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7章 滞后的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七十三章滞后的消息

    人类本来就是一种适应性非常强的生命,无数年来走在进化的道路上,一代又一代,从懵懂无知只知道依靠本能到现在改造世界,站在整个世界生物链的最顶端,这本身就是大自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结果。

    而人类自身的文明发展,从古到今也完全可以看做是一部残酷的战争史!大到种族小到个体,每一个民族,每一个人,骨子里面其实全都是在争……。

    就好像如今这个年代,冷兵器虽然已经差不多被热武器所取代,战争的形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可从根本上讲却依旧没有本质的变化。人类仍然是在为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在进行着内部最残酷的争斗,和几千几万年前一样,讲究的还是个“适者生存”。

    能适应的,就可以在战场上活下来,不能适应的,早晚都会被彻底淘汰掉。就好像之前的那些血鲨战士一样,他们都是历经战火,在枪林弹雨的西非战场上活着走下来的精锐,比起他们已经死了的战友,他们就是已经适应了那种战争模式的。这就和沙里淘金的道理一样,过滤掉沙子之后,剩下的就是金子了。

    而普通人经过这么一番严格的筛选之后,都可以做到这样,那王越这种人当然也不会例外。尤其是他在经过了这么多次的来自军方力量的狙杀围剿后,心里对于枪械的戒备越来越强,其实早就已经适应了这种类似的战斗,经验越来越丰富。

    所以,哪怕这一次血鲨对他的设下这样的圈套,投入的人力物力也可谓空前,火力之凶猛几乎就可以算是一场规模不小的局部战争了,但王越却依然只身一人杀了出来。更有甚者,这一战他不仅杀敌过半,居然最后还掳走了对方的指挥官。战绩之强,简直令人无法相信!

    即便身上多处受伤,可对他来说,却也不算严重。只要及时止住了血,就没有大碍了。

    “我们的人在暗中拦住了一伙人,小姐现在已经改走水路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个金雀花的佣兵也是久经沙场的角色,心理素质过硬,虽然眼见着王越浑身是血,可见他可以自己包扎伤口,便也不多说废话。转回头立刻发动车子,一脚油门便掉头而去。

    “这些人果然是没有下限的!幸亏七叔早有准备,让你们暗中跟着,不然可就麻烦了。”看着道路两旁的景物飞快逝去,已经远离了主路,王越这时候才慢慢松了一口气。

    金雀花的佣兵都是苏明秋一手训练出来的,本身也是西方各国退役的战士,战斗力自然不必多说。尤其是在城市里的街头巷战,更是格外擅长。血鲨的特种兵在他们手里,根本讨不到半点好处。

    有这些人沿途跟着保护,再一听到苏雨晴无事,王越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不过他的这种放心显然也只是暂时的,血鲨的人虽然已经被金雀花佣兵拦住了,可接下来苏雨晴还要面对和燕子之间的一场生死对决。

    燕子的功夫虽然不如苏雨晴,但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在海外给人做了多年的保镖,精于厮杀,比起苏雨晴来却是多了许多的实战经验。真要打起来,结果还真不好说。更何况,燕子还有一个形影不离的师兄,那个褚卫的鹤形练得可是不错,如果有他在场,以一对二之下,苏雨晴自然是很难有胜算的。

    另外,关于这两个人的师傅,那个曾经有着前朝大内侍卫身份的严四海,也不得不防。这个人虽然低调,但却能说动赵祯来居中说和,只凭这一点就知道这人肯定不简单。事关自己两个徒弟的生死,说不定就有什么后手,所以王越在经过了之前一次围杀后,也不敢掉以轻心。

    除此之外,至于赵祯家族那边的反应,还有林秀秀和洪家之间的各种动作,在这件事里发挥的作用,王越却已经顾不上考虑太多了。反正这些人都是他的对手敌人,是否已经联起手来对付他,这对他来说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马上就要开始反击了。

    只要苏雨晴这边的事一完,他就可以腾出手来,犁庭扫穴。这些人不联手还自罢了,真要联手聚在一起,倒也省了自己一番挨个寻找的麻烦!!

