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31章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二十七章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赵祯这一记飞袖,显然是一门特殊的功夫,藏兵于袖,不但隐蔽,易于随身携带,而且对于高手而言,控制力道,很多都可以做到束布成棍,即便是一件轻薄的衣服,也能在贯注力道之后,发挥出极大的杀伤力,何况是赵祯这种人物,原本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所以,他这一袖子飞出来,不仅是袖口内衬了一圈钢板,开刃如刀,甚至就连袖子本身也是变得坚硬无比,啪的往前一个弹射,就好像一大块铁板凌空落下来似的。

    而且与此同时,他另外的一只手也随即抬起来,松肩活背。再猛地一口气吞下腹去,然后他整个人就瞬间变得松软一片,从头到脚,周身关节似乎都在这一刻齐齐颤动了起来。

    下一刻,王越的一掌如期而至,赵祯居然就这样的一种情形下,抬手一翻,就和王越拼了一记!

    噗!

    声如败革,沉闷的撞击声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多大。两人的手掌上下相交,碰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块石头突然掉进了深井里。

    王越这一记仿若山倾,足以摧毁一切抵抗力量的六合劈掌,居然就被赵祯毫无任何花巧的给接了下来!!

    赵祯的手和王越的手对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和成年人之间的对比一样,一个大如簸箕,根根手指粗的和胡萝卜一样,一个却是白皙干净,秀气的像是女人似的。可就是这样一只手,竟然就生生止住了王越这一招的去势。

    再仔细一看,赵祯的手却实在也是干净的过分了,修长的五指,在两人碰撞的一刹那竟然似乎闪过了一抹青幽幽的光芒,冰冷而坚硬,就好像他的这只手根本就不是一只活人的手。

    并且,他的手上也看不到一根汗毛和毛孔,皮肤细腻的简直就如同玉石雕琢的一样。平滑而润泽,坚韧而有力,虽然是显得秀气了一些,但这只手上所蕴藏的力量却是如同江水流转,绵绵不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的手心里正藏着一个看不到的漩涡,任何力量只要一靠近,立刻就被吸的点滴皆无。

    “冰肌玉骨?这好像是道家功夫里专门给女人练得吧??”

    两人双手刚这么一接,王越就立刻知道这个赵祯的功夫,果然是高明的很,虽然未必就能比得上严四海,可他的年纪到底比严四海年轻的多,不但体力正值高峰,没有走下坡路,而且打法也纯粹是内家拳以柔克刚的路子。和这样的交手,只要不是功夫相差太多,打起来甚至比严四海那种精于身形步法的,还要让人头疼一些。

    尤其是,当这个人在准备的特别充分的情况下,想要短时间击败他,就要比正常时多花几倍的心力。

    而相比于严四海的蛇鹤双形并练,只从赵祯的这只手上来看,王越也有足够的把握确定这一位前朝赤红龙旗的掌旗人,练得就应该是唐国道家的某种特殊的练气术。并且火候精深,已然达到了“冰肌玉骨”的程度,整只手几乎没有一点人类血肉的感觉,毛孔消失,冰冷润滑,触之如玉。

    道家的门派众多,练气修身的法门自然也是门类繁多,各有传承的,其中就有这么一支专走阴柔路线,吞吐阴气,炼己筑基。其中修为有成者,若能闭住浑身精血,收敛于内,不使分毫外泄,就可以让闭锁浑身毛孔,在体内自成天地。把自己像是锻玉一样,慢慢雕琢,去除杂质,从而通体剔透,从心灵到肉身皆不染尘埃。

    一旦练到了这一步,那就等于是人身转换,改变了自己的生命形式,用道经里的说法,这就是无漏,可以为人仙了!

    不过,这种法门尽管好处多多,可因其专修阴力,所以历代以来修习者也多是道门中的坤修女道。虽然男人也能练,但练得时间长了,受到阴气侵染,难免就会变得比较阴柔,偏于女性化……。

    “好家伙,这种功夫都敢练?还火候这么深,这个赵祯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冰肌玉骨这种词原本就是多用来形容女人的,就好像苏雨晴现在的功夫日深,又天生丽质,皮肤白皙光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冰肌玉骨一样。可这和赵祯这种通过修炼得来冰肌玉骨完全就是两码事了。

