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5章 抓了就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七十一章抓了就走

    一尺来长的军刀几乎是紧贴着王越的头皮擦过,锋利的刀刃在掠过肌肤的一瞬将冰冷的触感完整的投射在神经末梢之上。那种感觉就好像大夏天里兜头浇下的一盆冰水,足以让人的精神瞬间紧绷起来。

    但可惜的是,没扎到就是没扎到。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这人的一刀在间不容发之际突然落空,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下一刻随之而来的就是咔嚓嚓一阵密集如同爆豆般的骨裂声传入耳中。

    这个人的脸上犹自还保持着一丝惊讶和疑惑的神色,可身体却整个的散了架。王越这一动手,全力后退,一撞之下,就好像是狂奔的犀牛巨象,瞬间撞在这人怀中的一刹那,巨大的力量在双方身体接触的陡然爆发出来,马上就把这人的胸骨,肋骨撞的七零八落,碎骨倒插进胸腹,扎透了内脏。整个人几乎是在离地而起的一刹那,就已经死透了。

    而等到这人尸体摔落地面,滑出七八米外。与此同时王越的动作也越发猛烈起来,他的身体借着二人相撞的势子,瞬间便仿佛挨了一鞭子的陀螺,脚步旋转,身体猛地疯狂的转动起来。

    却是此时,一旁刚好察觉战机,觉得有机可乘的那个仅剩下的特种兵王战士,也咆哮一声冲到了跟前,刷刷几刀,挑筋刺腹,却正好被王越这忽然一转,全都擦着身子避了开来。

    只在他的腰背上,留下了数道白痕。伤势虽然疼痛,却是连皮肤外皮都没有割破。

    这就是肉身强横最大的好处,往往可以在对手自以为得手的一瞬间,翻盘反击,一举决定胜负生死。而且耐操,极度耐操,不管是横练硬功的刀枪不入,还是如同王越这般经过剑器青莲特殊改造后如同BUG般连子弹都打不透的非人一样的身体,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给自己创造无数防守反击的机会。

    就好像是现在,一眨眼的功夫,王越就挨了人好几刀,可下一刻他乘着对方军刀落下的空隙,他就已经拉开仆步,腰一拧,把膝盖顶入了对方两腿之间,同时一拳自下兜底而出。来了个“海底崩”!

    这人接连数刀扎在王越身上,却只觉得手腕巨震,生似扎在了一大块钢铁上一样,心下正自惊悚,刚要收刀后退,却紧跟着便觉得劲风袭体,浑身发冷。

    当下顿时知道不好,不由怪叫一声,脚跟用力,身体后仰,腰背脊柱就好像是上了劲的麻绳,一下带得整个人向侧里急速翻滚。竟是在间不容发之间,堪堪躲过了王越这一招自下而上的崩拳一击。

    并且这人素来就不是个吃亏的性子,人在躲闪之中,居然也没忘记还击。右手匕首用不上力,就把左手中的虎爪刀亮出来,旋转之中,勾刀如月,一点锋芒对着王越的大腿根就勾。

    刚才王越是一拳撩裆,他现在马上就还以颜色,同样对着王越的子孙根下手,而且更狠。

    但是,已经打破了包围局面的王越,又哪里会被他这么简单的一刀勾住。

    “你也去死吧!”

    那人的虎爪刀刚刚挑出去,蓦地就只觉得头顶一阵风起,不知什么时候,王越的一只脚居然高高抬起,用了一个高压下劈。

    “怎么可能?他的动作怎么这么快?!”

    人还在空中依照惯性翻滚着,双脚不着地,就没有办法借力。

    这人慌忙之中,就只看到王越一脚朝天蹬,脚抬得超过头顶,竟然就这么站在原地,直腾腾整个身体都呈一字马往下压了下来……。

    ……所以,王越的动作才会这么快。

    脑海中极快的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转眼后他整个人就被砸在了地上。王越的脚像是几百磅的大锤,一下就把他的脑袋砸的像是个烂西瓜。

    这一下,兔走鹰飞,双方的反应都只在一念之间,但转眼之后就有两人几乎不分先后,死于非命。尤其是最后那一脚,更是凶残,简直比刚才王越断人腰椎大龙那一下还要可怕和震撼。

    就算那两个中年人,都是来自洪家的高手,为人凶悍,却也被眼前这一幕震的不由自主愣了一愣,二人席卷如风的身法也登时慢了一个节拍。

    与此同时,从后面最先赶到的五六个大汉,也目睹其状,同时慢下了脚步,一时间面面相觑,竟是不知道再应该做些什么好了。原来死的这个人和之前的两个特种兵王原本就是他们的教官和队长,平日积威甚重,他们这些人都听惯了命令行事,如今却一口气被王越杀了个精光,他们被这景象震得窒息,脑海顿时一片空白。

