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19章 俘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一十五章俘虏
  “血鲨的人我们已经问过了,据他们说,你手里还有一个俘虏。不知道这个人,现在的什么地方?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王先生你可以把这个人交给我们来处置。”
  秘密警察中的这个混血女人果然够光棍,功夫不如人,又离得这么近,性命随时都捏在人家手里,是以再和王越说话的时候,就干脆的多了。先是三言两语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接着,她就让人开始救援之前掉到海里的那些同事。
  王越这一脚落下,力道千钧,踩得脚下这艘巡逻艇几乎当场扎进海里。十多米的长的大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艘小舢板一样,整个船头都被压得向下,船尾翘起来有六七十度,在这么突如其来的一番变故下,站立不稳掉到海里的人可是不少。
  好在这些人都会游泳,掉下去也死不了,转回头再被人拉上来之后,脸上的神色便全是一阵青一阵红的。眼见自己的几位长官看过来,顿时个个低头,不敢对视。
  这么多人荷枪实弹,严阵以待,结果这么一下子,就被王越一个照面打了个落花流水,饶是他们的心理素质过硬,受过专门的训练,这时候却也只觉得羞愧不已。一时间难免士气低沉,精神颓丧,完全没了之前刚来时的气势。
  “你的弹腿是谁教的?”王越看了看眼前这个女人,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个混血的女人,虽然连王越一招都没挡住,但实际上功夫练得还是不错的,认真说起来,应该是和空着手的苏水嫣差不多少,在这个年纪的女孩里已是第一流的资质和了。而作为一个混血,练得又是唐国正宗的拳法武术,能有这样的身手,除了罗纳德之外,她还是王越见到的第二个。
  东方的武术和西方的格斗,本身就是两个不同的体系,因为文化和传承的关系,想让西方人明白东方武术中的一些特有的概念,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哪怕是个混血,家族中的一方有这方面的文化积淀,但在大环境的影响下,也很少有人能够理解和学习原汁原味的东方文化,大多数都还是知道个皮毛。
  所以,想要把正宗的唐国功夫练好,那就必须有个真正的高手,时刻在身旁耳提面命,尽心指导。
  而这个女人的功夫,显然是已经把弹腿,练到了“落地生根”的地步了,下盘稳健而不死板,灵活却不发飘,怎么看都应该是得了这门腿法中的几分真传的。但在日不落这地方,唐国人的数量本来就不算多,练弹腿的更是少之又少,能教出这样一个徒弟来,想当然的都应该是个高手才对。
  不过,王越这么问这个女人,倒不是对教她腿法的那个人有兴趣,他接触的高手多了,一般人也不会放在眼里,如今更是树敌如林,想要杀他的人,敢对他动手的最差的也是格斗大师,而且一来就是好几个。甚至连拳法入化的严四海,现在都不是他的对手,相比之下一般的练家子当然也就无法引起他的关注了。
  之所以要问这个人,让王越生出一点兴趣的其实只是在于这一门弹腿的功夫罢了。苏家的六合拳虽然厉害,可有长处就有短处,长枪大马固然可以纵横无敌,可一碰到身法灵活,长于步法的人,就未免少了一些针对性的手段。就好像之前的严四海,明明都已经被他打成了重伤,但最后却依旧仗着高明的身法,瞬间逃离,远遁而去。
  平白让这块马上就要到口的肥肉飞了,王越当然是好大的不甘心。而弹腿这门腿法,练得就正是脚上的功夫,正也是因为有了这么一重关系,所以王越才会在这时候问了这么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
  “教我功夫的师傅,叫马千军。是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同时也是我们秘密警察部门特聘的格斗教官。怎么,王越先生也认识我师傅?”见王越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倒是问起了自己的师承来历,这个混血的女人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居然也没隐瞒,直接就报出了自己师傅的名字。
  她也知道,唐国的武术界讲究辈分,关系盘根错节,十分复杂,练功夫的人就算互相不认识,各自一报字号和师门,说不定就是互相认识的。然后自然满天云彩皆散,只要彼此之间不是生死大仇,那有了这么一层关系,就可以缓和,说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所以,听王越这么一问,她很自然的就想到了这里,心里登时不由一松。
