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9章 你不死,这个坎儿我过不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七十五章你不死,这个坎儿我过不去
  “七叔,雨晴那边有消息了么?”
  曼彻斯特市区,唐人商会的医院里,一个年轻的女人轻轻推开房门,走进一间宽敞的病房。房间里有一个大大的阳台,苏明秋正背着手站在窗户前面,朝远方看着。
  来的这个女人正是苏水嫣,经过昨天那件事,她受伤不轻,所以虽然知道苏雨晴出去要做什么,她也没跟着去。但是苏雨晴刚一走,她这里就通知了苏明秋。
  而之前远处的河面上隐隐传来密集的枪声,苏水嫣听到后,立刻就过来苏明秋这里打探消息……。
  “刚刚传来的消息,赵家在那边的人现在已经全都撤走了,这时候雨晴差不多也该到了,罗纳德给她准备好了快艇,改走水路,虽然路上有些波折,却也没什么问题。倒是王越那边,闹得动静有点大!!”苏明秋的眼睛眯着,目光看向的正是枪声传来的方向。
  事关自己女儿的安危,苏明秋自然不敢大意,刚一在孙明秀口中得到燕子的下落,立刻就把手头上几乎所有的金雀花佣兵全都派了出去,一部分提前赶到赵浔的避暑庄园侦查监视,一部分则兵分两路,分别保护接应先后出门的苏雨晴和王越。
  是以前方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准确的消息。
  “哦?刚才那阵枪声……?”苏水嫣眉头一皱,顿时也隐约猜到了真相。但也因此有些不安。
  她虽然知道王越的敌人不少,却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对王越进行围杀。她也是龙骧卫的人,当然能从之前那阵枪声的密集程度中,听出来一些普通人绝对无法想到的东西。
  不过,说到底这也是她对王越了解的不多。对于王越出道以来所经历的事情,大多只流于纸面的资料,根本无法想象王越曾经经历过多大的场面。
  “应该是血鲨部队的人。王越杀了古德里安,这些人应该是来找他报仇来了。不过,好在这还不算是真正的军事行动,只是血鲨中某些人的私下行为,所以只出动了一百多人。但是能把时机抓的这么准,估计这里面也有别的人插手了。”苏明秋点点头,随口答了苏水嫣一句。
  “一百多人……那王越他没事吧?”苏水嫣眼睛猛的一睁,心下不由一阵咋舌。
  “没事。他现在已经过了河,估计差不多会和雨晴一起到那边。”苏明秋说话间转身过来,对着苏水嫣道:“水嫣,你现在身上有伤,不能过度发力,最近事情又多,所以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不过,你是龙骧的人,有些事情我也不好和你多说。总之,这次事后你就回家去吧,到时候还能和雨晴做个伴儿,省得她一个人孤单。”
  “啊?七叔,你这是准备让雨晴回去认祖归宗了?”苏水嫣顿时又惊又喜。
  “嗯。”
  苏明秋随口应了一声,然后往外就走。
  “那七叔您呢?回不回去?”看到苏明秋准备离开,苏水嫣连忙跟上去问道。
  “我不回去。这次让王越和雨晴一起走。我代父收徒,他得回去拜过了祖师爷,才算正了根源……。”苏明秋一边走一边说,刚一出门就看到斜对面的房间门一开,常真如从里面走了出来。
  两个人对望一眼,相互一点头,也没说话,就一起从楼梯走了下去。
  过后,不到两三分钟,立刻就有大批的人手从唐人商会总部的各个方向,分批离开,迅速的化整为零,消失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人群中。
  而与此同时,就在苏明秋这边有所行动的时候,远在奥姆莱河边上的一片橡树林中,一条铺满了鹅卵石的林荫小道上正也急匆匆的走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该死,该死的,赵浔那边肯定是出事了,我们得立即离开这里。我记得从这里出去,就是一个小码头,那里有赵家长年停放的一艘小船,是平日里厨房采买日用的快艇,希望那些人没把那艘船开走吧,不然咱们两个就要游水过河了……。”
  一发觉整个避暑庄园的人全都不见了之后,燕子的反应比自己的师兄褚卫更快,而且行事十分果断,当下连门都不走,直接翻墙出来,然后一路穿插走小路赶往庄园后面的一处水路小码头。
  燕子这个女人虽然睚眦必报,人品有些问题,但心却很细,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会下意识的观察周围环境,给自己留条后路。
  这也是她在圈子里打拼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早上她来这里走的就是水路,一走一过间,她就已经把沿途附近的地形地貌记得差不多了。
  不过,这时候她一边走一边说,心里的危机感就越来越强烈,从而也越发笃定,肯定是赵家出了问题,而且出事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出面帮她说和的赵浔夫妇。
