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8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八十一章
  “怎么回事?她的气息怎么可能还这么足?好厉害的劲道……,看来她和燕子之间的事情是真的没法善了了!!”只是心中念头一转,褚卫一惊之下,随即就也把苏雨晴目前的状态和心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可也因此生出了许多无奈。
  不过这时候,显然也不能想得太多,苏雨晴以金蟾锁气法鼓动周身潜力的这一击,已然是崩开了他的手刀,要想不被对方中宫直入,那就只能重新防守。可这么一来,他好不容易抓住的这个机会,就彻底没了,褚卫势必又要失去即将到手的先机。
  下一刻!
  苏雨晴指尖继续前探,褚卫不得已再次后退。本已陷入颓势的气息顿时又弱了一成。
  这一下,彼消此长!登时叫苏雨晴精神大振。随着褚卫身子向后退出,她伸出去的那只手终于被收了回来。
  “哼!”
  苏雨晴脚下前跟,迈出半步,口鼻间的气息猛然一转,胸腹顿时向上一鼓,发出了一记恍如闷雷般的爆音。吐气开声!与此同时她另外的那一只手也已经从肋下钻了出来,白生生,吹弹可破,就那么五指并拢同样又是朝前一挑,依葫芦画瓢,不等面前的褚卫脚下站稳,转眼就又挑了过去。
  紧跟着最开始的三记挑刺,转眼间就又是两下,褚卫一口气始终不得时机缓过来,只得在对手的逼迫下连连后退。好在他们动手的地方已经快到了码头,地势宽阔,没什么阻碍,否则但凡稍微有些碍脚的地方,很可能就会让他的身法慢下来,真要到了那时候,他想退都不可能。只能硬拼。
  高手过招就和行兵打仗是一个道理,讲究士气。一旦士气衰弱,立刻就会被对方抓住机会,一路狂攻猛打,时间再一长,自然就什么优势都没有了。
  褚卫是万万没想到,面前这个二十多岁的美丽女子,竟然一出手就是如此的咄咄逼人。不但一路压着他打,犹有甚者居然还爆发体力,和他正面对拼。褚卫刚才反击不成,气势更衰,如今再想反击都成了一种奢望。
  因为他也看得出来,苏雨晴之前这两手功夫,其实都是压榨自身潜力所来。虽然肯定不会持久,但就算再不持久,这个时间也足以让他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了。好一好,或许还能仗着经验死扛下来,可稍微他的动作慢了一点,立刻就会被迎面痛击。
  而以苏雨晴现在爆发出来的力量,就算是四五百斤的石锁也能被她只凭指尖连续挑起在半空,长达几分钟。真要挨了她一下,褚卫也是绝对受不了的。
  “该死的,这个苏雨晴的功夫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明明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实战,可我又怎么可能会被她打伤呢?真是该死……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燕子终于也调匀了呼吸,将体内沸腾的气血压了下去,但随即她一抬头却又被场中发生的这一连串变化给吓了一大跳。几乎当场失声惊呼,叫出声来。
  被她寄以厚望的师兄褚卫,这时候居然被苏雨晴一路压着打,不但没有取得她原本想象中的胜利,反倒是节节败退,左支右绌,竟然似乎没有一点儿还手的机会。眼看着再这么下去,只怕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步了自己的后尘……。
  “这是什么情况?师兄的功夫明明是在她之上的,怎么会是这样?”百思不得其解的燕子,一双眼珠子都似乎瞪出来了,任她怎么绞尽脑汁的去想,也想不通为什么就只是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褚卫居然就被苏雨晴逼成了这样。而且对方还是刚和自己打完一场。
  难道姓苏的就真的这么厉害?
  使劲的晃了晃脑袋,燕子接连几个深呼吸下来,终于镇定了心神。不管怎么样,事实就在眼前。她知道今天和苏雨晴之间的这场交锋,不但自己输了,而且连褚卫也输了。
  任凭她动手前,想的有多好,有多少必胜的把握,可是高手过招,其间的形式瞬息万变,很多事情都不是以她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苏雨晴能连斗她和褚卫两个人,且都占了上风,那就说明对方有这个本事。不承认都不行。
  “不过,你本事再大,可以伤了我,赢了褚卫。难道你还能再赢了我们两个人不成?”