  没办法,实在是在面对着王越的时候,给她的心理压力太大了,以至于一想到这种可能,这个女人本能的就长出了一口气。毕竟在刚刚经历了刚才那一幕之后,她现在早已经没了和王越为敌作对的心思,只想着能赶快离开这里,才是最好。
  “不认识。不过,一个唐人能在你们秘密警察部门里当格斗教官,这个倒是很稀奇的事情。有机会,我也想认识认识你的这个师傅。”
  王越想了想,确定自己对马千军这个名字肯定没什么印象之后,也朝着对面这女人点了点头。释放了一些善意。
  虽然他感兴趣的只是弹腿这门功夫,但大家身在异国他乡,都是唐人,又全是练功夫的,有机会认识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这么说,其实大多也都是客气话。因为按照苏明秋给他安排的行程来看,他最近应该是没什么机会,认识这个练弹腿的马千军了。
  “哦,原来是这样。”听到王越这么一说,这个混血女人似乎显得有些失望,不过她到底心理素质极佳,脸上的表情一直都很正常,一句话说完随即就笑了一下:“我师父来日不落虽然时间不短了,但一直深居简出,不怎么和外界交往,不过若是知道了王越先生这种人,想必也是十分愿意和你结交的。如果有机会,你要是去了南方,那我还是很愿意介绍你们认识的。”
  “不过,这些都是私事,现在我们谈的是公事。就我刚才所说的,不知道王先生你是不是可以把你们手中的那个俘虏,交给我们来处置?”
  “交给你们也不是不行,但是可惜的是,这个人对我也很重要。有些东西,我需要从他嘴里知道的更加详细一些才行,如果你们想要他,那就不妨多等几天吧。或者像刚才一样,试一试能不能从手里抢走他。”
  王越的目光在人群里一闪,对于这女人的要求,没拒绝也没同意。
  “王先生,请你相信我们的诚意。这个人只有在我们的手里,才能够起到最大的作用,也能洗刷你的嫌疑,还你一个清白。至于刚才的那个不愉快,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一个误会而已!毕竟你现在在外面的名声可不是太好,而且两天前死的人也是太多了,已经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恐慌,所以我们不得不为自己的安全着想。这一点,相信王先生你也是应该可以理解的。”
  一听王越不肯交人,这个女人心里一急,立刻好言相劝,顺便也把之前双方发生的冲突,一推二五六,解释成了误会。
  而她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毕竟在这段时间里,发生在王越身上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惊悚了。前前后后,死在他手里的人加在一起,完全是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一宗宗,一件件,足以让这些看过他资料的秘密警察们,心里产生巨大的危机感。
  是以这次来,他们不管是因为什么缘故,是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但的确都是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不但把曼彻斯特地区的秘密警察抽调了一大半,还以非正式的名义请求了海岸巡逻队的人手配合行动。发动的人力和物力,简直可以打上一场小型的局部战争了。
  但,可惜的是,他们却仍旧低估了王越的可怕。丝毫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在一开始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任他们有多少人,准备的多充分,近在咫尺之下,也不敢有丝毫妄动。
  唐国有一句老话,就叫做“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说直白点儿指的就是个匹夫之怒。天子之怒固然可以令世间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可匹夫之怒却可以血溅五步,天下缟素。
  这里的这个匹夫,就可以理解成“武夫”!
  十步之内,人近敌国的那个武夫。
  听到对方这么一解释,王越不由咧嘴笑了一下。这女人虽然姿态摆的是越来越低,可说起话来还是真真假假,眼见着后面巴利-伯恩那些血鲨的人都还在这里,真要相信了她的话,才是个大傻子呢!
  秘密警察干的就是这种事,瞎话白话张嘴就来。何况,血鲨的人好歹也是军方序列,先天和他们这些人就是站在一边儿的,谁又能指望他们真能在这种事情上大公无私,公正公平呢?
  天下乌鸦一般黑,官官相护这个道理,小孩子都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