    谁也没有想到,在出动了这么多精锐战士,接连几套周密计划的情形下,王越还能坚持到现在,而且他这一坚持就顶在枪林弹雨强杀了他们一大半的人,之后更是一路冲出重围,居然就把他们的三个教官队长给全都宰了。

    而且这个王越一动起手来,简直就如同妖魔附体一样。任是他们这些人曾经在战场上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也从来没有见过如同这个人一样可怕的人……。

    就也在这时候,一脚凌空劈死了对手,王越整个人一字马般落在地上,同时猛地把身子下压,避过了面前两个洪门高手的攻击,立刻翻身一滚,肩背用力,双脚散开,凌空转动,呜呜呜!破空如啸着踢向这两人的腰身大腿。

    拳法中的类似这一招“乌龙绞海”的身法,原本只是和鲤鱼打挺一样,属于跌扑翻滚的地趟拳练法,是专门练习腰身颈背力量的一种套路,并没有太多的实战意义。但在这时候,由王越用出来却是腿影重重,呼啸如山,一下就把那两个中年人逼得连忙后退。

    再站稳身子时,双方对望一眼,不由得也都从同伴眼里看出了几分退意。

    这个王越实在是太厉害了,这么多人,死的就剩这几个了,再要纠缠下去,会不会全军覆没,这谁也不知道。而且先前也有洪南洪北的例子在,他们两个自忖功夫虽高却也未必就能比那两个同伴强多少,真要这么拼下去,估计也不是王越的对手……。

    况且他们也不是错过这次行动,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为了捕杀王越,洪家的那位大少这一次可是足足派出了洪门一个潜龙小队的人手。虽然人数并不算不多,只有十几个人,但每一个人都是那种真正的高手,如同洪南洪北那样的人物,小队里更是比比皆是,甚至比他们兄弟厉害的也不在少数。

    所以这一次的行动就算彻底失败了,他们的损失其实也不大。仍旧有的是手段,可以卷土重来!

    这两个人身形往后一退,彼此对视一眼,当下心中退意一生,立刻就弱了之前和血鲨部队同仇敌忾,执意要和王越拼命的心思。如此一来,实力顿时大打了一个折扣。

    而此消彼长之下,王越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两人身上的气势消涨,登时长身而起,纵身扑上。一起手便是双手齐出,拳脚齐动,竟是二话不说便一步近身,与这两个体力几乎都没有任何消耗的洪门高手打起了抢攻。

    高手相争,争的其实就是这一闪即逝的机会。抓住了,你就占了先机,可以处处抢占上风,生死胜负转瞬即分。就好比现在的王越,铜拳钢腿,铁膝硬肘,攻势恍如暴风骤雨一样。他浑身上下的每一处所在几乎都变成了意想不到的武器,破空声砰砰爆炸,一瞬间就打得这两人不住后退,再也没有还手的余地。

    王越的攻击实在太猛烈了,一招招,迅如奔雷。砰!终于他一拳砸在了其中一人的胸口,直打得他口喷鲜血,身子狂跌而出。

    王越大吼一声,双眼之中寒光一闪,正要追上去,一脚踏死,却只见这人身倒地紧跟着就是一个虾跳,整个人竟是只凭着身子沾地的一瞬,就腰身发力凭空蹦起来两尺多高。生似一只人形的龙虾一样,啪的一下便弹了出去。同时也将去路彻底让了开来。

    眼见着面前已是空旷一片,王越的眼光左右一扫,想了想终是没有再追杀两人,当下人往前窜,快若疾风,刷的一下就冲到了桥头。

    而此时此刻,那桥头处站立的白人老人也似是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脸上的表情一片惊愕。眼看着王越身形所过之处,就宛如掠地狂风,只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到了自家跟前,当下也只来得及往后退了一步,下一刻便眼前一黑,被王越一把掐住脖子,夹在肋下,绝尘而去。

    这老人虽然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位高权重,但本身却并不精通技击,即便身体比平常人要好一些,但面对王越这样的“大魔王”却也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而王越这时候显然也没有要杀他的意思,以这个人的身份,活着的自然要比死的更有价值。

    “不好,参谋长被抓走了!快追……。”

    眼睁睁的看着王越,一路之上好似脱缰野马,一阵风似地消失在远方,刚刚回过神的几十号血鲨战士,立刻炸了锅,一时间叫声四起,其间又有人大声呼喝着,很快就整理好队伍,分成几组开着车,朝着王越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同一时间大桥下面的快艇也掀起一条条浪花,沿河急追!只是一两分钟过后,刚才还是人声鼎沸的大桥上,就只剩下了一地死尸。

    “咱们现在怎么办?”

    手持一对短刀的中年人缓缓收了刀,站在远处极目远望,脸上的神情一阵的阴晴不定。

    “还能怎么办?先回去告诉老大,这个王越比咱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的多。然后接下来该怎么做,就和咱们两个没关系了。”

    另外一个中年人捂着胸口从地上站起来,咬牙切齿了好一阵子,最后也只能长叹了一声,招呼同伴转身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