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8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七十九章
  燕子挨了这一下,直疼的肝肠寸断,一口血喷出来后,还忍不住闷哼一声。
  但是她也的确是个够狠的性子,对人狠对自己更狠,虽然一直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了,但是到如今想什么都已经是不管用了。苏雨晴对她的恨意,她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再要迟疑下去,只怕这条命就要留在这儿了。
  于是,她立刻扭动腰胯,抽身,急退!然后强提一口气,咬着牙转身就跑。
  不过,苏雨晴的那一拳,透骨伤身,震动内脏,她虽然紧急关头,以蛇形的身法卸掉了三分力,但人的脏腑最是柔弱不过,在受到剧烈震荡的时候,本就已经开始内出血了,更何况这时候还要强行的提气发力。所以,燕子这一后退,顿时扯动伤势,疼的浑身一个激灵。
  纵然是以她的狠辣和决绝,却也忍不住身形一顿,脚下不由自主的就慢了一下。
  要是在平时,和人交手,即便不是对手,落在了下风,燕子要逃走,以她身形身法的诡异多变,一般人也很难拦得住她。但是现在面对着苏雨晴,这个她本以为不可能是自己对手的女孩儿,燕子却不但在正面抢攻中落败,甚至就连退走都似乎成了奢望。
  苏家的六合拳,以心意为名,是典型的内外兼修,而崩拳凌厉,最可怕的地方就是透劲伤人。
  如果燕子能在交手前,对这一门拳法了解的更多一些,说不定也不会输得这么快。因为武者争斗,对于对手的了解程度,这本身就是决定最终结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知己知彼虽然未必会真的百战百胜,但这确实是一个武者在未能真正博取众家之长,融入己身,形成独属于自己风格的拳法前,需要养成的一个好习惯。
  往近了说,这会使你了解你的对手,并有针对性的出招应对,少犯一些完全可以避免的错误。往远了说,这其实就是积累。日久天长,随着你的功夫日渐高明,这种积累就会慢慢的转化成你自己的东西,不但可以起到丰富阅历的作用,而且更能锤炼自身,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只觉得胸腹间剧痛如绞,燕子猛烈的扭动身形,拔步飞奔,但只刚迈出两步,就已经是脚下一软,满头大汗。一时间,燕子的整个人都从里到外,凉透心肺!
  以她的经验,当然明白自己目前这种情形,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好!”
  燕子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然后就只觉得身后风声骤起,相隔还在数尺之外,那劲风就已经压在自己的背心上。刹那间一道冷流从后脑海直入脚后跟,脊背上刷的出了一层冷汗。
  一个连环崩打,接连两记崩拳直打的对手狼狈而逃,不管不顾间眼见着已是背心空门大开,如此良机,苏雨晴当然不可能会白白放过。燕子刚一后退转身,她便紧随其后跟了上来,眼见着对方身形突然一顿,她立刻一个跨步,抢到了燕子身后,照着她的后心就是一掌拍了下去。
  而这时候她之所以不再接上一记崩拳,实在是因为她的功夫还不到家。一路连环崩的九连环打法,她现在也只能勉强打出两拳而已,再然后就不可避免的一口气泄了,根本也接不上来。所以她这一掌拍出来,用的其实就是六合拳中的一招扑手,讲究的就是乘势而来,发力用劲全靠身形带动,最适合在与人交手转换气息时用。
  因为靠的是身形带动去势,所以手上的力道不大,杀伤力全靠速度上的瞬间爆发。不过即便如此,苏雨晴的这一记扑手,一打出来,也是整合了此时此刻她浑身的整劲儿,一掌击出,周身响应,对上毫无防备的燕子也是妥妥的一记杀手。
  尤其是她之前还受了内伤,脏腑震荡未休,再要后心挨上这一掌,内外夹攻之下,估计人也就完了。不当场被打死,脊柱也会断裂,落得个半身不遂的下场。
  不过想想也是有趣,就在刚才她和苏雨晴交手的第一个照面时,一手被绞缠脱身不得,一手就给苏雨晴来了个蛇钻天撑颈,苏雨晴要是不退,就会被撑断颈椎,变成残废。可如今形势倒转,结果就轮到燕子自己,一样是威胁脊椎,动则致残。
  这一来一去间,简直就像是现世报一样!
