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801章 蛇形鹤打 妙到毫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九十七章蛇形鹤打妙到毫厘
  严四海是什么人?前朝世袭的末代大内侍卫,一身的武功经过几十年的磨练浸透,早就练到了骨髓里,这一动之下,身形虽然还是个人形,但整个身体却立刻恍如惊蛇一样,只凭着脊背处的肌肉蠕动,便刺溜一下从树前绕到了树后。
  而且,他这还不是平地绕,是真的像一条大蛇一样缘木而上,盘身一转,顿时就到了树后离地一两米高的地方,让王越这一招,彻底做了无用功。
  同样是一招“金蛇盘柳”,被严四海用出来,比燕子那女人强了不知道多少不说,而且变化诡异,如果不是王越这种层次的高手,观人视物已经不拘于外在,看一个人动手更多的是感悟其神,换了任何人来也绝不会看出来严四海这一招的出处和奥妙。
  换句话说,严四海的这一招,虽然只不过是蛇形的一个架子,可生死关头,猝然爆发开来,却是凝聚了他毕生的武学精要。一招之间,几乎已经将整个蛇形的变化全都浓缩在了一起,那是他几十年来,对于蛇形这一套拳法武功的集大成之作。
  而这一切,落在了王越的眼中,就足以看得出来,他在蛇形上的造诣,究竟有多么的深厚。这一下他缘木而上的动作,如果不是已经练通脊椎,将浑身的肌肉筋骨全部练到了刚柔并济的境界,那是绝对无法用的出来的。
  这就是武学中化腐朽为神奇的道理所在。普普通通的一招金蛇盘柳,别人练得再好也还是金蛇盘柳,形就是形,变化仍旧是那些变化,但在严四海手里,却已经达到了摒弃形变,只取神变的地步。
  是以他这一下施展出来之后,饶是王越已存必胜之心,有我无敌之意,一招落空之下,却也不由得心中一震。知道严四海不愧是自己出道以来碰到的最可怕的对手。
  面对这样的高手,也由不得他不谨慎再谨慎。
  须知道实战之中,瞬息万变,一时的占到上风并不等于一直都是上风,说不定转眼就会被扳了回去!
  “好眼力,再看看我这一招吧!”
  就在王越心中一动,一口叫破了严四海这一招的出处时,刚刚绕到树后消失不见的严四海,突然接上了他这一句话,紧接着,他身形一转,竟是头下脚上,从树干上探出了半截身子。然后一伸手,一把就抓到了王越此时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那只手的手腕上。
  而王越这时候,一把抓进树干,刚刚一个横扫,在树干上开出了五道沟槽,直抓的偌大一棵橡树木屑纷飞,真就好像是一头人形的猛虎在树上狠狠的扫了一爪子似得。可转回头,严四海居然也半点不让他专美于前,才一避过他这一记黑虎掏心的虎爪,紧跟着就还以颜色,给他来了一招“鹤爪”。
  对,就是鹤爪!龙门五形拳中的鹤形拳法,可不仅仅只有他徒弟褚卫的那种鹤翅手刀的打法的。白鹤飘逸如仙,固然双翅纵横如刀,但足下利爪却更加凌厉。最擅长的就是擒拿反制,分筋错骨。
  尤其是在严四海手里,他这一爪子突如其来,五根指头好似鹰爪,虽然只捏三指,但指间分开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等腰三角形,才往下一落,原本皮包骨头的一只手立刻肉眼可见的,从指尖一路往上直到手腕,瞬间就变成了浓烈的青黑色。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只从黑暗中伸出来的鬼爪子,甫一亮相,便指尖破风如箭!
