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36章 暗香袭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三十二章暗香袭人

    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其实在王越动手前的那一瞬间,就落了下乘。

    他虽然养气功夫深厚,又深谙人心,城府深不可测,可这一路行来,他原本就没有和王越打生打死的心思,如此一来心意就难免驳杂不稳,少了许多锐气。随后又在第一次交手中,窥见了王越的功夫厉害,只怕还在自己之上,无形中心意便又矮了一头。

    再之后,按照计划,他一路逃跑,引王越来追却始终无法甩开王越半步,这对他的信心又是一次打击。甚至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悄悄萌发出了,自己绝不是王越对手的这种不该有心思……。

    如此一来,他和王越交手的欲望自然越来越少,只想着按照计划行事,要把对方引入埋伏。却不想,就在之前的那一刻,王越猛地爆发出浑身血气,一瞬间的震惊,就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赵祯的心理防线顿时露出了一个好大的破绽。

    所以,他才会下意识的后退。

    甚至在面对王越接下来的攻击时,他连抵挡的心思都生不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接着退,然后找机会跑。

    但可惜的是,就在他不自知的时候,王越却已经抓到了他身上的这个破绽。

    并在最短的时间里,迅速扩大了自己占据的优势!

    不过,赵祯到底是赵祯,并不是一般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人,年轻时一样是威震一方的角色,不论是实战,经验,还是心态,全都一等一的高明。因此,即便是这时已经醒悟的稍晚了一些,可他的反应却依旧是让人无可挑剔。

    散乱的心神,瞬间就凝聚在一起。再看向王越这一招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就已经恢复到了之前好似古井不波般的平静中。

    但是,他的平静也只是表面上而已。因为在直面王越的攻击时,没有人可以做到真正的无动于衷,哪怕是换了功夫还在他之上的苏明秋,也绝对不敢在这种时候有半分的轻慢。

    王越的这一招动作虽然已经简单到了极点,只是两臂同时向中间交叉,配合前扑的余势,弓背发力而已,如果不是真正面对他的人,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驼背的人跑过去抱另外一个人似得。姿势不但说不上好看,简直还难看的要命。

    可是就是他这一招,不招不架就是一下。由豹头式的一扑顺势变化而成,手臂从下压转为内扫合剪,力道承接上势,层层叠加,招式的几乎没有任何的过渡。只往前这么一剪,他身前的空气中就破开了两道弧形的白线,手过处,咻咻声直似利刃弹射乱飞。一眼看上去,就让人不由自主的心中一冷!

    同时,就也在看到他这一招的瞬间,王越的两只手就已经交叉会和,一家伙剪到了赵祯的脖子。动作之快,几乎是刚一看到,紧接着就到了跟前。

    这一刻,王越的整个人落到赵祯的眼睛里面,他所能看到的全部东西就也只剩下了在他眼前越来越大的这一双手。五指紧撮,指尖前端的半透明指甲根根弹出,轻薄锐利,隐隐还反射出冷厉的金属光泽,才往中间一凑,他便感到了脖子两侧的皮肤恍似针刺一样的疼痛。就像是真有一口利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顿时皮毛颤栗,遍体生寒。

    而且,王越的这一下,脊背前倾如弓,脚下踩的也是六合拳中的三七步,中宫直入,硬打硬进。仿佛百战沙场的绝世猛将,开弓持箭,纵横而来。两条胳膊横扫轮动,更是将身前大片的区域全都笼罩在了中间。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在王越的攻击下,赵祯根本不能进行左右闪避,一下就断了两条路。而他只要再往后一退,那就等于是彻底把自己置于弱势之中了。

    因为到现在,他已经是一退再退了。每退一步都相当于让王越增加了一成的胜算,在这么退下去,只能让对方打的越来越顺手,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至把他碾死。

    “该死的。刚刚真是糊涂了,不知不觉就被他震慑了心神。想不到这个王越的体力竟然如此强横,简直不是人类!看来,不能再这么和他打下去了,否则一旦纠缠起来就不好脱身了……。”

    一瞬间的功夫里,赵祯的脑袋里就转过了诸般念头,也反省自身,知道了自己错在哪里。而王越这一占到先机,步步紧逼之下,他势必也是无力回天。

    反正他现在早就没了和王越争强好胜的心思,与其就这么打下去,负隅顽抗,最后肯定还是个输,还不如就在一开始交手的时候,找机会抽身退走的好。

    赵祯对形势的估计和判断,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落在下风而失去水准,心里对自己要做的事情,始终清楚的很。

