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一章 牛刀小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六十一章牛刀小试

    自从在这个世界上重新活过来之后,王越本身其实也是没有多大追求的,只是阴差阳错之下,结果短短半年多时间就结了无数的仇怨,可谓树敌如林。

    而在这其中,不论是黑天学社,合气圆舞流等等这样的本地格斗流派,还是与之有所牵在某些方面连代表了军方利益的血鲨部队和他们后面的隆美尔将军,甚或者是势力横跨西方数国的白银之手组织以及庞然大物般若隐若现的教会……,与其相比之下更让他感到麻烦的,事实上就是赵祯这种人。

    虽然身在异国他乡,别人的地盘上,唐国人多少都会受到一些排挤和歧视,但身为前朝贵胄之后的赵祯,却坐拥整个赤红龙旗,不但以雄厚的财力开道,结交日不落的各路权贵,而且自身的势力也在这些年里逐渐水涨船高。

    尤其是在加入了那个所谓的“复兴社”之后,他们这些因为前朝败亡而不得不流落海外的遗老遗少们,私底下合并串联,各种小动作不断,可是早就在东西方之间编织出了一张庞大无比的关系网络。

    换句话说,别看现在王越惹到的只是赵祯这么一个人,面对的只是一个“赤红龙旗”,但实际上,他因此而结下的仇人,应该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

    因为对比于整个志在复辟,时刻都想要反攻国内的“复兴社”而言,赵祯的“赤红龙旗”,也不过就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罢了!

    站在帐篷里面,感受着外面越聚越多的人群,王越突然叹了口气。然后整个人的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浓重的杀意,开始从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透露出来。

    下一刻!

    几乎与此同时间,外面的人群里陡然爆发出一声大喝……。

    那是前朝军中“为将者”的号令声!

    就如同现代军队发起冲锋前的那一声令下。声到令到,令行禁止!

    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种变化一样,王越的目光第一时间穿过人群落在后面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子脸上。想来这人就应该是这里职位最高的一个了,薛禅一死,他便自然而然的成了号令众人者,一声大喝出口,顿时四下声音一静。

    王越又掉转眼神,朝四下扫了扫,便看见那些刚才还是一脸愤怒的面孔,此时居然已经一个个挺直身躯,板起五官,自动的站成了一列列的作战队形。

    虽然他们不再发出声音,但眼神依旧充满了仇视,已经压抑下来的情绪无疑也让他们对王越的恨达到了一个极致。

    就好像火山爆发前,那一瞬间的万籁俱寂。在王越无比敏锐的精神中,早就在这些人的目光中感受到了那一种越来越剧烈高涨的敌意。

    “誓杀此獠,为大总管报仇……!”

    “弓弩手准备,一排上弦,二排准备,三排,四排左右护翼……”

    帐篷外的这些人除了一部分是牧场的牧人外,剩下的全都是赵祯布置在此地的手下,放在过去就是赤红龙旗麾下的骄兵悍将。他们虽然不像是血鲨部队的人一样人人配备枪械武器,但今天为了对付王越却个个都装备了军用的弩箭。

    所以,随着那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一声令下,刹那间,人群分裂,各司其职,除了围住帐篷的大批人手外,正对着门户的几十人,已经列成几队,第一排平端强弩单膝跪地,十几只弩箭齐刷刷对准了王越。

    而在他们身后三步外的第二排,已经开始持箭上弦,做好发射的准备。

    与此同时,人数最多的第三队和第四队,也呼啦一下分开两侧,人人腰刀出鞘,护住了这两列弩手!

    “誓杀此獠?”

    王越的目光又朝四周扫了一圈,但眼神的关注点却显然不在面前的这些人身上。而是望向了他们身后的那些牛。这些牛事先都被老哈里喂了特殊的草料和饮水,体内的气血激荡,远超平常,现在虽然还能保持平静,但只要有个引子,立刻就会变得失去理智,彻底疯狂起来。

    可惜,现在时不我待,老哈里死后,王越就是想找到这个“引子”,也没有时间了。

    外面这些人,眼看列阵已成,马上就要攻击了!

