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98章 先礼后兵江湖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九十四章先礼后兵江湖道

    一看到王越周身上下筋骨齐动,五脏蠕动恍如闷雷的样子,严四海立刻就知道自己之前的所有种种,不管是气势压迫,还是借着言语交锋暗中酝酿对自己有利的气氛,这些手段对王越都是没有半点用处的。

    因为功夫练到他这种地步的人,最知道拳法入化的厉害。能够将苏家的拳法练到六合归一,内外一体的境界,王越毫无疑问,就已经是和他同一级数的高手了,对这样的人再用那种手段,显然是不入流的。

    所以,在流露出几分尴尬的神色之后,严四海又一番自嘲,紧跟着整个人的面容顿时就是一整。朝着王越一抱拳,长长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的自报起了家门。

    “关西无极刀严氏门下严四海!早就听说苏七爷在海外开了枝散了叶,却没有想到你一个外姓人竟然能把苏家的拳法练到这种地步!怪不得连年轻时号称江左第一好汉的周长虎,都被你打死了。今天一见,却是见面更胜闻名,却是连我都看走了眼。如此,方才若有不当之处,还请你多多谅解。”

    “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那你我之间就已经没有了什么缓和的余地。我的徒弟被人打死了,我要不把这个场面找回来,那我这张老脸也就没地方放了。所以,就依你所说,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也让我看看你的功夫是不是和你的嘴一样硬气。”

    虽然严四海本身出来,就没打算放王越和苏雨晴离开的意思,但面对着强势无比的王越,他却仍旧生出了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可事到如今,正如同他自己说的一样,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再说什么都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能是手底下见真章。

    他虽然自忖几十年的功夫在身,并不害怕王越,但真要和这种同级数的高手交手,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不得不慎重万分的事情。

    怪只怪,王越的精神力强度太高,收摄之下浑身的精气神都没有丝毫外泄,甚至于连他这种老江湖都没能在第一时间看出对方的深浅来!

    尽管已经尽量高估了王越的身手,但任他怎么去想,却也万万没想到,王越的拳法武功竟然已经不弱于他。而到了这时候,严四海显然就已经是没法回头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以他的地位和身份,当然也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退缩了事的……。

    是以,从这一刻起,他就没有了任何退路。只能和王越一较高下!!

    这就是规矩,江湖上的规矩。

    练武的人,虽然未必都是江湖人,但该讲的规矩却还是要讲的。尤其是他这种的老人,讲老礼儿,认规矩,这已经是几十年耳濡目染,刻到骨子里面的东西了。

    或许也正因为是这样,他才会眼睁睁的看着燕子被人打死,而没有露面出来……。

    因为那在他看来,在这件事上,燕子就是坏了规矩的,被苏雨晴打死了,那就是该死,但话又说回来,自己的徒弟被人打死了,按照规矩,他自然也有足够的理由来找回这个场子,哪怕苏雨晴的父亲是苏明秋。

    所以他这才在被王越一口叫破踪迹后,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目的,就是要讨个公道!

    “好!六合拳王越,在此领教了。”

    眼见着严四海整个人形容一变,王越也吐出一口气,摆明了礼数。

    唐国的武术界,除非是生死大敌,或有国仇家恨,不然圈子里的人就算是生死相搏,正常情形下,在未动手之前也会各自抱拳施礼,以全礼数。尤其是在眼下的这种场合,彼此的功夫都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事实上他们这种礼数就已经不是单纯的礼貌了,而是对于各自武道的一种尊重。

    毕竟大家都是武道中人,能把功夫练到这种地步,势必也都是经历了无数的苦练而来,个中到底有多少的艰辛,彼此也都心知肚明。真要到了非分出个生死输赢的时候,不为了你这个人,就为了大家的这份不容易,互相施礼,以示尊重,也是一份心意。

    而这就是典型的“先礼后兵”了。

    礼数到了,心意也就到了,然后再交手就是下手不留情,生死各安天命!!

