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03章 恼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九十九章恼怒
  又是一记硬拼,严四海虽然再次被击退,吃了点儿亏,可王越却也没有占到对手的太大便宜,肘指相交之下,竟是被严四海一指头戳了个血洞出来。伤势虽然不重,影响不了什么,但这却的确是自从出道以来,除了火器枪械之外,他与人交手时,受到的最大伤害了。
  严四海的指功凌厉无比,一指头鹤啄戳下来,简直和近身突发的强弓硬弩也似,如果不是王越的身体实在强横,换了旁人挨了他这一下,几乎就和被子弹击中了一样,别说是戳出个血窟窿,就是整个肘关节十有八九也会瞬间碎成十几块。一条胳膊就此残废。
  犹有甚者,严四海的这一记鹤啄,在啄击爆发的一瞬间,后续还有一重抖劲,如金鸡抖翎,仙鹤抖羽,手指头只是那么一晃,轻微的肉眼不可见,却在同时让王越顿时感到小臂一麻。
  肘下一条大筋,仿佛被电了一下,顷刻间骨软肉酥,硬是什么力道都提不起来了!
  不过,以他的体质,这种酥麻的感觉其实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而已。转回头时,王越整个人就彻底爆发了出来。
  吼!的一声,他的身体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了一圈,肌肉虬结,青筋暴起,人虽然还没有完全巨大化,但确已经从刚才那个清秀的少年,一下变成了一个体魄如山般雄壮的大汉。不但四肢粗壮,恍如铜浇铁铸,而且神情凌厉,五官狰狞,一眼看上去就好像是庙里供奉的护法金刚。怒目贲张,血气冲天。
  近在咫尺间,王越体内陡然便传出了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似大河奔涌,又似碧海潮生!
  这已经是他在可控制范围下,所能发挥出的最大战力。浑身的气血在心脏瞬间爆炸般的鼓催下,一个呼吸间就远至四面八方的末梢之处,继而回卷,带动无穷的热量。这时候的王越,哪怕还没有暴涨的如同巨人一样,但他的身体内部却已经好像被塞进了一台大功率的发动机,一动之下,登时好似地动山摇。
  一只脚顺势向下一踩,整个地面便轰的一声炸裂开来,无数的土石翻涌着飞上半空,就好像这里埋了一颗地雷被人触动了。
  下一刻!
  王越像是一头牤牛,双手合扣在胸前,全身过劲,巨大的反作用力一瞬间,经过他的脚踝,膝盖,窜入尾椎腰胯,一路上行着统统灌进了脊椎,随后一节节递增,传递到肩膀。
  刹那的功夫,他整个人往下只做了个轻轻一伏的动作,然后就一肩膀,合身撞在了面前的这棵大树上。立时间,整个人腰粗细的这棵橡树,就像是被一辆正在高速行驶的大卡车迎面撞了一下。
  只听到咔嚓一声,崩崩崩崩!一时间也不知道有多少埋在地下的粗大树根纷纷断裂,大块大块泥土在树身下高高的隆起来,偌大的一棵树,竟是就这么一下便被王越撞裂了树干,连带着崩断树根,整个都倾倒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刚刚将身子缩到树后面的严四海也是心中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连着两次硬拼,他手段尽出,却仍旧落在下风,只这一点,他就知道自己对王越的估计又低了。
  这个年轻人不但是和自己一个级数的高手,拳法入化,而且明显是天赋异禀,不论是体力还是爆发力都远远超出了他之前的想象之外。
  当下,连忙把全部的精神凝聚到最高,气势猛地一震,在一口气强行压下体内翻滚的气血时,腰身扭转着向外一探,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条从树上游下来的大蛇,根本不用凭借四肢的力量,就能自由自在的依附在树身上。
  他本来是想借着身下这棵橡树当盾牌,居高临下,可攻可守,但就在这时候,王越已是浑身气血澎湃,一肩膀合身撞在了树干上。刹那间,咔嚓一响,树根崩断,树干炸裂,巨大的力量瞬间透木而过,严四海整个人就仿佛被一记无形的拳头狠狠的凿了一记,一下就被震得从树上掉了下来。
  不过,虽然事发突然,没想到王越会来这么一手,可严四海却也虽惊不乱,身子刚一受力,感到了树干的震动,他便一松手,凭空一个翻滚,在落地的一刹那,刷的一下一跃而起。