    而且事实上他想要印证这一切,也很简单。至少现在躺在他身边的这一位,就应该是个知道内情的人。这个白人老头自从被王越抓住之后,整个人就好像是瘫痪了一样,浑身上下除了脑袋之外任何一处都动弹不了。他虽然不是什么拳术高手,但位高权重,抓了这么个人在身边,王越怕他路上挣扎引来追兵,所以干脆就制住了他的颈背大椎,力道深入骨髓,淤住气血,短时间内形同半身不遂。

    不过这老头儿性子也是刚烈,人虽然动不了,可却始终扭着脑袋对王越怒目而视,时间不长就把整张脸皮涨的通红,有股宁死不屈的劲儿。他显然也是早就明白了王越抓住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者是心里另有依仗,根本不怕王越能把他怎么样,因此表情中除了愤怒之外,竟然还透露出几分有恃无恐的意思来。

    王越皱了一下眉头,这个白人老头年纪应该已经不小了,头发斑白,看起来最少也有五十岁出头,可眼神透亮却比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还要有神。一看就是那种曾经有过许多经历和故事的人。而这种人看透世情,智慧通达,也是最能把握人心,哪怕在最不利的境况下,也足以让任何人无法小觑。

    和这种人打交道,就得小心又小心。但是他现在落在了王越手里,王越却不打算亲自来问他,一来他没那个耐心,二来也没那个时间。有那功夫还不如先把身上的伤口好好处理一下,也省的接下来万一有所动静,耽误了事情。

    当下,也懒得看这白人老头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只一伸手,王越就在这人的颈动脉上按了一下。顿时闷哼一声,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刚才我被人埋伏,这个人就是领头的那个。待会你把我送到了地方,就回去把他交给七叔,让他好好审一审这家伙。我觉得这应该是条大鱼!”

    沿着奥姆莱河一直往上游走,穿过一处生满了芦苇的河岔口,就是一片十分隐秘的私人湖泊。上百亩的水面波光粼粼,湖岸四周长满了高大的乔木,中间一条小路一直通到了一座东方风格的庄园。

    青砖红瓦,白墙飞檐,垂柳依依,亭台水榭。

    挟带着水气的威风吹拂在脸上,感觉就像是情人的手在温柔的抚摸。

    “师兄。你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赵祯那边怎么还没有一点动静?人没回来不说,就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庄园后面的一处院落里,此时正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站在假山上的凉亭,一面说这话,一面向远处眺望着。这个女人身材矫健,长腿细腰,虽然是个女的,但身上的气息却彪悍的如同一只豹子一样。

    她的头发只在脑后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辫,露出光洁的额头,两道长眉斜斜入鬓,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英气。只可惜她的颧骨稍稍有些高了,嘴唇也薄,面色冷肃像是冰块一样,无形中就多了几分刻薄冷厉的味道。

    “燕子。你别担心!这一次有师傅替你出面,请赵家的人来出面帮忙斡旋。以这一家在海外同族中的地位和声势,想来就算是那位苏先生也不会不给一点面子的。至于消息为什么这么久还没传回来,我们再等等就是了。”

    原来这个面色冷厉如冰的女人,正是在赵祯避暑庄园等消息的燕子。

    上一次她骗了苏雨晴和苏水嫣两姐妹,如果不是王越及时赶到,就被洪南洪北给抓走当做了人质,姑且不说这行为本身就是属于背信弃义,消息一旦传出去,她的名声就算臭了。就是苏明秋这里,她也是绝对惹不起的。

    所以这才苦苦哀求她的师傅严四海出面,替她出头平事。

    而作为她的师兄,也就是现在和她一起站在凉亭里的另外一个人,褚卫。自然在这种时候,也是要时时刻刻陪在师妹身边,替她压阵壮胆了。

    他们师兄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当然也是极深!如今眼见着燕子心情焦虑,便也立刻出言安慰起来。

    只是他们根本不知道,甚至连想象都想象不到,他们刚才嘴里说到的赵祯,就在这个早晨,已经死了。而且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后,赵祯的家族甚至有意的拖延和封锁了消息的传播,以至于他们两个到现在都被蒙在鼓里。

    而与此同时,就在他们被耽误的这段时间里,不但苏雨晴偷偷的找上门来了,就连王越这时候也已经离他们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