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21章 巴利-伯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一十七章巴利-伯恩

    “不,这是不一样的。你其他的敌人,只是日不落内的,就算势力再大,你要跑出国内,到了外面自然就会安然无事。可是白银之手不同,他是跨区域性的国际组织,甚至就算你回到了你的祖国,说不定也有他们的人。这个组织的可怕,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看着王越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李察忽然间就感到浑身一阵发冷。当下连忙又做出了另外一番的补充性说明

    “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你的这些资料虽然对我没有太大的用处,但却的确可以省下我不少的时间,所以我可以答应把人交给你,可是你的那些资料要先交给我才行。另外,我也不希望这个人到了你手里之后,再交给血鲨的人,不然我宁愿不要那些资料,也要杀了他……。”

    到了现在,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王越就也不愿意再和这些秘密警察多废话,顿时话题一转,居然就这么同意了李察的提议。

    不过,他在说这些话的话时候,可是没怀好意。看着是和李察说话,实际上却都是说给他后面的那些人听的。

    血鲨的这些人,一个个都像是属乌龟的一样,居然到了这时候都没有露头出来的意思。所以王越故意这么一说,一来是同意李察的条件,想得到那些资料,二来也是存心激将,看看血鲨的人还能不能接着忍下去。

    以他和血鲨打过几次交道的经验来看,这些特种兵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之所以能忍到现在,估计也是那个巴利-伯恩的意思。

    而这个人越能忍,无疑就越可怕,那王越当然也就越不想放过他了。

    “王越,你可以试一试,看看杀了他的后果,你能不能承受的了?”

    听到王越的这个话,李察眉头一皱,似乎没有想到王越会这么说,正在考虑应该怎么回话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冷硬干脆,一句话出口,就像是凭空刮起了一阵阴风,顿时刺激的他后脖颈上,汗毛倒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就是那个巴利-伯恩吧?早就看见你站在后面,现在终于忍不住了吧。”

    王越看着人群后面的那个人,忽然哈哈一笑,同时向前迈了一步,顿时吓得李察和身边的几个人同时向两旁一闪,正好让出了中间一条通道。随后名叫巴利-伯恩的那个人,就从后面缓缓走了出来。

    这个人的身材和王越差不多高,但腰身挺拔,笔直如枪,浑身上下每一处都透露出那种军人所特有的铁血之气,高鼻深目,平头长脸,五官立体的如同斧凿雕刻。虽然现在只穿了一身便衣,可行走之间,整个人的气息就像是出了鞘的刀子一样,充满了令人侧目的力量。

    而且他的手掌很大,五根手指合拢在一起厚的就像是一块方砖一样,一看就应该是个练了特殊掌上功夫的,并且火候极深,已经到了改形易相的地步。整个人的手掌,除了拇指之外,其他四根手指居然都是一样的长短粗细……。

    与此同时,原本和他站在一起的那十几个血鲨战士,也在随着巴利-伯恩向前走动的瞬间,几乎同时将手中的枪口对准了王越。而他们手里的枪,显然已经不是军用的制式枪械,全都换成了时下最先进的大口径,枪身足有大半尺长,黑色的枪身在阳光下竟然连一丁点的反光都没有。显然他们这是已经吸收了两天前的教训,特意针对王越这个目标,来选择的武器。

    并且他们的持枪的手都很稳,动作标准,整齐划一,一见到王越往前迈了一步,立刻条件反射,所有的动作全都是下意识的肌肉反应,根本不需要经过大脑神经的反射。从这一点看,他们应该已经是巴利-伯恩手下战斗力最强的一批人了。不但反应快,而且在瞄准王越之后,每一个人都是自动进入了战斗状态,不论是眼神,心跳,还是呼***神,个个如同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就像是一个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浑身上下,杀气毕露。

    很明显,只要这时候王越再往前动一下,他们马上就会开枪,从而引起四周海岸巡逻队快艇的连锁反应,那么一场相当于小型的局部战争,就要展开了,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不过,任凭他们如何的反应,气势逼人,这些对于王越都没什么用。因为早在他们出现的那一刻,王越的精神就已经将整个巡逻艇的里里外外,全都笼罩在了自己的感应之内。不管他们有什么动作,都不可能瞒过他。

