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02章 骨软肉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九十八章骨软肉酥
  天下武功出龙门,这是唐国武术界中流传很广的一句话,其真实程度虽然未必有多高,却也充分说明了龙门武术在民间的声望到底有多大。
  而五形拳这一门拳法,在龙门寺中则是毫无疑问对外传播最广的,乃是唐国象形拳法中最有名气的一门功夫。但广则广矣,五形拳做为龙门寺历代传承中的上乘法门之一,即便是外传了却也绝非乱传,大多数的练习者其实还都是单形单操,很少有人能练全五形的。
  就好像夏夫人身边的老管家财叔,他练得就是五形中的虎形,而且一辈子只练这一形,功夫虽然十分了得,是这世上一等一的高手,可到底却失之单薄,比不了严四海的双形合练。
  因为五形拳中的秘传法门就是“合形”。其龙、虎、蛇、鹤、猴五大形,除了猴形之外,其他四种拳法路数,都有相应的合练秘法,比如龙形与虎形相合就是龙虎双形,虎形和鹤形合练就是虎鹤双形,走的是双形互补,阴阳和合的路子。不论练法还是打法,都在原有的拳形基础上,取长补短,去芜存菁,有了近乎于本质般的变化。
  所以,严四海的蛇鹤并练,其实就是五形拳里秘传的“真形”,合练合发,蛇鹤双形。其练法中蛇形练气,鹤形练精,一套拳法既精气双修,又炼精化气,是真正的优势互补。
  而他的打法,鹤讲轻巧,在天,明角度攻守。蛇主飘缠,在地,气沉连绵。与人交手时蛇鹤一体,虚实变化,尽在一心。
  是以,这一刻严四海面对王越的这一记似拙实巧的“顶肘”,才能在最后关头突然一个旋转,以怪蟒翻身的蛇形身法,带动前手的鹤啄在行进中猛然变向,一刹那乾坤颠倒。不但再一次让王越的攻击落在空处,而且他的去势更是丝毫不缓,一指头就点到了王越的喉结前面。
  动作转换,明明很仓促,却偏偏就让人觉得,他的这一招似乎就应该这么变,行云流水,宛如天成!
  “好快!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这个严四海的功夫虽然厉害,但更厉害的还是身经百战带来的经验啊!”
  和人交手的经验多了,王越就越能体会面对像是严四海这种人的时候,究竟会有多难缠。
  同样一记杀招,打别人是无往不利,对上他就劳而无功,这不单单是功夫本身强弱与否的关系,而是强横的武功与丰富的实战经验相结合后产生的结果。
  换言之,就是打架的经验,临场发挥,机灵百变。虽然早在一开始交手之前,就知道严四海的厉害,但随着双方一动手,王越就越来越感到,这个老家伙的可怕了。
  简直是滑不留手!
  不但躲的出色,身形诡异莫测,而且寓守为攻,每每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迅速展开反击,不断的在最关键的时候打乱他的节奏。一出手,就抓住王越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关头,打得他难受无比。
  这就是高明的武者和一般练家子之间的最大区别所在了。一招一式都打在节点上,扬长避短。
  尤其是眼下这一招,王越瞬间就感应到了,严四海这一记鹤啄的威力,对方指尖才一朝前探出来,他的喉结上就像是被扎进了一根烧红的钢针。刺痛的感觉,让他的脖颈眨眼就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严四海本来就是个小老头,瘦的皮包骨头,可一运起劲来一只手连同胳膊都变得黑漆漆一片,青筋和皮膜覆盖在粗大的骨头上,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像是瘦骨嶙峋的鸟爪子。指尖一点殷红,红的如同仙鹤头上的那一块朱顶。血淋淋的,异常鲜艳。
  蛇形的身法变化,鹤形的打法,严四海这一出手反击,就是凌厉万分,有如刀剑出鞘般的杀气,逼人眉睫。显然也是打定了主意,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
  高手相斗,最忌讳的就是优柔寡断。严四海是老江湖,前半生经历过的厮杀无数,所以即便是心中一直都忌讳苏明秋,可一旦真出手了,却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招招都是奔着王越的致命处,下死手!
