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74章 最后一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百七十章最后一关

    高手相斗,一对一的单打独斗和一对多的群斗完全是两码事,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一个相互配合的问题。人多的一方固然是人多力量大,可单人的一方也未必真的就会输,最后的结果关键看的就是本事和战术。就好像猛虎之于群羊和大草原上的狮子与鬣狗……。

    王越杀破重围,眼看就到了桥头,但这个时候那最先出手的唐国男子已经开始和他短兵相接。这人的身法快速,从静止不动到高速爆发只在一瞬之间,而且他纵身的姿势很怪,起落全靠肩背用力,两只脚始终有一只收在另一条腿的后面。看起来就像是在一只脚蹦跳弹射,以为是个残疾人。

    事实上,这就是洪门拳法中的“鹤法”,是龙门五形拳中鹤形的一个变种,和原汁原味的鹤形拳又有一些不同,人往前窜,双手如翼,纵身之间捷如飞鸟。

    如果是一般的练家子,看他的动作,肯定大半的注意力都会放在他的手上,结果一出招或者一招架,那么下面肯定就要挨上一脚。

    形似白鹤一类的大鸟,休息时大多都是单脚而立,一脚收于腹下,这在鹤形里就是最典型的“白鹤寄脚”,而传自洪门的这一派拳法中许多的“暗腿”都是通过这种身法步法来施展的。

    好在王越之前和苏明秋练拳时对于龙门的拳术多有谈及,所以对鹤形并不陌生,一见这人纵身扑来,马上就知道这人必是长于身法。当下立刻猛地缩身下蹲,抬脚就是一个“蹲身侧踹”,直接踹向了这人的膝盖。

    片刻间,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血肉之躯和骨骼撞击在一起的声音直听得人牙齿发痒。王越虽然出脚快如闪电,但却依旧被这人及时拦住了。他原本藏在另一条腿后的“暗脚”突然弹射横截,人还没落在地上,便以脚对脚的和王越硬生生对了一招。

    不过,这人显然也是没有料到王越脚上的力量居然有这么大,双腿剧烈碰撞之下,整个人的来势不但立时戛然而止,而且身子还在半空里诡异的顿了一下,随即偌大的身躯便向后呜的一声倒飞出去两三米。哪怕双脚落在地上后,仍旧无法卸掉这一股力道,还是忍不住啪啪向后又退了两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这人的身法不错啊!练得是洪门的三战鹤法,看起来应该就是洪家的人了。功夫比起先前那个洪南洪北似乎还要强了一些,是个高手,竟然能挡住我这一脚暗踹。这大概就是鹤形中的宗身儿了。”

    刚才王越那一脚是苏家六合拳中的一记杀招,动作虽然简单直接,但腰胯运劲,力有千钧。看着蹲在地上,侧身撇腿,姿势实在不怎么好看,就像是战马“尥蹶子”一样,但这一招发动迅猛,练到如同王越这种地步后,一脚下去,不论是正踹还是侧踹,都可以把海碗粗的大树贴地踹断。力道刚猛无比。

    但就是这么一腿,居然就被对手给挡住了,虽然也把那人凭空踹飞出去,十分狼狈,却到底没有达到他一击必杀的目的。

    那人站在地上,活动了几下腿和脚踝,脸色阴沉的简直像是能滴下水来。挨了王越这一脚显然是滋味绝不好受的,但他却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只凭这一点,就能看出他比那三个血鲨的兵王要难缠的多的多了。

    龙门的五形拳传播甚广,发展到了现在,拳法之中已经有了诸如宗鹤,食鹤,飞鹤,鸣鹤之分,体系越发完善丰富。其中又尤以宗鹤拳这一支的拳法,最擅长发力运劲,讲究的是“虾法狗宗身”。

    唐国南方闽浙一带的语言多是方言俚语,很多话都是话糙理不糙。这种“虾法狗宗身”的说法,如果说的明白一点,大概就是“狗只朘身、鱼游虾退”的意思。就好像狗从水里跳到岸上,摇身一抖,水珠飞溅,又好像池中鱼虾,轻盈灵巧,虾弹鱼跃一样。

    这种拳法发劲的时候,完全是一种“抖弹劲”,练到精深处完全可以通过身体各处肌肉筋骨的细微抖动,化解对手施加的一切外力。据说在前朝时就有洪门的一位大拳师,功力深厚,精通鹤法,每每和人交手时,只要手一碰到对方身体的任何一处部位,都会叫对方如被电击一般,或是麻痹,或被击倒,或者干脆应手而飞。

