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6章 适应战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七十二章适应战斗

    血鲨的这些人为了找王越给古德里安报仇,对于这次行动的策划可谓费尽苦心,不但早就出动了大量人手监视相关的人和事,而且与之相关的所有计划也都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模拟和推断验证的。依据着手里所掌握的一切资料,几乎就把王越的性格和行为全都囊括其中,所以尽管这一次的围杀从得到王越离开唐商总会医院的消息开始,多少显得有些仓促了,但事实上以这些人的素质,却只是一声令下,就在最短的时间内安排布置好了一切。诸多事务,有条不紊。

    但可惜的是,资料就是资料,它永远不会以文字的形式把一个人的所有全都展现出来。尤其是对于王越这种身负巨大秘密的人来说,他平日里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其实真的只是冰山的一角,想依靠这些东西来窥测他的根底深浅,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是以就在他走下车门,孤身一人踏入他们精心布置的这一处圈套开始,到后来图穷匕见,诸般手段一次次的失败,王越一路硬闯夺路而过,其实全部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十几分钟而已。

    但就是这么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血鲨部队的这些特种战士,已经有超过一大半的人横尸当场。一眼望去,几百米长的大桥路面上,浓烟滚滚,满地弹坑,一具具死尸横七竖八的分布其间,那种感觉实在是像极了停火后的战场。

    硝烟弥漫,血染黄土……!

    而面对着王越恍如杀神般凌厉而可怕的攻击,顷刻间胆气已丧的那个洪门高手,也是再提不起一点儿拼命的心思,借着被王越一拳轰飞的力道,身子刚一着地也不管身上的伤势到底有多重,只一口气憋下去,一个虾蹦,连翻带滚,让开了去路。

    好在这时候王越心里担忧苏雨晴,心里念头转动,也没有对他赶尽杀绝,一路冲过桥头后还顺手抓走了那站在桥头的白人老人。这老家伙坐镇后方,被众人团团护在中央,一看就是位高权重之辈,王越之所以没有杀他,为的就是要从他嘴里知道更多的消息。

    结果这一下,就让此时已经从后面赶上来的那一群血鲨战士彻底慌了神,一时间,面面相觑之下,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们这些人虽然身经百战,可身为战士素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听惯了别人的指挥,如今一见长官都被人掳走了,顿时就不知所措起来。

    但这些人到底都是精兵,训练有素,眼看着王越身影瞬间已经远去,立刻就有军职高者一声令下。几十号人马上自动分组,跳上桥头的汽车朝着王越追了下去。

    这就是军人的纪律,哪怕在失去指挥最慌乱的时候,也有人执行战时条例,自动接过指挥权,迅速的平息一切不安,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形成战斗力。而也正是因为如此,王越才不愿意在最后关头再被这些人围住。

    他虽然并不确信对手两个洪门男子之前所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但一旦是真的,再被对方缠住,耽误了时间,那就坏事了!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对方在出动了这么多人手对他进行狙杀的同时,会对苏雨晴不理不会……。

    况且洪门剩下的这个人,功夫也算了得,尤其擅长身法,虽然现在已经受了伤,可要打死他却也需要浪费一番手脚不可。与其追上去弄死他,到时候被人追上来重新围住,浪费大把时间,那还不如就此离去!

    反正这人挨了他一拳,短时间内想要恢复也是不可能的。留下他还能给洪家人找点麻烦。

    “该死的,好厉害的拳头……。”身子在地上接连几个翻滚,一口气远去七八米外后,眼看着王越一路绝尘而去,转眼就没了踪影,练鹤形的这个洪门男子才长出一口气,咬着牙从地上站了起来。

    饶是他身法灵活,善于卸力,可王越那一拳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简直如同炮弹出膛,一拳就把他的胸口打的塌了进去,顿时骨断筋折。再经过这么一溜翻滚,牵动伤口,伤势更重,此时刚一站起来,登时就吐出一大口暗红色的血出来,转眼间面如金纸一般。

    这是骨头内陷,伤了内脏的缘故。外伤加上内伤,如果不能及时治疗,他这人就算是废了一半了。以后别说和人交手打拳,就是稍稍干点重活也会呼吸急促,气血翻腾不止。

    与此同时,就在这位洪门高手踉踉跄跄离开大桥的时候,王越已经一头冲过了对面的马路,几个起落便钻进了一条狭窄的小巷子,把身后追过来的几辆车甩开了。他的速度虽然不可能比汽车快,但身法灵活,目标小,行进之间只沿着高楼大厦下面的小巷,所过之处有的地方别说是汽车,就是人也只能勉强通过而已。