  燕子的面容一时间不由变得有些扭曲,一口牙也咬的咯咯作响。显然心里还是很不服气和甘心的。眼见着褚卫此时一路后退,已经没有了多少还手之力,她突然往前一窜,照着苏雨晴就是一记白蛇吐信点了过去。
  就好像她之前想的一样,大家本来就不是什么朋友,打起来自然就没什么好手。你既然敢直接找上门来寻仇,那就无所谓什么单打独斗了。赢了一个两个,那就再试试被人围攻是什么滋味吧!
  而与此同时,就在燕子突然扑过来的时候,苏雨晴正脊背吞吐,将两只胳膊,轮流的朝前挑出去。只是一挑,一挑,连着一挑,没什么复杂的变化,却也因为动作的简单而速度奇快无比,加上她的金蟾锁气法鼓荡周身气血潜力,使得内外合一,一时间爆发力骤然提升,直逼得褚卫满脸通红,不住后退,憋屈的连太阳穴上的青筋都蹦起老高。
  他不是没有实力,也不是实力不如人,而是一上手,心态就错了。结果就被苏雨晴抓住机会,一轮不间断的猛攻,顿时打的底气狂泄,至今都没能缓过那一口气来。想一想,也的确是憋屈的要死。
  “幸亏是在这里,不会有什么人看到。不然我可就丢大人了。不过要是从头来过,我虽然未必能赢她,但也绝不会输。”双方交手,兔起鹘落,褚卫双手摇动,身形飞退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扇动翅膀却又怎么也飞不起来的大鹤,泥水淋漓,一身的狼狈。
  苏雨晴的攻势虽然越来越激烈,但褚卫的鹤形身法灵动,想要拿下他,也不是三招两式的事。所以到了现在,褚卫也就再没了半点从前想要扳回局面,进行反击的想法,只是拼尽全力的后退,想要拉开彼此间的距离。万一运气好,能拖到苏雨晴体力耗尽,说不定就还有几分反败为胜的机会。
  但就在这时,他心里正在胡思乱想,眼角的余光就正看到面目狰狞的燕子,突然冲了过来……。
  当下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咯噔一下!
  “来得好啊,早就等着你了。”苏雨晴的脸色越来越红,双眉倒竖中,平添许多煞气。
  她对燕子这个女人的脾性了解颇深,知道这种人根本就不会和你讲什么江湖道义,打赢了不必多说,一旦输了,肯定就会围攻。所以她在和褚卫交手时,可也没有放松对这个女人的戒备,如今身旁劲风一响,她立刻就知道,这是燕子对她出手了。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对付褚卫,燕子被她打了一记崩拳,内脏出血,受伤不轻,就算再和她交手,实力也远不如前,而褚卫则不同。这个人的韧性十足,一口气居然能捱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有些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之外,如果这时候分心他顾,再被这人得到了机会,缓过气来,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是以,苏雨晴这时候明知道燕子朝她扑过来了,却丝毫不管不顾。只一个侧身,让开正面,再啪的一步朝前踏出,脊背耸动间,用出全身的力量,呼的一口气喷将出来,一手前追,眨眼间就戳到了褚卫的左侧小腹。
  而她这一全力发动,口中吐出来的气息就像是一条火龙一样,热气腾腾,好像沸腾的开水蒸汽,一下远去三尺,直直撞在褚卫的脸上。
  顿时喷的他,面皮抽搐,五官挪移,皮肤好像被热水烫了一样,刹那间就是一片通红。更不要说,被这气息一迫,不但口鼻间喘不过气来,就是两只眼睛都不由自主的闭了一下,刺激的泪水直流。
  这一口气在苏雨晴腹内转动,饱含着她体内巨大的热量,一口喷在脸上,虽然不能真的伤人,但却仿佛被人迎头泼了一杯热水,猝不及防之下,实在也是难受无比。
  尤其是在这时候,褚卫原本就是败局已定,苟延残喘,再挨了这么一下,顿时心头一乱,慌了起来。
  当下连忙把双手一振,脚尖发力猛地一点地,使身体加速后退。同时两臂张开,如白鹤展翅,竟是完全放开了身前的防御,用出了鹤形中的振翅助跑。
  而在交手中,像他这种完全放开身体正面防御的举动,无疑就是自己找死的行为。但是褚卫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因为防守而减慢速度,还不如破釜沉舟放开一切,全力后退。
  “她这是看到燕子上来,怕我们两个联起手来对付她呀!不过这么一来,却也是该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候了,一切就看老天爷了。”人在空中飞腾,一刹那间褚卫的心思转动,突然就冒出这么个想法来。燕子要是不出现,或许他还能多撑一段时间。
  同一时间,紧跟着褚卫如大鸟般纵身而起的身影,苏雨晴也人如奔马,一步便抢到了跟前,借着冲劲,弯身如弓,脊椎向上只是一挺,登时探出去的那条胳膊立刻就长了三寸。而这短短的三寸,就也填补了她和褚卫之间最后的一段距离。
  下一刻,她的指尖已就经破开了对方肋下的衣服,入肉半指。
  随后屏息凝神,猛地向上一挑!
