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33章 对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二十九章对峙
  到了这时候,王越也知道,自己想要打死赵祯,只怕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了。赵祯这个人的韧性实在太强,就算此时已经没有精力对他展开反攻,可就这么一直全力防守下去,再打下去,两个人就该是拼体力和耐力了。
  但偏偏这个人练得还是道家的练气术,气脉悠长,功夫已经练到了冰肌玉骨的程度,比起耐力来只怕也不会比王越差的太多。
  一个敢以男儿之身却练女人功夫的人,还能练到这个地步,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是王越现在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的时间有的是,体力也充足的很,和他比这些,他也不认为赵祯能比得过他的。无非就是这么一直打下去,一直打到一方死掉而已。他就不相信,赵祯能有这份心思和他死磕。
  “赵祯,有本事你就别跑。看看咱们谁能打死谁?”
  又一拳打得赵祯人似滑行,向后又退出了两三米,王越突然哈哈大笑。
  “有本事你就来追我,看我能不能杀了你?”一口气打到这里,赵祯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王越的对手。真要这么一直拼下去,最后死的那个人也一定会是他。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和王越死拼到底的心思,一听到王越哈哈大笑,顿时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恰好此时王越一拳震得他向后一退。
  立时间他也也是一声冷笑,身体借力,顺势而为,一个倒窜就窜进了身后半人多高的草场中。人似分波踏浪,竟然就这么转身跑了。
  不过,王越当然也不会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跑掉。
  明知道对方在背后搞鬼,引他上钩,还不管不顾的一路追上来,究其根本,王越不就是想打死几个高手么。尤其是赵祯这种人,儿子已经死在了他手里了,彼此间结下大仇,原本就已经是不可能和解了,这时候既然有机会打死,再要让他跑了,岂不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何况,这时候赵祯跑,也不过就是想要引他继续深入罢了。
  两人刚才的一番交手,说白了只是正餐前的开胃菜,大菜还在后面等着王越呢。
  所以,就在赵祯突然掉头的那一瞬间,王越也是二话不说,身子一动,立刻就追了下去。
  并且这一追,双方一开始就把各自的速度瞬间提到了极限。尤其是赵祯先走一步,人往后刚一退出去,整个身体立刻就像是被风裹住了一样,脚下踏动如飞,一个呼吸的功夫人就已经深入牧场之中,然后又是一个呼吸,他的人便几乎消失在了常人的视线尽头。
  速度之快,简直惊世骇俗!
  但与此同时,王越虽然比他稍稍晚了一脚起步,可他一旦奔行起来,却是由静而动,瞬间爆发,中间毫无过渡,只一脚踩在地上,人就在巨大无比的反作用力之下,炮弹一样朝前轰了出去。所过之处,地面先是下沉,然后就仿佛引爆了一颗颗的地雷,人在前面跑,身后顷刻间便冲起了一条条的土龙,声势之浩大,却是硬是让他一个人跑出了万马齐喑的味道来。
  如此一来,不管前面的赵祯速度如何之快,恍如御风而行,也无法把王越甩开十步开外。
  而十步这种距离,说实话,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其实也就和普通人眼里的一米两米远,几乎没什么区别了。只要赵祯脚下稍微一慢,立刻就能被王越迎头赶上。
  这两个人一深入到牧场之中,半人高的牧草顿时像波浪般分开,远远看过去就像是海面上飞驰而过的两艘快艇,人已经过去了,可身后的草浪却始终不能闭合,留下一条长长的通道。
  尤其是在王越身形闯过之后,不但脚下的地面隔一段距离就炸出一个大坑,而且但凡有碰到他身上的牧草,也都是从头到脚,一一粉碎。这是因为他在奔行的时候,发力实在是太猛烈了,以至于快则快矣,却没有办法收摄力道,是以所过之处,只要是被他撞上的东西,全都等于是受了他一击。
  好在这一片牧场广大,沿途除了牧草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阻碍了,不然以他这样的跑法,即便速度不比赵祯慢,想要追上对方也没有那么容易。
  就好像当初他和严四海交手的时候一样,最后严四海虽然受了重伤,内脏大出血,可人一旦到了林子里,王越就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跑了。哪怕后来再不甘心,他也没有一点办法。
  而论及在身形步法上的功夫,这个赵祯虽然未必就比得上严四海,可这个人长于练气,火候精深,从这一起上看,步明显就也是个精通身法的。就算一时间还摆脱不了王越,可这是属于直线奔行,看的是爆发力和耐力,真要进入到一片地形复杂的地方,那就要讲究闪展腾挪类的小巧功夫了。
  但在这一点上,恰恰就是王越目前的短板所在!
