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17章 找借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一十三章找借口

    王越这一下合身突进,往前一扑,两只手恍如游鱼般左右一插一挤,就把面前这五个秘密警察中的高手直接拍飞,掉进了海里!出手之干脆利落,简直就像是用大炮打蚊子,说不出的轻松!

    而事实上以他现在的功夫,随手一击都能碎石裂碑!更何况是这样扑出去来打人!如果不是他还记着苏明秋的话,暂时不愿意和这些秘密警察彻底撕破脸皮,所以发力用劲的时候只是横拍侧挤,并没有认真对待的意思,换做平时就算是这五个人身手不错,已经是秘密警察中第一流的好手了,挨了他这一下子,也绝对是十死无生。根本不用等掉到海里,人在半空里就会死的干干净净。

    王越这时候就如同是一辆人形的坦克,哪怕是在没有打出炮弹火力全开,单凭身体冲撞都能碾压面前的一切对手。

    “哎呀,不好!”

    随着王越双脚一落地,后面那一群个个持枪严阵以待的秘密警察,也都人仰马翻,几乎要被王越一脚踩得船头倾覆的巡逻艇,顿时像是地震了一样。饶是这些人都是警察中的精英,受过各种严格的训练,可脚下不稳这种事却是猝不及防,一时间不由的惊呼连连,被晃的东倒西歪,扑倒一片。

    不过就在人群中,原本已经被这他们团团围住,护在中间的李察和那个东西方混血的女人,以及穿着风衣的白人男子这三个人,却是站的极稳。刚一觉察脚下的变化,立刻各展所长。李察是双脚一分,整个人往下一沉,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了原地,任凭脚下的甲板陡然扬起又落下,起伏随波涛浮动,他也是纹丝不动。

    而那个混血女人,则是和他完全不一样。李察这个人出身于流派,精通格斗,在十多年前的时候就能盯了苏明秋三四年,虽然一直没什么成效,但也足以见得他这个人的本事是极不错的。要不然,以苏明秋的脾气,就算不弄死他,也不会见了面还和他打招呼。

    他的下盘很稳,就像是练了几十年的马步桩一样,只要脚踏在实地上面,他的身体本能的就会趋于平衡。不论是在行进中还是遇到眼下这种事,他都会在变故发生的一瞬间里,调整重心,使自己太过被动。但这个女人此时此刻却是反其道而为之,脚下刚是一晃,她身子也随之晃动,就好像风摆荷叶。

    不论脚下的船晃动的幅度如何巨大激烈,她也只是跟着反方向一晃,然后就抵消了作用在她身上的惯性,整个人的脚底下就仿佛生出了根一样。

    而这其实就是唐国拳法中讲究的“立地生根”了。正如苏明秋刚才说的一样,这女人精通腿法,练得就是唐国原汁原味的北派弹腿,而且火候十分的精纯,脚下的功夫不但稳而且活,显然已经是到了落地生根的地步。看她身体摇晃似乎不如李察钉子一样嵌入甲板稳健,实际上这却是拳法中一种相当高明的卸力法门。比起李察那种硬撑可是省力的多了。

    身如荷叶随风动,脚下生根不老松。

    弹腿这门功夫,最重视的就是抻筋拔骨,肢体柔韧,练到了上乘境界之后,不但打法凌厉,而且擅长卸力,浑身上下的肌肉骨骼都可以凭借微弱的颤动晃动,像是风中的柳絮和水中的浮萍,可以将对手施加在身上的力道尽数卸掉。从而藏攻于守,瞬间反制!实是一门极厉害的腿法。

    不过这个女人的功夫显然还远远没有达到这种地步,只能立足甲板不动,单纯的依靠身体的摇晃来卸力,并不能做到在移动中自然的转化,分化,借力和卸力。

    但即便如此,这女人的脾气却是生冷不忌,攻击性十足,一见到王越朝前一扑,面前自己的五个同事齐齐落入海中,她居然连想都多想一下,侧身摆腿,竟是冲着王越啪的就踢出去一脚。反应之快,足尖破空就仿佛是一支箭矢,才是一动立刻发出一记撕心裂肺般的尖锐响声。

