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06章 后悔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零二章后悔了
  王越和严四海这两个人,从一交手到现在,其实前后不过是一分钟左右,但双方你来我往却已经打了几个来回,相互间争抢上风几度易手。局面变化之快,简直让人是目不暇接!
  刚才还是严四海一路压着王越打,现在就成了王越还以颜色,砰砰两下,鞭手肘击势成连环,一下就又把严四海给逼退了回去。
  严四海的蛇形钻天势,一招出手蛇化龙,然后紧跟着就是飞龙在天的化龙势,这本来也是五形拳中蛇形向龙形过度的双形合练,是蛇形拳法中极其厉害的杀手锏。但最大的破绽却在于严四海只练了五形拳中的蛇形和鹤形,对龙形的变化了解不多,所以他这一记蛇化龙,固然是杀手中的杀手,但却没了后续之后的变化。
  蛇一化龙,飞腾于九天之上,然后就没了……。
  这样一来,自然就有了破绽,龙爪一旦抓人不成,就要被人寻到破绽顺势反杀了。不过这也是当时王越变化身形,全身膨胀如同巨人,带给严四海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情急之下,他也无暇多想,本能的就用出了这一招,连消带打,在避过王越一击的同时还能展开攻击,在正常情况下其实也算是一记妙招。
  但可惜的是,王越这个人相对于普通的练家子来说根本就是个BUG,因为他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强悍了!以至于严四海这一爪,竟然连他的皮肉都没能破开。
  从这一点上讲,王越的体质,的确是几乎已经到了这个世界人类的极限。
  是以,这一次严四海的爪子刚一被震开,立刻就被王越的鞭手和肘击连环一击,逼得身形猛退,丝毫不敢生出硬拼的心思。而且他的身法巧妙,蛇行鹤振,既能在狭小空间闪展腾挪,贴身纠缠,也可以长途奔袭起落如风,真要是被他拉开了和王越之间的距离,那王越和他之间的争斗势必就会变成一沾即走般的缠斗。
  可是打到这里,早就被严四海跗骨之蛆般的身法缠的心头火起的王越,又怎么会忽略这一点。全力巨大化的他,此时体内的力量就好像潮水满溢,再也没了平时对身体内外细致入微般的掌控,一出手就掀起阵阵狂风。
  严四海身形变幻,人刚往后一跳,紧跟着把腰一拧,就地便是一个变向,刷!的一下,人如蛇走,转眼就在王越身前,左右一晃,到了他的一侧。但王越似乎也早有定计,一记肘击堪堪落在空处,他整个人就一个大步,人似狂风,居然就这么的直接拦住了严四海的去路。
  严四海的身法虽然诡异莫测,临时变向更是演绎的天衣无缝,毫无破绽,若是换了旁人来,十有八九也会判断失误,被他得以瞬间脱离战圈,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可他的这些变化,在王越的精神力监控之下,却如同掌上观纹,毫无作用。
  非但没能拉开和王越之间的距离,反倒是因为这一突然变向,又消耗了不少体力!
  而眼见着大好局面,瞬间易势,严四海心里也是猛地一沉,就知道不妙,但好在他实战的经验丰富,临机决断,干脆利落。当下也不只在想着后退,登时一口长气吞入腹中,周身一震,一下子就把全身的劲都提了起来。
  气息猛窜,一股血气掩上眉头,一双眼睛顿时寒光大作!
  隐隐间,他的那一双手,已经变得仿佛金铁铸就,指尖锋锐,掌缘狭长,五指并拢一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他的手腕上长出来了两口短刀。
  下一刻!哧的一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王越的身子刚一拦住他的去路,他的两只手就齐齐朝前一插,直奔王越的小腹和胯下要害。
  “来得好!”
