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07章 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零三章跑了
  来之前虽然他也对王越做过许多的了解,看过他的相关资料,但实际上心里却也没太重视的意思。加上心里担心两个徒弟,所以出来的时候,就没有想着带上家里供在祠堂的那一口无极刀。
  但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况且即便到现在,落在了下风,严四海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输,一分开王越两条胳膊,揉身而入,他一提气,啾!的一声长鸣,似乎他的体内忽然有一只仙鹤正在振翅长鸣。
  鹤形助力,吐气发声!
  这是鹤形中激发自身精力的一种法门,可以让人在重伤之下,瞬间振奋体能,发挥出比平时更强大的力量。但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严四海又已经是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了,就算他拳法入化,体力保持的不错,可经此一来,炼精化气,激发体能,却也等于饮鸩止渴一样。
  哪怕最后赢了王越,他也会因此而伤上加伤。好一好也得事后,缠绵病榻一两年的时间,不然伤了根基,再要想恢复过来,那就基本不太可能了。但面对着王越的压迫,严四海居然不惜自损根基。
  尤其是内脏受伤出血,这种情形下最是不耐久战。深知自己的身体,严四海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速战速决,因此这一口气吞入腹中,整个人立刻就气势暴涨起来,就连原本瘦小的身躯也挺直如枪,脸上如同刀刻一般的皱纹在庞大气血的冲刷下,瞬间消失无踪。六十七岁的一个老头,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而也就在这变化的一瞬间,严四海目光如电,浑身的肌肉流水般的游动上下,骨节挪移,啪啪作响,就像是浑身的骨头都成了钢铁铸就,如一台披着人皮的机器。起手处,掌如金刀,澎湃的气血瞬间冲入指尖的末梢,哗啦啦,隐约间耳边就传来一阵阵湍急的流水声。
  这一刹那,他已经摒弃了心中所有的杂念,专心致志,存神于手,而随着他身形的突入贴近,严四海的气息也陡然爆发出来,手往前一错,锵!的一响,便如同利刃出鞘。一时间,余音皆没,所有人的耳中都只听到这一声清啸,摄人心魄!
  首当其冲之下,王越只觉得眼前似有刀光横飞,凌厉的气息扑面而至,还没有真个碰上,他脸上的汗毛就全被刺激的根根竖立。眼见着严四海不退反进,瞬间就抢进了自己的中宫要地,王越立刻就知道这老家伙是要拼命了。
  如他这般的老一辈拳家大高手,一生之中杀戮无数,但凡是能活到现在,就没有一个不是心有猛虎之辈。人虽老迈,可经验丰富,更不缺乏拼死之心。
  因为他们比谁都知道,富贵险中求,只有不怕死才能不死的道理!
  不过,面对于此,王越也是毫不退让,他看着年纪小,可若是加上前世,他的年纪比起严四海还不知大了多少,一生之中经历无数,虽然对敌的手段并非如现在一般武斗厮杀,可积累的经验也不是完全没用。至少他对战局的判断,就丝毫不弱于严四海。
  耳中才一听到对方出手,宛如刀鸣,他立刻也是双手一沉,腹若牛吼,只把双脚前后一分,踏在地上,整个脚面就已然深深的陷入到了地面之中。
  六合拳中三七步,双脚,双膝,腰胯,脊椎,双肩,双肘,脚一分如坐下多了匹马,手一抬就如大枪横行……。
  严四海身形突进,来的快,可王越守株待兔,横枪立马,手往前一伸,就挑到了严四海的手刀前面。严四海根本想不到,王越在全身巨大化之后,对方寸之间的反应还能这么快,巨大的身体就只借着身子往下一伏,微微后撤的这一点距离,瞬间就做出了针锋相对的反击。
  当下,心里不由一发狠,在这么短的距离内他想变招也不容易,只得一声长嘶,身形瞬间一转,带着手刀倏忽旋转了半圈。而这时候,他的手臂也变得像是蛇一样,柔若无骨,一刀就插向了王越的小腹。
  严四海的无极刀,从小练起,至今已经有了五六十年的火候,就算不用刀,以掌刀施展也能瞬间以刀对刀,劈断三口百炼精钢的利刃。威力之大,几乎丝毫不逊色手中有刀的时候。
  但是,王越却不是他从前的那些对手,而是一个和他同级数的绝顶高手。他这脚踏三七步的举手一挑,从根子上讲其实就是之前苏雨晴用来打败燕子的那一路“挑滑车”。
  不过如今在他手里用出来,威力已是不可同日而语,一枪挑出去,里裹外翻,手臂一抖一颤,震荡自生。严四海手往前伸,小臂却弯曲了一个弧度和王越的手轻轻擦了一下,结果他顿时就感到手臂一麻,像是被电打了一下似得。当即就知道不好,连忙脚下一错,团身猛起,以身带刀,合身一纵和王越撞在了一起。
  他的蛇形已经练到了浑身筋骨屈伸如意,甚至能够在一定地步违反生理的地步,所以刚才才会在面对王越一枪挑来的时候,弯曲手臂,为的就是争抢先机,让他的手刀可以不必改势变招。但是他没有想到,王越的这一记挑滑车,整条手臂就像是枪杆一样,哗啦啦一抖,力道成圆,只是那么擦了一下,就震得他半身酸麻不已。顿时叫他的打算,全部落空。
  这才不得已,行最后一击。如古之刺客,近身之下,合身一撞!
