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25章 钓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二十一章钓鱼

    “哎!苏明秋果然不愧是苏明秋,我只是远远的看了他一眼,心里略有怨恨,他就立刻觉察到了。但是,这种人居然不能为我所用,真是可惜啊……!既然如此,那就一切按计划来吧!通知老三那边做好准备,人一会儿就到。”

    说话的这个男子正是赵祯。前朝八旗中赤红龙旗的这一代旗主,也是赵浔的父亲。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王爷堂堂天潢贵胄,有何必亲身犯险。这种事不若就让奴才我来代劳吧。”

    按照前朝的规矩,八旗的旗主全都是世袭的王侯,与皇族的完颜氏关系密切,有血统上的亲缘,所以即便是到了现在,人在海外,已经没落至此,可在自己家里面赵祯却仍旧以王爷自居。而相对应的,如同这个中年人一般的下属,则也全部延续了从前的称谓,不论老小贵贱,一律都自称“奴才”。

    “你?”赵祯看了一眼面前的中年人,想了想后,终还是摇了摇头:“你不行,且不说苏明秋到底有多强,只是王越这个人,连安公公都被他活活的打死了,你又如何是他的对手。况且我此去,也只是要引他们一程而已,就算有危险,难道我赵祯还会怕了不成?”

    说话间,赵祯突然一抬头,远远的正和王越看过来的目光对视了一下,顿时脸色一沉,不在多说。下一刻,人已经跳到了渔船一侧早就准备好的一艘快艇里,瞬间马达翻滚,朝着东边去了。

    “王爷……!”

    还留在船上的那个中年人,听到赵祯这么一说,不由得恨恨一跺脚。连忙下令开船,却是走的和赵祯完全相反的一个方向。

    “咦?这个人的感觉很敏锐啊!我还没看几眼,他就觉感觉到了,倒是和他那个草包儿子不太一样。”两人的眼神一碰即分,眼见着那赵祯二话不说,居然立刻跳上小艇就走了,连王越都不由一愣。只觉得这人的精神简直敏感到了极点,虽然还未曾真个交过手,但却只凭这一点就可以知道赵祯这个人绝对是个高手中的高手。

    相比之下,他的那个儿子赵浔,就差的多了。不但胸无城府,自大之极,而且就连家传的功夫都练得一塌糊涂,甚至比普通人都强不了多少。

    “赤红龙旗的这一代旗主,当然不会差了。前朝的八旗子弟,虽然纨绔多,可经过改朝换代那么一来,就好比大浪淘沙,不成器的自然都被淘汰了,剩下的怎么也会出几个人才的。况且这个赵祯将门世家,年轻时在东南沿海一带的名气就很大,如果不是后来他被龙骧卫追杀,不得不远遁海外,只怕现在那海外南洋第一高手的名头,也落不到林玄武的头上。”

    苏明秋对赵祯的了解似乎很深,三言两语就给王越描述出了一个大概的形象。

    “七叔和他交过手?”

    王越眼神一动,听到苏明秋如此一说,他的注意力终于也从远去的巴利-伯恩身上转移到了回来。

    “这个赵祯一直深居简出,我可没机会和他交手。不过他的大儿子赵无极,却是个厉害的角色,由此及彼,加上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随便想想就也知道这个人不简单了。”

    “那就更不能放过他了。我去追吧,这次跑了巴利-伯恩那个家伙,剩下的这个可就万万不能再让他跑了。”王越突然哈哈一笑,一个箭步就从楼上的甲板跳了下去。

    “师弟,小心有诈。罗纳德,你开快艇送他一程,我去追那艘渔船,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苏明秋到底是经验丰富,虽然不知道赵祯到底在搞什么,但却也知道这些人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善茬,这时候如果不在明里暗里的搞些小动作那才是不正常呢。

    “放心吧,老师。我这船可是花了大价钱刚买回来的军用冲锋舟,马力强劲,那人跑不掉的。”

    闻言之下,罗纳德也是一声大笑,挥手之间,立刻就有手下的金雀花战士解开了拴在船尾的缆绳。等王越和罗纳德跳下去的时候,这艘形如梭子一样的黑色快艇就已经响起了震天的马达轰鸣声。

    片刻后,黑烟滚滚,浪花一涌,整艘小艇就贴着海面如同一支箭般射了出去,速度之快,果然是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快艇。

    不过,他的船快,赵祯的也不慢,特别是彼此间一起步就相差了两三公里,这一追起来,彼此间马力全开,登时就在这一片清澈的碧海之上,划出了两道白线。迎风一吹,立刻便化作漫天雨丝飞落,打在脸上不由让人精神一振。让这一趟原本血往上涌的追杀之旅,平添了几分冷静的感觉。

