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99章 霸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九十五章霸道
  严四海孤身一人,隐居海外,近几十年来为人行事又十分低调,所以名声不显,但这却并不代表就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像苏明秋对他的了解就颇深,知道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在东南亚一带的名气很大,乃是前朝国灭之后流亡在海外的这一代人里数一数二的高手。所以,直面之下,王越对于这个人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未曾交手时,心里便提高了警惕,全神贯注,其重视的程度简直前所未有。
  实在是这个严四海的功夫,是他目前为止,碰到的最可怕的人之一。就算盛年时素有江左第一好汉之称的周长虎,都远不如他。
  “如果非要比一下的话,那个疑似阿道夫先生的小个子和七叔两个人,应该是可以稳压他一头的。其余的人,就算是我,也得先打过之后才知道。”
  心中的念头飞快的转过,王越很自然的拿以前碰到的过的对手和眼前的严四海做了一个比较。
  但很显然的是,这个严四海的拳法入化,功夫入道,只从这一点上讲,就已然不是寻常人物可以比拟的了的了。
  至少以他的见识,绞尽脑汁,也只能在自己曾经接触过的人中勉强找出那么两个而已。原本他还以为身在海外,异国他乡,能碰到苏明秋这么一个真正的唐国武术大家,已经是十分的不容易了,可没想到今天他居然就又碰到了这么一位。
  哪怕是早在这之前,他就知道严四海这个人的存在了,也有过一番了解,但却不知道这个人的功夫已经练到了这种地步。比起苏明秋说起时,显然是有了很大的不同的。
  能在这么大的年纪入道,严四海的成就,可谓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不过,意外是意外,对于王越来讲这样的一个意外却让他着实的感到了几分“意外之喜”。严四海的功夫越高,他心里就越兴奋……。
  以至于严四海的话刚一出口,话音犹在耳边回荡,他立刻就是人往前窜,脚趾抓地,一松一紧,只稍稍一个作势,整个人的身体顿时好似狂风掠地。呼!的一下,人就直直掠过了十几二十步的空间,到了严四海身前。
  “来吧!咱们先来一下试试手。”随后他哈哈一笑,声如雷鸣,起手一拳,手臂外拧,照着严四海的中线就一记翻捶,砸了下去。
  六合拳的翻捶,五指并掌心空握,反手一出,整条小臂就像是枪杆反弹,啪的一下,发力急促,干脆利索。虽然是以拳背击打,但距离短,爆发力强,一下砸出去,尤其是在王越这种高手的手里,拳随人走,速度之快简直如同流星飞坠一样。
  甚至于,因为他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就连这一招的破风声,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一眨眼的功夫,就人到拳到,一捶翻落将严四海的身前正中一条线,从头顶百会一路向下,一直笼罩到小腹的最下方。
  正宗的苏家六合拳的打法,练到上乘境界之后,讲究的刚柔一体,绵里藏针,就好像当初苏雨晴打死燕子的那一记崩拳一样。一招打出去虽然是刚猛无比的劲儿,可却能够收敛声息,不使一丝力道外泄,所以出拳时无声无息。
  同样的道理,王越的这一记翻捶,如果换了苏明秋来用,那肯定是轻飘飘一拳翻飞,不滞于物,不滞于力。完全是出神入化境界的纯内家手法。但如今放在王越这里,虽然也是听不到什么声音,但他这却只是速度太快的缘故。
  爆发的力量,破开空气,还没有等到声音传到耳朵里面,他的拳头就已经到了对手面前,根本就是另外的一种打法。
  而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也是因为他的爆发力实在是太大了。也不是他打不出那种绵里藏针的劲儿,只是单纯的不合心意罢了!
