人,以至于一番追赶,几次缠斗下来,如果不是他事先已经安排好了可靠的人手接应,只怕最后他连脱身都不容易。

    尤其是,王越最后那一记混元捶,势如天崩一般,简直可怖可畏。如今想起来,赵祯都觉得自己头皮有些发麻……。

    “能让王爷你心甘情愿的认输,看来这个人是真的很厉害啊!”丹增上师的眼皮往上翻了一下,说话时露出嘴里面一口整齐的牙齿。

    他年纪这么大了,竟然仍旧是满嘴的雪白。一颗颗牙齿被光一照,就好像是一块块的玉石,里面居然隐隐还有光华流转,怎么看都不像是骨质的,给人的感觉就是坚固,异常的坚固,似乎可以嚼碎钢铁一样。

    “这么多年来,王爷你励精图治,几乎没有一天的松懈。只论拳法武功,以我看来,你其实早已超越了你赤红龙旗的历代先人,甚至就算是放在几百年前的那个大争之世,你也足以称得上是军中的猛将,有万夫不当之勇,开疆拓土,易如反掌。更何况,你练得还是道家正宗嫡传的练气术,冰肌玉骨最善卸力,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把你打的受了这么重的内伤?在日不落这海外之地,难道会有这样的高手么?或者是苏明秋?可他的六合拳走的是化百炼钢为绕指柔的路子,真要挨了他一掌,你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了。何况看你身上的伤,明明是刚劲入体,透骨摧心,以至于使得气血震荡,五脏挪移……而这种劲儿显然也不是苏明秋所擅长的,说到底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已经打不出这种至精至纯的刚劲儿了。。

    赵祯还没有说到王越,这位丹增上师就通过自己的观察,看出了现在赵祯体内的伤势,并最终由此分析开来,几句话的功夫就差不多把当时赵祯和王越交手的最后那一下,猜了个七七八八。

    而至于他提起苏明秋时候的那份熟稔和自然儿,显然两个人之间也是认识的。至少是对彼此的拳法武功,有很深刻的了解,不然他也不能只凭赵祯身上的伤,就做出这样的判断来。

    在他看来,赵祯虽然输给了王越,受了内伤,可到底是活着回来了,可要是换了苏明秋,哪怕对方的年纪比赵祯还大一些,老不以筋骨为能,可一旦交手,生死相搏,在同样的一种情形下,赵祯就算不被当场打死,回来后也肯定会吐血三声,卧床不起的。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还有体力来自己这报信求援……。

    相比之下,打伤赵祯的那个人虽然也是厉害的很,一手刚劲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可毕竟还是少了点火候,失之于霸道。还比不得苏明秋这等大家在拳法上的不温不火和返璞归真。

    “虽然不是苏明秋,可也是他教出来。和我交手的那个人,据说是他代父收徒的师弟。”说道王越的时候,赵祯的眼神明显的冷了一下,但随即便消散无踪。

    他儿子死在王越手下,一帮手下也被抓了,可事情过去这么久,以他的势力和人脉想要弄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显然也不是什么难事。是以,自然而然他也就知道了王越和苏明秋之间的真正的关系其是师兄弟,而不是之前许多人都以为的“师徒”。

    “哦,代父收徒?苏明秋这个人还真是一直都离经叛道啊。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王爷你的敌人,那么了解敌人就成了必不可少的一步。而且我也很想知道,这位苏明秋的师弟,到底是怎么打伤王爷你的?”

    丹增上师在听到王越是苏明秋的师弟时,脸上的神情很明显的怔了一下,显然即便是以他的修养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也是十分惊讶的。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因为不论王越和苏明秋是师徒也罢,师兄弟也罢,他们现在都已经和赵祯站在了对立面。做为赵祯家族的供奉,丹增上师当然就要同仇敌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