    他的功夫虽然比年轻时厉害的多,但他毕竟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他了。

    现在碰到高手,他也许偶尔还会见猎心喜一下,但也只是限于彼此间无伤大雅的切磋而已,真正让他去和王越这样的高手,既分胜负也分生死,他却是根本不屑与此的。

    正所谓“居移体,养移气”,以他如今所处的位置,也早就过了血气方刚,好勇斗狠的阶段了。对他来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才是属于他的道。

    像是王越这样的高手,固然功夫了得,但在他眼里也不过就是个匹夫,是莽夫,是武夫。之所以他会亲自出马走了这么一趟,一来是以身做饵,想要引着王越上钩,饵料就必须够分量。

    二来,也是他恨极了对方,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够亲手打死王越。要亲手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但是赵祯还是没有料到。王越这个人的实力,竟然会一次又一次打破了他的底线。彼此间前后交手不过数招,就已然把他逼到了这种地步。甚至此时此地,竟然连一丝的斗志都没有了。

    然而就在他心里确定,不能再这样打下去的同时,他的脚下虽然还站在原地,但身子却已经自然而然的向后倾了一下。却是就在这时候,王越的双臂一剪,横扫过处已经彻底封锁了他左右两侧,再要横移已是不可能了。而王越的那两只手一剪上来,手还没碰到他的皮肤,他脖子两侧的皮肉就瞬间向下凹陷了下去。

    就仿佛被两口无形的刀子,狠狠的劈了一下似的。哪怕这还无法破开他的冰肌玉骨,可下一刻王越的手已经瞬间接踵而至,那股子锋利的感觉,简直比什么刀子都要可怕的多。

    真要被王越这一下,剪中脖子,赵祯根本不用多想,他的命也就要交待到这里了。任他的冰肌玉骨,坚韧无比,在面对王越这样的一双手时,也绝对抵挡不住。

    “哼……!”

    于是,就在这一刻。赵祯突然闭口纳气,一声闷哼!顿时就自两个鼻孔中喷出一道白气,虽是现在这个天气温度,看起来也像是寒冬时喷出的一股热气。继而他周身的肌肉错动,原本就向后倾的上半身顿时向下猛地一沉。就这么突如其来的,整个人似乎一下矮了半截,居然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又一次避开了王越的这一剪。

    与此同时,他人往后仰,一双手却置于小腹之前,十指交错,手臂绞缠,结出了个恍如花苞一样的手印来。双手反扣,掌心压住肚脐神阙,只是双手往中间一搭,立刻就激荡出一股古怪的力量。明明赵祯还闭着嘴,可空气中却隐隐约约的响起了一阵阵清音。

    初时入耳,还只是若有若无,时断时续,可紧跟着这声音便连成了一片,如梵音浩大,似道唱悠扬!

    “咦?”

    王越的两只手堪堪碰触到赵祯脖子两侧的皮肤上,就见到赵祯身子猛地向下塌缩,整个上半身顿时如同从腰腹中间折断了一样。可他这样虽然成功躲过了自己的一击,但却因为如此,下腰后躺,动力皆失,一下子就没有了再次躲闪的机会。

    是以,王越当然就不会放过这个已经送到了他面前的机会,双手交叉叠压,顺势一个“砸捶”,就朝着赵祯平躺的身子捶了下去。

    很显然,他这一下的变招,也是随形就势,一招落空,立刻随机应变,前后两招衔接的简直没有任何缝隙。啪!的一叠手,五指回握捏成空捶,只往下一落,就像是半空里炸开了一记惊雷。半天雷!

    但就在他招式变化的同一时间,王越的精神突然轰的一震,眼角的余光过处,就只看到正仰卧着脸朝上的赵祯,忽然把手向上一顶。顷刻间,漫天都是清音缭绕,对方的手上似乎一下子就长出了一朵白色的莲花,迎风摆动,暗香袭人!

    并且这一番的变化,也着实是神乎其神。赵祯的双手结印,明明只是十根手指在交缠抖动,但却在这一瞬间里给人的感觉却仿佛是白莲花开,不但看得到,甚至还闻得着。

    关键他这一下,最重要的是除了五感六识的反应之外,他还真真切切的撼动了王越的精神力。这就让王越越发的惊奇起来。以至于连他出手的瞬间,都不由顿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