  此时此刻,她的去势实际上已经是尽了,褚卫全力后退的速度实在太快,纵使她倾尽全力爆发,也只能堪堪追上而已,最后还差了三寸的距离。好在她灵机一动,伸缩脊椎,放长臂膀,这才攻击得手。去势虽然到了头,可她这一招却本来就是个向上挑的势子。
  挑滑车!
  枪法中“挑字诀”的杀招。
  一瞬间,褚卫肋下的衣衫被洞穿,蓦地一凉过后,他就立刻知道不好。自己中招了。
  然后,他离地三尺的身子,就那么样的朝上被抛飞了起来。将近一米九的一条大汉,此时就像是一条中了箭的飞鸟,呜的一声直直向上飞起了一丈多高,然后扑通一声砸在地上。直摔得闷很一声,尘土飞溅中,竟然硬是没有爬起来。
  从三米多高的地方摔下来,这虽然很重,但对褚卫这种人来说其实也真算不得什么,之所以会这样,实在是苏雨晴这一招挑滑车的功夫,指尖入肉后,力道已是深入其内。伤了里面的肾脏。而这地方一受伤,整个人就会疼的蜷缩成一团,那种痛苦几乎就和被人卷了一脚下体没太大区别,他能爬起来才怪呢。(肾脏受伤有多疼,我其实也不知道,只知道肾结石真是疼,此处如果有错,大家可以忽略。)
  一招挑飞了褚卫,苏雨晴的脸色也越发的红的鲜艳起来。然而此刻,燕子的攻势也已经到了。
  啪!眼见着褚卫飞腾起来三四米高,然后重重的摔倒地上,连爬都爬不起了,燕子的眼神一抽,却也没有丝毫停留,人往前冲,一只手就捅到了苏雨晴的后腰命门处。
  但苏雨晴早就防着她呢,又怎么可能在这一刻阴沟里翻船,当下立刻把手往回一收,另一只贴在肋下的手却往下一落一甩,就仿佛是一条鞭子。顿时抽在了燕子的手腕上。
  燕子去势立止,如被电击,刷的一下连忙收回手,向旁边一跃,足足跳出四五米开外,这才回过身来,开口叫了一声:“师兄,你怎么样了?”
  到了此刻,苏雨晴解决了褚卫,又一招挡住了燕子的偷袭,脚下终于也是一顿,停了下来。
  褚卫被她一招插破软肋,伤了里面的肾脏,现在扑倒在地上蜷缩着滚成一团,已经疼的失去了再次出手的能力。燕子却不明就里,就想要确认清楚再说。
  “你快走,我还死不了。你不是她的对手……。”褚卫疼的一头大汗,听到燕子的声音,当下咬着牙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从牙齿缝里迸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还能打么,师兄?嗯,你的腰子受伤了……。”燕子这时才有机会仔细观察,一眼就看到褚卫用手捂着的肋下一侧,鲜血汩汩的流出来,顿时就知道这是伤到了哪。
  当下,竟是再不多说,转身就走!
  人的腰肋这地方外面有骨头护着,里面就是各种脏器和组织,而且下面连着腰胯,上面接着胸腹,乃是人身上最大面积的一片要害所在。这地方一旦受了伤,失点血那还是小事,关键是波及脏器,那就是大事了。
  就好像褚卫现在,肋下不过就是一个指洞,肌肉闭合后,甚至连血都没怎么出,可就是动弹不了,一动就抽筋似的疼,痛彻心扉。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再去和苏雨晴动手,就是让他自己站起来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办到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