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22章 底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一十八章底牌

    “杀了我那么多人,还有将军的大仇未报,你让我怎么改变主意?”巴利-伯恩抬起头来,遥遥注视着站在游艇甲板上的苏明秋,语气里仍旧没有一丝波动。今天这件事他既然敢这么做了,那自然就也是把苏明秋给一并算在了里面。

    “怪之怪,你们之前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树敌太多。为了找到你们两个,不但是我们,而且就连你们唐人中的那些个家族……,也都联合在了一起,想要借着这次机会把你们全杀了。而且,不但是这样,在我动手之前,我还特意致电了北方军区的隆美尔将军,并最终得到了他的首肯,只要我把你们的人头带回去,那么到时候我就会成为血鲨的下一任主官。”

    “这才是你不愿意放手的真正原因吧。”王越冷笑一声,眼睛顿时又眯了起来。

    “不过,你就这么确定你可以成事?要知道你和我之间的距离可不远啊……。”

    “王越,你可以来试一试。看看是你能先杀了我,还是先被我的人打成筛子?”

    巴利-伯恩寸步不让,瞳孔猛然一缩,死死盯着王越。

    刚才王越飞身渡船,一脚踩的巡逻艇几乎倾覆,继而逼得李察一群秘密警察投鼠忌器,不敢妄动的那一幕,他当然也是全都看在了眼里,知道王越的厉害。但是他本人也是整个血鲨部队中的第一高手,战斗力强悍,本身对自己也有着足够的信心。

    即便真打起来,最终可能也不是王越的对手,但他也绝对不相信王越能在短时间内把他怎么样了。何况也来之前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计划充分,就算距离这么近,王越想要擒敌先擒王,对他出手了,只要他能扛过一两个照面,那他身后的那些手下就足以一阵乱枪把王越打成筛子。

    王越一出手,要是不能在瞬间击毙他,那他们两个人之间就会形成缠斗,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脱身出去的。这样一来,自然就会给巴利-伯恩的那些手下,创造出了最好的机会,进行射击。

    这就像是钓鱼一样,想要钓到大鱼,就必须放上足够丰富的诱饵。从这一点上讲,巴利-伯恩既然敢走到王越面前,那就应当是把自己当成了诱饵一样。

    “师弟,你稍安勿躁。”苏明秋听到巴利-伯恩这么一说之后,王越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细线,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弟,肯定会忍不住出手,当下连忙叫了他一声。

    然后对着巴利-伯恩,笑了笑道:“想要杀我,你带的这些人可是不够的。巴利-伯恩,难道你真的以为这几天以来,我就只是躲在海上,而没有一点准备么?我明知道你们正在满天下的找我们,怎么可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了?”

    苏明秋笑的淡然,可就在他说话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在巴利伯恩的身后人群里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呼!随后,更多的人不断骚动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几乎同时看向了苏明秋的身后。

    原来,在苏明秋这艘游艇的二层甲板上,此时正有两个黑衣人,将一块巨大的苫布拽了下来,而下面露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架一人多高,黑漆漆的三管速射重型机枪。旁边还堆着一箱一箱,如同小山般的子弹……。

    这东西名字叫是机枪,可却是和一般意义上的机枪完全是两码事,不但体型庞大,整体都用螺栓牢牢固定在甲板上,而且采用的是电动马达驱动,将近三米来长的三根枪管,口径巨大的几乎就像是小炮一样。而事实上这种重型机枪的确是还有另外一个约定俗成名字,就叫做机炮,一般都是安装在战斗机上,用来空战和袭击地面装甲的。它那一颗颗黄橙橙足有小孩手腕粗细的子弹,半尺来长,一枪下去,别说是人,就是一寸厚的钢板也能轰出一个大洞来。

    更不要说,这玩意儿的射速足有一分钟几千发,真要发起威来,简直就是金属风暴一样!枪口所向,无坚不摧!!

    “我的天啊!这东西怎么可能装在游艇上?海关的人都是狗屎么,这可是打坦克的机炮啊,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入境的……?”

    霎时间,整个巡逻艇上哀嚎一片。尤其是李察这些秘密警察,一眼看到苏明秋身后的这挺速射机炮,整个人几乎都要昏过去了。

    要知道这东西可是战场上的大杀器,十足十的重武器,苏明秋一把它亮出来,双方一旦冲突,那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战斗了。而是战争!还是日不落和高卢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消息一旦传出去,那是势必要引起国际上的轩然大波的。

    到时候别说是他,就是秘密警察的部长,以及更上层的官员,都会受到连累。而他们这些在场的人,根本也不用想有什么后果了,就算不被执行枪决,至少也是个下半生老死在监狱的下场。

    “怎么样?巴利伯恩。我这个东西没有让你失望吧?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那还不晚,咱们两边都各退一步,错过今天,你要还是想报仇,那就哪碰上哪算。但如果你依旧要一意孤行,那么就对不起了,我只能进行自保。到时候会有多少死伤,就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哦,对了!还有李察,如果你最后能活下来,也一定会上秘密法庭的。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引起国际纠纷的始作俑者,下场究竟会怎么样,就只能祈祷你们的神会保佑你们了。愿你们一个都不死!”

    苏明秋淡淡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却足以让任何人心寒。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年轻时杀人如麻,中年后横扫扶桑,也就是到了日不落后的近几年才修生养性,看着像是个温润君子了。可事实上,功夫能练到他这种地步的人,就好像是老虎一样,即便是有朝一日开始吃斋念佛了,可骨子里也始终是吃肉的。

    你不惹他还好,一旦惹急了,那就是天崩地裂!

