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52章 双龙出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四十八章双龙出水

    王越这个人虽然平时和人交手时,最擅长的打法就是一路碾压式的硬碰硬,发力用劲刚猛暴烈,给人的感觉似乎是莽的一塌糊涂,但实际上,这也只是他性格的一方面而已。真正的王越,两世为人,又怎么可能是个没有心计城府的人。

    之所以,一直以来会给人以这样的一种印象,说到底那也只是他懒得和对手浪费时间去周旋罢了。唐国的拳法武道,千变万化,博大精深,各种打法和制敌的手段技巧简直层出不穷,可在王越看来,最省事的却还是以力压人。

    甭管你的功夫有多强横,技巧有多高明,只要力量和爆发不如他,那在正面交锋之下,就只能被他一路碾压的打下去。而这也就是拳经中所说,一力压十会,有力打无力的道理所在。

    不过,王越虽然最喜欢这种方式的打法,但也绝非就是对别的打法便一无所知了。猛打猛进,实力压炸,固然是打的痛快,能在最短的时间分出胜负生死,可毕竟在实战中碰到的场面不同,对手也不同,想要一招鲜吃遍天,这难免就会落了下乘。

    尤其是在面对如同眼前这种情形时,对手深藏于后,人手众多,再要不管不顾的一路冲杀进去,那就有些太不智了。放在古代,即便是那些传说中可以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绝世猛将,也都要审时度势,因势利导,不会每一次都去单骑冲阵的。

    所以,这一次王越出手杀人,完全是换了另外一条路子。恰如猛虎卧山岗,潜伏爪牙隐忍!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随风而动,来去间简直好比这世上最高明的刺客,当真是杀人于无形之中。

    而且,声息皆无,所过之处,脚下便如同是踩着厚厚的地毯,任凭掌控床弩的这几个人全都是赵祯手下最精锐的战士,也只能乖乖饮恨在他的手下。甚至到最后一刻,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只觉得后脖颈一凉,然后整个人就彻底沉沦在一片最深沉的黑暗当中。

    但是,注意力的转移到底只是片刻的功夫,前面城墙上的喧哗声也只能让这几个人本能的一分心,随着王越突然窜出,并一举杀了他们的三个伙伴之后,转眼间,不过一两秒,剩下的这六个人就肩膀一动,眼看就要转回身了。

    而,此刻,王越也才把手里的那两具尸体轻轻放到脚下,弯腰蹲身还没有来得及站起身子。

    彼此之间,相距不过几米,眼睁睁的看着面前剩下的这几个人,已经开始转身回头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甚至眼角的余光都扫了过来。

    王越立刻在脚下尸体的身上拽下来一粒纽扣,想都没想一下,手指一弹,纽扣顿时飞出十几米,啪嗒一声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这就是江湖上声东击西,投石问路的手段了。纽扣虽小,落地的声音也不大,但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却仿佛惊雷一样,立刻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顿时间,回头的姿势戛然而止,几个人条件反射一样立刻浑身一震,十几道目光齐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目光锐利,仿如鹰隼一般。

    但也就在这一瞬间,王越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在顺势而起的同时,一把便从地上拎起了一支巨型的弩箭,刷啦一响,人似猛虎出闸,一抖手间,箭如枪矛随身而动,只一眨眼的功夫,这一支巨箭就凭空一转将三米开外的三个人尽数笼罩其中。

    古代的床弩是冷兵器时代的巅峰之作,不说威力到底有多巨大,只是这种专用的弩箭就长有九尺,粗如鸭卵一般,箭身通体都是由硬木打磨切削而成,且为了防止受潮干裂,腐化虫蛀,还用特殊的油料进行了长时间的浸泡,所以整支箭不但造价不菲,颇费人工,而且箭身也是极其的沉重。

    再加上前面精钢打造的三棱透甲锥模样的箭头,拿在手里几乎就是现成的一杆大枪!

    虽然箭身要比一般的枪要硬的多,并不利于抖弹用劲,发力卸力,但此时这东西落在王越手中之后,却是如臂使指一般,只单手握住箭尾,朝前一刺,刷的一下便抖出一圈斗大的枪花。硬木的箭身竟也表现的弹性十足。

    他这一枪,自下往上,随身而动,用的乃是六合大枪中的一招“蛟龙出海”。枪头上搠,一滚一圈间,就有几个枪尖同时刺出来,看着只是一枪,实则上却是在一抖手的瞬间便接连扎出了好几枪出去。出手之凌厉,简直无法言喻。

    并且,他这一出枪,枪借人势,原本蹲伏在地突然一窜而起,用的也是拳法中“白马跳涧”的势子,一纵之下,身形由极小瞬间舒展开来,一窜一跳,弹射的力道就全都涌进了手中的大枪之上。彼此一合,顿时相得益彰,力道暴增。

    六合拳中的白马跳涧,原本也不是什么用在实战中的高明的身法,最大的作用只是在于锻炼练习者的跳跃能力,拉伸韧带和腿部的大筋,使得下盘的功夫在稳重的同时可以兼具灵活的爆发力。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种腿功的练法,并不是真正的打法。

