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35章 动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三十一章动摇

    “巴斯底狱,曾经日不落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一座监狱。不知道死过了多少人。虽然后来毁于战火,不过这地方死气弥漫,深入骨髓,你要是能最终死在这里,魂魄必然永不超生。如此一来,也算是给我儿子报仇雪恨了。怎么样,王越?还敢接着往前走么?如果不敢的话,你现在退走,我也拦不住你,但你要真是掉头走了,我保证,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肯定会后悔的。”

    赵祯看着王越的双眼,静静的说着。

    “呵呵,你到底是多怕我就这么走了啊?连永不超生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不过,你尽管放心吧,既然已经追你追到了这里来了,不多打死几个人,我是不会走的。但是,你现在停下来,肯定也是个败笔,如果现在我把你打死了,想一想你安排的那些人会不会来得及救你呢?”

    话一出口,王越接着又往前迈了一步,顿时使得两人间的距离,一下子就缩短到了五步之内。

    而就在王越迈出这一步的一瞬间,他原本崩的紧紧的身体忽然就放松了下来。仿佛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他整个人就从一种面对强敌时的极端状态过渡到了另外一种极端。非但没有了如临大敌般的紧张感,反倒是这一放松,他的浑身上下就都真正的松了下来。大松大软。

    但是就是他这么一个动作,站在他面前的赵祯却忍不住全身一抖,就连眼神都变得恍如鹰隼一般。原本从容的姿态,登时换了另外一幅模样。

    因为就在王越往前迈了这一步的一刹那间,他耳朵一动,已经听到了一阵如同江河奔涌般的水流声,哗啦啦!声音虽然并不算大,可落在他的耳朵里却仿佛惊雷一样。紧接着,扑面就又是一股热气突然从王越的身上升腾起来,明明隔着还有好几步远,但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冬天在屋子里面烤炉子似得,整个身子都热哄哄一片。

    他知道,这是王越在催动自身体内的气血。强大的心脏只是一泵,立刻就将大量的血液以超过常人十倍几十倍的速度,流转于周身上下。又因为这股气血运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听起来就像是江河奔腾一样,继而血气狂涌,散发热量,一下子就让他的体温上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使得他的整个身体,顿时变成了一座人形的火炉,热气蒸腾,血脉沸腾!

    就像是普通人运动也会不断的发热和流汗一样,练拳的人,血气阳刚,体质远超常人,一用劲浑身气血奔腾,的确是会释放出更多的热量来。但在内家拳里,这种热量其实就是气,功夫练到了一定地步之后,就可以闭合毛孔,将这股热量尽量封锁在体内,从而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和破坏力。

    功夫越高,这口气闭住的时间就越长,爆发力当然就会成倍提高。

    而像是赵祯这样的高手,更是练内家拳的大家,收敛血气,闭合毛孔对他来说都只不过是最基本的操作。一口丹田气早就练得精纯无比,以他的冰肌玉骨,一般人甚至都无法在他的皮肤上找到任何一个毛孔,但以他的功夫若是像王越这样只一催动气血,身上的血液立刻涌动如江河,体温瞬间达到这样一个地步,他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无他!

    这其实就是在表明,王越身体的强横,实在已经是到了一个连他都想象不到的程度了。单以气血的浑厚来判断,如果不是他眼睛看的清清楚楚,眼前的王越就是个活生生的人类,他都几乎以为在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个化成人形的犀牛大象,狮子老虎了。

    血气之旺盛,简直马上就要透出身体,冲出体外的束缚了!

    王越这一下虽然只是迈出了一步,可带给赵祯的震撼和冲击却是前所未有的猛烈,甚至还要超过之前他们交手的时候。在他的感觉里,这时候的王越看着浑身放松,似乎已经对他没有了任何敌意,但事实上只有功夫到了他这种境界的人才会明白,此时的王越究竟是如何的可怕。

    就如同是一只绝世的凶兽,在猎杀前摆出的那种慵懒的近乎于游戏一样的姿态,却没人知道下一刻当它突然暴起的瞬间,这所有的一切就都会成为鲜血的铺垫。

    没有闭合毛孔,就任凭体内的热量这样肆意的外放着,而且也看不到对手有任何下一步的动作,但是危险的感觉却恍如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的涌上了赵祯的心头。

