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34章 巴斯底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三十章巴斯底狱

    “这就是我和你之间的不同之处了。你的功夫虽然不错,可是享福太多了,在解决事情的时候,总要习惯的用些阴谋诡计,无形中就让自己的心意变得不纯粹了。所以,历朝历代以来,你见过有哪个大宗师是身居高位的?就算出身显赫,也没那个功夫,动这么多的歪脑筋。”

    听到赵祯这么一说话,王越脚下一震,居然也在这时候停下了手。只在赵祯身前七八步外一站,整个人就如同一杆大枪耸立,人虽不动手了,可从他身上透露出来的那股子气息,却让赵祯始终不敢掉以轻心。

    所以,此时此刻,赵祯的仪态虽然仍旧显得相当从容,气度庄严,但在经过了之前的一轮交手和追逐后,他心里对于王越的评价立刻就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而在从前,能让他生出这样的一种评价,并且心生忌讳的,在整个日不落,甚至是西方各国的所有唐人中,也只有苏明秋这一个人而已。可现在就又多了一个王越,但偏偏这个人和苏明秋之间的关系又十分的密切,这么一来,这两个人一旦站在了一起,那对他所产生的威胁,就绝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你和我当然是不一样的。在我看来,不管是用功夫还是用计谋,只要能达到目的,就都是最好的结果了。”赵祯的目光和王越碰撞在一起,寸步不让,“就好像你一样,虽然年纪轻轻,可拳法武功就练到这样的地步,就算是严四海和我,都不能在正面交手中击败你。不论从哪一点上讲,你都足以称得上是个天才了。但是,我虽然练了功夫,但我却始终志不在此,什么武道大宗师事实上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练拳一为健身,二为防身,至于其他的事情,自然有的是人去替我做。”

    “所以,你也不用拿这些话来打击我的心灵。因为这就是我和你之间最大的不同,我也不觉得我这么做就是错的。倒是你,明知道我在算计你,却依旧自己一个人追了上来,在我看来你这才是傻。唯有莽夫,才会如此不顾一切,只图个痛快。”

    赵祯这一番话,悠悠道来,语速虽然不快,声音也平淡,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显然是对王越充满了鄙视。

    不过,王越却丝毫不为他的这番话所动,反倒是目光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赵祯,忽然一阵放声大笑。

    “哈哈哈,这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上一次和严四海交手,最后却让他跑了,这本来就让我十分的不甘心,没想到今天又碰上了你赵祯。这世间的事,果然是有所失就必有所得!你刚才能在我手下,连接数招,只凭这一点,打死你就不亏了。至于你的那些什么阴谋诡计,埋伏陷阱,这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些小伎俩罢了。你要是真有信心对付我,又何必耍这些手段!”

    的确,自从出道以来,王越树敌无数,先后被人针对,布下陷阱狙击围杀的场面就已经不止数次了,而且场面也是一次比一次大。甚至在上一次的时候巴利-伯恩这个血鲨的二号人物,竟然连榴弹这样的重火力都用上来。

    上百号刚从西非战场上回国的特种战士,前前后后,各种算计,到最后不也是让王越一路从桥头杀到了桥尾,在枪林弹雨中生生闯了出来!

    而相对于此,赵祯的埋伏,在王越看来显然就有些不够看了。哪怕他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给他安排下了一些什么样的陷阱,可已经经历了这么多次的围杀,王越就有了足够的信心应对一切。至少,在日不落这种地方,就算赵祯的势力再大,他也绝对不可能动用超过巴利-伯恩血鲨部队的火力的,更大的可能反倒是应该是高手的围攻。

    因为,毕竟他这一家走的就是这么一条路子,本身底蕴就深厚,培养出来的高手自然就也不会少了。再参考一下赵浔身边的那几个人,和老太监安在淳,王越就敢肯定赵祯这次为他动用的人手里,必然已经是高手尽出。

    所以,正因为是这样,王越才越发的不会半途而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高手,更多的高手,这都是送上门的肥肉啊!

