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97章 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九十三章尴尬
  “功夫高的才有德,手底下不硬再好的德行也没用。修武先修德?呵呵,这种话你拿来骗骗外行人还行,对我说,那根本就是个笑话。”听了严四海的话,王越不由一阵呵呵冷笑。
  德行这东西,固然人人都要讲,但如果放在武道的圈子里,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作为保障,那其实就是个伪命题。说到底,练功夫的人,拳头大的才是理,以德服人这种事听听也就算了,你要真信了,那才是有趣呢!
  如果他真的是个像外表一样普通的年轻人,面对严四海这样的高手,突然被他高涨的气势一压,肯定会被震得六神无主,胆气狂落,但是他偏偏就是个例外。看似年轻的身体里,承载的却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老家伙”,九级大成的精神大念师,就算是在联邦宇宙,也是属于怪物一样的存在!
  哪怕时至今日,他的实力已经不足全盛时期的万一,可即便如此以他现在的精神强度却仍旧远远超出了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人类。更不用说是对于精神力量本身的运用,他现在仍旧属于顶级的层次,严四海想要凭借这点儿手段,就把他震住,那几乎就是做梦一样。
  换句话说,如果单比拳法武功,王越说不定还要在心里多忌惮对方几分。可要是比精神上的修为,严四海就差的多了。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也许还有很多王越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弄清楚的地方。但作为拳术的一种,唐国的内家功夫,对心意的锤炼,最终上升到的高度就是所谓的“炼气化神”。其最显著的特点也即是,精神的实质化和外放干涉现实的能力。
  而这恰恰就是王越现在就可以勉强做到的一部分。也是他上一辈子给自己留下的最大财富。
  “咦?难怪可以指点苏明秋的女儿,你的心意果然是纯粹的很啊!看来苏家的心意拳,你已经得了真传,假以时日,大器可成。”
  严四海的脸色越发深沉,嘴里一边说着话,一边朝前一步步的走了过来。只不过他这一走,也不是乱走,而是步步为营,每走一步都审时度势,脚踩在地上,合于呼吸,脊背吞吐,腰胯下沉,看似简简单单的几个步子,落在王越眼睛里面,却有如山停岳峙,举重若轻,找不到半点可以出手的机会。没有丝毫的破绽。
  而且随着这老人越走越近,他也最终把脚步停在了距离王越有八九步的地方,脚尖一动,只要再往前半寸,就是双方之间出手最佳的距离,不多不少,正正好好。
  “不过,就凭这一点,你觉得你就可以挡得住我么?”
  两只眼睛盯在王越脸上,严四海的声音依旧是充满了压迫感。很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让人一听便忍不住的心里发颤。
  这显然又是他的一种心理攻势,气息压迫不成,就来个言语倾轧!说话时,辅以动作相互配合,先称赞后压制,以距离空间的拉近,无形中就酝酿出了一种令人紧张的气氛。
  在这种形势下,一般人如果心理素质不过关,那就很容易就会被这种气氛影响,从而影响发挥!未战先颓,不知不觉便受制于人。
  “能不能挡得住,你可以试试。”
  眼见着对面这个老人犹自还在不死心的尝试,王越的眼睛不由得眯的越来越危险。眼神之中,渐渐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真是好大的口气!年轻人功夫练得好,可这并不是你把无知当成无畏的理由。难道你以前就没有听人说起过我么?”
  被王越这么冷硬的怼了一下,严四海却没有立刻翻脸的意思,只是身子朝前微微倾斜了一下,动作虽然不大,却让人觉得两人间的空气似乎在这一刻都变得黏稠了起来。
  “我严四海现在虽然蜗居海外,没什么大名气,可也从小到老练了一辈子的拳,数十年如一日,从来不敢有半分的懈怠。且为人行事,无愧于心!燕子虽然是我徒弟,但她行事偏激,结仇理亏被人当场打死,也就死了。但是作为她的师傅,这件事我还需要一个交待。”
  严四海长出了一口气,说话间突然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声音也从阴沉变作了平淡:“你觉得你能不能做主,如果不能,最好还是叫苏明秋来亲自和我做个了断吧。”
  “哈哈哈,严四海,我劝你还是省省吧。说了这么多废话,不就是想乱我心神么!”