  甚至动作之快,身法之灵敏,根本也不等王越撞树之后,再有什么变化,他就已然腰胯用力,脊椎一拧,猛地一个弹动,人似飞鸟掠地,眨眼间就抢到了王越身体的右侧,手似蛇头在他眼前一晃,指尖摩擦,快速震动,发出如同灵蛇吐信般的嘶嘶声响,刚引得王越眼光一动,他这手便朝前一窜,如蛇利口照着他的喉咙就是一“咬”。
  同一时间,他另外一只手则是藏于腹下,吊腕竖肘,五根指头如鹤翅长翎,只随着身子朝前窜动的势子,突然向外一翻,刹那间就仿佛一口利刃,无声无息的自下而上划向了王越的小腹中线。
  洞中藏蛇,神仙难躲。
  鹤翅翻飞,鸦雀无声。
  接连在王越手底下吃了暗亏,饶是严四海的经验老道,却也忍不住脸面无光,一时间心头不由火气大涨,此时从树上掉下来,一出手就是他双形合练中杀手。
  蛇头掌,先是虚晃一枪,吸引王越的注意力,然后虚实转换,洞中藏蛇,一窜而出,是摆在明面上的一招,你要是注意力都放在这一招上,那就会忽略了他下面的那一记鹤翅反手撩刀。
  虚虚实实,一明一暗,都是杀招却又上下呼应,随时随地都可以变招。
  尤其是他这一记撩刀,动作隐蔽,如仙鹤亮翅,刷的一下近身抖开,浑身都跟着乱抖,以他的手上功夫,真要被他一刀撩上,先戳后划,恐怕就是一块钢板也能在上面切出一道深深的沟槽来。
  之前严四海攀附在树上,居高临下,等于是占了地利,这对王越来说无疑是很不利的,所以王越干脆就一发力,撞断了面前的这棵大橡树。随后面对着严四海,如同疯狂的反扑,他也似乎早就料到了一样,只把双手在胸前一分,哈的一声,吐气发力,脚下如同踩了弹簧一样,身子一纵,顿时向后退出了六七米外,也让严四海的这一次反扑,彻底落在空处。
  但严四海显然已是气的急了,一招落空之后竟然也丝毫没有停顿,脚下接连踩踏,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大鸟在低空盘旋,身形所过之处更是隐隐的传来阵阵鹤啾长鸣之声,王越身形退的虽快,却也没能和他拉开距离。
  这老家伙一怒之下,整个人就分外不同,招招抢攻,步步紧逼,简直如同跗骨之蛆!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
  “是我眼花了,还是在做梦,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两个人?”
  “快,保护好雨晴小姐,不要往前凑。”
  “前面太危险了,大家再往退十米。做好警戒,实在不行,就准备开枪吧。”
  ………………。
  就在王越和严四海动手不久后,靠近码头的方向就很快的围上来十来个身穿迷彩服的人,他们有的人头顶着树枝编成的草帽,有的身着渔网似得的掩护服,一个个全副武装,浑身的精悍之色。这些人都是金雀花的佣兵,一部分是早在苏雨晴出来之前就来到这里摸清情况的,一部分则是隐藏在暗中跟着苏雨晴一路过来的。
  苏明秋就这么一个女儿,虽然平时绝不娇惯,但碰到这种事关生死的事情,他又怎么会放心让她一个人出来,自然是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不但是请王越跟着,而且也把他身边最精锐的一群佣兵战士差不多都派了出来。
  换句话说,之前苏雨晴和燕子交手的时候,就算最后不赢,她也绝对不会有事,因为就在那时候,至少已经有四个狙击手远在三四百米外,已经将枪口分别对准了燕子和褚卫这一对师兄妹。
  只是现在,王越和严四海这一对的搏杀,两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他们根本插不上手,又担心苏雨晴离得太近会被波及,发生危险,所以这才纷纷现身出来,一面护着苏雨晴向后撤退,一面也在警戒时看“热闹”。
  这些佣兵战士,虽然原本都是出身西方各国的军中精锐,退役后又在苏明秋的训练下,个个精通格斗,比起最精锐的特种兵都一点不差,但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如同王越和严四海这样的高手对决。才看了几眼,顿时纷纷惊呼出口……。
  与此同时,罗纳德也会和了苏雨晴,一路向后,退到了安全的距离。
  严四海是老派江湖人的作风,事事都讲一个规矩,一来是要在这件事上给燕子讨个公道,二来也是为了自己的脸面着想,所以他不能退。而王越则是故意为之,就是要和严四海交手,一来是高手难求,机会难得,二来更是为了剑器青莲,碰到这种级数的高手送上门来,自然就没有白白放过的道理……。
  是以,这两个人一对上,立刻就如同火星撞地球,一伸手便打的如火如荼!根本不用多说什么废话,摆明了就是要分出生死胜负。出手时,当然就是怎么狠怎么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