    况且,此时此刻,王越的大部分注意力也没有放在他们的身上,而是放在了面前的另外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当然就是他们的头子,血鲨在西非基地的最高领导人巴利-伯恩了。同时,刚刚说话的人也正是他。

    “王越,看来你已经在我的参谋长那里知道了很多东西,但他的命是我的,你不能杀他。”这个巴利-伯恩说话的声音,略微显得有些低沉,可声音平缓,没有起伏,落在人耳朵里就像是一个机器在说话似得。

    “哦?明明人还在我手里,怎么说命是你的呢?”王越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越是靠近,对方身上的气息,就越冷冽。他知道这就是煞气,同样是杀人如麻之辈,他对这种感觉一点儿都不陌生,但相比之下,这个巴利-伯恩身上却比他多了一种疯狂的味道。

    “他是在你的手里,但是你却在我的手里。看看四周吧,王越!莫非你还以为这是在那座桥上,可以肆意的杀戮我手下的战士?实话告诉你,今天你跑不掉了,你要想活就乖乖的放了我的参谋长,然后我也许会给你留个全尸。”

    巴利-伯恩直勾勾的盯着王越的眼睛,脸上的表情坚硬的好像花岗岩一样。嘴里说的话,就仿佛是无法推翻的真理。

    言下之意,王越的生死这时候就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上!

    显然在他的眼里,在这艘船上,已经布置下了十几个手持大口径连发手枪的血鲨战士,又有一群秘密警察在,以及他自己这个高手,王越虽然很厉害,并且不惧怕一般的枪械子弹,可这里是在船上,地方狭小,真要拼杀起来,他的优势就已经被削弱了许多。

    即便是可以跳海求生,可再看看外围的那些个快艇,每一艘上都有一个完整编制的海岸巡逻小队,这些人长年沿着海岸线巡逻,在海上作战的经验简直不要太丰富了。王越只要一跳海,四下一围,想跑都是个笑话。

    何况针对于此,他们还事先做好了安排,趁着快艇围着这片海域绕圈的时候,已经放下了几十张钩网,别说是个人,就是条大白鲨都别想突围。所以,在这样的布置下,巴利-伯恩当然不会相信王越还会有什么生路。

    “巴利-伯恩,我知道你一心想找王越替古德里安报仇。不过,你大概是忘了,我脚下的这艘船挂的可是高卢的旗帜,一旦发生流血事件,那就等于你入侵了高卢的领土。由此产生的国际纠纷,你确定你能承担的起么?”

    就在这时候,后面游艇甲板上站着的苏明秋突然说话了。而且一说话,就扯到了国与国之间的纠纷上去了,顺被给巴利-伯恩扣了一顶好大的黑锅。

    (因为船舶这类的交通器具本身的所属国籍不同,所以悬挂着一国国旗的船只在海外别国的海域航行时,是要被当做他国领土对待的。就好像一个国家的领事馆,出了领事馆和进了领事馆,完全就是两码事一样!具体的说法忘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呵呵,就知道你们会拿这个理由说事。不过你真的以为,我会在乎这个?只要你们都死了,自然就没谁会去抗议了,这年头又不是没有海盗,你们有什么证据是我做的?”

    巴利-伯恩冷冷的笑着,身上的煞气越来越浓。

    事实上,这年月的海上航行真的是不太安全,海盗什么的也时有出现,不过那指的都是公海上,放在曼彻斯特的内海,出现海盗的几率简直是零。巴利-伯恩之所以这么说,明显就是不想讲道理了。杀人都是犯法的事,如果人人都肯遵守法律,那还会有什么冲突?

    苏明秋说出这番话来,看似有理有据,可说到底也只是理论上而已,真碰到巴利-伯恩这种不和他讲理的人,自然就是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了。

    “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苏明秋淡淡的笑了笑道:“你可以不理国际法的规定,那作为即将受害的一方,我自然也有防卫的权利。正好我艘船上,也有一些东西要给你看看,也许看过了之后,你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