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8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八十章
  “任你说的再好,到头来还要打过一场。与其那么多废话,还不如马上手底下见个真章出来。况且,燕子那女人现在虽然受了伤,却也没有失去反抗力,真要被她缓过气来,再被你们师兄妹联起手一起围攻,我可没那个本事扛得住……。”
  苏雨晴心里和明镜似的,暗自腹诽之余,对眼前的局面也判断的十分准确。
  因此就在褚卫突然插手进来的一瞬间,她的打法也猛然一变,将进攻对象从燕子变成了褚卫。
  因为她知道,有褚卫在这里,她想打死燕子,那就必须打倒燕子的这个师兄。但褚卫的功夫却比燕子扎实的多,她要想在燕子缓过来之前,打倒对方的难度,实在不是一般的大。
  但是她却仍旧毫不犹豫的出手了,且一出手就是家传拳法中的一记戳手,撮指如刀,出手如枪!!
  而褚卫刚刚替燕子挡住了苏雨晴的一记追杀,口中言语犹在耳边回响,片刻间就只听到耳畔一声刀鸣,空气被撕裂的声音,仿佛利刃出鞘,又如同裂帛,相隔尚有一尺多远,他左侧软肋的皮肤就已经如被针扎一样了。
  “好手刀!”
  苏雨晴的这一下戳手,简直凌厉如刀,不但来势汹汹,而且手上的功夫也是真的和钢刀利刃一样,一戳下来,那种感觉就如同是真的面对一口刀子似得。充满了锋利和一往无前的味道。
  褚卫本身练得就是鹤形拳,精通鹤翅刀的手刀练法,是以一见苏雨晴这么一戳下来,立刻就在心里大叫了一声好,没想到苏雨晴也精通此道,不由得顿时见猎心喜。
  但与此同时,他心里也是暗暗一叹,知道苏雨晴已经打定主意,终是将双方的矛盾上升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这时候不管他说什么也好,只怕也是无济于事了。当下,不由苦笑一声,只好原地一个转身,把之前垂在身下的另外一只手,向上一抬,中途挡住了苏雨晴的这一记戳手。
  可是他没想到,就在这时候,苏雨晴突然原地一沉身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小腹起伏,白生生的一张脸蛋顿时变得一片灼红。
  下一刻,她往前插出的那一记戳手,登时向上挑了一下。同时脚下的步子也随之朝前迈了半步。如此一来,刹那间便和褚卫的那只手交错而过,一下就挑到了对方的腋窝下面。
  六合拳中的戳手,虽然摆出的姿势是撮指如刀,但实际上却是从大枪的戳法中演化出来的。苏雨晴以戳手插人软肋,当然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将这一招化作大枪的招数。
  而大枪戳人最狠,腋窝斜着往里就是心脏,这地方要被高手戳一下,一般人就算不死,也会心肌剧烈收缩,疼个半死。
  “咦,手刀的用法,还能有这种变化?真是开了眼界!!”面对于此,褚卫虽然心里一惊,但应对起来也并不慌乱。
  在他看来,不管苏雨晴的招式变化,是刀还是枪,其实说到底都是一个戳字,他的鹤形拳手刀,虽然模仿的是鹤翅,但具体的用法却是真正的短刀,其中的某些招数变化倒是和苏雨晴这一招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苏雨晴的拳法,脱胎于大枪术,戳起人来,又是别有一功。落在褚卫眼中,顿时叫他生出了大开眼界的感觉!
  但是双方交手,也由不得他仔细揣摩,当下只得把手一缩,身子向一旁骤然一转,这才堪堪让过了苏雨晴的这一挑之势。
  不过让虽然是让过去了,褚卫却没有想到,苏雨晴的这一挑过后,居然还没完,仍有后续的一连串变化。只见她手臂一挑,落在空处之后,紧跟着身随手动,以手领肩,竟是也随着褚卫的身形转动在原地转了半圈!而后,身子下伏,气如潮涌,平伸着的小臂胳膊凭空划了个弧,腕关节在错动旋转中,却是追着褚卫又是一挑。
  苏雨晴这接连两下挑刺,用的都是同一招里的变化,属于枪法中的挑字诀,但第二次她的挑刺,却融入了拳法中寸劲发力的手法,全靠手腕的抖弹和身法的变化连续进攻,一挑再挑,根本容不得对手有反击的余地。
  “六合大枪?”
