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55章 吃罪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五十一章吃罪不起

    扑通!两具高大的身体,站在原地晃了晃,随后几乎同时向前扑倒。直挺挺的就像是两根木头桩子。

    一走一过,人过尸倒!

    这两个人的功夫虽然不错,人也足够的悍不畏死,但可惜的是这一次碰到的对手是王越,不但实力远不如人,而且关键这是一场真正的遭遇战。本身就是技不如人,再被人突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怎么可能还有活命的机会?

    尤其是最后这个人,即便最后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可王越这一掌按在他的胸口上,阴沉入骨,力道突然爆发的一瞬间,真就好像是把一颗手榴弹塞进了他的胸膛一样。看似轻描淡写,但其实整个胸腔里面的脏器都已经被震得成了一堆肉泥。

    王越的手还没有收回来,他就已经直接死了。比其他的那个脑袋上贯穿一个大窟窿的同伴,可是干脆的多了。

    王越把这两个人打死,脚下却没有半点的停顿,直接和两人的倒下的尸体擦肩而过。至于他们的尸体,也用不到他管,一来地面上有草,人往下一扑,只要不是离得太近,就不太容易看清,二来已经到了这种时候,再要向之前一样,刻意的隐蔽身份,也没有太多的必要的。

    因为,这里就是最后的战场了。而且,这时候王越已经听到了从前面帐篷毡房里传来的声音了。

    “大总管,我这里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了。只要那边信号一传过来,我保管那个王越死无葬身之地。”

    王越来到帐篷的门口,透过一丝缝隙就看到了里面的景象。这这毡房虽然只是临时搭建的,但占地空间却也不小,而且里面的布置更是豪华,不但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四处布置了大量的家居装饰,而且甚至还在帐篷正中挂了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除了没有床整个“房间”就像是五星级的宾馆一样。

    而就在这里面,此时此刻一个身穿草原服饰,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的老人,正在说着话,。他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健壮,面色有些黧黑的中年人。

    此外,就是几个牧人打扮的汉子,低着头靠后站着。

    而在他们对面,听着老人说话的却是一个身材魁梧高大,两眼精光隐隐的中年人。这人气度庄严,大马金刀的坐在毡房里唯一的一张矮榻上,身前左右各自也站了一个形容彪悍的年轻人,看模样打扮似乎应该和刚刚死在王越手下的那两人是同一个路数。不是保镖就是侍卫。

    这次王越主动上钩追杀赵祯,的确是处理的不太理智,如果不是在拔都口里得到了一些口供,中途改道,真要按着原来的计划追着赵祯冲进来,就算他艺高人胆大,如今肯定也是陷入一番苦战了。别说到最后能不能杀了赵祯,就是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说不准的事。

    不过,类似这样的事情,王越其实已经有过了一次经历,就是上一次他杀古德里安的时候,对于这种场面的应付可谓经验丰富。但是那次虽然也一样惊险万分,可说到底也是对方没有料到他会在最后来了个回马枪,古德里安对自己的防备都是属于常规性质的,并没有针对他这样的高手做出足够的安排。

    所以,尽管身处千军万马之中,被无数枪炮拱卫,他却依旧不得不死了。

    相比之下,赵祯这一次的布置,虽然远没有血鲨的人手那么多,但是所有的安排却全都是针对王越一个人来的。并且他的手下之中,高手众多,还占据了主场的地利,把握人心,用的是阳谋,从一开始就算准了以王越的性格,肯定会自己跳进来的。

    只从这一点上进行比较,两者之间,自然高下立分。

    但可惜的是,王越虽然上钩了,被一路引到了这里,却在最后一刻,突然玩了这么一手曲线潜入。一下子就把赵祯所有的算计都打乱了。

    从敌暗我明变成了敌明我暗,彼此之间,形势瞬间转变。而王越对这种局面的处理也是经验丰富,明知道赵祯是居心叵测,故意引他上钩,他既然敢跟过来,当然心里也就早有了自己的一番打算。

    以他的个性,本来最怕的就是麻烦,因为那肯定会多少牵扯一些他的精力,让他在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上越陷越深。可世间事就是这么操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他越是不想惹麻烦,可麻烦偏偏就越来越多,不论是人情缠身,还是是非恩怨,只要你一沾惹了,那就再难脱身。

    用唐国道家的说法,练功夫其实是一种修行,而真正的修行者,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忠于本心,能够正视自己的内心。这本身就是无关于善恶的一件事。

