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61章 意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五十七章意外

    老哈里这家伙,是唐国正宗的游牧民族出身,祖上数代也都是在赤红龙旗的麾下效力,有着一手极出色的放牧本事,所以到了他这一代,才会一直跟着赵祯一家,流亡海外,矢志不悔。而同样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深受赵祯的信任,把偌大的一座牧场交到了他的手里来掌管。

    从这一点上来讲,他如今的地位虽然不如薛禅这个大总管,但也的确称得上是赵祯的心腹。要不然,布置火牛阵这么重要的事情,赵祯也不会让他来全权处理了。

    至于,之前薛禅拿他当做人质,来威胁王越的那种举动,老哈里虽然心里也是恨薛禅恨的要命,可此一时彼一时,说到底两个人毕竟也是一路的,对王越有着近乎于本能的同仇敌忾的心思。是以眼下,陡然一见薛禅竟然被王越甩头一抖,用刀切开了半个脖子,立刻便大惊失色,然后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原来刚刚王越和薛禅一番激斗,来来去去,兔走鹰飞,起落间快如迅雷电闪,甫一交手,到分出胜负,实际上用的时间甚至还不到两分钟,老哈里虽然功夫很一般,以他的眼力也很难分清场中的局面和形式,但他经多见广,却不难猜到王越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无非就是盯上了他这里的那些犍牛!

    而这些牛,都是经过他一手处理的,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彻底激发凶性,脱闸而出,化作无可抵挡,可以践踏一切的火牛阵。这东西如果一旦落到了王越手里,他甚至连想都不用多想,就知道对方会怎么做了……。

    到时候,别说对面的那二百多赤红龙旗麾下的精锐铁骑,就是数量再多十倍,真要迎头被这些发了疯的千斤犍牛一阵猛冲,那下场也绝对会惨不忍睹!

    所以,眼见着薛禅一招失手之下,这老家伙一声惊呼出口过后,紧跟着就转身向后就跑。

    王越虽然堵住了门口前好大的一片地方,可这帐篷本来就是用毡子和竹木一层一层的搭建起来的,四周墙壁并不厚重,只要他能豁出去,往前拼命冲一下,趁着这时候薛禅还没有彻底倒下,还在和王越“对峙”的机会,说不定他就能及时的用刀破开前面的围帐,来个死里逃生。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那一声惊呼出口的一瞬间,被他视作生死大敌的王越那边还没有动弹,距离他更近一些的薛禅却突然猛地一拧身子,朝他恶狠狠的扑了过去。

    刚刚王越一路追杀,双脚连环践踏,薛禅虽然也被打的狼狈不堪,毫无还手之力,但在最后关头却依旧凭着自己苦练多年的密教瑜伽,生生的挺起了上半身来。且他的白蟒十三鞭也是凌厉之极,双手连抽之下,即便是以王越的腿力,也被他如同抽丝剥茧般的连连化解,而在那个时候,只要再给他一点点时间,薛禅就有足够的把握,彻底立起整个身子,从而将场中的局面重新拉回到双方刚刚交手时的情形。

    到时候,尽管他仍旧不太可能是王越的对手,可总算是挽回了些许颓势,有了更多可以选择的余地。不至于被王越就这么一路追打的,颜面全无,憋气之极。

    在那一瞬间,薛禅甚至都已经在心里计划好了,接下来在他站起来后,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彻底摆脱对手的追杀。事实上,从一开始面对王越开始,薛禅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和王越的正面对抗中,占到任何的便宜,是以,他当然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拼命的心思。

    所以,哪怕他的拳法武功已是整个赤红龙旗少有的高明,可未曾交手,胆气已经落,再打起来,自然也就凭空少了三分血气,交手时难免就要处处束手束脚。

    如此一来,就算真的能站起来,他首先想到的也是如何逃走,而不是趁此时机来一波拼命的反攻。

    但可惜的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他的这种想法最终还是落在了空处。

    高手过招,如两军对垒,最终能胜者,除了本身的拳法武功之外,还要讲究一个能否知己知彼。明了敌我之间的优劣之处,当然就可以处处有的放矢,百战而不怠,还未真个刀兵四起,就已经先天不败。就好像薛禅突然用出来的这一路瑜伽的功夫一样,就如同事先埋伏下来的一支奇兵,找准机会陡然杀出时,立刻就打了王越一个措手不及,收到了奇效。

    可是王越临场发挥的本事也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完全就是随形就势,不管薛禅的瑜伽法门用的如何诡异,他只是在气机相交,牵引之下,随着对手的变化而变化。一见下盘的攻势无用,立刻前扑盖打,把双脚的连环践踏扫踢变成了下压前扑,整个人就那么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压下去,双手拍打,笼罩四方。

    王越的腿法,向来没什么花招,简单直接,爆发猛烈,但这是优点也是缺点,因为不管你爆发的力量有多么的巨大,踢不到人也没有用。可是现在,王越这一变招,借着身体自身的惯性,改腿为手,上下之间的衔接,简直有如羚羊挂角,天衣无缝。一下子就把薛禅刚刚争取到的一点机会,扼杀在了萌芽之中。

