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93章 以外形练内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八十九章以外形练内神

    “不是不影响练功,是教你换个方式来练。”王越目光抬起来朝着道路一旁的橡树林飞快的扫了一眼,“你既然已经打出了那一拳,那就已经摸到了这个境界的门槛,而有了这个基础,所有变化也就有了痕迹可循。现在你受伤,不好发力,正好可以借着这段时间,来好好揣摩一下。我教你的这个窍门,不用腿,只用手,正合你用。”

    一句话说完后,王越又朝前走了几步,来到距离河畔不远处的一处平地。这时节,虽已是秋高气爽,但一过了上午十点,头顶的太阳却仍旧是酷热无比,如果不找个合适的地方,这无疑会让受了伤的苏雨晴更加难受。

    好在这里不远处就是河,岸边还生长着大片的芦苇,微风习习,天然就带着几分清凉。

    只要避过直射的阳光,体感还是很舒服的。

    “那敢情好!我正愁回去没法练功,会耽误事呢。”

    苏雨晴一瘸一拐跟着王越来到平地一侧的树荫下,站定了脚步。

    “你控制一下发力,再打一拳给我看看。”看见苏雨晴一脸雀跃,王越点点头,朝后退了两步,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好!”苏雨晴面色一整,先来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微微合眼仔细的想了想,然后突然一睁眼,整个人身上的气势顿时变得凌厉,绝然。啪!的一拳朝前捣出,势如利箭离弦。

    “不行,我已经把握不住当时的那种感觉了。这一拳虽然比以前有了一些进步,但力道还是太刚了,不够柔……。”

    一拳收回来,耳畔还在回响着拳头破开空气的清脆声音,苏雨晴却皱紧了眉头,一脸的不开心。

    事实上她因为脚伤的缘故,一切发力都不能太过剧烈,所以这一拳打出来的时候,也只有她平时练拳的三分力左右,但尽管如此却依然可以声随手出,打出这种干脆利落的劲儿,这对绝大多数的练家子来说,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了。

    但苏雨晴却对自己很不满意。声随手出是典型的外家打法,讲究的就是力道刚猛干脆,练得是肌肉,筋骨,但真正的内家高手却是刚柔转换只在一念之间。尤其是她苏家这一脉的拳法,先外练后内炼,追求的是内外合一的兼修。

    她刚才那一拳,虽然威力不小,可说到底却依旧是外家的打法,和她之前与燕子交手反败为胜的那一拳比起来,简直连个零头都不够。

    王越仔细看着苏雨晴的动作,点点头,也不多说,只招了招手,然后居然就原地坐在了地上。盘膝,竖脊,端正头颅,一只手掌心向内微微合于肚脐之上,另一只手则从一侧的膝头自然垂下,把食指与中指按在了地上。之后,他便保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了……。

    慢慢的,甚至就连口鼻间的呼吸都开始若有若无起来!

    苏雨晴围着王越转了两圈,不错眼珠的看了半天,眼中的神色却显得越来越迷惑,眼见着这时候的王越这一坐下去,整个人就像是成了一座木雕泥塑,不由得张嘴就要发问。但好在这时候,王越已经先她一步开了眼睛……。

    “怎么样?看清楚我这个动作没有?你脚腕受伤,站不得三七步,练不了动功,那就不妨试一试我这个静坐的法子,说不定对你会有奇效啊。”

    王越盘膝于地,脸上微微一笑。莫名间,就给了人一种安静祥和的味道。

    “这不是打坐么?我以前也和我爹学过,不过姿势和你这个却是不一样。难道你想让我练气?”苏雨晴脸上的疑惑依旧未减分毫,反倒是说话间越见犹豫了。

    要知道打坐练气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唐国的道家道士最常见的修行模式,但放在拳法中,一般的练气却是要通过站桩来进行的。

    “对,就是打坐。不过,我这个坐法和七叔的那种又是不同。他那是练气,我这是练意。”

    “练意?”

    “对!”

    “那这是一个什么道理?”苏雨晴歪头想了想,还是没想明白。干脆也坐下来,模仿着王越的动作,来了个照猫画虎。

    “你现在的功夫,已经到了将要蜕变的门坎,但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对心意的把握还没有纯粹。我这个法门,就是要让你收摄气血,敛住心意,就好像大坝蓄水,慢慢的积累,等到时候一到,自然开闸泄洪,一去千里,自然什么障碍都没有了。”王越也不藏私,开口就把这里面的门道讲了出来。

    “你平常练拳时大动,和人交手时也是大动,哪怕是站桩时其实也是在动,只不过是由大动变成了微微的动而已。但我现在要你不动,不论是肌肉,筋骨,韧带等等一切,都不要动,需要动的只是你的一个念头。”

    “苏家的拳法最重心意,所以到了上乘的境界,一应打法就和初学时有了很大的变化。你现在就处在一个内外交接的过程中,外三合形于整力,如果按部就班的去练,又有七叔时刻指点,你要跨过这个坎儿,其实有个一年半载也就差不多了。但经历了今天这件事,你整个人的心态都变了,再要按照以前的进度,未免就有些不合时宜了,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心思沉下来,感受你内心深处的自我,就如同沙里淘金一样,想要纯粹心意,就必先摒弃其余的一切杂念。”

    “你坐下来后,如我这般摆好姿势。先调整呼吸,使之慢慢变得悠长,不使断绝。记住这不是练气,只是呼吸,一呼一吸,初时任其自然而然,随后缓慢施加意念,用心意却调节,让它遍布周身上下,最后融入血脉之中。”

    “到了这一步,就是开始拿捏气血了。你这样的呼吸,最终一呼一吸都如同丝线,心意跟随,一点一点的催动气血。整个过程就好像是水乳交融,不需要强迫。只要能做到这一步,你的心意就能被慢慢的打磨纯粹,气血一动,心意相随,再要和人交手时,再刚猛的力道也能敛住锋芒,不使外泄一分一毫。”

    “我试一下。”苏雨晴听得明白,慢慢揣摩了一阵子,随后便按照王越的说法,放慢呼吸,纯化心意。

    但是只看到她一闭眼,王越就打断了她下面的动作:“不对,你这样不行。你的心思还是有些乱了。看来心态变了,固然是件好事,但也让你失去了平常心。心思一乱,怎么坐都不行。这样吧,你呼吸的时候,先放松全身,以外形练内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