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95章 江湖事江湖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九十一章江湖事江湖了
  “这也许是我学的太杂的缘故吧。你也知道,我没和七叔练拳之前,学的是这边儿的格斗技,耳濡目染之下,不论是理念还是实战,都和你们有些不同的……。”听到苏雨晴这么一说,王越不由一笑,也感到有点儿不好意思,连忙找个理由来推脱。
  毕竟他身上的秘密是不能说的,这也是苏明秋为人厚道,若是换了别人,眼见着他的功夫进展这么快,短短两三个月就练到了这种地步,又有哪一个能不好奇?不千方百计来寻根问底的?
  而苏雨晴则是纯粹的因为自身见识有限,身在海外日不落与唐国武道的圈子几乎没有什么接触,所以尽管也觉得王越的功夫进步的实在太快,疑问不少,但总归也没往别的地方的去瞎想。真的只道这是王越天赋异禀,与众不同的缘故。把苏明秋的这套说辞,全盘接受。
  “嗯,也只能这么解释了。”苏雨晴闻言点点头,但脸上的表情却似乎又有些犹疑不定的样子:“不过,西方的格斗术我也没少见识,以前我们学校的格斗社三天两头来踢馆,我和他们交手时也没觉得有多厉害啊?”
  王越摇了摇头道:“那是你没碰到真正的高手。西方的格斗技一样是从战争杀戮中演变出来的,历史同样的悠久,它和我们唐国的拳法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文化底蕴上。所以才会衍生出了不同的体系和观念。就好比我所在铁十字军这个流派,里面很多的东西,其实和我们的功夫都是共通的,练到大师级的高手,就如同把拳法练到了由外而内的地步,是很可怕的。只不过这一派的功夫对于练习者的体魄素质要求很高,一味的打熬身体,追求实战,如果身体跟不上消耗,那就一辈子没办法练到最上乘的地步了。反之我们的拳法,先练先养,然后才是打,这才是可以长久发展最核心的东西,不至于把自己练着练着就练废了。像你的功夫,只要按照我说的坚持练下去,纯粹心意,等你彻底明白了刚柔转化的奥妙之后,就差不多相当于这边的格斗大师了。”
  “而且你基础的东西比我好,到了那一步后,再要练拳,进步就快了。”王越平时很少说话,今天却仿佛来了兴致,一反常态一下说了好多:“不过我还是要强调一点,西方的格斗和唐国的拳法,就好像武术中的外家和内家,练法虽然不同,可到了高深处却是殊途同归。所以你千万不要小看这边的功夫,真要碰到了那种大高手,你只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像前段时间,我碰到的那个小胡子……。”虽然心里一直怀疑这个人就是阿道夫先生,但毕竟还没有百分百的确定,所以在提到这个人的时候,王越还是用了小胡子三个字来代指。
  “他的格斗技只那一手捶法就已经练的令我自愧不如了,且打法刚猛,震荡成圆,就很有一股子咱们拳法中的内家味道。碰到这种人,你根本不用打,还是有多远跑多远的好。”
  作为当天事件的亲历者,苏雨晴当然也知道这个小胡子男人,但却是头一次从王越嘴里听到这样的评价。闻言之下,不禁怦然心动:“既然这样,那我用不用也去练练这边格斗的功夫?”
  “那可不行,你的功夫按部就班,是你爹手把手教的,他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步骤。就算是我,也只敢教你这种纯粹心意的法门而已,你要胡乱瞎练,那就等于在一碗饭里掺了一把沙子,那还怎么吃?如果真的感兴趣,等以后,拳法入道了再说吧。”
  “什么是入道?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懂得比我都多,到底我爹都教给你什么了?我怎么觉得咱俩练得根本就不是一门功夫呢!”苏雨晴皱了一下眉头,显然对王越说的话还是有点不明白。
  “这是道家的说法。最近看了几本七叔收藏的道经,不知不觉就受了点影响。”王越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其实就是拳法入化,功夫有了自己鲜明的个人特色,走出了前人的藩篱的意思。入道了,你的拳法就是你自己的了。你看古代的那些道士,一个个为什么都要披发入山,远离红尘苦修,目的不就也是为了这个道么。”
  “嘁!这世界上的道士多了,照你这么说他们都是高手?况且你这话说的,实在前言不搭后语,拳法入化又和道士有什么关系了?”苏雨晴眉头皱的更紧。
  “怎么没有关系?道士求道和我们练拳入道的道理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求的长生之道,我们求的是以武入道。况且你忘了你们苏家的拳法,也算得上是道家嫡传,真要练到打破藩篱,别开生面的地步,事实上就等于是道士入了道。”
  说话间,王越忽然从地上长身而起:“至于你说道士是不是都是高手,那肯定不是,但我敢说入了道的道士十有八九都是真正的高手。就算不是,有了这个底子,花点时间练练,用不了多少时间也能练出来了。而且这些人,练气入手,一旦入道,那在古代就可以被称为真人了,可不仅仅是拳法武功厉害,有些神异之处是没法说清楚的。”
  苏雨晴撇了撇嘴道:你这种说法,就有点儿迷信了吧。练拳练气,那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可要练出什么神异神通的,那就未免有些太不真实了!”
