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56章 随手可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五十二章随手可杀

    许是终于觉察到了什么异常,又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人脸上的神色就整个的变了,眼睛再看向门口的位置时,刚刚站起来的身子立刻就向旁边下意识的轻轻挪了一下脚步。

    随后,一挥手,顿时分立在他身前的两个人马上便心领神会。一个朝门外走去,一个则是把身一横挡在了他的面前。

    赵祯手下的这个总管,虽然本身就是个有功夫的,但长年累月跟在赵祯身边,养成的架子却是一点儿不小,不但出入都有贴身的护卫跟随,就是碰到意外的情况,他也是能不动手就绝对动手。颇有一点儿自家主子“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意思。

    反正手下这么多,自然有的是人替他代劳!

    不过,他们这一动,其实也正合了王越的心意。

    原本他还打算在帐篷外面听听里面的人在说什么,看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结果对方却三言两语就结束了对话,然后起身就要走。

    如此一来,王越当然也就不用再等下去了。

    下一刻,那中年人手下的一个侍卫,转眼便走到了门口。虽然他在那中年人大总管的口中也察觉到了有些异常,行进之中已经提起了精神,浑身肌肉紧绷,越靠近门口便越发的小心,以保证自己可以随时应变。

    但他的这份小心却显然还远远的不够。王越就这么站在帐篷门口,当那人撩开门帘的一角,一眼看到他的一瞬间,他的一只手就仿佛早已经等在了那里一样,只是朝前轻轻一送,便一把掐在了这人的脖子上。

    眼见着王越抬手,动作也不快,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躲不开。这人脸上的神情瞬间惨变,眼神紧缩,再想要发声示警的时候,却已经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人的脖颈两侧有大动脉,平常人只要找准了位置稍加训练也能一记手刀打晕一个人,更不要说王越这一抓之下,五指内扣,不但掐住了他的动脉,截断血流,而且中指的指尖还压在了他后脑下的颈椎,力道只是微微一吐,就已经无声无息的渗入骨髓,让他彻底成了一个“活死人”。

    他要还能动,才是奇怪。

    而就在这一下之后,王越也毫不迟疑,把头一低,掐着这人的脖子,收肩敛臂,推着这个人紧跟着就进了帐篷。

    由于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只在刹那之间,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这个侍卫刚走到门口,伸手才撩开了门帘,然后就退了回来一样。举动虽然有些奇怪,但动作却十分自然,不但没有人在他身上看出什么异状,甚至因为他的遮挡,一时间居然也没人看到王越这时候也跟着进来了。

    这就是典型的灯下黑了,王越行事向来大胆,这一招用的简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而且他的身高比面前这人少说也高了半头,此时这一缩身,竟然能藏得“天衣无缝”,却是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来了一手“蒙混过关”。

    但他敢如此行事,当然也不仅仅只是胆大而已,更重要的是他本身就有这个足够的本事,让人无法一眼看穿。

    在唐国的武术中,各家拳法除了正统的练法和打法之外,还有一类是不列其中的技艺传承,虽然大多都不入流,并不能用在真正的实战中,但在某些特殊的场合里却可以发挥出远比功夫本身更大的效果。

    比如最常见的缩骨术和叠骨法这一类的法门,练习者也多为跑江湖卖艺,甚至鸡鸣狗盗者,很少为各方拳家所重视,可如果练得好了,事实上也是相当实用的,往往可以起到奇兵的作用。

    就像是王越现在,他一缩身,整个人便往里收了三分之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藏在一个成年人身后,别人当然就很难发现了。

    不过,他能做到这一步倒也不是因为练过缩骨术和叠骨法,而是因为他本身的身体素质就强横无比,筋骨皮膜全都达到了一个令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所以他既可以一发力,全身膨胀暴涨至两米五六,化作巨人一般,当然就也能反其道而为之,让自己体内的筋骨间缝隙缩小。

    且用出来的效果之好,就好像是一个练了一辈子缩骨术,叠骨法的人!