  一样的不似人形,一样的形神一体。如果说刚才王越的那一记虎爪,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一头咆哮的猛虎,可以一爪掏心挖肺,那严四海这一爪子就是飞鹤凌空而下,一爪子按住了沼泽水泊中的一条大鱼。不但出手快如闪电,发力迅猛干脆,而且爪出必中,即便是王越此时此刻竟然也没有反应过来,才要收手回来,但转眼后手腕就被对方捏在了脉门之上。
  王越只觉得手腕一紧,严四海的三根手指头简直比钢钩还要硬,刚一搭在他的手腕上,就吐气发力,力道之大,几乎是他从前没有感受过的。
  苏明秋的拳法虽然比严四海更强,但两个人的打法完全是两个风格,一个是以柔克刚纯粹的内家打法,一个却是老而弥坚,招招都是半步不落。除了和那位疑似阿道夫的小个子交手之外,王越感觉,严四海的这份手劲已是个中第一了!
  这一爪子抓下来,力道刚猛,简直随随便便就足以裂碑碎石!
  严四海这么多年窝在海外,少与人交往,一心一意的修身养性,但其实这位老人家可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年轻时一样性烈如火,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如今虽然已经拳法入化,武功入了道,可一旦和人交起手来,却仍旧是霸道的很。
  完全是一派睚眦必报的打法。你用虎爪抓我,我就用鹤爪回敬,看看谁更厉害。
  况且刚才那一招,两人一记硬拼,严四海被打的身形暴退,心里也是憋着了一口气,现在一找到反击的机会,自然就是怎么狠辣怎么来。当下,一把抓住王越的手腕,立刻三指回扣,一搭手就抠死了对方的脉门。
  唐国的武道,独步天下,但历朝历代以来,得以独享天下高手汇聚之处,就是帝都京师。
  而在帝都之中,又能汇聚各家各派之高手的地方,就是皇宫大内了。如今前朝虽然早就已经成了过去,但自末代以来,却仍旧不乏皇族之后在大批高手的保护下,流亡海外各国。
  严四海年轻时,就在这些人中间,从小练拳练刀,除了家传的武功之外,还曾在许多名家高手门下学习过,算得上是真正的博览众家之长。所以他能在五十岁之后,武功入道,也是有着足够的基础的。
  相比之下,王越则要轻松的多。一来他身上有剑器青莲这样的神物,一直在帮他,接连几次下来,已是将他的身体内外,打造的浑然天成。只这一下,就让他一举跨过了打磨肉身,易筋锻骨的基础,省了无数的时间和功夫,也让他以后学什么都一点就通,轻松自在。
  二来,他能有如今这种成就,也是多亏了苏明秋的倾囊相授!
  如果不是碰到了他,王越估计现在就该在铁十字军里走西方格斗的路子。就算他有剑器青莲的帮助,可以进步飞快一日千里,但以铁十字军这种老牌流派的规矩,他要想通过正常途径,接触到高深的格斗技,那时间很可能就会拖到十年之后了……。这种差距,自然是不言而喻!
  所以,随着功夫的日益进步,明白了上乘境界的许多拳经道理之后,王越现在就越发的明白,能够碰到苏明秋,的确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不说他代父收徒,打破陈规把家传的拳法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一个外人,这究竟是何等的一种魄力,就说最近这一段时间,因为他的事情,苏明秋几度出手救他于危难之间,单是这种情谊,便已经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了。
  因此从这一点上讲,王越的武功,实是半在天成,半在人为。虽然比不了严四海数十年如一日,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来,却也丝毫没有根基不稳之处。一样毫不逊色。
  “原来是双形合练,蛇鹤都给你练到一家了!”
  手腕一被严四海抓住,王越顿时一抖手,却不想对方的三个手指已经上下分开,将上面两个指尖扣进了他手腕横纹下的两条大筋中间,瞬时不由一麻,一抖之下居然没能抖开对方的擒拿。当下立刻就知道,严四海手指上的功夫,只怕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只这么一抓,就不比周长虎的天罡手来的逊色分毫。
  而周长虎这个人,他的天罡手是用铜人打穴练出来的,一手金针指的手上功夫,实是厉害无比。虽然最后他是死在了王越手下,但如果单论指头上的功夫,王越也不敢说就比他强。
  但他是专门练打穴的,指功是看家的本事,眼前这个严四海却不是。这一比,自然高下立分!