  而面对他这翻身向上,突然变向的一记鹤啄,王越也并不慌乱,顶肘向前未到尽处居然也是随形就势,顺着严四海的身形滚动,同时便往下一落。肩头一缩,腰身自然转动,顿时顶肘变砸肘,就好像流星经天划了一个半弧,去势一转竟也同样的不显突兀,充满了自然的味道。
  而时到如今,双方这一番交手,相互抢攻中,你来我往,动作快如闪电,显然也已经是再没了任何变化躲闪的余地。
  因此,就在这一瞬间,王越的这一记砸肘,啪!的一下就正和严四海的鹤啄碰在了一起。二人肘指相交,发出的声音就像是金玉撞击,响声简直清脆无比,煞是好听,但两个人此时此刻却都已经全力勃发,杀机如炽。
  严四海力贯指尖,一指头戳在王越的肘尖上,刹那间就只觉得手指一顿,关节咔的一响,紧跟着一股汹涌澎湃的大力就顺着他的接触的地方,一路横冲直撞从手上到腕部,再到肘关节,直接轰在肩头。巨大的震荡感,令他的大脑轰的一声,气血顿时为之倒流,一股脑的冲入心脏,整个人几乎就在这一刻向后猛缩,脊椎骨节节下落,骨骼与骨骼碰撞在一起,一下子就让他原本就已经十分瘦小的身躯,又矮了三分之一还多。
  尤其是他的手指,首当其冲,似乎戳到了铜墙铁壁,瞬间的疼痛还没有来得及传到大脑,可他已经眼睁睁的看到那手指已经肿的和胡萝卜似得了。
  而与此同时,王越这边也十分不好受,一肘子砸将下来,挨了严四海这一戳,那感觉就像是砸在了一根钉子上,饶是他身体强横,钢筋铁骨,这一下硬碰硬的正面刚下来,也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
  严四海的手指头就像是电钻一样,看似直直的戳上来,实则两人一碰,指尖立刻就转了一下,当时就把他的肘下皮肉钻出了一个血洞。
  要知道以王越现在的体魄,一发力用劲,浑身绷紧,即便不开启全身巨大化,一般的手枪和步枪子弹也很难伤的了他,严四海的这一记鹤啄,能破开他的皮肉,只说杀伤力之强,竟是足以比拟一般的子弹了。
  不过即便如此,严四海心里却是顿时咯噔一下,暗叫了一声不好,立刻就知道,王越肯定是个精擅硬功横练的高手,并且十有八九已是练到了身如精钢,通体混然,横行百炼的地步了。和这样的人交手,就好像是普通人拿着手枪和装甲车硬怼,最忌讳的就是近身硬拼。
  因为你打不动他,他打你一下却是实实在在的伤筋动骨!
  而对于王越精擅硬功这一点,他却从来没有在任何的资料和消息中看到过。只这一个疏忽,就让严四海心中激灵一下,警兆大起。当下连忙顺势向后一缩,将整个身体又转到了大树后面。
  他这一记蛇鹤双形,固然是奇招迭出,连连抢攻,一指头在王越的肘下戳出了血洞,伤了皮肉筋脉,但也同时被王越一肘砸的关节开裂,气血翻腾,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打的没了知觉。
  王越的打法,最是凶狠强悍,数十倍于常人的体力,一旦爆发出来,举手投足都有千钧之力。
  前后两次硬拼,都没有占到丝毫便宜,严四海就知道,对方的拳法武功,走的是内练外打的路子,打法凶狠,追求效率,虽然没有太多的花哨,可在内里的发力用劲上却是正正经经的内外兼修。尤其是那股子爆发力,简直是他生平之中从未见过的可怕。难怪他能以一人之身,闯入千军万马中,杀了血鲨部队坐镇中枢的古德里安,这放在过去,简直就可以称作“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一般了……!当真可怖可畏!!
  “嘶!好厉害的指功。居然能破开我的皮肉,甚至连骨头都裂了。谁说老不以筋骨为能,这个严四海双形合练,简直用的出神入化了。”
  接连两次硬拼,都没有奠定胜局,反被对手连消带打,从容化解,王越心中再次一紧,五指回握,一下牵动伤势,不由疼得倒吸一口冷气。严四海那一记鹤啄,不但是在他肘下戳了一个血窟窿,而且力道尖锐还伤了里面的骨头筋膜,虽然伤势并不算重,可一时间疼起来却也让他接连咬牙不止。
  知道对方用的是鹤形的抖劲,手指上的功夫也超过了周长虎。
  一指头戳下来,皮开肉绽,骨裂筋伤,是最上乘的“以点破面”的功夫!周长虎的金针指虽然厉害,可以铜人打穴,但却是直来直去,如箭离弦,出手之后就少了许多变化,而严四海的鹤啄却是如同白鹤啄鱼,啄住之后,还要猛地一抖,这样一来多大的鱼都要被震得骨软肉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