    赵祯的冰肌玉骨,本质上是他自身功力的一种体现,气息由内而外,逐步转化,所以人看着并不高大,生的也比较清秀,但一副根骨却早已经练得坚韧无比。

    王越这一掌,在全身巨大化之下施展出来,和他刚正面,就算是严四海那种拳法入化,功夫入道的大高手硬接一下,也都要连连后退,震得浑身气血翻涌,胸闷气短,几欲吐出血来的。但赵祯却轻飘飘一掌,就这么给接了下来。

    既没有后退,也没有表现的多么难受!反倒是硬接了这一下之后,紧跟着就是把手贴着王越的手心一转,手腕一个翻动,竟然就在王越后力即将全面爆发前的一瞬间,把他的手给拨到了一边。同时,身子又往前迈了一步,刚刚转了一圈的手,登时就朝前一探,一掌便拍向了王越的小腹。

    赵祯的这一招,看似轻描淡写,似乎只是一翻手腕就拨开了王越的手臂,没用多大的力,可事实上王越的手是那么好拨动的么?一条胳膊,贯注力道,简直是重如千钧,就算不发力,就这么横在那里不动,一头牛都拉不偏一分一毫。

    但赵祯却做到了,由此也足以见得,他的拳法武功之高明,已经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虽周身运劲,全力以赴,看起来却也是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一般人别说看不出来,就算是寻常的练家子,要不是功夫到了一定地步,也肯定看不明白。

    而且,他这一掌前拍,也绝非孤立,而是正好与之前弹出去的那条飞袖合在了一起。一长一短,一前一后,上面遮盖脸庞,吸引王越的注意力,下面这一掌便顺势而发,无声无息的印到了王越的小腹前面。配合之默契,简直是有如羚羊挂角,天衣无缝。

    这一瞬间的变化,从自己的一掌被对方接住,到下一刻的手臂被拨开,王越就知道,自己之前还是小看了这个赵祯。这个人虽然出身显赫,近些年又养尊处优,不怎么出现在外人面前,可这一身的功夫却委实是不在严四海之下的。

    他之前说赵祯的功夫不如严四海,显然是太主观了一些!有点先入为见了。

    “难怪已经知道了严四海败在了我手下,还敢设计我。并且不惜亲身犯险,引我上钩,原来是有这个依仗啊。”

    在发觉了自己错在哪里之后,王越立刻摆正心态,对赵祯的反应顿时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转眼后,赵祯一掌拍出,王越就只觉得脸上一疼,劲风扑面而至,顿时压得他眉眼一眯。却是就在这时候,赵祯那一记飞袖已经冲天而起,斩到了他面前。袖口张口,一线刀轮若隐若现,只往前一扑,就遮住了王越的视线,让他再也无法看到对手的任何动作。

    而这一刻,时间虽然短暂,只是常人一眨眼的功夫,可在高手眼中这就足以决定生死了。

    所谓生死一瞬,不外如此!

    若果换了第二个人,面对此种情形,搏杀之际,看不到对手的任何动作,第一反应肯定不是后退,就是躲闪。因为不这么做,就等于是将自己置于绝对的险地。就算功夫了得,最终得以扛过去,但过后也必然是县级已失,要被人一路压着打下去的。

    所以,就在这一刹那,王越也的确是感到了危机临头。

    强烈的悸动感,让他的心脏猛烈跳动起来,恍如巨槌擂鼓。

    可是王越却依旧站在原地,既不后退也不躲闪,面对心里骤然提升的警兆似乎也毫不在意。面对着赵祯这一记几乎已经甩到了自己脸上的飞袖,王越只把空着的一只手向上一抬,凭空一横,直接就拦在了自己的脸前。

    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巨响,恍如铜钟大吕,金石互击。赵祯的飞袖狠狠的砍在王越的掌心中间,袖口的一圈钢板顿时溅起一团细密明亮的火星。

    王越的手掌,色如青黑,厚的简直就像是一块实心的精钢铁锭,饶是赵祯的这一记袖击,宛如奇兵突出,来的出人意料,可到头来却仍旧不免在距离王越面目前不到三寸的地方功败垂成。甚至还不等这袖子在撞击的瞬间被崩开,王越五指一合,就将它抓在了手里。

    瞬时间,裂帛之声,不绝于耳!

    眼见得自己平日里,屡试不爽,几乎百发百中的飞袖居然被挡了下来,赵祯也不由一愣,再看到王越此时已经将袖子抓在了手里,顿时当机立断,来了个壮士断腕。竟是不等王越有下一步动作,他藏在袖中的那只手便弹出指甲,旋动手腕,自己先就将这条袖子割裂了开了。根本就不敢让王越借此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