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53章 浑身发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四十九章浑身发冷

    一口气又打死了六个人,饶是王越的这等身手,也不由得有些气喘。赵祯的这九个手下,每个人的功夫虽然远不如裴满,拔都,阿当罕这样的高手,但却全都是赤红龙旗麾下的精锐,是赵祯以前朝军中的手段训练出来的,即便是放在过去的八旗军队中,也称得上是中坚力量,每个人都是可以统领一队的百夫长。

    对付这样的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太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此时他们九个人,三三一组,自成阵形,想要在一瞬间全都杀光,还不能发出太大的声响,引来旁人的注意和警觉,那便更是难上加难。

    尤其,王越这次出手,用的也不是自己最擅长的打法,施展起来难免就会有些束手束脚的感觉。

    可即便如此,从他一现身出来,到床弩旁的九个人无一例外,尽皆倒地毙命,也仅仅只是在对方回头观望的那“一刹那”里而已,前前后后所用的时间甚至连十秒钟都没有。单论杀伐之凌厉,简直令人不敢想象。

    呼!的一口长气,吞下腹,迅速的调整好呼吸,王越连忙将地上的尸体用脚尖挑着朝里面送了送,因为就在这时候,远处的那个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等他刚把地面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塔楼外面风声一动,立刻就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传大总管令,各处关卡收缩防御。着鹰眼小队,速至七号位置协同布防。不得有误!”

    来传令的这个人,显然也不是个一般人,不但奔行的速度十分的快,而且声音的穿透力极强,中气十足。说话时,明明人还离着有十多米远,可话音未落,他的人就已经在塔楼的门口处露出了脑袋。却是一个身材瘦小,弓背长手,满脸都透出一股子精明神色的年轻人。人虽年纪不大,可既能为赵祯传令,估计肯定也是个深受其信任的心腹手下。

    不过,他万万也没想到,就在他一路行来的同时,塔楼里面竟然已经发生了如此剧变。而此时此刻,王越也已经好整似暇的等在那里……。

    好在,这人生性机警,一句话说完,未见有人及时应答,心里意外之余,立刻就觉出了几分异常。再等到一露头,看到面前的王越,转瞬间就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血腥味,当下居然连想都没想,马上身子一挺,向后就跳。

    但,到了这时候,王越又怎么可能让他逃走。顷刻间,劈面就是一抓,五指箕张之下,顿时把他半个身子都罩在中间。

    可这人虽然身材瘦小,生的其貌不扬,但反应之快却是大大出乎了王越的意料之外,一觉不妙,立刻纵身后退,原本弓着像是驼背一样的身子,一挺之下,就像是一张大弓,啪的一弹,整个人就蹦了起来。同时眉眼一动,把手中拿着的一面令旗护在胸前,一只脚就不知道怎么的翻了起来,照着王越的膝盖就踹。

    与此同时,在他的嘴里也发出一阵如同猴子般的古怪叫声。声音虽然不大,可配合着他脸上此时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却活脱脱就像是一只正在发怒的大马猴。

    “咦,原来是个练猴拳的。怪不得反应这么快。”

    猴形手眼明快,迅速灵敏,有上树取物之姿。赵祯的这个传令兵,也不知道是天生的一副猴态,还是因为练拳练的入皮入骨,总之是手长脚长,动作异常的灵活。情急之下人往后只是一跳,马上整个人就进入了状态,不但反应远超常人,而且表情神态也和猴子没什么两样,身子一蹦一翻,下面的脚就踹到了王越的膝盖前面。脚尖勾曲,一探一弹间,劲风呼啸。

    猴子挂印!

    这就是猴拳中一招杀手,虽退不退,看着是往后跳,实际上却是杀机暗藏,在躲闪对手攻击的同时进行反击。一脚挂下去,下踩膝盖,中踹下阴,最后一个翻身挑下颌,一招三式,合起来便谓之“封侯挂印”。(形意拳十二形中的猴形也有挂印,但和这个不同,行家请不要对号入座。)

    练猴拳的反应都快,身法灵活,一出手就纵跃翻飞,连绵不断,而且打法狠辣,招招不离人身要害,不过对上了王越,却等于踢中了铁板一样。

    这人的一脚翻起,虽然正踹在王越的膝盖上,却只发出噗的一声闷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等他借力再出第二脚,王越劈头盖脸的那一爪就已经震开了他手中的令旗,同时分毫去势不减,只一下,便抓在对方的胸口,五指破胸,抓裂了骨头。

    随后,人再往后一退,人退手收,来了个“顺风扯大旗”!

