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29章 举手就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二十五章举手就打

    “报仇?你杀了我的儿子,这个仇当然是要报的,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了。不过,你也不用说这种话来激我,人早晚都会死的,赵浔他只是比你早走了一步而已,待会只要你死了,他就也会瞑目了。”听到王越这么一说,赵祯突然间不知为什么就笑了起来。

    他的声音浑厚低沉,一笑起来落在耳朵里就如同是寺庙里的铜钟,嗡嗡轰鸣,而且说话的时候胸腹同时起伏,一上一下,鼓荡不息,看起来就仿佛是皮鼓和风箱一样,充满了张力。显然是已经将一口丹田气淬炼的精纯无比,所以气脉悠长二厚重,一口气说出这么长一句话,中间居然也不停顿。中气之足,令人心惊。

    “另外,你也别说什么强行为之,人是人,天是天,真正的天人合一那本来就是不可能存在的。这一点,不可能不知道。不但我做不到,你做不到,苏明秋他也一样做不到。”

    面对王越的挑衅,赵祯却根本不上当,随口两句话就针锋相对,点出了王越话里面的破绽。

    唐国文化讲究的天人合一,在学术上是一种思想的境界,也是一种理论的高度完美状态,真要做到这一点,历史上的先贤们,虽然不敢说没有,但也绝对很难。是难如上青天的那种难!而把这种境界引申到拳法武功里,这在道家的修炼里,有个专有的名词,就叫做“合道”。

    人心即天心,以身合道!

    到那时按照道经中描述,人便已经不再是人了。大道已成,自然众生平等,天下万物皆为刍狗……。

    再简单点说,以道家修行的步骤和大层次来区分,炼精化气,炼气化神后是炼神返虚,最后才是所谓的“炼虚合道”,可以羽化飞升,位列仙班。但即便如此,这也只是勉强合道而已,还远不是真正的合于大道。

    因为大道至公而无情,人就算真的成了仙成了神,那也还是以人为本的,仍旧会有七情六欲不断滋生,所以真正的天人合一,可以存在于思想中,衍生在神话故事里,却不可能成为现实。

    哪怕功夫练得再高,像赵祯这样能把自己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使自身的呼吸,心跳甚至气息波动的频率都和自然保持一致,难分彼此,但这种状态说到底其实也只能保持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而已。并不可能就这么一直维持下去。

    毕竟人力有时穷,对自身的掌握越是精细入微,需要花费的心力就越大,想要任何时候,无时无刻都保持在这种状态之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且,即便是这样,想做到这一步的,一般人也是连想都不敢想,不把拳法练到心意圆融,从而炼气化神的地步,那是连门槛都摸不到一点的。

    道经中的说法,虽然太玄了点,仙神之说到底虚妄,但内丹术和练气术却是真实不虚的东西,结合拳法武功,传承至今,去伪存真,剩下的就都是真传了。

    “的确啊,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天人合一的。人本来就是自然的一份子,想以人心化天心,那除非是死了,就像是一滴水汇入江河湖海,再也不分彼此了。我们这些练功夫的,不过就是师法自然,学了点皮毛罢了。”

    王越也笑了笑,居然没有立刻就反唇相讥,反倒是对于赵祯说的话,表示很赞成。

    双方虽然不是朋友,还有深仇大恨,甚至马上就要打起来了,但王越却不想为了反驳而反驳,对于赵祯话里表现出来的一些东西,他也是深有同感。

    功夫练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后,其实很多的感悟,都是殊途同归的,有共鸣,这也一点都不奇怪!

    “好,王越不愧是王越!想不到,苏明秋竟然能教出来你这样的一个高手来。年纪轻轻的,就到了这种地步,难怪明知道我已经给你准备了陷阱,还敢追上来。不过,生死这种事,三分靠打拼,七分由天定,有的时候,过分自信也可能是过分自负了。”

    对于王越的反应,赵祯显然是愣了一下。随即不禁又叹了口气,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不说一个字了。只是在他的眼神里,明显杀气又重了三分。

    两个人本来就是敌对,说话时各显锋芒,可王越却能在这种情形下,对他说的话,不加任何掩饰的赞成。语气坦然,发乎于心!只从这一点上看,就知道这个人的信心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了。

    所以,赵祯此时干脆就什么都不说了。

    因为,当一个人的内心强大到连对他的敌人都可以真心赞赏的时候,那任何的言语力量就都不可能再对他产生任何不利的影响了。与其还要在这里相互试探,绞尽脑汁的给对手施加压力,那还不如就省省力气,准备手底下见真章了。

    的确,他的感觉很准,处事也相当果断。一见自己几次说话都无法动摇王越的心绪,立刻就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心智之坚,已经不在自己之下,不管说多少话,对他而言也都是一些废话而已。再这么下去,反倒还要被人耻笑,得不偿失,平白的掉了自家的身份。

    不过,虽然是在这里受到了一个小小的挫折,但赵祯却并没有失去对付王越的信心。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也明白自己最大的优势所在。王越再厉害,可也只是一个人,并且孤军深入!他却早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张网以待!