  说时迟,那时快!
  他们两个人这一跑起来,不知道有多大的牧场中间就如同闯进了两个不速之客。人过处,不管是脚下藏在洞里的山鼠野兔,各类野物,还是一片片自由分布正在吃草的牛群和羊群,都本能的陷入到极致的慌乱当中。
  一时间,牛鸣马嘶,豕突狼奔,更有远处几个放牧的牛仔此时连枪都拔出来了,一面策马狂奔,一面鸣枪示警,尖锐的口哨声连成一片,不绝于耳。似乎是在通知同伴……。
  这世界的西方各国一样讲究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对于闯入到自己领地的不友好人士,按照法律的规定是可以开枪击毙的。
  不过,这些和王越都没什么关系。因为他比这些牛仔的马跑得更快,还不等对方骑马围上来,他人就已经一口气冲出了几百米外。以他现在的实力,一旦全力奔行起来,十几公里内的速度别说是马,就是一般的轿车也追不上他。
  所以,这一路行来,前面的赵祯根本也甩不掉他。刚开始时,他还是有意为之,不想因为自己的速度太快,让王越掉队,可接下来赵祯却发现,这的确是他自己想多了。
  不要说他有意放慢速度,就是现在全力以赴,也没办法让他身后的王越落下哪怕一小步。
  如是者,十几公里一闪而过,眼见整个牧场都要被他们横跨而过了,刚窜上一座小山包,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一大片建筑物,赵祯眉毛一挑,脚下不由一顿,紧跟着就要纵身下行。
  却不想王越在他身后,突然猛地一甩手!人在急行之中,肩背起伏,脊椎吞吐,一条胳膊就这么样的朝前一戳。刹那间,筋骨齐动,咔嚓声响如鞭炮,竟是一探手就直接扎到了赵祯的背心后面。
  关键这时候,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有两三米呢!
  他的这条胳膊就仿佛是一条大枪,纵横来去,伸缩如意,朝前一伸居然就戳出去两米开外,简直神乎其神。一下子就从根本上违背了人体自身的生理规律。
  这就是通背。脊背连通,松肩活臂,人往前一扑的功夫,于急行中,探臂膀,动脊椎,整个手臂就能在瞬间伸长一两尺,因为速度太快,所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的手忽然加长了一样。其实这都是错觉。
  但错觉是感官上的,这攻击却是实实在在的到了,没有半点儿的虚假之处。
  王越这一下,用的就是六合拳中的“通背枪”,虽然手里没枪,可五指一撮,指尖鲜红如血,这一下要是真戳到了赵祯的背心上,对方尽管已经练出了冰肌玉骨的异象,一身筋骨和肌肉称得上是坚韧异常,擅于卸力,就算不会当场戳死,也势必会受到重创。
  这么一来,自然就要形式易主。莫说再也无法这么跑下去了,就是再交起手来,他也肯定比不得从前了。而在王越这种人面前,哪怕他只受到一点伤,这就足以让他优势尽失。继而一切谋划,尽付流水。
  但是,赵祯显然是知道其中的利害的,因此这时候也顿时放弃了继续前行的念头,转而把腰身一拧,化去势为横移,整个人顿时就在脚下一住的同时,把身子向旁边平平移出了一尺。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高速行驶的汽车,忽然改变了车道,而且这种变化还是毫无任何征兆的,就那么瞬间一变,然后他就从这条车道上挪到了那条车道上。偏偏你还看不到他有任何变向拐弯的动作。
  身法之高明,就算落到王越眼睛里面,也不由得眼神一跳。这家伙的身形步法,竟然不比严四海差。只这么一个侧移,连身子都没有转过来,就已经避开了王越的这一枪。
  “你追我追的这么急,真的就不怕落到我的埋伏里么?要知道我可从来就没有小看过你的,如果要有陷阱,那必然也是凶险异常!”
  一躲开王越这一下,赵祯紧跟着转过身子,眼见王越就要再次向他出手,连忙摆了摆手,突然张口说话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