  但是奇怪的是,他们这一次撞在一起,明明不论是力道还是气势,都比前几次要大的多,可偏偏发出来的声音却是,噗!的一响,沉闷的如同败革朽木一般。
  可一瞬间后,两个撞在一起的人,蓦地分开。严四海身躯瘦小,整个人都被挑的飞上了半空,但此时他的却已经控制不住平衡,人还在半空,手舞足蹈,转回头就已是哇的一口,喷出来一片血雾。一张脸更是眨眼间白的好像墙皮一样,惨白惨白,没有半点血色。
  却是刚才那一撞,他被王越的挑滑车一击,生生挑的胸口凹陷,骨断筋折,人虽在最关键的时刻避开了要害心口,可胸骨却当场碎了两块,伤及肺脏。
  这还是他功夫了得,一身的筋骨坚若铁石,不然换了一般人,早就被王越一枪扎穿,给挑了起来。
  一招分胜负,这就是真正的高手厮杀!他们两个人虽然打的激烈,但实际上交手的过程却十分短暂,你来我往不过几分钟的功夫,然后人一分,胜负就出来了。
  就如同短兵互搏的白刃战,贴身近战向来是厮杀中最容易分生死的。所以高手之间,要不是存心如此,一般情况下都很少会有人这么干。
  哼!
  与此同时,王越站在原地也是浑身一晃,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再也维持不住全身巨大化的状态,瞬间缩回了原样。最后这一下硬拼,他显然是占了绝对的上风,可严四海的掌刀却仍旧在他的小腹上开了一道口子,一只手掌几乎捅进了三分之一。
  幸亏当时他当时全身膨胀,气血遍布周身上下的肌肉筋膜中,这一记手刀最后也没能戳透他的腹腔,如今一恢复原状,身形缩小,伤口倒也随之小了不少。只是他原本在大桥上,小腹就被人用冲锋枪顶着扫了足足一梭子子弹,伤势不轻,这一下伤上加伤,顿时伤口破裂,流出许多的血来。一下子湿透了衣裤,看着十分吓人。
  “小子,这一次算你命好。下一次,我带刀来,看看你的脑袋到底有多硬……。”同一时间,被挑上半空的严四海此时终于也落在了地上,可人一落地,伤势受到震动,顿时又是哇哇几声,喷出了几口红黑色的血。随后整个人又往后踉踉跄跄倒退了几步,这才缓过了一口气。
  不过,严四海这时候也没有停步,刚一缓过气来,立刻就脚下发力,人如飞鹤,三步两步便冲进了旁边的树林里,竟是二话不说就跑了。
  他和王越之间虽然是第一次打交道,根本谈不上熟悉,但彼此这一交手,他可是对王越身上的杀气感受颇深的。根本不用任何言语交谈,心里就知道王越对他的杀意之深,简直令人心惊肉跳。所以,他这一落败,分出胜负,当即提起一口气,转身就跑。
  当然,临走之际,他也没有忘了说些场面话。人如飞鸟远去,声音却远远传了过来!
  “有本事,你别跑!”
  王越本来有心随后就追,但身子刚一动弹,小腹上的伤口就开始往外不断的飙血,像是水袋漏了一样,任凭他如何绷紧肌肉,居然一时间也止不住血。当下不由叹了口气,张口一声大喝,随后便也停住了脚步,不再追赶。
  严四海的伤势虽然比他重的多,内伤出血,可这老家伙的鹤形练得简直炉火纯青,豁出命来的一翻飞跃之下,速度简直捷如飞鸟。他想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更何况,严四海那一下子,已是让他的旧伤崩裂,如果不加紧处理一下,也容易失血过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