    像他这种人,早就习惯了凡事谋定而后动,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想要杀王越这种级别的高手,单打独斗那无疑是下下策,个人的武力再高,生死相斗的时候,也不可能保证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而赵祯的拳法武功虽然极其高明,可他身为前朝八旗赤红龙旗的当代旗主,讲究的就是个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以身做饵,引王越上钩,这已经是极限了,再要他去和王越拼命,他却是从来没这么想过。之所以还要在这里等着王越来,摆出一副要动手的样子,说到底也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怕的就是王越在猜到真相后半路脱钩。所以他才在此时此地,来了个火上浇油。

    但却没有想到,王越居然会这么难缠。几番交锋之后,就连他都只能主动闭嘴!在眼中流露出来的杀机越来越盛的同时,心里的警惕也顿时提到了最高。

    “自负?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觉得过。对了,几天前貌似严四海也曾经和我这么说过,但他的下场,你也知道了。”王越轻轻吐了一口气,说话间突然抬脚朝前走了过来。速度不快,可他身上的气势却随着他的脚步,每向前一步,就骤然增加了一倍。

    不过就是眨眼的功夫,几步迈出来,场中的气氛便急转直下,充满了火药味。

    高手在面对面的搏杀时,一旦进入到了实战阶段,那做任何事情都是多余的了。尤其是面对着赵祯这样的人物,心思一定下来,就绝对不会轻易改变了。想要让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的他不得不低头认输,后悔不已。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在那种掌控一切,自以为得计的超然心态中,彻底清醒过来。

    是以,就在这一刻。

    随着王越身子这一动,远在百十米外的赵祯,整个人顿时心里猛地一颤,不由自主的便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危险感。就好像一个人置身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世界,那怕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恐惧就如同潮水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越长越高。并且无处不在。

    一时间,赵祯眉毛一挑,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本能的,身子登时一紧,立刻就摆出了一个“胜负手”的架子,藏攻于守。人虽没有再动,可他周身上下却已瞬间遍布劲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而看他的这个姿势,也正是拳法中“后发制人”的典型打法。

    和王越最擅长的强攻流完全是两个极端。

    “我可不是严四海。王越,来吧!”

    赵祯呼的吐出一口气,双手一前一后,五指相对,掌心中间仿佛抱着一个看不见的圆球,虎口一跳一跳,渐渐和他的呼吸相合。

    “看你这意思,练得应该是道家的拳法啊。还以为你将门出身,应该精通的是兵家的杀法呢!不过,这也无所谓了,管你练得是什么,总之先打死再说吧。”

    啪啪!几步迈出来,王越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一声狞笑,整个人就朝前窜了一下。

    结果,这一下。饶是面对面站着,眼睛也丝毫不敢大意的一直盯着王越的赵祯,在这一瞬间里,竟然也没有想到,王越这最后一窜之下,竟然是直接就横跨了几十步的距离。刚刚还远在几十米外,可眨眼的功夫,他整个人便出现在了赵祯的身前。

    来势之快,简直就如同缩地!同时,他的身体前倾,已经猛然胀大的如同巨人一般,浑身的骨骼筋肉虬结,雄壮如山。本来就不算太高的赵祯,这时候站在王越面前,大约只到了腰腹,完全就是一副小孩子的既视感。而王越身子再往前一压,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一座山凭空落了下来,压迫感之剧烈,简直无法想象。

    赵祯只觉得脚下轰然一震,身前数米的地面恍如水波荡漾,无数的泥土冲天而起,然后在他的眼前就闪过了一幕足以令他心跳加快十倍的景象。那就是王越整个人摇身一变,一下子就成了一个形象狰狞的巨汉,身高足足有两米五,一双手大如簸箕,胳膊甚至比自己的腰还粗……。

    一扑之下,劲风呼啸激荡,打在脸上,好似无数刀锋在来回切割一样。只这么往下一落,顿时就让他的呼吸为之一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