    但即便如此,眼见着这个侍卫刚到门口,就一路原样的向后退了回来,还一直不把头转过来,哪怕这时候也仍旧没人能看到后面藏着的王越,可眼前的这种情况也实在是显得有些太古怪和反常了。

    是以,在王越进入帐篷之后,还不到一秒钟,立刻就让上首的那个中年人大总管眼神一变。

    紧跟着挡在他面前的那个侍卫也本能的往前一踏步,戒心大作,同时嘴里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大叫了一声,似是在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只是王越听不明白。

    前朝是游牧民族组成的政权,民族众多,当然语言也是,别说王越这个“外来户”,就算是赵祯这个赤红龙旗的旗主,也不可能对手下人的方言,知道的太多。

    与此同时,在他们面前的那几个牧人也齐齐抬眼看来,在为首的那个老哈里的示意下,每个人都把手放到了腰间的斜插着的短刀手柄上。

    可惜,这时候王越也已经推着他身前这具活死人朝前一连走了七八步,距离他们只有短短的几米距离了。在这么近的情形下,就算这些人已经知道了情况不对,事实上也已经是晚了不止一步了。

    如果不是因为忌惮,这里面的那个大总管是个高手,解决起来怕浪费太多的时间,让自己的打算平生波折,其实以王越现在的功夫,真要出手,根本也不必如此遮遮掩掩,大费周章。只径自闯进帐篷,里面的人也一个别想跑。

    但他现在除了杀人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要抓活口。这么一来就要用些手段了。

    “到底怎么回事?巴特,你给我站住别动……。”

    眼见着自己的同伴不声不响的一路倒退着走过来,却始终不发一言一语,大声喝问他的那个侍卫终于忍不住了,一伸手就在腰间拽出了一把手枪。

    赵祯的这些手下,虽然沿袭的是前朝军中的训练方法,各个精通冷兵器的搏杀,但却也不是真的墨守成规到了要和时代脱节的地步,所以当然并不排斥现代化的枪械武器,该用的还是要用。只是因为一些其他原因,在曼彻斯特这地方,他们也没有办法真的像是军队一样,大量的装备各种轻重火力的武器。一般人平时还是以冷兵器的训练为住,只有这些跟在重要人物身边的侍卫才会在身边时刻配枪。

    随着这人的警告声出口,似乎起了点儿震慑的作用,一直向后退着的巴特竟然真的停下了脚步,但却就那么直挺挺的站着,并没有回过头来。

    帐篷里的几个人见状,刚松了一口气,可紧接着就只听到一声轻笑,刹那间轰!的一声巨响,巴特的身体就那么猛地飞了起来,一下撞破空气,好像一颗炮弹也似的撞向了他的同伴。

    直到此刻,这些人才最终确定了这就是一场敌袭。可是,刹那间,就在活死人一样的巴特身体向后倒飞的同时,王越也已经紧随其后,如影随形般,将身藏在后面,一个箭步便抢进了距离他最近的几个牧人中间。

    根本也不见他真个出手,只找准方位,朝前合身一个冲撞过去,前面站成一排的四个人就被他这一撞,变成了保龄球一样,顿时四下乱飞,不等身子落在地上,半身的骨头就已经碎的不要不要的了。到死连手中的刀都来不及拔出一丝。

    下一刻,王越手中的令旗脱手飞出,错过近在咫尺的老哈里,把他身边站着的那个面色黧黑的中年牧人瞬间扎了个透心凉。当场气绝。

    然后,他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响,大叫巴特的那个侍卫只觉得眼前一黑,一片黑影恍如大山巨石般朝他砸落下来,劲风扑面的一瞬间里,根本也容不得他多想,连忙扣动扳机,同时身子向后急退。

    但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王越这一出手杀人,求的就是一个快字,所以尽管只是用巴特的身体去砸人,也是力道骤然勃发,冲着砸死对方去的。

    结果这人刚开了一枪,转眼后就被巴特凌空砸了个正着,根本容不得他有半点后退和躲闪的余地。刹那间,两人的身子凌空撞击,势如雷霆,咔嚓咔嚓的骨头断裂声这一刻响如连珠,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这人便被砸的仆倒在地上。

    从眼角鼻子和耳朵,嘴巴里不断的往外流出血来,眼见是不得活了。

    这人能跟着中年人大总管身旁做侍卫,显然也是个高手,而且生性机警,反应够快,可在面对王越雷霆霹雳般的打压下,却和普通人杀鸡一样的容易。别说及时攻击,就是连抵抗一下都做不到。

    而事实上,这也正是此时王越的可怕之处。随着他的功夫日益精深,对于这种层次的所谓高手,他已经是随手可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