    不过,如他这般的强行变招的,也就只有他这种把拳法练到了掌控有心,且身体还强横到不可思议地步的人才能这么做。换做旁人,就算是功夫不不比他弱,也是绝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形下做到他这等地步的。不说这招式之间的变化,已经涉及到彼此的气机牵引,一动皆动,只说在急行中骤然停顿,把不利于自身的惯性动能,因势利导,化作自己的优势,然后随机应变,头尾倒置,一举奠定最后的胜局,只是这样的一番操作,就已然是浑然天成,足以惊为天人了。

    而他这种,随形就势,临场应变的功夫,也不是能够被人为的教导出来的,完全是王越本能的一种发挥,是由他的心态,经验,和武功等等诸多因素,融合而成的。

    也就是说,这其实应该算是他的一种天赋,这样的一种打法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可以做到如他一样的。既无法复制,也无法学习和传授。因为拳法武功这东西,本来就是因人而异的,同样的一门拳法,由不同的人来练,就完全是不同的一种的效果。

    接下来,两人交手,王越又一扑在扑,胯下马掌中枪,拳法更加的凌厉。转眼一个变化,便把六合拳由拳变枪,气势浩浩荡荡,恰似沙场纵横,大将军马踏连营,顿时一发不可收拾。

    面对于此,首当其冲之下,眼见得王越奔行无碍,由下自上,一扑如鹰击地,再扑就已经变作了跃马扬枪。任凭自己如何的绞尽脑汁,诡异变化,都不能再挣得一点点的时间和机会,在薛禅的心里,早已经是心急如焚。

    当下,他情急拼命,以瑜伽法门,扭曲筋骨关节,双手先抓软肋,再插腰肾,结果却反被王越振臂一挥,一记拦枪势,打的中门大开,下盘不稳……。

    一时间,两人你来我往,眨眼的功夫,王越便已经把他逼到了退无可退,再也无法还手的绝境,然后他大开的中门,就成了他不设防的取死之道。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

    同样的是一口飞刀,由不同的人来用,就完全是两码事。似乎根本就已经忘了这个时候的王越嘴里还衔着一口刀,薛禅的两只手刚一被王越一记拦枪势,崩的高高弹起,紧接着他就只能看到一线精光,跃入眼帘,然后他的脖子就被劈开了一半,血如泉涌。人虽还没有当场毙命,可这已经是必死无疑了。

    相比他之前的那一刀,王越的这一刀,距离更近,发招更显得隐蔽,虽然没怎么认真的练过暗器,可以他的功夫,依葫芦画瓢的来上这么一手,却足以让薛禅感到彻底的绝望。

    “噗!”的一声闷响过后,薛禅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但他却没有在这一刻用手捂住自己的伤口,进行任何的挣扎,甚至连看王越都没有看上一眼……。

    “你的功夫很不错,可惜碰上的对手是我。”站直了身子,收了架子,王越看着面前的薛禅,心里也多少有点儿可惜的意思。

    不过这不是他心软了,而是高手难寻,能把功夫练到薛禅这种地步的人,实在太少了。

    就算还比不上他的主子的赵祯,却也不比洪老二身边的那个周长虎差了。这都是数十年如一日,辛辛苦苦练出来的,身为武者,自然也能体会到这份辛苦。在这一点上讲王越对薛禅有点认同感,也不奇怪。

    所以,他看到薛禅脖子被劈开一半,兀自站立在原地不倒,王越也没有立刻就跟上下杀手,只是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既然对方已经是注定活不下去了,那多活几分钟和少活几分钟也就没什么区别了。况且,到了这时候,薛禅早就已经无力反击,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威胁了。

    而至于那个老哈里,功夫本身就不怎么样,身在帐篷之中,此时此刻也就等于是落在了他的手里。任他如何的反抗和逃跑,在王越这样的人面前,说到底也都像是一场笑话一样。

    可就在这一瞬间,随着老哈里的一声惊呼出口,引得王越目光微微一转,刹那间这个一闪即逝机会却已经被几乎都要死了的薛禅给抓住了。

    既然已经奠定了胜局,对手行将死亡,对帐篷中的一切都能够掌控在手心里面,可谓大局已定,所以就算是王越在这种时候,也不免的放松了一下精神。

    然后,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半边身子都已经被自己的血浸透的薛禅,突然闻声而起。根本也不回头,只凭着耳朵听到的声音,整个人顿时向后就窜,后仰,吸气,双手过肩交叉,偌大的身体竟是意外的轻动灵活,丝毫看不出,他其实已经马上就要死了的样子。

    而他的这个姿势,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跃出海面的大鱼,一个后仰倒窜,用的其实就是一招很常见的“金鲤倒窜波”。可招式很平常,用在这里就显得异常的实用。

    老哈里,人刚一转身还没有跑出去几步,结果转眼后就被薛禅由后追上,半空里一拧腰,轻飘飘一掌便拍在了他的后脑上。

    “啊……。”老哈里一声惨叫,只觉得自己脑后猛地一凉,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窟,下一刻他的身子朝前踉跄两步,一下就扑倒在了地毯上。

    很显然,他已经是死了。

    薛禅虽然脖子被劈开了一半,气管喉管和一侧的大动脉都被切开了,无法呼吸,失血过多,但他在这一瞬间的回光返照中,却来了一次逆袭,临死前一掌拍死了老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