  终于按捺不下去了,王越突然猛地一挥手,打断了严四海的唠叨。或许真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这个严四海说起话来实在是夹缠不清,明明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在他嘴里就反反复复,没完没了,落在王越耳朵里,真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唠唠叨叨一样。
  不过,话又说回来,谁也不能保证这到底是不是严四海的有意为之。拿着自己的年纪和身份,倚老卖老,用这些话来引得王越心绪浮动。
  而事实上,王越也的确被他说的有些不耐烦了。在不知不觉间,甚至开始有些心浮气躁起来!他的精神再强,碰到这种不耐烦的事情,也的确是受够了。
  所以这一刻,王越根本就不再听他多说,“功夫到了你这个地步,拳法入化。我虽然年纪不大,可该知道的东西却一样不少。你的徒弟死了,想要个交待?可以……。但你想要按规矩来,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所以也不必和我玩什么心理战,你的那些话对我没用,说的再多也只是消磨我的耐心罢了。另外,你想要苏明秋亲自给你一个交待,也得先过了我这一关。”
  “打赢了我,你想不见他都不成。要么你转身走人,息事宁人,或者干脆就留在这里给你徒弟作个伴儿。”
  王越哈哈一笑,目光冷冷的落在对面严四海的身上,嘴里虽然是在笑着,可说起话来却又冷又硬,几句话说出嘴来,落在旁人耳朵里,感觉就像是从他牙齿缝里挤出来一个个冰碴子。摆明了态度,就是不打算善了了。
  严四海的功夫虽然厉害,但这却并不足以让他退步。反倒是正因为如此,他还巴不得对方立刻和他大打出手!否则,这样的高手,今天一旦错过去了,那以后再要找,可就真不好遇到了。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和这样的大高手交手,就如同一块大肥肉放在了嘴边,王越当然不可能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放弃。是以,在这一瞬间,就在他话音刚刚一落的时候,他脚下一动,已经分开架势,随后只把周身一晃,顿时通体上下关节爆响,初时还是啪啪声连成一片,慢慢的就这声音就仿佛天边传来的声声闷雷,轰隆隆滚过云层。其间还夹杂着一记记的蛙鸣牛吼,却是他这一晃动身子,不光动了外面的筋骨关节,甚至就连体内的五脏六腑都一起动了起来。
  内外交加,形同一体!
  “什么?六合归一?你的六合拳竟然是练到了这种地步?这是打通了内外所有关窍啊……。可是你才多大,这又怎么可能??”
  被王越丝毫不顾及掩面的几句话一怼,严四海本来就已经沉的如同一潭死水般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发黑,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但随后就看到了王越身上筋骨爆响五脏轰鸣的一幕,立时间整个人就仿佛呆住了一样。
  他虽然早就知道王越的存在,也在自己两个徒弟口中对王越的实力有过一些了解,加上后来从各个渠道得到的相关消息,这一次见到真人,他心里其实对于王越已经是有了足够的重视。否则之前,眼见着燕子被苏雨晴打死,他也不会因为这点顾忌,而一直没有露面。
  但不管从前他对王越有多重视,有多忌惮,他也没有想到,王越的功夫竟然是练到了这种地步!!苏家的拳法,以六合为名,走的就是内外兼修的路子,一旦六合归一,那就是已经将筋骨皮毛和五脏六腑练得浑圆通融了。
  也就说说,这个时候的王越,他的拳法和他一样,都已然入化了。炼气化神,功夫晋入到涉及精神的层面,入道了。相比之下,他们两个,一个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一个却还只有十八九岁,这种境界上的相同却更衬托出他们彼此间年龄的巨大反差……。
  而这种反差,无疑也是最能让人心气浮动,震惊不已的。
  “哎,是我这一双招子,瞎了眼。明知道你的功夫厉害,还把你当成个晚辈来看,倚老卖老。我万万没想到,你的功夫竟然也入了道。真是丢人啊!刚才的确是我冒失了。”
  过了好一会儿功夫,严四海这才缓了过来。随后面皮就是一阵抖动,表情里全是尴尬之色。
  练功夫的人,虽然讲究辈分,但那大多也都是在一个师傅下面,与师承没有关系的人就算叫一声前辈,那也只是在没有恩怨的前提下,互相之间的一种尊重罢了。
  严四海虽然和苏明秋认识,但彼此之间却没什么交情,顶多是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而已。他要当王越的长辈,显然是不够格的。而且就算双方有了这层关系,王越和苏明秋也是师兄弟,他想当这个长辈儿也是没门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