  王越的眼睛似乎突然亮了一下,紧跟着身子向下一伏,双手轮动如捶,如骑士马战,呜呜声怪响连天,一不躲二不闪,摆明了就是要和严四海硬碰硬。
  他的体力本来就强横无比,如今又是全身巨大化,更是天下无双,真要硬碰硬,严四海就算功夫再高明厉害,也是绝对拼不过他的。所以现在王越真是巴不得严四海和他硬拼,这才是真正的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可事实上,严四海怎么可能是个傻子?之前几次硬拼,都在王越手里吃了闷亏,这一次他既然敢这么干,那必然也是有所依仗的。
  果然,转眼之后,两人四手相交,砰!砰!两声大响,就仿佛是锤子砸在了钢刀上,金铁撞击声不绝于耳。面对着王越这势大绝伦,力大无穷的两捶,严四海居然半步没退,给生生的挡住了……。
  而王越发力用劲,两只拳头刚一和严四海碰在一起,感觉里就真的像是砸在了两口锋利的短刀上一样,只觉得拳面一疼,一股锋利无比的力道仿佛无形的刀子,一下就钻进了他的皮肤,血肉。那种滋味,简直如同千刀万剐,一时间不由得大叫一声,血气矿涌,整个脸庞顿时红的和血染一样。
  尤其是他的两个拳头上,居然被斩出了两道血痕,皮开肉绽,隐隐间都能看到里面的指骨了。
  他现在的身体,一般的子弹都打不透,全力勃发之下,人就真的和传说中的巨人一样,防御力又何止翻了一倍两倍,但现在却被严四海这两记手刀给斩破了。不得不说这种结果,实在是大大出乎了王越的意料之外。
  不过,这一次硬拼,也不只是王越受伤,他对面的严四海的感觉似乎更糟。王越的捶法是融合了苏家六合拳中的十二连手捶和阿道夫先生的骑士锤战法而成,一捶打出去,既有六合拳中的整劲圆融,六合归一,又有骑士锤战法的震荡发力。
  他硬接了王越这两捶之后,一双手猛地崩起来,整个人站在原地也好似当头被雷给劈中了一样,人虽没有像前几次一样,触手即飞,被打的连连后退,可胸腹之间却已是气血翻腾,一股气直冲进嗓子眼,逆血回流,满嘴都是一股子腥甜的铁锈味。如果不是他紧闭牙口,忍耐力惊人,这一口血早就喷出来了。
  王越的这两捶,震荡成圆,力透一点,力量直透体内,严四海看着没事,其实体内的伤势比起王越来可是严重的多了!
  “难怪这老家伙身上没带刀,原来是把刀子练到了手上。真够阴的!”
  王越可没忘了,严四海这个人可是家传的无极刀,在前朝的大内侍卫里,他们严家的刀术名气可谓极大,乃是唐国练刀的名家中有数的存在。但交手这么长时间,双方有来有往,严四海却只用了蛇鹤双形的打法,并没有流露出半点用刀的意思。
  所以王越一直都在提防着他这一手……。
  可他万万没想到,严四海居然把家传的功夫练成了自己的一双手刀。简直防不胜防!
  王越看了一眼自己拳头上的刀痕,虽然不深,可能破开他的拳头,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了严四海这一双手上的功夫,到底有多可怕。如果不是他,换了任何人来,被他斩上这么两刀,这双手就也算是废了。
  虽然只是手刀,练得人多了,可严四海的这一双手,却是王越至今一来,碰到的最厉害的手刀。不但练得手如刀,掌如刀,而且这刀子还是宝刀,削铁如泥那种的宝刀,不然又怎么可能破开他的拳头。
  心里啧啧称奇,一念间王越刚要把手收回来,但就在这时候,严四海的动作却比他更快了一线。哪怕是此时此刻他已经被王越两捶震得内出血了,浑身如被雷击,可他却依旧不管不顾,只把双手往中间一合,用了个白鹤敛翅的势子。
  双手一合即分,瘦小的身躯仿佛飞鸟如林,把王越的两只胳膊如拨开树枝一样朝两旁一拨,整个人顿时钻进了王越怀中。
  王越的那两捶,虽然震得他内脏出血,受了重伤,但生死相搏之间,他要的就是这一闪即逝的机会。
  王越手长脚长,体力无穷,他瘦小枯干,身法灵活,此时既然已经没有办法拉开和王越之间的距离,展开游斗,那他就只能反其道而为之,尽可能的拉近距离,突破对手的外围防御圈子,和他进行最凶险的近身缠斗。
  这和用兵器厮杀是一样的道理,长兵器放长击远,御敌于国门之外,讲的是个一寸长一寸强,而短兵器短小精悍,杀人在方寸之间,拼的就是个胆大心细,一寸短一寸险。
  打到了这时候,严四海敌我双方的优势劣势,早就心知肚明。知道王越的体力和爆发力,远远超过自己,而且皮膜大成,筋骨如铁,打法之凶悍,实在是他平生之中从来都没见过的一次。和这样的人交手,他要是再敢藏着掖着,就是自己找死了。
  “可惜出来没带刀,不然又何必出此下策了……。”
  都是用刀,手刀和真刀当然不一样。严四海眼见着自己倾尽全力的两记手刀居然只斩开了王越拳头的皮肤,心里惊骇之下,也不由生出几分悔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