    而且她的打法简单直接,充满了军警格斗的风格,走的完全也是一击必杀的路子,这一脚根本就是一招撩阴腿,目标正是王越的两腿之间。出脚简直狠辣无比。

    哪怕王越并不把她放在眼里,可是眼见这一脚的来势落点,也不由得一咧嘴,脸上肌肉抽搐,莫名的就感到了浑身一冷,当下连忙一俯身,一个“海底捞月”,大手自胸前垂落,捞鱼似的一捉,顿时一把抓住了这女人的脚踝,随手一扔,整个人就凌空翻滚着砸向了她一旁的那个穿风衣的白人男子。

    这个风衣男的格斗功夫显然是比不上自己的两个同伴,人虽然没有摔倒,但维持住平衡却已经比李察和混血女人晚了一步,此时刚把身子站稳,正要对准王越开枪。然后就只见面前一黑,一道人影裹挟着狂风,劈头盖脸的扑面而至,连忙下意识的双手一抬,护住脸面,朝后猛退。

    可他后退的速度又怎么比得上王越这一把扔出来的速度快,刚刚向后退了一步,紧跟着便是美女入怀,来了个香艳无比的投怀送抱。结果,原本身材姣好的混血女人,这时候就像是大石头一样,两个人顿时抱作一团,被撞得满地一通乱滚。

    与此同时,李察发觉不妙,也迅速掏枪后退,但是近在咫尺之下,他的反应落在王越眼中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就在他行将扣动扳机的一瞬间,王越的手就已经抓在了他的枪管上,任他怎么用力,扳机就像是被焊死了一样。

    而这时候,王越一松手,李察整个人的脸色就变得一阵发白,两只瞳孔缩小的好像是针尖大小,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配枪。

    却原来,王越刚才在一把抓在他的枪管上的时候,已经是骤然发力,将他手里这支枪的枪管给生生的捏瘪了,以至于枪身整体变形,扳机都被卡死了。如此一来,李察自然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枪了。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枪这种东西,尤其是秘密警察的配枪,都是最先进的器械,不但装弹量比一般的手枪要多,威力更大,而且铸造的钢材都是特种钢,那是比一般意义上的精钢,强度还要高得多的多的材料,别说用手去捏,就是拿斧子去剁,也伤害不了分毫,可就是这样一把枪,却被王越一把给捏变了形。

    就像是小孩子玩的橡皮泥一样,说捏变形就变形了,甚至随着王越松开手,李察还在枪身上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几个手指印,好似雕刻印章一样,深深的嵌入枪身之中。连上面的指纹都全部清晰可见……。

    “你们应该庆幸,我还暂时不愿意和你们彻底撕破脸皮,不然你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一下松开手之后,王越却并没有回到自己一方的船上,而是站在原地,扫视四周,冷冷的轻笑了一声。

    这些人虽然现在都有枪在手,可王越本就不怕,如今又近在咫尺间,任何人但凡敢有所动作,他可以在第一时间或是制止,或是击毙。可以说,这些秘密警察的生死完全都在他一念之间。

    “但是你们也别以为我是心有顾忌,就不敢杀人了。”

    王越的笑声越发冷肃,一双眯起来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李察:“看来你才是那个深谙人心的那个,和七叔他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研究他的性格,行为,知道他行事,不到万不得已都会习惯性的给自己留三分退路,家里又有女儿牵挂。所以这次来的时候,就打定主意要把事情安在他的头上,拉他下水,好让我心有顾忌,施展不开手脚。但是可惜啊,你们算计的再精,没有足够的实力当做后盾,终究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或者说,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有为国捐躯的决心,哪怕自己死了,也要让海岸巡逻队的那些人发动围攻么?这个,说实话我却是不信的。”

    说话间,王越回头看了看后面船头上站着的苏明秋,见他没什么反对的意思,便知道这是苏明秋有意让他放手施为了。

    王越这个人办事,向来最讨厌麻烦,也不愿意学人家弯弯绕绕,所以他这一出手,就施展雷霆手段,先给李察这些秘密警察们来了个实实在在的下马威。明白的告诉他们,他是有实力杀光他们的,之所以现在没这么做,完全是因为苏明秋的缘故,还不想和他们立刻撕破脸皮。

    言外之意,我都这么做了,你们是不是也应该表现出点儿诚意来。毕竟双方这么僵持着,时间一长,对谁都没有好处。

    何况,血鲨的巴利-伯恩和他身边的一群战士,还都在船上一直没什么动静。王越这么做,也有另外一重打算,就是想要借此推动此间事态的发展,好逼出这些人来,看看他们究竟要怎么做。

    不然,他也没有“借口”杀人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