    而且他的速度又快,遇到有高墙拦路,刷刷两下便纵越翻过,纵然身后的追兵来势汹汹,也有人弃车追赶,但又怎么可能追得上他。是以来来回回,只是一两分钟,就彻底不见了踪影。

    不过,手里提着一个人,如此这般一番狂奔之后,王越也不能就这么一直跑下去。一来现在还是大白天,小巷子里虽然偏僻却也不是没人,见到他浑身是血的抓着一个人,时间一长早晚都会引起骚乱。有没有人见义勇为去报警不说,至少他的行踪就会一直落在别人的眼里,虽然不怕,可到底会有些麻烦。

    二来,经过之前一战,他身上也多处受伤,哪怕大多都是皮外伤,可伤口多了,就要流血,尤其是胸腹间的几处枪伤和背后肋下的几道被弹片划过的伤口,更是严重。这些都得进行紧急的处理。不然一旦放开肌肉,流血流的多了,他的体力就会开始大量流失。而这显然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十分不利的。

    所以,王越在停下脚后,一面调匀呼吸,放松心跳,一面也迅速的环顾四周,慢慢缓步而行。这时候,因为大桥上发生的事,早就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好奇和目光,主路上车辆拥挤,看热闹的人群密密麻麻。

    不过,就在这些人中,在靠近路旁一侧比较偏僻的一处道路拐角,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就有一个身材高大,剃着平头短发的青年从车上跳了下来。先是朝着大桥方向一阵张望,许是看的不太清楚,片刻之后这人竟是一个箭步跳上了轿车,登高远望……。

    王越眼神一动,精神随之一松。下一刻他身形急窜,三步化作两步,由藏身的小巷中掠出。而此时那年轻人已经从车顶上跳了下来,面色严肃的正要拉来车门。突然就只觉得身后呼的一声风响,眼角余光处似乎正有一大团黑影朝他扑来。

    当下身子猛然一震,下意识的就把身子往下一蹲,一伸手就按在了腰间的一处凸起上,反应之快,非同寻常,显然这个动作对他来说早已经是千锤百炼了。不过他的速度虽然很快,可手刚一碰到腰间,立刻就被一只手抓在了手腕上……。

    “别乱动,我是王越。”

    王越手里拎着一个人,走起路来却是真正的无声无息。

    “呼!”猛然间自己的手忽然被人抓住,这个年轻人只觉得手腕一紧,对方的五根手指就好像是铁钳子一样,根本由不得他有半分反抗,立刻就半边身子发麻。情急之下,另外一只手刚要拽出放在大腿一侧暗袋里的匕首,却只听到王越这么一说,登时长出了一口气,浑身绷紧的肌肉立刻就松软了下来。

    “王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我正在找你……。”

    “有话上车说。”

    王越哼了一声,直接打断对方的话,随即拉开后面的车门,把手里的白人老头往里一扔,紧跟着自己也钻了进去,“你车上有急救包吧?给我找点纱布绷带。”

    “用不用我帮忙?”这人似乎见惯了血,乍一看到王越身上浑身是血的样子,虽然面皮一抖,但也很快就平静下来,不等王越多说,已经低头在副驾驶座位的下面拽出了一个帆布袋子,递给后面的王越:“没事吧,王先生?这是我们金雀花的野战医疗包,里面的绷带是特制的,可以快速止血,瓶子里消炎药,如果不行还有血包和输液器材。”

    原来这个人就是金雀花的佣兵,那边苏雨晴还没动身,他们就先一步在沿途布控对她进行了保护,一方面监视奥姆莱河岸边的燕子,一方面也有人在桥这边接应王越。之前大桥上枪炮齐鸣,闹出偌大动静,声传十里,这人在预定位置没有等到王越,一看到这边有变就知道不好,立刻赶来查看,结果倒是正好给了王越一个方便。

    “没事,都是皮外伤。我自己处理就好了。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苏雨晴现在人在哪?”

    就坐在后面的座椅上,三把两把脱下衣服和裤子,王越拿出急救包里的绷带开始往自己的肚子上缠。他这里被人在近距离,几乎顶着小腹挨了一梭子子弹,伤势比起几天前救苏雨晴时还要重几分,不过好在弹头入体不深,没有钻进腹腔,倒也没有多少大碍。

    尤其是他现在的功夫,已经到了换血洗髓的地步,内有剑器青莲,震荡骨髓,造血的功能空前强大,尽管流血湿透衣裤,可实际上对他的损伤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只要及时止血,就没什么大事了。甚至比起几天前的那一次,这次的围杀虽然更激烈,但对于他来说,反倒是越来越适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