  直到这时候,褚卫这才忽然想起来苏雨晴家传的拳法,据说就是从古代的六合大枪中演化出来的,讲究的就是拳枪一理,练拳和练枪几乎没有太多的分别。而大枪这种东西在过去的历朝历代里,都是用来在沙场征战的杀人术,最是凶厉不过。
  当年这一位的父亲,就是靠着这一路拳法,从国内杀到国外,数年间,直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也不知被他究竟打死了多少人,想一想都觉得恐怖。褚卫只觉得眉心一凉,苏雨晴这一挑,指尖如枪尖,挑的就是他的眉心,当下他立足不稳,连忙后退。
  可就是这么一退,褚卫就等于自乱了阵脚。苏雨晴的手臂还不收回来,脚下激荡,踢动尘土碎石,好似胯下坐着一匹无形的战马,马步连环,紧跟不放,同时胳膊往下一落,五根指头当即屈起小指和无名指,捏成一个剑指,噗的朝前一刺。这下刺的是对手的咽喉!
  一刺!
  两刺!
  三刺!
  …………。
  苏雨晴的这一连串急刺,用的正是枪法中十分著名的一招“金鸡乱点头”,一扎眉心二扎口,三扎前心四扎肘,五扎金鸡乱点头。
  褚卫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苏雨晴一出手就是这样的激烈,而且拳势合于枪式,速度极快,只是一口气的功夫就已经追着他连连挑刺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狠,以至于他从一出手时就失掉了先机,被迫着连连后退不已。
  刚刚避过眉心这一扎,紧跟着苏雨晴的手臂就往下一划拉,指甲锋利如刀,凌厉的气流逼人眉睫,简直要刺激的他双眼流泪,不得已只好又把头一偏。可就在这时候,苏雨晴的指尖已经朝前一点,再次刺到了自家的哽嗓咽喉处。指尖颤动,隐隐间就传出来一阵蜜蜂振动翅膀的声音。
  这就是苏家拳法中的发力秘技,如同用枪时的枪杆震颤,力道从脊背越过肩膀,传递至手肘,手腕,扑棱棱一个抖弹,登时就震荡指尖。方寸间用劲儿之凶猛,虽然比不上收手重发,但却胜在更加快速灵巧,尤其是借鉴了拳法中的寸劲手法,攻击的又全是人身上的要害之处,真要被她戳上这么一下,除非是王越这种非人的怪物,否则肯定一扎就是一个窟窿。
  苏雨晴虽然不专门练习指功,但她这一手以指尖当做枪尖的功夫,却比什么指功都厉害了三分!
  “好狠!”
  褚卫一歪脑袋,脖子上的汗毛紧跟着就竖了起来,顿时知道不好,又被对手盯上了。可他到底也是厮杀过无数次的老将,临场判断随机变化的能力远超苏雨晴,哪怕到了这时候,被人一口气追着打下来,竟然也没有真个慌乱起来。
  反倒是越到此时此刻,置身于这样的境地之中,他的心思就越冷静。是以就在这一刹那间,他身体的本能似乎在完全跟着感觉走,头一偏的同时,褚卫一个错步让开正面,一只手就好像鹤翅一样斜着抹了一把。
  然后他的心脏猛然一跳,气血顿时被加倍的鼓催到周身的动脉血管中,褚卫的另外一只手指尖上仿佛充了血一样,提手照着苏雨晴的心口就扎了过去。
  打到现在,两人面对面出招,你来我往,苏雨晴的前后三刺之后,终于气息开始走弱,而这一点点的变化,却已经被褚卫敏锐的把握到了。
  终于先是横手一抹,侧面拨开了苏雨晴的第三刺,止住一退再退的颓势。苏雨晴的拳法如枪,一枪接着一枪,所以褚卫根本不敢让她把这一招金鸡乱点头用完。
  如今好不容易,拨开一刺,立刻振奋精神,催动浑身的气血给苏雨晴也来了一记手刀。正宗的鹤翅刀手法,气血达于指尖末梢,力道凝聚一点,这一刀插下来,比起苏雨晴之前的那几下,完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之。
  而褚卫的这这一番反击,也是于仓促中崛起,对时机和战局的掌控简直是精细入微,一抓住半点机会,马上就发起了防守反击。一下子打断了苏雨晴那几乎连成一串的可怕攻势。单论判断之准确,行事之果断,以及临危不乱的精神,简直不知道超过了之前的燕子多少倍。