    “你真的很狂妄,但可惜的是,你是不可能打死我的。”

    赵祯的脸色微微一沉,似乎对王越的这种狂妄终于有些恼怒了,以至于再说话的时候,语气里都渐渐变得有些不耐烦了:“我必须承认,你的拳法武功的确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我虽然未必是你的对手,但要是只凭这个,你就想打死我,那也纯粹是在做梦。就好像当初你和严四海交手一样,最后不也没能留得下他。”

    “在某种程度上说,你比严四海还要难缠一些,但这却并不是说你就比严四海厉害了,而是因为你拳法本身的那种打法,对我隐隐有了一些克制。”说话间,王越突然朝前迈了一步道:“不过,我虽然对你练习道家坤道的练气法门有些不解,但也必须要承认你能在这条路上走到现在练出了一身的冰肌玉骨,这的确是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固然可以让你的气脉悠长,耐力强悍,韧性更足,但这些其实都不足以对我产生太大的威胁。就算你的打法阴阳和合,刚柔变幻,卸力的法门精妙异常,可你觉得真要就这么一直打下去,你又能挡得住我多少招呢?还是说你真的以为,比体力,你能比得上我?”

    王越呵呵笑着,脸上的笑意不减。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字字斩钉截铁,不论是语气表情,还是言辞状态,全都让人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似乎他说的这些就是真的,对的,全都是真理一样,纵然是在面对赵祯这样的高手时,他也笃定的判断出对手必败的结果。不但是他自己坚信如此,就连赵祯自己都忍不住顺着他这番话的内容,仔细的考虑了一遍。

    但最后得出的结果,却是一如王越所说的一样。真要这么一直拼下去,连他自己都不认为自己能赢。

    因为有了严四海这个前车之鉴,任凭他心里如何的不甘心,不服气,他也不得不承认,王越刚才说的的确是真的。哪怕他可以在打法上占到一些便宜,以柔克刚,卸力的法门精妙无比,但只要时间一长,把战斗拖到了双方互拼体力的地步,那他就再也没有信心打下去了。

    “你的体力,的确强的可怕。而且正值人生中最鼎盛的年龄,和这样的你交手,我的确是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如果真到了如你所说的地步,我也有很大的可能会输给你。但是,我不是严四海那个蠢货,我也不可能做这种完全没有把握的事情。除非真的像你说的一样,我给你安排的一切都是小伎俩……。”

    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得意的东西,赵祯说话说到了一半,突然就笑了起来。小伎俩?如果连他安排的那些陷阱和埋伏都是小伎俩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什么东西可以伤害到面前这个年轻人了!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就是血肉之躯,就会被杀死。王越虽强,可也还是个人啊!

    “这片牧场,原来是个监狱吧?”王越听见赵祯这么说,眼神却看向了远处的那片高大的建筑:“我虽然不对曼彻斯特不熟悉,但也知道在这里曾经有一座监狱,是在三四百年前关押过一位国王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是这个巴斯底狱吧?虽然后来因为毁于战火,被废弃了,但却没有想到竟然被你改成了一片牧场。看这样子,改建的不错,的确是个埋伏人的好地方。”

    王越口中的这座巴斯底狱,的确存在,就是日不落历史上一座十分著名的大型监狱,但几百年来数次毁于战火之中,早在百十年前就被彻底废弃了。没想到这里却被赵祯一家人,不知道以什么手段,收入囊中,还依着原址残存的废墟起了这么一大片的建筑。再看看周围的牧场,沿河岸吞并几处丘陵,光这面积少说也有几十平方公里了。

    由此也足以见得,经过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赵家所代表的前朝势力,其实已经开始在暗中慢慢的复苏了!

    “嗯?”而只一听到王越这么一说,赵祯的眼神也是骤然往里一缩。却是根本没有想到,王越竟然会在这时候突然一口道破了他的安排。明明还是个年轻人,热血冲动,可却又心如明镜,似乎一切的算计在他看来都只不过是个笑话似的。

    “莫非,他还有所依仗?”赵祯脸上的表情木然,但心里的念头却转的飞快。

    这一路为了引王越上钩,他也算是绞尽了脑汁,刚刚打过了一场之后,之所以现在还要停下来,就是怕在追了这么远之后,王越突然改变主意,不肯上当了。眼看目的地就在前面了,所有的布置全都完成,如果在这时候让王越停下来,那他所有的打算可真就是行百里半九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