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46章 气机相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四十二章气机相牵

    这一下好像是真的兔起鹘落,人影起落间,来的快,结束的更快,几乎就在一个眨眼的功夫里,拔都整个人就飞了出去。而且是逃的有多快,倒飞回来的速度就有多快。

    以至于在最后的那一瞬间里,连他自己都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越的这一次出手,仿佛是白驹过隙,羚羊挂角,来去之间整个人就像是被一团风裹着,先是一起一落转眼就从天而降追上了拔都,然后滞空翻滚如影随形,在连续两次逼得拔都不得不拼命闪避的同时,突然就落地翻身来了一个大劈。

    腰胯扭转似中轴,带着这一脚落下来,就如同是开山的巨斧一样。人才往下一路,腰胯和脊椎便牵动大筋崩弹如弓,只顺着势子稍稍往回一收,一条腿便轮着圈似的一路砸了下来。

    认真说起来,他这一连串的招式变化,原本也没什么玄妙的地方,所有的动作全都是基础的东西,但正也是因为如此,没有任何的花巧,就是一个“快”字。不但起落如鹰隼,来去如风卷残云,而且在气机牵引之下,更是如同跗骨之蛆,任凭拔都如何躲闪也无济于事,只能在力尽的那一刻等待命运的裁决。

    结果,王越这一脚落下来,他整个人就好似被“定”住了一样,眼不能视,耳不能听,只感觉劲风如刀加身,又好像天河倒泄,即便是他有心想躲,拼命发力,却也没有了任何作用。

    “劲敛一线,刀斧加身……,好厉害的劲儿……但是你的这种腿法高起高落……用的应该是西方格斗术的踢法……其中似乎还融入了几分马步连环的意思,还有鹰飞的翻滚变化。尤其是最后这一下,真是够劲儿,出脚如出刀……。没想到我拔都,练了一辈子的身形步法,到头来却死在了这上面……,不过,死就死了,技不如人,又跑不过你,被你打死也不冤枉…………。”

    “但是,我不明白的是,我的身法明明是在你之上的,且最擅腾挪游斗,就算是你功夫比我高的多,按理说我也绝对不应该没有任何一点躲闪的余地的……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些洋鬼子的格斗术,向来直来直去,我不可能败在他们的踢法下……。”

    虽然挨了王越一脚,整个人倒飞出去十几米,自胸口一路向下,但凡被王越脚跟擦过的地方无一处不是皮开肉绽,血如泉涌,连体内的骨骼和内脏都在同一时间碎裂大出血了,但拔都却在这时候强行扭转头颅,看向王越走过来的方向,问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来。

    他的身体素质远不如同伴阿当罕,拳法武功走的又是轻灵狠辣的路线,被王越这一脚踢中之后,虽然还没有坠地即死,但伤势之重却也比当初的阿当罕差不了多少了。能在这种状态下,说出这么长一段话,不得不说是个奇迹。换了旁人,就算不死,神智也绝不会像他这么清楚的。

    不过,这也不算奇怪。拔都这种人,到底也是赵祯手下有数的高手之一,功夫能练到他这种地步的,心中无一不是有着自己的坚持的。就像阿当罕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王越的对手,却依旧要扑上去要为赵祯尽忠一样,这一样也是一种坚持。

    与之相比,拔都虽然没有阿当罕这种至死不退的愚忠,但他对于自己的身法和腿功却有着一份任何人都不想象不到的执着。

    而事实上他也的确就是赤红龙旗麾下,身法最好的人,即便是强如赵祯在这一点上也不如他!

    这应该算是一种骄傲,也是一种自信。

    发自于骨子里面,坚定不移的那种自信。

    所以在面对王越的时候,尽管早就知道了王越的可怕,但拔都一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为自己的生死担过心。不论如何的惊骇与震惊,甚至到最后被王越堵住的时候,他都没有觉得自己会真的逃不掉。

    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他的坚持在王越的面前就像是一个笑话,只是一个起落间的功夫,他的整个人就躺在了地上,濒临绝死。

