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24章 心甘情愿的谦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二十章心甘情愿的谦卑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巴利-伯恩,你要感谢我到目前为止还不想亲手打破我以前平静的生活,所以这一次,我也没打算把你们都留下来。你既然要杀的人是王越,那这笔账以后自然也有他去找你算,希望你到时候,不会后悔昔日的所作所为。”

    “你……。”巴利-伯恩一咬牙,脸上的神色突然间就变得扭曲起来。

    “让他冷静冷静。”

    苏明秋一挥手,顿时在他身后的二层甲板上,高亢的机炮轰鸣声骤然响起,清脆的马达声带动子弹链,一颗颗半尺多长的子弹,被一道一尺多长的火光裹挟着轮流从三个枪管中喷射出来。

    砰砰砰砰……!一口气打在了巡逻艇前面的海面上,顿时激起一道道手臂粗的水柱,如同喷泉,一下子就溅射起几米高的水花。

    这一下子,整个巡逻艇上的人都齐刷刷向后一退……。

    巴利-伯恩也好像是被一桶冷水,当头浇下来,疯狂的神色立刻一清。如今他最大的依仗,已经没了,却还要面对着这一挺机炮的威胁,哪怕他为人狠辣,却也知道自己这些人这时候根本不能乱动。

    否则,对方刚才那一下,只要枪口稍稍偏上几寸,那现在整个巡逻艇上就应该已经是遍地死尸了。甚至,就连脚下这艘船都扛不住这玩意的几次扫射。

    “苏明秋,你想要我怎么做?”

    “巴利-伯恩,把你的人都撤走吧。”苏明秋站在船头负手而立,语气淡然。

    “走!”

    巴利-伯恩的胸膛快速起伏了两下,眼睛紧缩着再一次深深的看了一眼王越和苏明秋,仿佛是要眼前的这一幕,刻到自己的骨子里去。

    随后也不多说,只一声令下,一分钟后不论是外围游弋的十几艘快艇,还是脚下这艘巡逻船便都已经掉头朝着岸边驶了过去。

    “师弟,咱们也走吧。此地不可久留。”对着刚刚跳回来的王越,苏明秋点了点头,然后脚下的游艇就已经开动了起来。而在二层甲板上,这时候自然也有人早有准备,先是用苫布将机炮重新盖好伪装,然后下面的甲板一动,整个机炮就缓缓的沉了下去。

    却原来这上面居然还有个升降开关,需要的时候机炮才会从船舱里升出来,不用了就收起来。甲板上空无一物,谁也看不出来这里刚才还有一个大杀器,刚刚开过火。

    “七叔,这个人留着是个祸害,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了。这样你先走,我追上去杀了他。”虽然最后不得不退走,但巴利-伯恩临走前看他的那一眼,却让王越知道,这个人究竟是多么的不甘心。

    就好像他当初没有杀的了严四海,让他跑了一样。以这个人的心性,只怕这次退了,转回头就会卷土重来,而且手段只会更加狠毒和无所不用其极。这家伙可不是武术界的人,干什么事还要讲些江湖规矩和基本的脸面……。

    这次都动用军舰了,天知道以后会怎么办!

    “别着急,师弟。这个人早晚都会死在你手上,不过现在他除了身边跟着的那几个人之外,前面还有接应的人手。血鲨这次为了对付你,出动的人手可是不少的,与其你追上去硬杀,还不如换个目标试试。而且相比之下,这个人才是最恨你的……。”

    苏明秋摆了摆手,对王越的这个提议,显然是不赞成。

    巴利-伯恩这次来,虽然没达到目的,可到底也是全身而退,不但身边的手下俱在,而且随行的还有海岸巡逻队的大批快艇。王越真要追杀去杀人,且不说能不能成事,这一闹起来可就不只是私人之间的问题了。就算最后他能杀了伯恩,可后面的麻烦肯定也是一件接着一件。

    换句话说,巴利-伯恩其实很好杀,但杀他却要讲究方式。尤其是不能在这种情形下,把动静闹得太大了。不然,一旦官方的力量正式介入,那王越在整个日不落都会寸步难行。

    “谁?”王越一挑眉毛,顺着苏明秋的话先在心里过了一遍自己的仇人,然后又无奈放弃。因为他的仇人实在是太多了,又一个个恨不得他去死,他也懒得去多想到底是哪一个是最恨自己的人。

    “前朝虽然已经殒落,但它的遗老遗少却有很多在海外,念念不忘。尤其是赵浔那一家子,近些年来的动作也越来越频繁。这次的事情本来我还以为是林秀秀在后面搞鬼,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是赤红龙旗的人。”

    说话间,苏明秋突然一扭头,朝着身子一侧的方向远远的看了过去。

    “是艘打渔的船?”王越也顺着苏明秋的目光看了过去:“上面的那几个人,七叔认识?”

    “应该是赵浔的老子,叫赵祯。赤红龙旗这一代的掌旗人,听说也是个高手,算得上是个将门之后。你杀了他儿子,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说他恨不恨你?”

    “既然这么心疼儿子,那干脆就让他们父子去相聚吧。”王越呵呵笑了一声,眼神已经盯在了那艘船上的一个人身上。

    与此同时,就在王越说话的一瞬间,距离他们脚下游艇大概有几公里外的一艘破旧的海捕渔船上,正站着四五个人,同样在看着游艇的这一边。

    虽然彼此之间相聚甚远,在普通人眼里几公里的距离,就算是一艘大船,落在眼睛里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而已,但在苏明秋和王越眼睛里,却仿佛并不算什么,只是瞳孔一缩,远处的景象就如同拉近了许多。而渔船上的这几个人,虽然眼力不如他们,却也比普通人强得多。

    “王爷,事情有变。不知道为什么,血鲨的那些人居然都退走了!”甲板前面一个眯着眼睛的中年人,忽然向后退了两步,朝着身边的男子深深一弓腰,恭恭敬敬的说道。

    这个中年人,身材魁梧高大,双眼之中精光如电,两侧太阳穴高高隆起,一看就是个已经将拳法武功练到了精气入体,神完气足地步的高手。如果放在外面,至少也是个大师级的人物。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此时在面对身边这个男子的时候,态度居然是如此的恭敬。并且这显然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恭敬了,而是谦卑。

    是彻彻底底的把自己放到了一种卑下的地位。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