  “师兄救我……。”燕子脚下一软,背心一片冰凉,有心再要振奋精神,发力远跳,却已经浑身乏力,一时间竟是气血翻涌,连气都提不起来了。只得大叫了一声……。
  燕子这个女人虽然睚眦必报,为人狠辣,但能在圈子里活到现在混的如鱼得水,小心谨慎心思缜密却也是她最大的优点之一。所以她在和苏雨晴动手的时候,一直都没有把战圈扩大,只在周围数米方圆争斗不休。目的就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让她的师兄褚卫能在万一之时,及时出手!
  交手前她虽然不觉得苏雨晴会是自己的对手,可长久以来养成的这个习惯,却救了她。
  “住手!”
  而事实上,亲疏有别,褚卫既然在场目睹一切,当然也就不可能看着燕子在他面前被人活活打死。所以他一看场中形式变化,立刻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根本不用燕子多说第二句话,立刻人往前窜,口中一声大喝,身子就仿佛一只大鸟般横掠过来。快如疾风,一招白鹤单亮翅,手往上抬,于间不容发之极,迅速插到燕子的背心后面,和苏雨晴拍来的扑手结结实实的对了一记。
  登时,啪!的一声脆响,两人的手掌一触即分。
  对于褚卫的突然出手,苏雨晴似乎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一见褚卫插手进来,立刻化实为虚,手掌只和褚卫轻轻一碰,立刻身形扭转,缩身绕步,刷拉一下错开了和褚卫的正面交锋,转到了一侧。
  她刚才用的扑手,本来就是借着身形步法的快速接近,发动整劲伤人,速度虽快,但手上在没有触及对手之前,却是浑不受力的,是以能够在关键时分,再借由步法的变化,转换虚实。而褚卫在一旁始终蓄势待发,一出手便是挟势而来,不论力量还是气势都是鼎盛,苏雨晴当然也不愿硬接。
  “哼!早就知道你不可能袖手旁观。不过,你以为这就能救了燕子这个女人。”虽然之前在夏夫人的庄园,就和褚卫有过一些接触,也知道这个中年人为人敦厚,行事稳重,但事到如今双方已经结了仇,真要动起手来,涉及生死,她却也从来没想过褚卫会帮理不帮亲。
  况且这世间最难测的就是人心,褚卫嘴上说的再好,那也只是面子文章而已!到最后想解决问题,总也动用拳头不可。
  “苏小姐,既然已经赢了,大家何不收手。我们认栽就是了,你要有什么条件,也尽管说出来!”
  一掌相交,却只是堪堪一碰,还不等自己的力量尽数爆发,苏雨晴就轻轻松松撤回手掌,把身形转了出去。褚卫这一掌蓄势,到头来却仿佛打在了棉花上,一时间心头就是一抽,好不难受。
  但也由此更加体会到了,苏雨晴拳法中的精妙之处,当下更不愿因此撕破脸皮。只把身子一晃,先是护住了身后浑身抖做一团,面色发白的燕子,然后一面双手回撤,护住心腹,一面对着苏雨晴发声求和。
  在他看来,燕子和苏雨晴的仇怨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也没死人,远没到无法挽回,不可调和的地步,苏雨晴心里又恨,那就让她发泄出来,只要自家师妹吃了点儿亏,对方的心理自然也就好受了。然后再赔些小心,好好说和一下,说不定就可以满天云彩都散了。
  也正因为是这么想的,所以之前他才同意燕子去和苏雨晴动手过招。但可惜的是,他一个大男人到底是没办法懂得女孩子的心思,他根本也想象不到,那天的事情,因为燕子的背叛到底给苏雨晴留下了一个什么样的心理阴影?
  而事实上,这一次苏雨晴找上门来,目的就有一个,那就是打死燕子,给自己一个交待!褚卫觉得她们之间的事情不大,是可以解决的,但这在苏雨晴心里却已经成了一个执念。燕子不死,她的心思就不畅快,久而久之,这就会形成心魔,那对她的影响之大,就无法想象了。
  苏家的拳法源自道家无极一脉的骊山老母宫,练气练拳,讲究的就是一个快意恩仇,要不然当初苏明秋也不会只身一人,几乎横扫了扶桑武道界,手底下死人无数。
  褚卫不知道,唐国道家修身养性,心魔乃是大忌中的大忌!在这一点上讲,苏雨晴就绝不会放过燕子,他所想的一切,从根本上就都不成立。
  所以他这一番出口,貌似有理有据,但苏雨晴却丝毫不以为动,连都不理,只脚下转动,嚓的一声轻啸,撮指如刀,在褚卫身旁一侧照着他的腰子就捅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