  王越呵呵笑了笑,随后眼神朝远处慢悠悠的瞥了一眼,“你觉得不真实也对,但这可不是迷信。不过我这么说,空口白话的也和你说不明白,有些东西总归还是要亲眼见到才能让你相信。拳法武功一旦入了道,那有些东西就是可以被称之为术了的。和道术一样,武术的术。”
  “哦,听你话里这意思,你应该就算是拳法入化了吧?那干脆给我演示一下,让小女子我开开眼界吧!”苏雨晴闻言,心中一动,脸上顿时就流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的神情来。
  “王越这人平时可是没有这么多话的,虽然是在指点我功夫,但此时此地,不是应该早早离开才对么?”
  一瞬间,苏雨晴就猛地觉察出了王越言语中的有些不正常的地方,然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就见到王越此时的眼神冷厉,一双眼睛已然眯成了一条细缝。
  深知道他脾性的苏雨晴,顿时马上就知道,有事了!!
  “开眼界还不容易,拳法入化的人虽然不多见,但正好现在眼前就有这么一位。怎么样?老前辈,你也来了好一阵子了,难道打算就这么继续待下去,连面都不露一下么??”王越嘿嘿的笑着,前半句听着还像是在和苏雨晴说话,可后半句紧接着话锋一转,立刻就把声音沉了下来。
  却是早就发现了不远处的林子里藏着一个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开口叫破。
  “咦?果然是江湖水后浪推前浪,我屏息凝神本以为可以瞒过去,却不想倒是贻笑方家了。”眼见着自己的行藏已经败露,林子的那人不由哈哈一笑,一转身就从一棵合抱粗的橡树后面走了出来。
  而且这人一边走一边说,言语之中对于王越也是充满了赞叹:“好一个以武入道,武术之术!!”
  “我辈习武之人,这一辈子孜孜以求,可不就是和道士一样求的就是这么一个道字么。不过道在眼前,谁都能求,但想要入道却又是何其之难呀!老头子我活了六七十岁,遇到的这等人物也不过寥寥数位,而在这其中尤以小兄弟你的年纪最轻。当真是后生可畏!”
  “不过,江湖事江湖了。我虽然十分不想和你这样的年轻豪杰为敌,但你身边的这个小姑娘杀了我的徒弟,我要不出面讨个公道,那我严四海这张老脸以后就再没地方放了。”
  “你就是严四海。”
  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人的来头,王越对于面前这个老人的自报家门也是没有一点意外的意思。只是点点头,双手抱了抱拳,依足了该有的礼数,然后便朝前一步站在苏雨晴身前,朝着对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
  严四海的身材不高,还有些驼背,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棉布褂子,显得有些肥大,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黝黑,布满了一道道的褶子,一眼看上去就像是那种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终日务农的老汉。不怎么起眼,但绝对令人印象深刻。
  尤其是这个人的眼睛,很亮很亮,哪怕始终耷拉着眼皮,也挡不住他眼中的精光。人虽然黑瘦黑瘦的,可皮肤下面却依稀涌动着一股子淡淡的红光,一起一伏,宛如潮汐涨落。这是他体内的气血,随着呼吸的频率在不断涌动的结果。
  哪怕人已经是瘦的皮包骨头了,可他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点儿都老迈,精干如铁,精瘦的就像是一口插在刀鞘中的老刀,岁月虽然腐朽了外表,但不起眼的刃口却依旧锋利如故。
  尤其是这时候,他一说话,整个人的气息就仿佛一下子全都醒了过来,相隔几十米外,都给了王越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真是个高手!恐怕比洪老二身旁那个周长虎还要厉害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