    所以,王越自从在这个世界上重获新生之后,尽管为人行事向来我行我素,给人的感觉就是肆无忌惮。没规矩,没顾忌,杀人无算,树敌无数。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上至日不落的北方军区,下到大大小小的各家格斗流派几乎被他得罪了一个遍。而这还只是他摆在明面上的一些敌人,其他的诸如白银之手这样的组织和来自唐国内部的敌对势力,就更加吓人了。

    但他却始终不曾后退过一步。他虽然不愿意惹麻烦,可事到临头却也从来不惧怕。红尘万丈,既然暂时还跳不出去,那就不妨跳进去走一遭,管你人情是非,恩怨情仇,到最后无非也就是一个“斩”字罢了。

    大丈夫恩怨分明,讲究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犯我,灭你满门。

    这话的戾气虽然重了一些,但王越却的确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而以他现在的实力,拳法武功登峰造极,精神意志坚不可摧,在找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并初步开始融合的情况下,实际上他也真的是有这个信心做到这一步。

    说到底这次他之所以敢追着赵祯来,就是抱着杀人的目的来的。一来到了他这个境界后,对手难求,像是严四海和赵祯这种级数的高手,别说是在日不落,就是国内也绝对不多,平时碰见一个已是不易,更不用说双方原本就是仇人,像这样可以分生死的对手实在太难找了。

    二来,王越也知道这些日子想要自己命的人很多,尤其是林秀秀和洪家那些人一直在背后搞小动作,合纵连横。他虽不怕,但也知道对方的势力庞大,有朝一日他真要回国了,那留在这里的可就只剩下苏明秋一个人了……。

    哪怕以苏明秋的人脉和实力,这帮人也未必就能把他怎么样,但王越却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最后让苏明秋给他背锅。归根到底一句话,他就是想要在离开日不落之前,把自己的事情都解决了,不至于贻害给别人。

    至于,此行他能不能顺利达成目标,或者真要杀了赵祯后又会引起什么一番轩然大波,他却是连想都不想的。

    这就像是高手之间的交手过招一样,真打起来,哪有那么多好想的,生死一瞬间,想的越多就越束手束脚。

    更何况,王越已经杀了赵祯的儿子,双方之间已是死仇。不趁着机会杀了这家伙,难道还要留着,等他羽翼更加丰满后,组织力量再次反扑么?

    “这帐篷里面,现在一共有九个人,除了那个大总管和他的两个保镖侍卫外,应该都是这里的牧人。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让这些牛动起来……。如此一来,我要杀的其实就只有三四个人而已,剩下的最好都抓活的,但是时间最好也不能拖的长了,这个什么总管可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呢!”

    王越无声无息的站在帐篷门口,透过一丝缝隙虽然看不清里面的全貌,但在他的精神力笼罩之下,整个帐篷的里里外外,却早已巨细无遗的反映在了他的心头。是以根本也不用细看,就对里面的情况了解的清清楚楚了。

    而且,他在这时候也已经认出了那个所谓的大总管是谁?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之前和赵祯一起站在渔船上暗中窥伺他和苏明秋的那个人了。

    只是他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还是赵祯手下的总管。一听就是个绝对的心腹。

    想来,王越不见了之后,赵祯那边已经有所察觉了,所以这才派了这人出来四处巡视,收缩人手,怕的就是防线拉的太长,中间被王越钻了空子。

    可是,到底还是晚了一步。赵祯的这些手下虽然都是赤红龙旗麾下的精锐,布置也算严密,可这在王越眼中却好像是个满是漏洞的筛子似的。只要一混进来,基本上也就算是锁定胜局了。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尤其是老哈里你这里,乃是关键所在,千万不能出现一点纰漏。不然,我饶了你,王爷那里你也吃罪不起……。”

    “放心吧,大总管。草原的汉子从来不说大话,这一千头牛都是我老哈里亲手挑出来的,不但在草料和饮水里事先做了处理,而且我还用独门的手法进行的刺激。到时候只要一声令下,点火开闸,这些牛就会立刻发疯发狂,按照预定的路径一路狂奔而出。不会有任何纰漏的。”

    长了一头花白头发的老哈里,明显就是这里所有牧人的头儿,身份和地位都不低,就算是在面对着坐在矮榻上的大总管时,也只是稍稍弯了弯腰。说起话来,声音洪亮,自有一派成竹在胸的气势透露出来。

    “那就好。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还要去三爷那边看看。”

    听到老哈里这么一说,矮榻上的中年人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当即就站起身来,刚要往外走,突然脚下一顿,就皱了一下眉头。

    “不对,库扎和索罗怎么没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