    从皮肤到毛发,脚跟到后脑,他身体上的每一处都在这一瞬间,对他发出了疯狂的警报。哪怕这时候的王越早就从全身巨大化的状态中退了出去,可他带给对手的却是一种近乎于本能的压迫感。

    就像是老鼠见了猫,羚羊之于猎豹一样,这是一种发乎于人类内心深处,最无法抑制的感觉。仿佛生命本身在层次上的差距一样。

    而直面着如此这般的压力,即便是赵祯,也不由得浑身一抖,顷刻间头皮发麻,忍不住向后退了一小步。

    但就是这么一小步,却有如引发溃坝的管涌蚁穴,随着他这一轻轻动,在他对面的王越也是突然动了,两只手几乎同时朝前一探,虎口撑圆,人往前扑。

    刹那间,猝然而其,杀机毕露,呼啸的劲风直接绞碎了面前的空气,发出撕心裂肺般的破空声!

    王越这一扑的势子,双手齐动,似猛虎扑羊,用的乃是六合拳中一招“豹头式”,双手张开,置于脑袋两侧,纵身之下,只攻不守。看似中门大开,实际上却是大枪中最凶险的一记马上战法。

    人借马力,在纵跃如飞中,运枪下击,集中了全部的精气神,只要速度够快,马力不亏,那杀起人来当真是一戳一个准,所过之处,人仰马翻。而将这路枪法演化为徒手的拳法,走的就也是一样的路子,打的就是个又快又狠!

    如铁骑突出刀,银瓶乍破。

    本来一般练拳的高手,打法求稳健,每一招都要兼顾攻守,讲究个三分收七分放,为的就是要应付在实战中层出不穷的突发状况。尤其是在和同级别的对手过招时,如果不是彼此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必须要不死不休了,否则双方打起来通常也是要未算胜先虑败的。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几乎很少会有人只攻不守,甚至不惜放开中门……。

    但是,王越和这些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他的身体强横,根本就不怕对手趁机攻入他中门的空挡,就如同一个练了横练功夫的人,他的打法自然就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了。

    况且,他此时骤然发力,趁势而动,气势之猛烈,在他这一扑之下,就算有人看到了他浑身破绽,可近在咫尺间,也不会有人敢冒着被他一扑打碎头颅的危险,和他对攻的。

    实在是他这一出手,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气势杀机,都太过暴烈了。就算是赵祯这样的高手也要在这瞬息间几乎为之神夺。一时间不要说反击,便是硬接一下的心思都起不来半点儿,当下似乎连想都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抽身往后又退了出去。

    而他的身法灵动,比起严四海的诡异多变似乎还要敏锐一些,即便是在面对着王越这势如泰山压顶的一扑之下,他只凭脚趾抓地的劲儿,就使得整个人恍如滑行一般,硬生生的一退再退。几乎就在不可能中,以毫厘之差就此避过了王越的一击。

    与此同时,他心里也知道,这时候的王越肯定已经是对他下了最大的杀心了。他明知道自己给他安排的陷阱就在前面,换了任何一个人也都不太可能就这么直接闯进去的。

    所以,这里就成了他能够击杀自己的最后机会。否则只要等自己安排的人手一反应过来,王越只要敢不跑,那他势必就会陷入重围之中,下场堪忧。

    心里一瞬间转过好几个念头,赵祯正准备继续发力,施展身法,好拉开和王越之间的距离,接着向计划中的位置跑,却不想就在他将动未动,脚下着地旧力已尽新力未发的当口,王越一扑落空,明明来势已经尽了,可他突然一口气尽出口鼻,小腹鼓动,咕!的一声轰响,仿佛蛙鸣牛吼!整个人竟是就这么变扑为扫,脊背贲张如开满弓,两条胳膊同时向中间交叉。

    咻!的一下,声如裂帛,他最前面的两只手掌指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一片赤红如血,交叉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巨大的剪刀,朝着赵祯的脖子就剪了过去。

    而他这一下的变化,后招之猛烈,杀机之炽烈,居然比他刚才那一扑,又足足强了一倍。

    以至于,赵祯目睹之下,整个人的眼睛都猛地剧烈收缩起来。之前还能始终保持平静的脸色也瞬间的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