    这在三战鹤法中就是所谓的“控鹤如电。

    刚刚王越那一脚,之所以能被对方拦住,究其原因正也是那人精通“宗劲虾身“的缘故,可以在一瞬间通过身形的后退和筋肉的震颤卸掉外力,否则他也是绝对挡不住这一记低踹的。

    “这人的功夫显然也已经是上了身入了骨,而且发力用劲的门道和身法也十分奇妙,如果另外一个也有他这种身手,那接下来可就要耽误点时间了。”

    一脚踹出去,眼见着没有收到自己预想中的效果,王越心里不由微微一沉。不过这时候他却也来不及多想什么,也没有如影随形,欺身压上,再次出招。因为这时候,他的对手并不只是一个人,还有外面虎视眈眈的两个人呢。

    这中年人的身形刚一后退,另外两个人就瞬间压了上来。

    而不得不说,事情发展到现在,能够剩下来的人没有被王越杀死的人,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尤其是为首的这两个洪门中人,和那一个仅剩下的兵王特种兵,他们的实战经验都丰富无比,而且几乎个个都有武器在手。围攻之下,饶是王越这种最崇尚进攻的人,一时间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大意。

    洪家的这两个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之间的配合又和军队间的杀法截然不同。所以在面对着两个同样是黑眼睛黄皮肤的同胞的时候,尽管王越现在的心里一惊十分焦急了,但却也只能剎下心来,凝聚了全部的精神气力,严阵以待。

    他可没忘了,后面还有几十号血鲨的战士正疯狂赶过来……。

    舔了舔自己有点干涸的嘴唇,王越把上面不知什么时候溅到的血痕舔得干干净净,顿时一股子腥甜味渗入口腔。这种鲜血的味道就如同死亡本身的滋味一样,在鲜血横流的杀戮场上,你要舍不得不拼命,那就肯定活不下来。

    尤其是在这种被人群殴的时候,任何的不冷静,都会造成极恶劣的后果。轻则满盘皆输,重则当场身亡。所以哪怕是眼看桥头在望,王越此时此刻也第一次停下了自己前进的脚步。

    “看来为了对付我,洪家的人已经开始不要脸皮了。那既然是这样,那就来吧,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王越眯了眯眼睛,看着对面那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朝自己逼上来。他们虽然不是同类,可丰富的经验却足以让他们在第一时间抓住任何一闪即逝的战机,各自靠近的同时脚下所走的方位,几乎堵住了王越任何可以前进的去路。

    两把匕首,一对短刀,上下呼应着,把他和那个中年人裹在中间。就仿佛是一个人为形成的小型斗兽场,王越在里面就是被斗的那头野兽,只要稍微露出一点破绽,几个人就会在一瞬间爆发出最大的潜能,将他的所有生路都彻底断绝。

    “来吧!”

    面对于此,本已陷入包围的王越,却在这时候突然大喝一声,率先发起了进攻。

    他的进攻简单直接,似乎一下忘了身后的敌人,只反背弓身,把脊背弯的浑圆,一下就把自己的整个身体向后射了出去。

    顿时,他一动,四下皆动。

    尤其是是王越反背撞出方向的那个人,动的更快,双方距离本来就不超过三米,两下里相向一动,时间几乎就在眨眼之间,他手里的匕首便照着王越后脑下方的夹缝处狠命扎了下来。

    这里是人脑和脊椎连接的地方,没有肌肉,最是薄弱不过,一刀扎上去,神仙都活不了。

    但他却没有想到,王越此时已经生出了速战速决的心思,是以虽然感到这一刀恶风不善,竟也理都不理,生似这一刀对准的不是自己的要害一样,反倒足下用力,使得后退的速度又快了三分。

    不过,就是这三分速度的突然爆发,一下就令整个过程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要知道但凡高手过招,不管是拳法高手,还是军中搏杀,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要掌握实战中的距离和空间。

    要么拉开距离闪避游斗,要么就贴身近战肉搏。

    这种距离感和空间感几乎就是任何一个“格斗家”和一切的武道要义,技巧变化的最基本体现。

    面对王越的这个人毫无疑问是个真正的军中好手,上过战场,杀人无数,但他这时候的空间感和距离感却完全被王越打乱了。就仿佛是人一生下来,就本能的知道要去吃母乳一样。他眼见着王越身体急速后退向自己撞过来的那一刹那,也是本能的进行攻击,不管是一刀出手的速度还是力量,针对的都是王越原本的速度。

    可现在,王越的速度突然又快了三分,这一下就使得他应该在零点几秒后插入王越后脑的一刀,凭空慢了一下。

    而也就是这么一“慢”,王越的身体便猛地撞进了他的怀里。

    -------------------------------------------------------------------------------------------------------------------------------