  “果然不是一般人,双形合练,龙门寺的和尚也没几个能做到吧!”一挣不成,王越眼睛一眯,心中登时警讯大作。
  脉门又叫内关,乃是人身大穴,属心经,这地方一旦被扣住,不要说是严四海这样的人物,就是普通人之间用力按住,也会让人疼痛酸麻,甚至半边身子无力的。更何况是在这种时候,对方这把抓下来还只是个前招,明显还有后面的变化没有用出来呢!
  是以王越也顾不得多想,手腕一崩,五指猛地一合捏成拳头,屈肘横横臂往回一带。而他这一扯一拉,就好像一般人在健身时候的半个扩胸舒展动作,虽然没什么变化,可近在咫尺间,严四海却分明看到了他的手臂就在这一刻,突然膨胀了起来。
  自他的手指紧扣的地方一路向上到肘部,王越的小臂就如同是被气吹起来了一样。不但瞬间胀大了足足两三倍,粗的恍如常人大腿,而且青筋密密麻麻的暴起一片,整个皮肤都变成了青黑色,任是他的爪力足以开碑碎石,猛一发力之下却也仿佛是抓到了一块百炼精钢。就连原本他已经死死扣进了对方两条大筋中的两根手指,这时候也被硬生生的崩了出来。
  一时间,指尖不由一阵发麻!心里更是大惊失色。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没有半分的犹豫,这只手刚被绷弹起来,另一只手便从腹下窜了出来,其势之快就像是洞中藏蛇,一窜之下,几乎没有任何耽搁,一下就到了王越面前。
  并且他这一只手,胳膊手臂柔若无骨,如同惊蛇飞射,可他的手捏的却不是蛇形,反倒是五根手指,蜷起了四根,只把中指长长探出来,手和腕子形成一个直角,看起来就像是仙鹤那长长的鸟喙。
  一指头啄下来,前端一个指节顿时殷红如血,发出破空声简直恍如尖锥利刃。
  啾!的一声长鸣,隐约间落在耳中,便仿佛高空之上有鹤啾长空一般。同时,又发出阵阵嘶嘶尖啸,有如灵蛇吐信。
  这就是蛇形鹤打,严四海浸淫了一辈子的拳法精髓,虽是一招出手,却包含了两门拳法的精华。王越刚一胀起小臂,崩动筋骨,他这一记蛇形鹤啄,就直接点到了他的眉心正中之前。
  而在如此快速的打击之下,王越也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依着本能,将齐胸收回的小臂一合,在挫身下压双足一分的同时,啪的就来了一记顶肘。抬肘如枪,顺势朝前一挑,青黑色膨胀的小臂在面前一横就仿佛是一面大腿宽的臂盾,在遮住要害的瞬间,他的手肘外顶,肘尖的去处正是严四海的手腕。
  打蛇要打七寸,这地方就是他蛇形鹤啄的节点所在。是蛇身鹤颈,双形并走的发力之处。
  苏家六合拳中的“顶肘”,如果放在枪术中其实就是一记抬身平刺,没什么特殊的变化,演化在拳法中也只是某些招数中的组合基础,具体的动作就是马步横身,平臂屈肘,侧身朝前一顶,发力用劲和用枪没太大的区别。
  可看着简单的近乎直白的这么一招,在王越手中用出来,却恰到好处的应对了严四海的这一记杀招。不但小臂横挡如盾,守的泼风不露,而且肘尖急点,更是攻的凌厉莫测。
  但就在这时候,严四海却突然凌空一个旋转,整个身体扭得像是麻花也似,竟然在一瞬间来了个“怪蟒翻身”,原本在上面啄下来的手指头呼啦啦一个调转,随身而动,却是变成了自下而上的一击。使得本来点向王越眉心的这一下,顿时戳向了他的喉结。
  而他这一变,随形就事,也完全是跟着王越的招数变化来的,前后之间尽在弹指,你来我往,应对之巧妙也是天衣无缝,妙到毫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