    “这可是你们自己找死了,我本来是不想用这一招的……。”

    王越口中的发出淡淡的叹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朝前迈了一步。

    而他这一步迈出来,看似轻轻巧巧,平平常常,一脚落在脚下的地毯上,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半分,可偏偏站在他对面的人群里,那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却眼睁睁的看得,忍不住眉头就是一皱。

    因为,就在这时候,他的耳朵里已经分明听到了一个脚步落在地上的声音!啪!就这么一下,远隔着十几二十米的距离之外,王越的这一脚落下却好似直接的踏在了他的心脏上面。一瞬间,顿时让他浑身一震,眼神猛缩,原本平静的气血在这一刻里,竟然像是造了反一样,一转眼的功夫便让他血往上涌,憋得脸色通红如血……。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

    帐篷里地上铺的地毯左右一寸多厚,别说是人走在上面,就是一头牛在上面疯跑,声音都不会传出二十米外的。更何况,旁边这么多人,貌似也没有旁人像他一样了,看脸色神情显得也都很正常……。

    当下这人也顾不得多想,连忙用双手用力的捂住耳朵,张大嘴巴,同时人往后拼命后退。他虽然不明白此时此刻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长久来的谨慎作风却还是让他在第一时间知道了,事情有变。

    而王越既然能杀了薛禅这个赤红龙旗的大总管,那自然也是厉害到了极点的角色,所以这个人身形刚往后一退,立刻就把手往下一挥,就要下令放箭。丝毫没有半点的犹豫。

    但可惜的是,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随着王越的第一步迈出来,紧随其后的他的第二步也已经落在了地上!

    然后,啪的一声轻响,这一下便已经不只是他有反应了!

    宛如午夜街头,打破寂静,王越的这一步踩在脚下柔弱的地摊上,落在场中所有人的耳朵里却像是直接回响在了脑海中,是如此的清晰和诡异。以至于就在这一瞬间里,就连帐篷外面的风声都似乎猛然的静了下来。

    随后,就只见那为首的中年男子,面色陡然大变,登时便一口血喷了出来!

    能在这种时候,临时接下指挥权,发号施令,这个中年人明显也是赵祯手下中的精英人物,即便是还比不上薛禅和之前王越遇到的那几个人,却也肯定不是一般的角色。而以这个人的功夫,别说是被人隔着这么远用脚步声震得吐血了,就是和功夫比他更高一些的对手死战,不小心被人打在胸口上也都不至于此。

    但是王越这一下不一样,完全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攻击。东方的武道中虽然也有音功声打的法门,高明者一声大吼,足以吐气如雷,把人震得当场精神涣散,不能自己,可那就是功夫的一种应用和变化,一样是属于武道的范畴。只是比较少见罢了。

    而王越这两步踏出来,用的却是独属于他的精神力技巧,根本就不是一般的练家子能够理解的了的。看似只是这么一走一过,但实际上却已经借着脚下的声音传递,在无声无息中将精神力量融入其中了,并且是一步比一步重,精神力层层叠加……。

    至于面前这么多人,为什么只有那为首的中年男子最先感应到了这种威胁,说白了其实就是他的功夫更高,五感比旁人更敏锐。所以,别的人在刚听到第二声脚步有所感觉的时候,他则已是两下叠加,伤上加伤了。张大的嘴巴还没来得及说出半个字,一股子铁锈味就已经直冲喉头。

    再之后,王越的脚下不断,一步步的走到帐篷门口,啪啪啪又是三步,这中年男子就又不要钱似得接连向外呕血。胸腹起伏,一颗心脏便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了一样,整个人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一片,连身子都站不直了。

    而他的那些手下和同伴,此时此刻也宛如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挨着一个的倒了下去。

    整个帐篷外面,连带四周加在一起足有一百多号人,原本个个杀气腾腾的,却在这一转眼的功夫里,就在王越的脚步声中,倒下了一片。即便是有那精神毅力特别强的,也止不住的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往外狂呕!

    王越现在的精神力和他上一辈子全盛时期,当然是连比都没法比的,甚至连当初时候的伤害都没有完全恢复,但以他如今的强度放在眼下这个世界,对一般人来说却已经是相当于无解了。

    尤其是在面对这些功夫本来就比他差的多的时候,他的精神力便越发的无法抵御。只要不是将武功练到出神入化,心意纯粹凝练之辈,普通的练家子也不会比普通人强上多少。

    更何况,他现在研究的方向就是要把精神力和武道两种力量体系融合在一起。这一次的出手,虽然只不过是牛刀小试,但效果却显然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