  只从这一点便足以看得出来,褚卫这个人能被严四海这种大高手当成衣钵弟子来对待,的确是相当不简单的一个人物!人虽大了燕子十几岁,却是实打实的大器晚成。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虽然破了苏雨晴这一招金鸡乱点头,看似扭转了对自己不利的局面,但实际上却也并不算太乐观。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和苏雨晴死斗,只是打着主意想要救下燕子后去和苏雨晴说和。结果一上手,就失了锐气和先机,被苏雨晴一路穷追猛打,如今哪怕是连消带打,扭转了一些局面,可是他的气息却已经不稳了。
  尤其刚才这一下鼓动气血的爆发,更让他一口气消耗了数倍于对手的体力。如果苏雨晴在这时候为了稳妥起见,采取避让的策略,那以褚卫的实力,立刻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调匀呼吸,彻底把这口气给缓过来了。
  然后到了那时候,双方再一交手,苏雨晴自然就什么优势都没有了!
  但苏雨晴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原本的拳法武功就不比褚卫强,还没什么实战经验,更何况之前又和燕子打了一场。如今唯一的优势,就在于自己占得了几分先机,若是连这点优势都没了,那她今天来的目的自然也就在没有半点希望了。
  而这也恰恰正是,苏雨晴心中最无法接受的结局!
  因此她在面对着褚卫沸腾气血,力达末梢的这一记手刀直插的时候,苏雨晴也是毫不迟疑,不但半步不退,而且把手一翻,竟是又把前手向下一落,长臂如枪,旋臂拧腕一下就挑在了褚卫的手刀上,来了个正面硬接。
  为了给自己一个交待,苏雨晴的打法如同入魔。先前的金鸡乱点头虽然已经被褚卫打断了,但这一枪挑下来,却绝非单纯的那么一挑,而是在这一手硬拼的同时,她已经用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本事。一口气吸入腹中,气息翻滚,蠕动脏腑,再猛地一发力,内外顿时合而为一,顿时间在她的小腹肚脐下面,隐隐的就传出来一阵咕咕咕咕!的响声。
  恍如牛吼一般的蛙鸣!
  这就是苏家六合拳中的根本,金蟾锁气!但用这种法门在瞬间激发出全身的潜力,这无疑是件很伤身体的事情,但也由此说明了苏雨晴此时内心之决绝。
  不成功便成仁!
  啪!两人的手在一瞬间碰撞在一起,筋骨和皮肉的撞击声却异常的清脆,生似那不是人类的血肉之躯,而是变成了金属和石头一样。
  这一击,这两个人就是针尖对麦芒,几乎没有半分留手,力道灌注之下,一双手也和真正的刀枪无异!
  但自从交手至今,他们一个主攻,一个主守,攻击的一方占据先机气势连绵不休。防守的另一方却始终不得不被动应对,见招拆招。双方的气息虽然都已经开始有些不稳了,可心态上的不同却让他们之间的这场争斗,朝着谁也没法预料的地步倾斜下去。
  褚卫本来就没有和苏雨晴拼命的心思,所以就算是在这时开始反击的一瞬间,都还本能的留了三分的余力。这也是他平常与人交手时的习惯,凡事都想留一手,一切稳重为先。
  而且他原本也认为在自己的这一招下,苏雨晴最好的办法只能是后退。因为毕竟对方已经是和燕子打了一场了,体力消耗不小,按照道理讲任何一个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也都会采取这个办法,明哲保身。至于苏雨晴会不会和他硬拼,他更是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
  可是,苏雨晴偏偏就这样做了。而且仍旧是以手做枪的那么一挑,甚至手臂上的力量比之前的那几下更强。以至于褚卫的手刀才一接触,立刻就被苏雨晴的这一挑,给生生崩开了有差不多半尺的距离。身前门户几乎就此洞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