    顿时,扑通一声,这人却是连叫都没有叫出一声来,便被他狠狠的掼在地上,直砸的骨断筋折,半个身子的骨肉都被摔成了一滩烂泥。

    而他手中的那一面三角令旗,此时也掉在了地上,发出当啷一声脆响。

    “这东西不错,有点判官笔和分水刺的感觉。”王越一把摔死了这个传令的,直起身来正要迈步离开,却听到这一声响动,不由又停下了脚步。

    捡起令旗,在手里垫了垫,感觉份量竟然不轻,知道这东西的旗杆通体都是精钢铸造,虽然算不得什么正经兵器,可长有一尺八寸,粗细合手,前后两端都有尖刺呈圆锥状,拿在手里倒是正好可以客串一下。总比手无寸铁的好。

    而且,这令旗的旗面上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赤龙,一看就是赵祯的赤红龙旗,拿在手里说不定也能让他接下来的行事,多点方便的地方。

    刚才这传令的,一路行来,每到一处都是大声疾呼,说是什么传大总管令,要各处关卡,收缩防御,此时王越放眼望去,虽然见到原本墙头上越来越多的人手,已经开始转移后撤,但毕竟还是留下了一部分固守原地的。他真要敢这么一路杀出去,保管用不了几分钟就会彻底暴露。

    有了这令旗,再换上对方的一件衣服,姑且不说到底能不能来个鱼目混珠,但总也是个掩饰,就算最后引起对方的怀疑,也可以做个缓冲,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应变,先发制人。甚至,好一好,万一就能这么混过去呢,那就真替他省了太多的麻烦了。

    至于,地上摆着的那一根根,九尺长的巨型弩箭,虽然用起来会更加顺手,威力也大,但王越在想了想后却还是不得不放弃了。这东西要是真的大枪也就罢了,拿在手里也是一件兵器,看在别人眼里也不会引人注意,可你要拿着一根弩箭四处乱晃悠,就显得太奇怪了。不被人怀疑才怪。

    当下,三下五除二扒了一个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死尸,把外衣换好,王越眯了眯眼睛,便也再不迟疑,直接就拿着令旗,出了塔楼,沿着墙头上的甬道一路向东而去。

    好在,这时候墙头上来回巡逻的人手已经少了一大半,王越这一走出来,更是有意模仿之前那令使的形态,吸一口气叠骨缩身,弓背耸肩,乍一看上去至少也有六七分的想象,再加上有手中令旗威慑,一路前行,步伐轻快,倒也没谁对他起了疑心。

    即便两人长得不一样,可有过深入虎穴,在千军万马中刺杀古德里安的经历,王越的心态和胆量早就迥异常人,只要稍稍把头压低一些,用令旗有意无意的遮挡一下半边脸面,一般人若不是和这人十分熟悉,仓促之下擦肩而过,其实也很难看出他身上的破绽来。

    就算有那么一个两个,心思敏锐的,会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但也绝不会立刻便有所决断,心里只要一犹豫,王越也就过去了。再想找他时,他人就已经从一侧的围墙顺着楼梯下去了,一晃两晃,踪影皆无。

    这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一样,虽然未必有多危险,但肯定很刺激。而在突破了一重又一重的岗哨之后,王越也终于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处连通内外城墙堡垒的通道。

    这地方就是赵祯给他准备下,引他上钩,请君入瓮的必死之地。长有一百多米,宽有十几米,平常是作为正门,进入内城的必经之路,可一旦战起,这条路只要把两头一堵,在放下左右两侧的闸门,立刻就会变成真真正正的死亡通道。甭管进来多少人,也只能等死。

    尤其是现在,作为曼彻斯特郊外最大的一处牧场,赵祯还就地取材的给王越安排了一个十分少见的“节目”助兴。就在王越眼下所在的位置往前不远的地方,就集结了大批的牛群,一头头近人肩高的犍牛被临时用木料捆绑的通道分割开来。牛角上全都绑着明晃晃的匕首尖刀……。

    角缚利刃,尾绑火油,冲敌之牛!

    这就是古代战场上,传说中的火牛阵了。

    一头头特意挑选出来的,少说也有一吨重的犍牛,经过特殊的手段,激发凶性,真要让这东西汇集成群,几百头一路狂飙的冲撞践踏而来,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哪怕是如同王越这样的高手,如果被人设计,限制了躲闪回避的空间余地,面对这样的场面,肯定也硬抗不得,只能跑。可是,别忘了,为了杀他,赵祯可还是给他准备了两百铁骑呢,到时候只要他一踏入通道中间,一声令下,上有铁网罩顶,前面铁骑冲杀,后面疯牛践踏……。

    那场面,简直让人只要想想都会觉得浑身发冷,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