  只是,任她怎么想也想不到,就因为她的这点事儿,外面已经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不要乱了方寸,燕子。事情虽然有些不对,但也未必就和咱们想的一样。”褚卫为人沉稳,反应虽然慢了一些,可是想法却很老道。一面走一面还不忘安慰一下自己的师妹。
  同时他的心里也是如同压了一块大石,隐隐间竟是连感觉都有些不对了。他的年纪比燕子大了八九岁,三十出头,经历的事情更多,江湖经验自然也更丰富。此时一感到情况有变,马上就知道这事情坏菜了。
  但他也深知道遇事要处变不惊的道理,所以一路上都紧跟着燕子,稳定她的情绪,生怕自己这个师妹忙中出错,再生出别的什么是非来。
  可就在他们两人急急绕过一片树丛,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不远处河水拍打岸边码头的声音时,突然面前视野一清,就正看到一个头扎高马尾,浑身上下干净利索的女孩儿迎面走了过来。
  在她身后,十几米的地方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一艘白色的快艇正随波荡漾停靠在小码头的岸边!!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刚下船就在这里碰到了……。”就在两人看到这个女孩儿的同时,对面的女孩儿也是脚下一顿,停下了脚步,看向燕子的目光中隐隐闪过一道寒光。
  “是你!!”
  燕子也猛地停下脚步,看向对方时,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显然已经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女孩儿究竟是谁!
  “怎么?看到我是不是觉得很意外?不过,看你这行色匆匆的样子,估计你也知道出了什么事吧?”女孩儿轻轻的调整着呼吸,两只手自然垂在大腿外侧。一边说着话两只眼睛就微微的眯了起来。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可相隔七八米外,这声音却恰到好处的传到了燕子和褚卫的耳朵里。
  “苏雨晴,你想做什么?”燕子皱着眉头,胸口快速起伏,显得心里很不平静。“我已经认栽了,请人去和你家说和。你还想怎么样?还有你说出事了,出什么事了?赵浔呢?是不是他出卖了我?”
  “他出卖你?不不不,赵浔已经死了,他怎么会出卖你呢?不过出卖别人的人,再被别人出卖,这不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么!”苏雨晴淡淡的说道,同时脚下起步开始向前迈出了第一步:“既然被你请去说和的人已经死了,那事情就还没完。所以,这一次我来找你,就是要和你好好算算咱们之间的那笔帐。”
  “你要和我算账?就凭你一个人?”
  听到苏雨晴这么一说,燕子不由楞了一下,但随即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有些奇怪。
  她和苏雨晴虽然没有认真的交过手,但对彼此之间的深浅却也早就有了个大概的认知。她承认苏雨晴的功夫或许要比自己强一些,但真正的生死搏杀却不是切磋那么简单随便的。苏雨晴的实战经验比起她来,可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况且,她现在也不是一个人。真要打起来,涉及到生死,褚卫怎么也不会在旁边看着的。江湖人行事,甭管是非曲直,有理没理,拳头大是王道,帮亲不帮理也是正常。
  “我承认,那天的事,我办得是不地道。可事已至此,你也没受到什么伤害,我也认栽了,那就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天云彩都散了了事。你要和我算账,我明白你的心思,可我惹不起你家大人,所以我也不会和你打。你还是让开道,回去吧!我燕子知道进退,不想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燕子看着苏雨晴,面色冷厉,但最终还是打消了出手的念头。她虽然不怕苏雨晴,但苏明秋这个人就太可怕了,不光她惹不起,就连她师傅也惹不起。不然也不会自己不出面,还要求到赵家头上了。
  “你不想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那是你自己的想法。而我这次来,就是要打死你的。你不死,这个坎儿我过不去。”
  燕子强压着心性说完一番话,咬着牙接着往前码头方向走。但是在她面前的苏雨晴却没有让开路,反倒脚下不停,朝着她越走越近,转眼就横在路中央,占据了出手的方位,让燕子不得不再次停下脚步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