    就好像练轻功绑沙袋,负重奔行跳跃,有朝一日突然去掉重物,你就会觉得自己身轻如燕一样。一发力,自然纵跃如飞,远超平时。

    而换做唐国一种比较迷信的说法,神骏的白马往往就有着某些神秘的色彩,在一些故事传说里或是拥有龙的血脉的龙马,或者干脆就是白龙所化。

    所以在这里,白马就是白龙,马形的纵跃完全就在于脊椎这条大龙的伸展和变化上。

    一般来说,降服不了脊椎,力道就无法通达全身。

    想要把这一式白马跳涧练到如同王越这种地步,那当然就是不可能的。

    但这时候,王越手中大枪的蛟龙出水,配合上身形舒展爆发的白马跳涧,加在一起就等于是两条龙,“双龙出水”。

    这等程度的双重叠加,杀伤力之大,简直无法想象。

    下一刻!

    枪头往里一收一送,根本也不等前面这三人有任何的察觉反应,王越手里的这杆大枪,就已经在几个人的脖子上来回穿透,扎出了三个大洞。

    三棱透甲锥的枪头,从一侧的脖子下面刺入,破开对面的半边脸颊,这样的一种伤势几乎连想都不用想,随着王越一抽手,三具尸体顿时同时向下一瘫。

    又是一组三人瞬间死了个干脆。

    “啊……。”

    这一次出手更快,杀的更狠,但动用了兵器之后,王越却再也无法掩饰长枪破空的声响,而且事到如今,彼此间的距离也实在是太近了,哪怕他功夫再高,行动再小心,到底也没办法屏蔽对手的所有感知。

    况且,赵祯的这些手下,个个都是百战之士,本身对于危险的感觉就比常人要灵敏的多,九个人被王越一口气宰了六个,这时候再要没有一点察觉,就真的像是死人一样了,哪还称得上是赤红龙旗麾下的精锐。

    尤其是眼下,王越持枪一扑,固然杀人如割草,可也让血腥味在瞬间就弥漫了开来。剩下那最后一组的三人,为首一个反应最快,一觉不好,立刻张口就是一声大叫。

    只可惜,王越在出枪的那一刻,对他们的反应就有了足够的预料,知道自己早晚会暴露。毕竟他面前的这几个人,都不是一般战士,而且人手也多了一些,没有聚集在一起,他想要全都杀的无声无息,也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为今之计,就是要尽快的结束这里的战斗。尽量不引起旁人的警觉。

    好在这里已经是赵祯这处堡垒在墙上最外围的一个点,只要不是闹出的声音太大了,一般情况下也不太容易引起注意。是以,就在对面这人刚刚张口叫了一声的同时,也不等他声音再次飙高,吐出第二个音符,王越心念电转之间,前手一转,后手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枪尾上。

    刹那间,空气如布帛般被撕开,长达九尺的大枪立刻又恢复了弩箭的本色,唰!直接横跨数米,在一架床弩的上空高速掠过,就那么神乎其神的从那人张开的大嘴里,直接贯了进去,将他整个人牢牢的钉在身后的墙上。

    而,与此同时,王越也是毫不停留,前面大枪刚一脱手飞出,紧跟着他的人就也一下窜了出去,而且速度之快,几乎枪到人到。

    为首的那人,整个人被大枪带着撞到墙上,口中塞被塞得满满的,血如泉涌之下,一时间人虽然还没死透,却也只能条件反射似的一阵挣扎抽搐,两只眼睛死死的朝前望着,几乎要凸出眼眶。形容之惨烈,也让他剩下的那两个同伴,也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但,终究还是还是晚了!

    这两人分列左右,刚刚知道不好,本能就要抽身后撤,可就在这时王越已经扑到了跟前。恍如一阵狂风而来,硕大的黑影迅速占据了他们的所有视线。

    劲风扑面间,好似天翻地覆!两个人只觉得头皮一麻,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窟。可他们到底是比同伴们多了几分反应的时间,生死关头,无处可逃之下,竟是毫不畏惧,一个个腰马合一,吐气发声,照着王越就轰出了一拳。

    立时,拳风激荡,直打的空气砰砰炸裂。

    关键时刻,面临生死的考验,这两个人居然没有依着本能去防守,而是下意识的就以攻对攻,只凭着一点,王越就可以判断出,他面前的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被赵祯训练出来的死士。不但功夫了得,而且悍不畏死。

    即便是面对王越这样的大高手,明知道不可能力敌,却也绝不缺乏拼命的勇气。只是,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就算是他们肯拼命,但对于王越来说也起不到多少作用。甚至不等两人的拳头打到尽处,王越的两只手就已经先一步,按在了他们的脑袋上。

    噗!

    噗!

    前扑的动作瞬间戛然而止,随着两声轻轻的闷响,如击败革,剩下的这两个人顿时好似被雷劈了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先是七窍向外流血,然后整个人就烂泥一般倒在了地上。

    挨了王越这一掌,阴劲透骨入髓,这两个人外表虽然没有任何伤势,可脑子却已经在瞬间被震成了一堆浆糊。心脏虽然还是在跳着,可人却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