    是以,到了这个时候,拔都尽管已经知道,自己很可能马上就要死了,但他却依旧不管不顾,坚持着问出了自己心里面最想知道的一番话。在他看来,王越虽然可怕,拳法武功比他强的多的多,可是在身形步法上却仍旧显得相当粗糙,如果不是对方的体力和爆发力实在太强了,简直非人一样,他即便不敌,也完全可以做到说走就走,让王越在他的背后一路吃灰,拿他没辙。

    “你人都要死了,还在关心这个,倒是有些痴性。不过功夫这东西,实用就好,还分什么东方西方的,你的身法是不错,但现在被打死的却是你。想想其中的原因在哪?是不是你的执念太重,已经成了魔障了?下辈子,好好给自己活吧,别给人当奴才了。”

    一纵身就到了跟前,王越看着躺在地上,浑身像个血葫芦的拔都,不由皱了皱眉头。这家伙虽然胆小怕死,一直不敢和他正面交手,只知道逃,但无疑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要不然也不会只说他的劲儿厉害,而半句都不提他的身法。

    不过,这也不奇怪,这样的人在以前王越也不是没有碰到过。毕竟高手练拳,都要讲究一个痴迷,要是不能把心思彻底融进去,练痴了,最后也练不出这一身的本事来。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说的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但痴迷这种东西,却是最容易让人执着。

    这固然是一件好事,可以让人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干什么都事半功倍,可若是没有一个对自己清醒的认识,这东西就是一把双刃剑了。一过度就成迷障,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知自己不知有人……。

    危害之大,因人而异。

    “求求你,告诉我……。你最后的那一脚,我明明是可以躲得过去……。”拔都的胸口起伏着,一边说话一边从嘴角里流出血沫子,这是内脏受伤后,大出血融入空气的结果,他胸口下面一条线的骨头全都碎了,倒插进肺里,说起话来就像是漏气一样,每一个字说出来都像是刀割一样的痛苦,但拔都却仍然死死的睁着眼睛看着王越。

    “是气机相交,彼此牵引……对吧?所以你才能跟得上我的动作,始终如影随形……,然后……是气势……,你身上的气势真的好强,我一辈子都没见过有人比你更强的人了……所以,我就被震慑住了,那一刹那……是吧?”

    仿佛没有听到王越的话,拔都自顾自的把自己的话说完了。

    “你这么说也行。有点意思了。”王越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一片高大如城墙一般的建筑群落,忽然就打消了自己之前一上手就要杀了对方的心思。再看向拔都的时候,眼神里面便多出了几分古怪的意味。

    气机相牵这种事,练功夫的人大多数都知道一些,但要是想说清楚却没那么容易。因为这必须是功夫练到了一定地步后,才可以接触了解的,并且这还很难用语言和人描述的清楚。是一种纯粹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境界。

    如果要想简单点说,勉强可以拿篮球比赛做个例子。两个人在场上一攻一防,彼此间缠斗胶到最关键的时候,防守一方的动作其实往往都是一种下意识的,是在随着攻方的动作本能的变化的。而这一攻一防间的这种互动虽然还称不上真正的气机相牵,但也在某种程度上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意思了。

    王越之前的一连串动作,正也是如影随形一般,不管拔都如何的躲闪都只能被动接受,从这一点上讲也的确是双方之间的气机相牵之下的一种必然结果。

    拔都的身形步法虽然轻灵的不可思议,但王越却可以仗着自身强横的体质,把身体内外控制的精细入微,一样可以在方寸间的搏杀接触中,做到如同拔都一样的动作。

    拳法武功练到了他现在的这种地步,除非是功夫仿上仿下的对手,再如同严四海那般又特别精于身法的,否则就不可能有人在交手中,只凭身形和步法的变化,占到他任何一点便宜。

    “原来真的是这样。这就是气机相牵啊……。”听到王越这么一说,拔都忽然气一松,整个人就萎了下去,只是嘴里还在不断的喃喃自语。

    “可惜啊,道理就是那个道理,我却知道的还是太晚了一点儿,如果还能活下去,有了这种体会,我也一定可以做到这一步的……。”

    “你的功夫不错,又有了这一番感悟,如果今天不死的话,的确是有可能在日后走到这一步,明了心意的奥妙。”王越眯了一下眼睛,忽然朝着拔都笑了起来。

    “所以,你想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