  “拳如其人!如果拳法不能练得合于本性,那这拳就没法练下去了。”这是苏明秋在点评王越拳法的时候,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六合拳虽然是他家祖传的功夫,是枪拳,但练得人不同,就也没有必要墨守成规。
  尤其是王越这种天赋异禀之辈,本来练拳就属于是半路出家,打法里融汇中西,他的拳法里有太多的东西都不是别人教出来的,而是由剑器青莲综合所有,为他量身定制的。
  就好比他的这一招翻捶,根子是苏家六合拳,可里面却还有铁十字军阿道夫先生的骑士锤战法的影子,不管是发力,用劲,还是起手,变化,都和原版的手法有了许多的不同。
  是以,他人刚往前一冲,下一刻严四海的眼神就陡然亮了起来!王越的速度虽快,他也丝毫不慢,只一见到对方扑面而至,他瘦小的身子就在同一时间向后急退而出。
  王越的这一拳,来势汹汹,速度之快,力道之强,完全都是他毕生未见。严四海老谋深算,这时候根本也没有立刻硬拼的意思。身形一退之下,打的却是个暂避锋芒,先泄其力再蓄势反击的主意。
  毕竟,他的年纪在那摆着呢,老不以筋骨为能,就算如王越所说的大家要先试试手,严四海也是本能的想要避实就虚。人越老,就越求稳,这句话可不仅仅说的是为人处世上,放在拳法武功上,也同样适用。
  况且,王越这一拳到底有多厉害,别人看不出来,落在他眼里却比什么都清楚。因此,严四海这一退,整个人就好像是被身后的一条绳子拉着,身形刚刚一起,顿时人就向后飞出了七八米,去势之急,真好像兔起鹘落。只一动念,人就到了道路的另外一侧。
  不过尽管如此,他也没有拉开和王越之间的距离。王越人如奔马,一捶轰下来,就好像古代的绝世猛将,任凭对手如何奔逃,也紧追不放,根本不会让敌人离开面前半步。
  但这么一来,时间不可避免的拉长,他这一记翻捶落下,眼看着就来势将尽,恰在此时,严四海脚下一沉,突然长吸一口气,喷吐如箭,啪!的一甩手,竟是于此时此刻来了一招“叶底藏花”。腰胯一转,带动脊椎扭动,一条胳膊大臂紧贴着肋下,小臂却是凌空一转,翻腕亮掌,一下就把王越落到了尽头的翻捶,包裹在了中间。
  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不得不说严四海的眼光老辣,对时机的把握简直妙到毫巅,先是一退暂避锋芒,紧跟着这一招就抓住了王越来时已尽的机会。一击互碰,虽也勉强说的上是硬拼,可短短的一个时间差过后,这种硬拼,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巧打。
  下一刻,两人拳掌相交之处,声如闷雷响起,一触即分。猝然爆发的力量,搅动空气,一瞬间便仿佛从他们的手心里放出了一股狂风,顿时搅得身旁乱流涌动,无数砂石,枯枝败叶全被一股脑的卷上了半天空。
  与此同时,王越去势一止,双脚踩入地面,青石炸裂直没脚踝。
  严四海脚下浮动,连连后退,直到瘦小的身子撞在了路旁的一棵橡树上,才最终停下脚步。但那棵足有脸盆粗细的巨大橡树,却因此哗啦啦!一阵乱颤,一时间不知道掉下了多少树枝树叶,又惊起一天飞鸟。
  “好霸道的拳头……。”终于嘴里还是捱不住的发出了一声闷哼,严四海的老脸上沟壑纵横,直到这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了,王越的可怕之处。
  那就是爆发力无敌!
  饶是他已经避实就虚,以巧打力,可这一拳硬接下来,却也让他心头忍不住的一震,脊背刚一撞上后面的大树,登时地面开裂,崩崩崩,无数粗大的树根如同活物般从地面下钻出来,然后又在瞬息间绳索般挣断。连带着被他撞击的地方,大片大片的树皮,被风一刮,立刻化作了漫天碎屑。
  原来刚才那一下,王越五指空捏,一捶翻落下来,虽然已经被他拉开时间差,使得拳势将尽,力道打空,但一碰之下,却仍然爆发出了令严四海无法想象的破坏力。让他之前所有的打算全都胎死宰了腹中。
  即便最后是接了下来,可却把他的一连串后招变化,打的顿时熄了火。
  这就是一个人体力强横的可怕之处了!这一拳,王越虽然说得是要先试试手,有些试探的意思,但事实上面对着严四海这样的大高手,他又怎么可能留手?自然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而以他现在的实力,体力在瞬间爆发之下,就算是苏明秋那样的人物,也要退避三舍,不会硬接。
  唐国的拳法,虽然向来都有四两拨千斤的说法,可那说的也都是在正常的情形之下。内家拳以柔克刚的打法很多人都会,但是碰到王越这种体力强横到近乎让人绝望的高手,那以柔克刚和四两拨千斤就完全是个笑话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