    就好比眼下这场面,甚至就连王越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不声不响的就在游艇上安了这么个大家伙,简直惊悚啊!罗纳德的金雀花虽然是第一流的国际佣兵团队,常年参与各种战争任务,可要是想弄到这种三管的速射机炮,也不是什么容易事。

    因为这玩意是妥妥的军备,是禁止在民间使用的。而且价格昂贵,即便是在一些大型的军火商里有存货,可他们的客户也大多是动乱地区的一些军阀和小国,而不会是金雀花这种人员不多,规模并不算大的佣兵组织。

    “好!果然不愧是苏明秋,也不枉我这次对你这么重视。你身边的这些人,都是金雀花的佣兵吧,的确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眼见着机炮那巨大的枪口遥遥向下对准了自己的方向,饶是巴利-伯恩这个人身经百战,早就把神经锻炼的如同钢丝一样了,却也忍不住眼神一缩,整个人的胸口顿时猛地起伏了一下。显然是任他怎么去想,也没有料到眼下这个局面,苏明秋的船上居然装了这么一样大火力。

    而作为常年征战在西非战场上的他,当然也比任何人都明白这种机炮的火力,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怕!

    不过,他到底不是什么一般人物,一惊之下,也仅仅是眼神略微一动而已,紧跟着就目光一转,居然啪啪啪的拍起了巴掌来。

    “我承认我是没想到你有这一招,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小看过你们。之前有人还觉得我这么做是小题大做了,但现在事实证明,我是多么的明智。幸亏在这次行动之前,我已经秘密调动了血鲨的一艘军舰,哪怕只是一艘配备并不齐全的训练舰,但我想对付你这艘船还是没有问题的。”

    说话间,巴利-伯恩突然发出一阵大笑。

    居然出动了军舰!

    “伯恩将军……,你这么做……。”

    一旁的李察眼睁睁的看着苏明秋船上多出来的那挺重型速射机枪,刚刚擦了一把脑袋上的冷汗,可紧跟着就听到了巴利-伯恩的这句话,顿时整个人原地一晃,脸色刷的一下没了人色。

    这次针对王越和苏明秋的行动,原本很显然是以秘密警察部门为主导的,不论是四周分散开来包围的海岸巡逻队还是船上的巴利-伯恩一群人,都处于次要地位,是辅助,也是威慑。而且三家人在行动之前也做好了协商,把指挥权全都交给了李察。

    但是,现在,巴利-伯恩竟然用了一个盘外招,在谁都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就调动了血鲨部队的一艘军舰。而事情发展到了这里,味道明显就彻底变味了,因为李察的秘密警察已经再也无法主导整件事情的发展了。

    一方是机载的航炮,一方是训练用的军舰,虽然还没有正式开战,可只要一想到那种场面,李察的脑袋就一下大了三圈,浑身上下瞬间就被冷汗打透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两边就在这片海域打起来,那事情就不是大了,而是马上就要捅破天了。日不落的军舰和挂着高卢国旗的游艇,光天白日下炮火连天的一场火拼下来,这绝对会成为震惊天下的一件丑闻。而所有事情的起因,就在于他主导的这次还没有按照程序申请执行,不被排在序列之中的一次根本不合法的私自行动。

    而且最重要的事情,他现在明明就在现场,却已经失去了对失态的掌控。不管是苏明秋,王越,还是巴利-伯恩一方,这些人肯定都不会听他的劝说。

    甚至退一万步讲,苏明秋和王越也许还好说点儿,但巴利-伯恩这个人原本就是个战争疯子,国内没有仗打,他就申请常驻在西非基地,每天不杀人,不开枪,都像是少了点什么似得。如今有了正当借口,要给古德里安报仇,一抓住眼前这个好不容易的来的机会,肯听他的那才是奇怪呢!

    “哦,我的天啊,真神在上。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真要让这两帮人在这里打起来,不光是整个曼彻斯特会被戒严,甚至北方军区都会进入战备状态。而引起战争的责任,明显就要扣在我的脑袋上了……。啊,真该死!我该怎么办……。”

    李察在这一瞬间,心里电光火石般的转过无数念头,但最后却只能沮丧的发现,他眼下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了。

    如今的世界局势虽然各国之间已经总体趋于和平,并没有大的冲突,但因为距离那一次曾经几乎席卷了整个世界的庞大战争,其实没有太长的时间,所以在很多人心中,战争的阴影也没有完全褪去。尤其是近年来发生在局部地区的冲突越来越频繁,战争这个词汇也就变得越来越敏感了。

    在这样的一种局面下,真的是任何一点火星,都可能引爆某些人的那脆弱而敏感的神经!

    尤其是巴利-伯恩这种人,典型的战争狂人,西非战场上的刽子手和屠夫,他的名声在外面,可是一点儿都不好听。

    换句话说,只要这里的冲突一旦发生,消息传出去后,知道一方的主导是巴利-伯恩,那么整个日不落的政府,就会率先陷入被动之中。不管怎么解释,辩解,都会被人抓住这个小辫子,进行口诛笔伐。

    而作为当事人的另外一方,苏明秋和王越的背后则是屹立于东方的那个老大帝国,作用着足以比拟整个西方十几个国家面积总和的土地和资源。他们的反应,无疑也是必须要考虑的一件事。

    另外,更加重要的事,苏明秋和王越这两个人,不管是哪一个都是极难对付的主儿,两个加在一起,身边又有身经百战的金雀花佣兵掩护,火力强大,这两方冲突起来,只怕瞬间就会死伤一片。他们这些秘密警察就在船上,到时候能活下去几个人,还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