    就像是电影大片里常见的水上追逐镜头一样,两艘快艇这时候都已经是马力全开,速度快的就像是飞起来了一样,如果不是驾驶技术过硬,船头只要一上翘,随便一个大点的海浪拍过来,整艘船真的就会凌空飞起来,然后摔得七零八落,油箱爆燃。

    尤其是,赵祯此时行驶的方向还是入海口,那地方冷热水交汇,水面下暗流汹涌,向来都是最容易出事的海域。以这样的高速直冲进狭窄的河道,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一样。

    可是现在,一艘快艇竟然打破了这个定律。轰鸣的马达声中,白色的小艇就如同被浪花托着悬浮在水面上,高高翘起来的船头劈波斩浪,哪怕是逆流而上,也快的像是一阵风似得。明明时刻都可能当场倾覆翻船,可偏偏却屡屡化险为夷,就那么样的在大河入海的地方划出一道道弧形的波纹,转眼就窜了进去。

    一个忙里偷闲正坐在快艇甲板上拿着鱼竿海钓的青年人,耳朵里刚听到一阵马达的轰鸣声,抬起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一艘小艇快的彷如一支箭一样从他的船舷一侧掠了过去,惊起的水花,顿时浇了他一头一脸。大怒之下,连忙向后一滚,刚要破口大骂,然后他就只看到那艘小艇居然连减速都不减速,就一头扎进了入海口!

    船头高高的翘起来,就像是竖起了一面旗帜。以往翻船无数的水域,竟然就这么样的被他过去了!

    “船还能这么开?这是最大时速了吧?”这个青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傻傻的看着那艘快艇瞬间远去的影子,足足半分钟后,这才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再看看自己脚下的这艘快艇,一时间不由得跃跃欲试。

    这年月,能买的起快艇玩的人,当然都是有钱人。这个青年的骨子里也是颇富冒险精神,平日里就喜欢驾驶快艇在海上享受风驰电掣般的感觉,可他却从来没有像这么干过。

    在暗流汹涌,处处漩涡的河流入海口,以最高时速逆流而上冲进河道……,那种感觉一定很刺激!!

    于是,下一刻,他也发动了马达,在剧烈的轰鸣声中,一头扎了进去。然后,噗通!一声,船只像是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壁上,整个人连人带船就倒扣着翻到了海里。

    好在这人的水性不错,自救的经验也丰富,一觉得不好,立刻就往下一扎,直接潜入深水,这才没有被高高飞起来,又轰然落下的快艇砸个正着。

    可即便如此,等他再次从水面露头出来的时候,也是吓得要死,一颗心砰砰砰,跳的像擂鼓一样。随后,又是一阵马达的轰鸣声如期而至,一艘黑色的快艇再次从他不远处高速掠过。仍旧是没有丝毫的减速,船头翘起来几乎直上直下……。

    “哦,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驾驶技术就这么差吗?还是说,他们的船比我的更好?”这个青年苦苦思索,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好爬上翻过来的小艇,等待救援。

    而在不远处,就有一艘长有三四十米的白色游艇,立即开了过来。甲板上人头耸动,船身上赫然写的就是“布莱德克-摩根号”。

    “他怎么在这里就上岸了?再往前几公里就是人流繁多的河边商业街区,在那边上岸,不是更好,随便钻几个商场,我们就找不到他了。”十几分钟后,罗纳德把船缓缓靠岸,站起身来看着已经顺着河水向来路重新飘了回去的那艘快艇,眼神中满是疑惑之色。同时,王越也四处看了两眼,随后就把目光投向了河边的一片小树林。

    赵祯虽然弃船上岸,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可他身上的气息却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消散,反应在王越的精神世界里,就好像是正在黑暗中发着光的萤火虫,一个个绵延成线,连成一串儿,就这么一直消失在了树林的深处。

    人的身体就像是个大的辐射源,因为体温而不断的将各种信息释放在空气中,但凡走过,路过和停留,都会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些常人无法觉察到的痕迹。不是王越这种精神强大,且有着丰富经验,驾驭精神力如臂使指的人,根本没法通过这种手段找出一个人的去向。

    “很奇怪啊,这人既然已经上岸了,为什么不顺着马路朝前走一段儿后,再钻进树林呢?怎么留下这么多脚印,一点儿都不像逃跑,反倒是像故意留下来给我们看的一样……。”就在王越把目光投向前面的树林时,罗纳德突然跳上岸,蹲在地上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站起身,就指着面前的这片树林,发出了一连串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