    王越的脚下稍稍向前踏出小半步,随后目不斜视,伸手朝苏雨晴挥了挥手,示意她向后退的远点儿。严四海虽然说得是和他过招,但打死燕子的却是苏雨晴,真要动起手来,场中形式瞬息万变,指不定会发生点什么意外出来。

    王越虽然自信绝不会输,但苏雨晴要是离得太近,就难免会有让他分心的时候……。

    “王越,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要打也是我来。”苏雨晴眼见着面前这一老一少,几句话的功夫,就要大打出手,情急之下,不由伸手拦了王越一下。她虽然不认识严四海,但对于这个人却不止一次的听到苏明秋提起过,当然也知道这人的出身来历。

    可燕子是被她打死的,如今人家的师傅找上门来了,以她的性格却也做不出自己躲在后面,让别人为自己出头的事情。

    哪怕她深知严四海的武功可怕无比,但该做的事情,她也不会有半点退缩。而这就是她心态转变后的变化了,一旦开了杀戒,自然而然就生出了一股子勇悍之气。

    “姓苏的小丫头,你别着急。如果待会我打死了王越,下面自然就该轮到你了。不过,你放心,王越要是死了,你就不用死了,到时候只要你父亲出面给我赔礼道歉,你我之间的这件事就算了了。”

    严四海的身躯瘦小,但声音却是洪亮如钟,一句话出口,直震得苏雨晴耳畔轰鸣,不由自主一摇头,等到过后清醒过来时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她人就已经退出了好几步之外。

    一时间,不由得大是惊骇!只觉得这个严四海实在厉害,竟是可以凭着话音,震慑人心,让人在无形中就中了招。简直防不胜防!而这般手段,就算是在自己的父亲苏明秋身上,她也没看到过。

    “呵呵,想要打死我?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到时候不行了,可别说我欺负你年老体衰,须知举手不留情,你要是被我打死了,你们严家可就算是彻底绝了。”

    王越看都没看一眼苏雨晴,但却提起后脚向前横移了一步,正好挡在了她的前面。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严四海虽然今年已经有六十多了,可你也不要觉得我好欺负,功夫入道,骨髓再生,现在的我可不比你们年轻人体力差。至于什么绝不绝后的,那就要看你的手段了,反正我自己是无所谓的。”

    严四海裂开嘴,像是笑了一下,但脸上的肌肉紧紧地绷着,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是皮笑肉不笑一样。他虽老迈,但说起话来却摆明了和王越针锋相对。你说我年老体衰,我就说功夫入道,骨髓再生,什么绝后不绝后,还得看手底下的本事。

    而事实上,功夫练到了他这种地步之后,也的确是和一般的练家子大不一样了。体力虽然未必就比得上他年轻时候的巅峰状态,但也真的是衰退的极为缓慢。

    这就是功夫入道之后,对人的身体产生的改变。哪怕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了,可体内的气血却澎湃涌动,恍如潮水一样。一张一落,都对应天时变化,日升月落,长长久久。

    唐国的武术,尤其是内家的拳法,最擅长的就是养生,讲究的就是养练一体。即便是各家各派以刚猛著称的外门硬功,也有极多的药物滋补之法,内养不行就外养。

    如此久而久之,功夫一旦入了道,进入了最上乘的境界,练入骨髓,那整个人就会因为造血机能的改善,从而焕然一新,犹如新生。

    就好比历史上唐国就有不少这样的武道大家,不但寿过百岁,甚至可以白发转黑,牙齿重生!

    这个严四海,身上的气血涌动,时刻向外透露出一种活泼自然的味道,显然就是已经把功夫练入了骨髓,改善了身体机能。换句话说,他现在的境界和王越一样,都是内家拳晋入换血洗髓的地步了,所以年纪虽然大了,可体力却没有太大的下滑。

    普通人是一过巅峰,体力就走下坡路,他却是先走了一段下坡路,然后又往回走了一段。六七十岁的身体,还能保持着三四十岁左右的状态,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此一来,加上他几十年的经验,真要动起手来,这样的对手可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难缠了。

    像王越之前碰到的那些对手,从西方格斗的各家流派大师级的人物,到军方的高手,还有如同周长虎这样的大拳师,功夫是一个比一个高,但不得不说的是,这些人其实都不会养身体,就算周长虎是个行家,但他晚年之后,入了官场,心意渐渐驳杂,太多的应酬早就让他的体能下降了。

    从这一点上讲,他的拳法武功就很难和现在的严四海相比。甚至他们之间,差的都不是一点半点。

    况且,严四海这个人出身特殊,从小到大接触到的武术传承也比旁人要多的多。数十年如一日的练下来,博采众家之长,一身的功夫也已然打破了家传的窠臼藩篱。

    如果不是他为人低调,以他的本事,不管在哪里,都是可以开山立派的人物。

    和这样的人交手过招,王越也要小心翼翼的。不敢有丝毫的马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